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INGKIT】不好,那只青蛙竟然成精了(六)

【不好,那只青蛙竟然成精了!】又名【我的青蛙王子】

【OOC肯定有……然后情节很抽风】

【其他设定我现在知道了,大概是一个二逼貌美的青蛙王子穿越到了傲娇KIT医生的家里,然后当了人妻攻并学着赚钱养老婆的故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二天KIT去小学的时候没有带上MING。

因为他要问那个关于“相爱的伴侣”的问题。                             

但是当他到了小学照常被小孩子们簇拥进楼道的时候,却怎么都没有找见小女孩的身影。

到了校长办公室,才得知小女孩已经被一对来自欧洲的夫妇领养了。

KIT有点难过,因为他觉得再怎么他都是小女孩的帮扶人,也应该有权利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

校长双手交握放在桌上,叹了口气道:“并不是我们不想通知你,是这个小孩她告诉我们,如果你没有再来这里就不用通知你了。”

KIT又想起了小女孩的模样,那么瘦小,整个人都藏在过于宽大的连帽衫里,一看就让人很心疼。

但是MING说她已经是个几千岁的老巫婆了,KIT的心情又变得很复杂。

“对了。”校长从抽屉里翻出一封信递给他,“这是她临走前留给你的。”

信封上盖着一个风格诡异的邮戳,从粘贴的地方来看,应该是没有被别人翻看过。

 

KIT心情复杂地把那封信揣回了家。

【谢谢你这两年对我的照顾,我已经去另一个时空了,不用再记挂。】

【关于你的愿望,不用惊慌,上天自有安排。】

上天自有安排吗……

KIT脑子中一直转着这句话,就这么迷迷糊糊地回到了家。

 

用钥匙打开门,迎接他的是室内暖黄的光线,和从沙发里窜出来的MING。

KIT突然就觉得心中那飘荡的感觉落了地。

他低下头心情很好地笑了一下,虽然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MING就站在他面前,两手背在身后歪头探寻着看他:“咦,KIT医生今天很高兴哦,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吗?”

“与其说是开心,不如说是想通了一些事情吧。”KIT下意识地回答。

“嗯?”MING很有兴趣的样子,“什么事情啊?”

KIT心中怀着雀跃,但他是一个没有什么安全感的人,很难去那个主动摊牌去等待对方答案的人。

他想了想,还是选择了不回答。

“呃,对了,那个模特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嗯……”MING认真地思索了一下,说,“我真的很想挣钱的。”

KIT撇了他一眼道:“如果是钱的问题,你不用那么担心。虽然我挣得不多,但你吃得也不多,我还是养得起的。”

“可是我想养你啊!”MING理智气壮地脱口而出。

 

KIT就被他这句话给整懵了。

片刻,他放松了神情,示意MING跟他到沙发上坐下来。

“你了解模特是怎样的工作吗?”KIT用少用认真的眼神直视着MING,“能做DM公司的艺人是很多人年轻时候的梦想。但是我希望你是因为喜欢才去做这份工作的,而不是要勉强自己。”

MING看着他,挠了挠头,神情带着点不解的困惑。

KIT知道他不懂,不由得叹了口气起身。

MING却拉住了他的手,让KIT把视线转过来,认真地看着他道:“KIT医生,我有在网上查过模特的工作具体要做什么。”

“但至于喜不喜欢,我觉得要去试过了才会知道。”

“在我无法确定自己心意的时候,依然也想去试试。”

 

MING的眉眼间难得地没有了平日里那份吊儿郎当,他注视着KIT,用那双煜煜生辉的眼。

KIT有时候很好奇,为什么这个人的眼里,总是闪着这样明亮的光。

不知道那光是来自窗外的星辰,还是室内的吊灯,或者,只是来自他的心里吧。

 

其实MING真的是个很有智慧的人。

他总是用好心情和笑容来应对一切变故,即使是被变成青蛙,又孤身一人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他都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好像从未抱怨彷徨过,只是尽力用自己的改变来适应新的环境。

 

KIT无法想象,如果自己是MING,在这个世界上会有多么的慌乱无措和孤独,肯定没法像MING这样开心。

他说:“在我无法确定自己心意的时候,依然也想去试试。”

 

大概这就是来自童话里的勇气吧。KIT心中动容。其实有时候,他真的很羡慕MING的。

 

于是他笑了,挤出两个深深的酒窝,温柔地应道:“好。”

 

 

于是MING就和FORTH约了个时间,准备去公司面谈了。

这天KIT专门请了个假,还特地庄重地打扮了一番。

MING看着抹着发胶的KIT非常不解,他总觉得KIT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但MING没有问,只是问KIT:“KIT医生要不要我帮你抹呀?”

