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PhaXMing】be with you

对不起!我悔过!我面壁!

谁让我手贱参加了群里的游戏抽中了这么个CP,我的内心真的是拒绝的。

我的良心很痛,我觉得我背叛了少奶奶……

虽然写着写着,我突然觉得有点刺激是怎么回事……

------------------------------------------------------------

(1)

灯光节奏快速变幻的酒吧里充斥着穿着时尚大胆的俊男美女,觥筹交错间鬓影红唇总让人意乱情迷。

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子坐在角落最安静的地方,神情淡漠地注视着酒吧内暧昧而嘈杂的喧嚣人群,与周遭黏腻而躁动的空气格格不入。

PHA拿起一杯香槟慢慢喝下,杯子上映射出些许那缤纷而绚烂的光线,但依然挡不住他那张犹如雕塑般线条优美的侧脸。

各式香艳的美女接二连三地走来搭讪,却没有一个不铩羽而归。

 

酒吧的那头,一个服务生打扮的人端着盘子在人群中从善如流地穿梭。

他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在PHA看来竟然比舞台上绕着电杆妖娆扭动的火辣女郎更加引人入胜。

 

身高大约在185左右,腿长而直,被西装裤包裹出优美而纤细的线条。

从下往上打量,有些透的白衬衫下隐约能看见劲瘦的腰部。而他的脸部也同样优美,眼尾上翘,带着天然无辜又有些邪气的俏皮,笑起来的时候眉眼间格外勾人。但他的五官是充满了东方特色的,柔和而精致,却又糅合了些恰到好处的英气,叫人说不出任何错。

 

说不出任何,只觉得一切刚刚好。

刚刚好到让心脏跳动的速度也随着周围浮躁的音乐加快。

 

MING此时并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他只知道今晚收到的小费又够他好几周的生活费了。

想到这,他脸上的笑容越发明媚了,内心充满了由金钱而带来的真诚的喜悦。

 

转身看到角落里的客人正在向他招手,他也一脸笑容地走过去。凑近了,才在心中暗自一惊。

那人正平静地注视他向自己走来,长相气质都非常出众,他就气定神闲地坐在那,就成了一副画报。

估计是什么明星吧?MING心想,他得好好表现,说不定又能多挣点小费。

 

想到晚上躺床上数着钞票的情形,他几近雀跃地走到了桌边,热情地问道:“先生要点什么?要我为您推荐吗?”

 

PHA指尖不经意地敲打着酒杯,只是打量着他问:“你一小时多少钱?”

“什么?”MING有点不知所措,“工钱吗?”

“我想让你做我的模特。”PHA直截了当地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名片给他,“一小时两百美金,你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MING几近热泪盈眶地扑上前抢走了他的名片,顺带还摸了一把他的手,“什么时候开工?”

 

PHA看他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点冒火,便扬了扬眉毛,语气不善地问道:“这么好说话?不怕我把你卖了?”

MING讪笑道:“我一看先生的气度身姿,就知道您是个好人,肯定不屑做那种事。”

PHA打量着他,脸上依旧看不出神情。

MING也不扭捏,就这样站在面前任他打量,目光交汇时,还无辜地眨了眨眼。

PHA:……

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这样不正经。

 

 

第二天的早晨细雨纷飞。

别墅前的花园里茂盛的绿叶中开出素净而芬芳的花瓣,沾了雨露,更叫人心情愉悦。

 

MING张嘴默默惊叹了一声,才调整了状态去敲门。

 

他被管家领到了画室。

这是一间充满了艺术气息的工作间,PHA就坐在落地窗前,侧脸正对着他,专心致志地用画笔在画板上描绘,轮廓化进清晨清新的光线里,非常迷人。

MING不禁在心中惊叹,为什么会有人这样又有钱又有才又有貌,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PHA先生。”MING站在画室的门口礼貌地喊他。

PHA扭过头来,眼神里的温柔缱绻还没来得及散去。

MING失神了一瞬间,又露出了惯有的明媚笑容。

 

PHA的脸部表情突然又变得僵硬起来,连同语气也是。

他指了指一个方向,声音里面似乎还带了些不耐烦:“站那去。”

 

“把衣服脱光。”

MING:???

