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ake u love me (1)

由 @炎少-nino 那张图想到的 吸血鬼设定。 

吸血鬼AU。狗血微虐长篇预警。

主线MINGKIT,副CP哥嫂和NIKXSUTEE


-----------------------------------------

    KIT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他只知道自己是被吸血鬼猎人在那场惨烈的大战之后在路边捡的。

 

   长大以后,他也顺理成章地继承了养父的职业,开始寻找吸血鬼并解决他们。第一次遇见的吸血鬼是一个长得十分乖巧讨喜的小男孩,叫做WAYO,在他快要将对方一枪毙命的时候,一个矫健的身影在那一瞬间救走了目标。

 

   一个猎人和两个吸血鬼对峙。但KIT发现,那个更为修长俊美的吸血鬼在看见自己的脸时,神情突然变得奇妙起来,他看了自己一眼之后,就扛住受伤的WAYO飞速地逃走了。

 

  在走之前,他还望了自己一眼。

 

  不知为什么,KIT觉得那一眼像是一杯调和了浓烈悲伤和惊喜的酒,喝了一口液体就延伸到四肢百骸,汇聚到心脏的时候终于爆开,让他瞬间清醒,并疼痛到难以忘记。

 

  回到家的时候,他把经过告诉了自己的养父。

  养父告诉他,救走WAYO的那只吸血鬼应该是MINGKWAN,一只力量无比强大的,活了快一千年的吸血鬼。他就这样放过了KIT没有伤害他,就已经是万幸。

 

  深夜的时候KIT总觉得有人在黑暗中看着自己,用他无法忘却的眼神。当他惊醒过来,看到那只叫MING的吸血鬼就带着一点挑衅的笑意盯着自己,便无措而愤怒地掏出了枪。

 

MING只是好整以暇地在下一秒闪到他的背后,握住了他快要扣动扳机的手,然后又轻笑了一声,像是在嘲弄。

 

  KIT感到MING从背后亲密的位置探过头来,在他的脖颈间轻嗅,甚至那锋利的牙齿,就在他的皮肤上掠过,似乎随时都能刺穿他的皮肤,让动脉处鲜红的血液汩汩地流出来。

他了解吸血鬼,从MING那沉钝的呼吸就能听出危险的信号。KIT的全身都紧绷到僵硬,但他的双手都被那人制住,根本无法逃脱。

 

 闭上眼睛绝望地听天由命。

 却只感受到MING柔软而湿滑的舌头滑过了自己的颈间。

 “尽管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的。”MING凑近他的耳边,吞吐着气息,语气间依然还带了些温柔的笑意。

KIT只感觉到他的尖牙似乎已经触到了自己的耳垂,竟然在他全身带起了细密微小的,让人忍不住战栗的电流。

 

 似乎是一瞬间,自己所受的桎梏就已经消失了。

KIT呼吸急促地四周张望,一切如常。

 那只吸血鬼也消失了,就好像从没来过。

 但脖颈处鲜活跳动着的动脉,似乎正提醒着他,那一刻被舔舐的触感,是那么的真切。

 

  

  过了几日,猎人协会又发出通知,说最近有多名村民被吸血鬼杀害,而那只叫MING的吸血鬼经常在这一带出没。如果有人能抓住他,将得到巨额奖赏。

 

   KIT摩擦着报纸上刊登着的MING的照片,煤油灯照出的昏黄的光线下,那张黑白照不及本人一星半点的惊艳。

 

   闭上眼睛,有断断续续的片段在脑海中闪过,但转瞬即逝,无法触及。

 

   养父最终决定要去争取一下这次的巨额奖赏。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虽然MING是危险人物,但他的野心让他愿意尝试一次。

   而KIT在被问询要不要也跟去的时候,下意识地就答应了。

   脑海中有根抓不到的弦好像总在牵引着他走向未知的方向。

 

   那还是一个夜晚,路旁盛开的艳丽花朵散发出馥郁而沉闷的香气。他们到了目标地点,听见一声惨叫,随后枪声响起。

养父和KIT对视一眼,便朝着声源处奔去。

   一个人倒在树下,鲜血从他的脖颈处汩汩流出,血腥味混合着花香一同在这个静谧而诡异的夜晚飞速地散开来。另一个吸血鬼猎人,蹲在树下说:“让他给跑了。”