KIT一直对着镜子忐忑地左看右看,回了他一句:“不用了,你看我这样可以吗?”

MING站在KIT身后和他一起望着镜子里的两个人,歪头看了一会说:“KIT医生怎么样都很可爱啊。”

“喂。”KIT翻了个白眼,“什么叫可爱啊?就不能是帅吗?”

MING傻呵呵地笑了,望着镜子里把手掌压在KIT的头顶道:“如果再长高一点的话,就帅了。”

“喂!”KIT少有的软肋被戳了,气愤地把胳膊肘往后拐去撞MING的胸,却被后者半路抱住了手臂。

“不过如果KIT再高一点的话也就不是现在KIT医生了啊。”

“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个KIT医生就是全世界最好的那一个啦!”

KIT的气竟然又这么莫名其妙地消了。他望着镜子里的两人,就像是MING从后面拥抱着自己,不禁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走啦!”于是他又一次破坏了气氛。

 

FORTH在DM公司还有一个专属的工作室,看起来在公司里地位还蛮高的。

但KIT还没有遇见FORTH,却先遇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KIT!”有一个惊喜的声音叫住了他。

KIT转过头,发现面前站了一个长相特别清秀干净的青年,不禁也喜出望外喊道:“嘿,BEAM!”

“KIT!真的是你啊!”BEAM喜不自胜地冲上来,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KIT见到了故人,也十分开心。

“KIT,你怎么突然又来这里了?”BEAM迟疑道,“你当时不是说……”

“嘿!”KIT连忙打断了他,把站在旁边一脸懵逼的MING拉过来道,“我陪我朋友来的,他想做模特。”

BEAM上下打量了MING几秒钟,抬手刮了刮下巴道:“不错嘛,很帅哇!”

 

“BEAM!”突然一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KIT转过头去,看到FORTH正朝他们走过来,但他仅仅是短暂地朝KIT和MING礼貌微笑点了一下头,就马上变了个表情望向了BEAM。

BEAM气定神闲地无视了他,拍了拍KIT的肩膀说:“老铁,我还有事先走了,这是我的名片,你记得回去联系我哦!”

KIT还没来得及回应,就见BEAM把名片塞到自己手上,然后快步走开了。

“BEAM!”被忽视的FORTH又无措地喊了一声,哪还有第一次见面那沉稳温和的模样。

他朝KIT和MING匆匆扔了一句:“抱歉请等我一下。”就朝着BEAM的背影追了上去,追到以后顺势拽着后者的手拖入了旁边的拐角,从他们的视线里消失了

 

KIT站在原地,因为没来得及跟上剧情显得有点懵逼。

倒是MING望着前方,将胳膊搭上了KIT的肩膀,露出了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这两个人肯定有一腿。”

“喂!”KIT横了MING一眼,“你怎么这么八卦哇。”

MING理所当然道:“网上说,八卦有助于心理健康,极大程度地丰富了我们的业余生活。”

“网上的也不能全信好吗。”KIT无奈道,他觉得他有必要给MING上上网络安全教育课了。

 

“对了。”MING试探地问道,“那个BEAM是你以前的朋友吗?”

“嗯。”KIT低下了头,回忆起来,“我们从中学到大学都是同学,关系特别好,还有PHA……”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住了。

 

“哪个PHA啊?不会是那个明星PHANA吧?”MING若有所思道,“网上说他和那个首富的儿子WAYO在谈恋爱是不是真的啊?”

“喂!”KIT真的无语了,他之前完全没有发现MING竟然如此有八卦的天赋,“你每天都在网上看些什么啊!”

“所以到底是不是真的啊?”MING穷追不舍地问。

 

“我不知道啊。”KIT烦躁地说,“我们大学毕业以后就没有再联系过彼此了。”

MING还想再问点什么,却看见forth已经从拐角出来往回走了,便住了嘴。

“不好意思,刚有点事耽误了你们。”FORTH再次道歉。

KIT微笑着说没事。

于是FORTH请他们跟着自己去会客室谈。

走在路上的时候,MING低头在KIT耳边说:“你注意到没有!FORTH的嘴唇破皮了!”

