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INGKIT】不好,那只青蛙竟然成精了!(九)

【不好,那只青蛙竟然成精了!】又名【我的青蛙王子】

【OOC肯定有……然后情节很抽风】

【其他设定我现在知道了,大概是一个二逼貌美的青蛙王子穿越到了傲娇KIT医生的家里,然后当了人妻攻并学着赚钱养老婆的故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这天KIT突然接到了BEAM的电话,说PHA从外地拍戏回来了,想趁这个机会三个人聚一聚。

KIT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

 

去的是PHA家里自己开的那家高级餐厅。以前他们也经常在这里一起聚会。

BEAM和KIT先到了,攀谈了一会儿,之后PHA戴着墨镜走进来,宽肩长腿,比起学生时代,他因为多年的训练显得更加自信和有气场,一进门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当真是耀眼夺目。

而他的旁边还跟着一个大眼睛娃娃脸的可爱男生,两人非常甜蜜地牵着手。

BEAM凑到他耳边说:“这就是那个首富的儿子WAYO了。”

KIT震惊了,没想到MING的八卦消息竟然是真的。

PHA坐到他们面前,取下墨镜,对KIT露出了一个真挚的笑容道:“好久不见了啊。”

这一刻的笑容和KIT印象里的那个完美重合了。

他也笑着回应:“确实好久不见了。”

一切尽在不言中。

PHA向KIT和YO介绍了对方,BEAM调侃道:“呃,大忙人终于有空了,还不快交待一下怎么追到人家的。”

PHA得意地翘起嘴角,举起了左手:“看这是什么。”

他和WAYO的无名指上,都戴着一枚闪耀的钻戒。

BEAM惊讶道:“嘿,你还真是行动够快啊!”

PHA道:“快什么啊,都这么多年了喂。”说完他又转过了话头,问KIT:“老铁,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啊。”

语气非常自然熟稔,就好像他们根本没有失去联系那么多年一样。

KIT半开玩笑道:“就在学校的附属医院工作啊,虽然赚得肯定比不上你们,但过得还是挺滋润的哈。”

BEAM又八卦地问道:“那你最近找到对象没有哇?上次你那个朋友MING很帅哦,看你的眼神也充满了爱意,有没有抓住机会啊?”

KIT瞬间有点不好意思,轻轻打了一下他的肩膀:“喂,你才是啊,和那个FORTH什么关系,你以前那一大堆女朋友呢?”

“哎呀。”BEAM颓丧道,“别提他了,提起来我就烦……”

PHA和YO就笑呵呵地在旁边看着他们俩,一脸“我们是最大赢家”的低调含蓄。

 

BEAM还是那么活跃又话多,PHA在听他们讲话的还是像没有睡醒一样。

似乎大家都没有变,说话的语气还和多年前一样充满了默契。

 

从餐厅出来,KIT突然觉得自己又想通了一些事。

或许很多事情,都只是他一个人在纠结而已。

PHA现在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明星,接了很多代言和热播电视剧。BEAM也算是小有成就的演员了。他们虽然都进了娱乐圈,但现在所做的事也还是与当初所向往的有所出入。

但怎么也不会比自己更糟了。

比起PHA和BEAM,他是直接完全放弃了,显得那样懦弱又羞耻。

所以他一直没有勇气去联系他们,因为怕自己会被他们看不起。

最开始那段时间他甚至强迫自己不要去关注PHA和BEAM的消息,知道他们红了起来,虽然也会高兴,但是更多的,这会迫使他面对那个他无法面对的自己。

 

他自知自己没有PHA外形出众,也不如BEAM长相讨人喜欢(胡说!明明都很讨人喜欢!)。

他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一方面是享受在舞台上挥汗如雨的感觉,一方面,他也渴望得到关注和掌声。

所以他从五岁就开始接受训练。

家里一直对他的行为不支持也不反对,只是跟他提出条件让他必须在学业上也要保持一个好的成绩才能继续接受训练。

所以他每天还要很用功地读书,每天学习到凌晨,为了保证考到学校前几名,周末再去培训班拼命地训练。

他为此付出了很多的汗水,做了很多的退让和妥协。即使家里让他读了医学院,但他还是坚信他总有一天能成为让所有人都为之羡慕和自豪的明星。

 

