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ingkit】我喜欢的主播竟然是个大鸡鸡女孩(三)

【不好,我喜欢的主播竟然是个大鸡鸡女孩】

【设定】从主角们的高中时代开始,还是那群人,偷偷给少爷女装美貌度加成百分之五十,假设故事的另一个发展走向。

【OOC和泰式眼瞎以及双向暗恋和女装梗】


第一章 第二章

 (三)

高个男生走到他旁边的时候,他的耳机里再次响起节奏强烈的电子音乐。
他并没有侧过头看他,却已经感觉到对方身高所带来的压迫感。
KIT有些尴尬,于是从兜里掏出手机来刷一下INS。
幸好公车很快就来了,他抬起头,赶忙上车找到了最里边的位置坐下来。
人潮很快将那个人阻挡视线之外,他靠在车窗上闭着眼,世界里面都是心跳声一般有力的鼓点。
 
“MING!坐这来吧!”他在音乐切换的节奏听到前方的女生高兴地喊。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睁开眼睛,神使鬼差地将音量调小了。
那个修长而熟悉的身影从车前走过来。他拉了一下车上的吊环,另一只手插兜,懒散而随意地站在那,正好面向了KIT的方向。
“谢啦!”他笑着道了谢,就坐在那女生的旁边。
 
原来他叫MING。
原来他笑起来眼尾是上挑的。
 
前方的两个人开心地聊起天来,MING时不时侧过头的半张脸轮廓在黄昏的逆光下泛起一层柔软的光泽,而眼里蕴含的笑意,仿佛涨潮时分的海浪。
KIT有些好奇,这个人是不是就正如他本人轻佻的外表一样,可以在每个女生面前都游刃有余。
虽然KIT自己不是一个感情泛滥的人,对于BEAM和以前的PHA那样来者不拒的行为,他作为一个朋友也只是觉得要尊重别人的生活方式不能指手画脚,但此时他却莫名有些许的失望。
还有愤怒。
 
KIT回到家也觉得心里有些不得劲。他复习完功课打开直播,发现KITTY正在直播吃巧克力。
其实KITTY并不是一个特别出名的主播,她经常直播一些有的没的,有些内容很无聊,也好像完全不在意人气这回事。
 
KIT给她送了个小礼物,就在电脑前看起书来。
“哦咦,感谢船长先生送的礼物!”KITTY开心地笑起来,“今天大家有遇见开心的事情吗?”
应该……没有吧。
反而有些糟心。
“我不开心的时候呢,都会吃巧克力。”KITTY说着,就拿出一块巧克力出来,咬了一口,一脸幸福的表情。
KIT笑笑,问了一句:“经常吃巧克力不怕长胖吗?”
“咦,本女孩天生丽质,吃再多都不会胖的!”KITTY说。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消息灵通的BEAM就来传达情报了。
“猫咪学弟呢,叫WAYO,据说家里很有钱的,每天都有司机开着豪车来接送,不过据说还没有谈过女朋友哦!”
“没谈过女朋友,那有没有谈过男朋友啊?”KIT看着不自觉松了一口气的PHA调侃道。
PHA的神情瞬间就又僵硬起来,KIT正觉得有趣,就又听见BEAM开口说:“男朋友这回事也没人听说过。他那个朋友呢,叫MING KWAN,女生缘超好的,据说女朋友都谈了十几个了!有这样的朋友在旁边,天生桃花运就被剥夺了吧?”
PHA道:“这么说,他那个朋友,是直的了?”
BEAM抓了抓脑袋,有点疑惑:“应该是吧?不然怎么会谈这么多女朋友。”
那昨天车上的女孩,也是他的女朋友吗?
 