KIT没好气地抿嘴:“那关你什么事啊?”

MING道:“一定是你那个朋友咬的!”

……

KIT脑补了一下画面,突然脸红了。于是他别扭地伸手虚打了MING一下,低声喝斥道:“别乱说我的朋友啊喂!”

这时FORTH正好小心翼翼地开口了:“KIT医生,你认识BEAM吗?”

KIT飞速瞄了一眼他嘴上的伤口,突然很想捂脸。

“额。我们学生时代是很好的朋友。只是后来工作忙就没怎么联系了。”

工作忙?

MING在一旁分析着KIT的表情,心道:“真是因为工作忙才有鬼了!”

FORTH却好像是相信了,叹了口气,又邀请他们进了会客厅和他们谈起了正事。

 

 

签完合同出来已经是晚上了。

这次签的只是一个广告的合约,MING帮他们拍一款化妆品的广告,至于今后要不要再合作再说。

但即使只是拍这一个广告,酬劳也很可观了。

 

“KIT医生。”MING本来和KIT并肩走着,突然蹦到KIT面前,“今晚我们庆祝一下吧!”

KIT就这样看着这个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对着自己笑,他身后的背景是被星星点缀的夜空和闪烁的霓虹灯,五光十色,像是一个美好极了的梦。

“好啊。”他说。

好啊,就这样永远不要醒来了。

 

两人买了一堆啤酒,回家在阳台上喝了起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喝酒。

KIT的酒量好像不太好,喝了两瓶后,夜风一吹,他就觉得自己已经醉了。

MING觉得今天的KIT各种不对劲。他太开心了,是超乎了寻常范围的那种开心,像是儿子考了全国第一名的老父亲才有的那种欣慰。

喝醉了的KIT飘飘忽忽地往屋里走。MING就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直到走到了一间锁着的门前,KIT突然在身上乱摸了一阵,嘟囔道:“我的钥匙呢?”

这间房从MING来到这个家起就一直锁着,MING也问过KIT这是什么房间,当时KIT只告诉他是杂物间,很久没有打开过了。他也就没再问过。

KIT在自己身上摸了一会儿,没摸出个什么东西,又不耐烦地把手伸到MING身上去摸钥匙。

MING感到那双手正晃晃悠悠地隔着衬衫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自己的胸口,带起一连串触电般的痒,不禁深吸一口气,连忙捏住了KIT的手腕,制止了他。

 

待他放开KIT的手,KIT又在自己身上乱摸了一阵,手在裤兜边转了好几圈就是不知道伸进去。MING实在看不下去了,迅速地把手伸进他的裤兜拿出钥匙递到KIT的手上,指尖上好像还停留着那一瞬间沾染上的热度。

 

KIT就慢悠悠地用钥匙一把一把地试。

MING在旁边很有耐心地看着他。

最后门终于开了。

 

MING跟着KIT走了进去,发现这竟然是一间舞蹈室。

房间面积不大,三面墙都贴上了镜子,角落里的音响已经落满了灰。

KIT自然地打开灯,又走到那去,按下了按钮。

 

节奏动感的舞曲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

KIT奔放地甩开了早上认真系好的领带,竟然开始跳起舞来。

MING有些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他。

 

虽然MING以前生活的时代里并没有这种舞,但他也能感受到KIT跳得很好。

 

KIT医生跳起舞来,和平时相比就像变了一个人。

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大胆又自信起来,每一个动作都有力地顿在鼓点上,肢体跟着节奏灵活地舞动,似乎整个人都在发着光,让人难以转移视线。

KIT跳完了一整首。

音乐停住了,他就这样躺倒在地板上,用力地喘着气。

“喂,KIT医生。”MING走到他旁边蹲下来。

KIT直接伸手把他拽到了自己的身上。

MING被这突如其来的主动弄得不知所措。

他全身僵硬地压在KIT的身上,平复了一下心情,又试探地喊道:“KIT医生?”

没有回复。

 

KIT医生睡着了。

脸上还留着几滴泪水。

MING看着他,伸手出温柔地把那几滴泪抹掉了,突然觉得心像是被谁揪了一下,犯疼。

-----------------------------------

早早早ヾ(✿゚▽゚)ノ

评论(24)
热度(115)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