但现实偏偏一次一次让他更加怀疑自己。

因为要维持专业课成绩,他不能逃课,于是很多比赛都因此错过。

其他的一些小比赛,拿了奖,也没有激起什么水花。

而和他一起奋斗的PHA,参加了很多模特比赛,拿了一堆奖逐渐获得了知名度。BEAM也借助综艺节目崭露头角,有了越来越多的机会。

 

他也意识到自己和两个战友在不知不觉中在追梦的路上渐行渐远。

终于有一天,他纠结了很久,决定要参加一个国民度很高的选秀比赛。

他已经报了名,而家里却突然说希望他去美国读研,继续学医。

 

这是家长第一次明确地表明了态度,希望他不要再继续自己的明星梦。

作为一家之长的爷爷跟他说:“你平时小打小闹,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放着医生这么有声望又有前途的工作不做,去混什么不正经的娱乐圈?你看看你哥哥姐姐,哪一个不是社会精英,你却要去当什么艺人,这不是丢家里的脸吗?”

 

KIT说可这是我从小就热爱的事情,是我的梦想啊。

而爷爷只是冷硬地告知他:“你必须去美国,当医生这条路,你不能放弃。”

 

他才知道,原来家里一直都看不起他为之努力了那么多年的梦想。

之前一直不反对他,只不过是觉得他一个小孩小打小闹罢了。温水煮青蛙,迟早有一天,他会自己主动放弃。

 

KIT很愤怒。家长可以这样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到后辈的身上,完全剥夺他们自己选择人生的自由吗?

这也是他第一次反抗家里的意愿,和家里大闹了一场,明确地表示他不要去美国,要去参加比赛。

他提着行李箱走出了家门,却在海选一周前被家里告知爷爷病重,进了ICU。

 

他颓丧地坐在病床前,爷爷用干枯沧桑的手掌抚了抚他的脸,叹气道:“你一直是我最喜欢的孩子,聪明又听话,所以我才想要你代替我完成我当医生的梦想。但我知道你这次下定了决心,那你就去参加吧。”

KIT惊喜地抬起头。

“但你要答应我,如果这次你依然没有获奖,那就代表你真的不适合走这条路,收心去美国。”

 

于是他抱着孤注一掷的心情去参加了那个比赛,背负了他这二十年的所有信念。

他却差了一名没能进决赛。

 

那一天晚上,他又提着行李箱离开了节目组安排的宿舍。

也就是在那个夜里,他接到了家人传来的,爷爷去世的消息。

机场的人来去匆匆。有情侣因为临别而相拥热吻,有家人因为重逢而热泪盈眶。

 

他孤身一人藏在角落的阴影里,把脸埋进手心,泣不成声。

 

葬礼以后,他还是听了家里的话去了美国深造。

因为他身上背负着很深的愧疚。他总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叛逆,爷爷才会突然发病。

而自己也没有那个实力,即使努力了很多年,还是错失了这个难得的机会。

 

即使其他人都安慰KIT,说这根本不是他的错。但他再次站在镜子前唱歌跳舞的时候,就总是会想起那些片段,好像这一切都是来源于他的任性。

即使他真的很想念很想念,他弹过的那把吉他,还有那些他排练了千百次,永远无法被身体遗忘的舞蹈动作,以及他充斥着汗水和伤口,但依然一往无前的少年时代。

 

他回美国了以后,还是回到了学校的附属医院就职。

这间租给了他人的房子,又被他收了回来。

 

舞蹈室还是被锁着,但他再也没有勇气打开。

 

直到那天他喝醉,因为MING的签约,让他想起他的曾经,拼搏了那么久,却并没有MING那样的好运气。

他不嫉妒,他只是很羡慕,很挫败,自己没有这样的好运。

也许就如爷爷所说,他真的命中不适合成为一个明星。

但那些记忆突然从四肢百骸中窜出来,叫嚣着:我要再跳一次,跳给我自己看。

----------------------------

不知道有没有把事情交代清楚 或者逻辑是否问题=。=

如果有BUG大家要指出来呀,我再改改。

评论(17)
热度(89)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