KIT无意识转着笔,到底是没把这句话问出来。
 
(四)
这天是高三年级和高二年级的篮球友谊赛。
PHA和BEAM毫无悬念地是篮球队的主力,而KIT这个运动神经不发达的人,只能做端茶递水这种跑腿工作。
比赛还没开始,气氛已经很热烈了。KIT站在篮球场旁边抱着两瓶水发呆,MING从他的面前跑过去与高二的队伍汇合。
“ming!加油哦!”KIT后方传来女生的声音。他转过头,发现还是那天那个在公交车上坐他前面的女生。
MING听到喊声边跑边回过头来,朝着这个方向wink了一下。
KIT觉得头有点晕。
 
比赛很快开始了,PHA他们实力很强,但没有想到高二年级组也不弱。
比分 一时胶着。
PHA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总是望向观众席某个固定的地方。KIT心知肚明地望过去,果然看见YO学弟坐在哪,只是他明显是高二阵营的。
于是MING从PHA手里抢走了球,一路顺路地绕过防守投进得分。
体育馆的气氛更加热烈起来。
“pha专心一点啊!不能丢脸的!”KIT作为一个体力不行的球迷在旁边着急地呐喊。
 
后一句话明显意有所指,PHA掌握了它背后的含义,开始调整状态。
裁判吹了哨。
 
KIT在那站了半场,甩甩脑袋,眼前已经有些花。
他有些低血糖,今天因为忙着帮篮球队搬水饭也没顾上吃,现在估计是老毛病又犯了。
他习惯性地往包里摸零食,却一无所获。
望望观众席,密密麻麻坐满了人,他只好问另外的后勤人员要了一点备用的葡萄糖喝,然后就被逼……去坐在了伤病员区
 
下半场一开始,比赛明显更加激烈起来。
结果不到半分钟比赛又暂停,原来是MING扭了脚踝。
 
KIT就看着那个高个子的篮球服少年一瘸一拐地朝自己走过来,坐在了自己的旁边。
KIT的余光瞥见那人坐在椅子的最边上,像是刻意与陌生人保持距离。但他自己就僵坐在那里,好像没法移动了一样。

教练跑来问候,一出口却是没什么好语气:“你这小子,一开场就冲那么快干嘛?平时不是挺沉稳的吗。”
“ 一时激动了。”MING依然插科打诨比着道歉的手势,“下次我保证成熟稳重。”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损失了一枚得力干将,教练面对着这样的MING也生不起气来,象征性地弹了弹他的脑袋,担心地问:“脚没事吧?”
MING摆摆手道:“没事没事,休息会就好了。”
 
教练就放心地指挥战斗去了。
 
KIT晕乎乎地想,要不要问候一下呢。
但是自己也听见了,别人都说没什么事。
倒是MING自来熟地问起来:“学长也生病了吗?”
KIT看了他一眼,确认是在问自己,便低下了头道:“没什么,只是低血糖而已。”
 
他这样子看起来有点爱答不理的冷漠,MING若有所思地接了一句:“这样啊。”就起身走了。
KIT也说不清楚此刻是懊恼还是什么。

他觉得MING这个人,非常危险。像那种食人花,别人总被那繁硕而绚烂的花瓣所吸引,但靠近了就是万劫不复。
也不知道那些和他分手的女孩,是不是都会因为他伤心很久。
所以这样划清界限也好,KIT想。
尽管他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内心有一点失落。
 
结果没多会,MING就回来了,递给他一只巧克力。
包装上写的是KITKAT,和KITTY爱吃的是一个牌子。
KIT似乎瞬间福至心灵,他想要确认一下什么,又不敢去真的端详MING的脸,只能在脑海中回想。
过了一会儿,他还是问道:“你有姐姐妹妹什么的吗?”
在那一秒钟,他看见MING似乎饶有兴趣地扬了一下眉,坦诚地直视着他:“没有哦,学长怎么这么问?”
“哦,没事,随便问问。”第一次就问对方家庭情况也未免太奇怪了吧?KIT懊恼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MING倒是毫无察觉一般,依然固执地举着那块巧克力递到他面前:“补充一下能力吧学长。”
KIT的手动了一下又停住,最后还是抬起来接过了那块巧克力。
 
还不小心也碰到了对方的手。
这个人的手也很好看,白皙修长又有力,指甲修建得整整齐齐,形状饱满。
但KIT只是看了一眼就挪开了视线。
“谢了。”他低着头撕开了包装。

------------------------------------------------------------------------

哇 存货没有了……我果然做不了一个有屯粮的写手

是不是内心戏太多太矫情了哇 

欢迎吐槽讨论,感谢各位大佬!


评论(28)
热度(132)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