“穿那件。”PHA见他不动,知道他一定是又生出了些不好的联想,又有些不耐烦地抿了抿嘴,指了指挂在旁边的一件牛仔外套。

MING笑呵呵地应了,心中却不禁想,其实上帝也不是那么公平,比如面前这位,脾气实在是太不好了,这样生气容易活不久的。

 

表面上他还是从善如流地脱下了自己的T恤,套上了那件牛仔外套。

“衣服往右边撩起来一点。”

MING僵硬地把衣服撩了起来。

PHA叹了口气,走过去按住了他的肩膀,把他的右手往上抬了抬,那腹肌的线条就在外套下若隐若现,触手可及。

“手就这样别动。”

他看了MING一眼,好似漫不经心,然后回到了画架前,开始用画笔勾勒轮廓。

 

这样大概过了半个小时。

一直保持一个姿势不变,MING感觉到自己的手已经非常酸疼了。

PHA抬眼看他,表情依旧冷淡:“脸部能不能不要那么僵硬?生动一点。”

生动?怎么生动?

 

MING想了想,嘟起了嘴。

PHA:……

“喂,你可不可以不要娘。”

“哪里娘了啊?”MING无辜道,“这是可爱好嘛?”

说着这话的时候,他偷偷甩了甩酸麻的手臂。

 

PHA看着他,有些于心不忍,便抿了抿嘴道:“行了,你休息一下吧。”

MING这才如释重负地笑出来。

 

这才是他。PHA在转头的瞬间偷瞄着他,心里这样想着。

 

(2)

 

MING就盘坐在地上,望着落地窗外的景色发着呆。

他安静下来的时候,又是另一种气质。PHA站在远处画着画,装作不经意偷偷地看他。心里这样想。

 

而MING心里正在盘算着,这样一栋楼,不知道自己要存几辈子才能存到啊……

正当他在心中暗自感叹上天不公的时候,一只修长的手握着一个精致的高脚杯递到了他面前。

MING又惊呆了,这个表……可能要存好几十年才能买到吧?

 

PHA看着他瞠目结舌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当MING转过头来带着笑看他的时候,他又赶紧收敛了笑容。

 

雨过天晴,上午的阳光和坐着的那人的笑容都明媚得恰到好处。

两人一站一坐,在落地窗前,画面竟非常和谐。

“谢谢。”MING挑眉接过那只高脚杯,万分期待地喝了一口。

 

哦……矿泉水。

他不甘心地舔了舔嘴唇,不允许任何的浪费。

 

PHA又忍不住盯着他发起呆来。

而后又在他抬起头的前一秒咳嗽一声,别扭地移开了目光。

 

其实当模特也是很累的,要一直维持一个动作不变,MING就这样保持了两个小时,浑身累到不行,但想起那几百美金,他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他走的时候PHA还是很好心地把他送到了门口。

MING走了几步,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忍住回头望了一眼。

 

那人还站在那注视着自己,一手插着兜,只是那样随意地倚在门框上都像是一幅精美的画。

这种人,本身就是一幅画了,做画家可真是浪费啊。

他摇了摇头,又抬起头,神采奕奕地用力朝站在门边的人笑着挥了挥手。

“PHA先生,我走咯!”

 

PHA的目光随着距离的拉远竟然变得越发柔和起来。

他望着MING逐渐走远的身影呢喃道:“嗯。再见。”

“喂!等等!”

MING走出了门,听到喊声回头,又看到那个惯性面瘫的人竟然朝自己疾步走来。

PHA走近了他,在离他一步的地方又顿住了。

 

MING用探寻的眼神看着他。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好像过了很久,PHA才说。

 

 

“好啊。”MING笑起来,阳光正好投射在他翘起的眼尾。

-------------------------------------------------------

再下去要刹不住车了,所以就这样啊吧……

捂脸逃走

评论(31)
热度(62)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