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ing X Kit】男朋友

【设定】同居后的某一个早晨

【OOC无脑甜玛丽苏文风】

清晨刚刚下过一场雨,从厨房的窗边正好望见外面茂盛葱郁的绿植,沾着凉爽的水汽,树干上开出两三朵紫粉色的花瓣。

KIT刚刚把面包烤好,正拿出平底锅来煎蛋。

敲了一个下去,再敲第二个的时候,他忍不住抬了抬嘴角哼起歌来,吹进来的微风正巧路过两个深陷的酒窝,绕到他的后颈,竟然化成一个轻吻。

KIT僵硬了一下,随后感觉到另一副精壮的身体从背后贴上来,双手娴熟地圈住了自己的腰。

MING的吻好像也带着点懵懂的睡意,一下一下的,也不断绝,从脖子绵延到KIT的耳垂,在那一带懒洋洋地逡巡。

“喂……”KIT强行地稳住自己有些发软的手,继续给平底锅里的鸡蛋翻面。

有些地方痒痒的。

不止脖子,还有心里深处的地方。

“P’KIT……”MING好像还是没有彻底清醒,垂着眼皮,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吻他,没一会儿又闭上眼睛头就趴在他肩膀上没动静了。

……被撩到一半的KIT一时心情有点复杂。他把火关上,把煎蛋放在面包上,再放上酱。

感受到周身的重量,KIT无奈地叹口气道:“吃饭了。”

 

“为什么P’KIT要做早饭啊,这种事让我来就好啦。”MING强打起精神接过KIT手中的盘子。

KIT很认真地说:“不过再怎么说我也比你大好吗,总让你照顾的话算什么样子啊。”

MING把盛早餐的盘子放在桌子上,坐下来冲他挑眉道:“是吗?P‘KIT哪里比我大?”

“喂!大早上不要开黄腔啊你!”他习惯性地扬起手一副要揍对方的模样(当然是很少真正揍下去的,揍下去的那点全被当做情趣了。),结果手挥到半途就被截住。趁着KIT没有防备,MING捏住他的手腕顺势将他拉到自己大腿上。

KIT捂住对方从善如流靠过来的嘴唇,没好气用另一只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刷牙没有啊你!”

说罢就感觉到MING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手心。

他触电般弹开,看着对方带笑又含情脉脉的眉眼,那点气倒是全消了。

“刷了哦!牙膏是柠檬味的,P‘KIT要不要尝一尝!’”

“尝你妹!”他从MING的身上滑下来,但还是没忘记回给对方一个短暂的吻。

柠檬味的。

 

其实KIT真的有一点气恼。因为他是很认真地想跟MING说他们相处的问题,但这家伙总是没个正经地把这种话题岔开。

这个人真的照顾他太过头了,但KIT他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独立的成年男人。MING的付出让他无所适从,他总要给出等量的关怀(虽然不是口头上的),这样心里才踏实。

 

他们现在才同居没多久,处于热恋阶段,MING黏自己黏得死紧,结果一周前这家伙突然变得不太对劲。

每天早上他起床的时候MING就已经不见了踪影,晚上也是凌晨才蹑手蹑脚地爬上床,其他时间根本不见踪影。

其实MING不回来,KIT也睡不着。但他假装自己不在意已经熟睡的样子,感受到那个人满身疲倦地悄悄亲吻他,觉得有些心疼。

他有什么要瞒着自己呢?

KIT觉得MING应该也有自己的打算,他应该给出信任。但看到对方的黑眼圈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MING犹豫了片刻才说:“我们学院领导最近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啊,突然搞个突袭测验,还说要计入期末成绩,P‘KIT你不知道,我们学院的人都疯了啊,每天都没日没夜地复习。”

KIT心里有点过意不去,MING平时总是密切关注着他们医学院的动静,但他对MING的学习却关心得不够。

“那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啊?再说复习就复习,每天那么熬夜身体不要了啊?”KIT从医药箱里翻出维生素片和矿泉水递给MING,一边假装凶狠地说:“以后早点回来睡觉听到没有!”

MING说:“我也不想啊……可是每次看到P‘KIT你我就会分心,想抱你,亲你,把你按在床上……”

“STOP!”KIT赶紧打住他开车的势头。

“总之,我不是故意这样冷淡的!我可没有变心哦P‘KIT!”MING委屈巴巴地大喊。

“知……知道了,我没有怀疑你。”KIT说。

 

KIT想了很久,还是觉得自己先回家住几天比较好。

这样MING就可以在家里复习了,再怎么样条件也要比图书馆好一些,也能睡得好一点。

于是这天MING回来就收到KIT给他的短信。

“我先回家不打扰你了,药在抽屉里,记得按时吃!”

拉开抽屉,里面放了好几个小袋子,都精确地标好了什么时候吃。

不愧是医生啊……MING想。

 

两天过去了,KIT估摸着MING也该考完了,就回家等着,顺带心情很好地出门买了一大堆菜,还订了一束鲜花,又将餐桌布置了一番。

他得意地想,自己完全也可以做一个温柔体贴又浪漫的男朋友嘛,虽然制作大餐的过程非常坎坷,卖相也不怎么好……

但是MING敢嫌弃就死定了,哼!

结果左等右等,ming也没有回来。

他按耐不住,给YO打了电话。

YO一听就知道大事不好,急道:“P‘KIT竟然回来了吗?MING那家伙说要给P’KIT一个惊喜,一考完试就开车去你家接你了!”

“什么鬼啊!”KIT呆了,这叫什么事……

他连忙给MING打了个电话,问道:“你在哪里?”

“怎么了?”MING兴奋而透着笑意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P‘KIT想我了吗?”

KIT憋了半天,才说出两个字:“傻子!”

 

这样的巧合带来的结果就是MING开了几个小时的车去 KIT家,还没抵达就又慌忙地赶回来,这一来二去有多疲惫,可想而知。

所以当KIT被一进门就化身成大型犬的MING扑在床上强吻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异议。

结果这家伙吻到一半,晃晃悠悠地说出“好想P‘KIT啊”就昏睡过去了。

KIT被MING就这样的姿势压着,倒是觉得很踏实。他望着天花板,感觉到爱人的脑袋正压在自己的脖颈间,就露出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而又甜蜜的笑容,抬手轻轻地抚摸身上那人的头发。

 --------------------------------------------------------

嗯,虽然一开始确实是MING付出比较多,但KIT也有很用心地为对方考虑吧。

其实我觉得感情这种事吧,本身就是你情我愿,也不存在谁付出多少的问题,只要两个人都有这份心意就行了。

不过我觉得KIT会越来越像MING那样成为一个称职的男朋友的!

另一个甜饼在这里:一个甜饼


评论(14)
热度(267)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