 

   风欲静而树不止。

   养父敏锐地判断出了吸血鬼逃走的方向,和另一个猎人打算继续追击。

   而KIT被叮嘱回到集合地点等待。

 

   凌晨的小镇也并不安静。

   酒吧传来的繁弦急管暴露了那些纵情声色的生物。

   KIT正走到僻静的拐角处,对于要不要踏进那个嘈杂而堕落的地方,还有些迟疑。

   而一阵风迅速地掠过,熟悉的声音带着点不明的意味在他耳边响起,混合着呼吸像是调情一般:“你是不是在找我?”

   KIT一惊,屏住呼吸转过头,看见那张熟悉而精致的脸依然带着轻佻的笑意,凑到自己的面前。

   MING似乎觉得他极为有趣,又往更近的地方俯身,在他脖颈间轻嗅了一下。而他的眼神,还一只闪烁着勾人的笑意,就这样望着他。

   KIT的心跳都快停止。

   “你是不是想杀我?”MING故意压低的声音融进夜色里,却一丝不落地钻进他的耳朵。

  KIT望着他,开了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也许是应该杀了他。

   但内心更渴望的,只是想见到他。

   他也说不清这是为什么。

 

MING盯着他无措的样子,又了然地轻笑了一声道:“看来KIT先生并不是很想杀我。”

  KIT觉得对方的眼神实在太过赤裸,让自己在他面前就像不着寸履般羞耻。于是恼羞成怒地拔出枪抵在了对方的心脏:“我现在就杀了你!”

  MING却毫无惊慌,他把双手插进了口袋,歪头看着KIT笑道:“哦?那你杀吧。”

  KIT的手指扣着扳机,却觉得那玩意好像有千吨重,自己怎么也按不下去。额头不禁冒出了冷汗。

MING的眼光往上,爱怜地伸出手去,抚摸他的额头。

 “KIT先生,别怕我啊。”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到抵在自己胸口那把要命的枪,MING带着诱哄的语气更凑近KIT,两人的鼻尖抵在一起。

  KIT还双手握着枪全身颤抖着,紧张地抬起头,看见MING低垂着眼眸,那炙热的眼神正直直地落在自己的嘴唇上。更甚的是,他看见了对方突起的喉结,滚动了几下。

  “我的命,都是你的。”MING好像在竭力忍耐着什么,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

 

  “现在我要做点不礼貌的事。如果你不愿意,尽可以开枪杀了我。”

   KIT还没来得及考虑,就感觉到MING用嘴含住了自己的嘴唇。

   吸血鬼的嘴唇没有温度,就如同他的舌,此刻正伸出来在KIT的唇上逡巡,好像在邀请着他张开嘴。

   KIT感到自己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但他只能咬紧牙关,手指紧紧地压在扳机上。

   只需要按下去,按下去……这个可恶的家伙就会死。

   会死。

   巨额悬赏,够他和养父活一辈子。

   KIT突然感到自己的心脏骤然疼痛了起来,还带着无力的绵软感。

   绝望而认命地扔掉了枪,KIT猛地推开了眼前的人,用力一拳砸向了对方的脸。

  MING狼狈地退开几步,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依然看着他笑。

  KIT垂下眼帘,更为狼狈地看着自己的手,自嘲地想:’扔了枪拿拳头去揍吸血鬼的猎人,算什么?’

 

  “KIT!”他听见了养父的声音。

   他下意识惊慌地看向了MING,却看见这个家伙依然好整以暇地注视着自己。

  “滚!”他愤怒地抓起了对方的衣领,盯着对方好看的眼睛威胁道,“下次再见,我一定杀了你!”

   

   养父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MING仿佛浑然未觉,用温柔的眼神俯视着KIT,还伸出手万分珍惜般地抚摸了一下他的脸,宠溺而纵容地笑道:“好,我等着你。”

 

   “KIT!你没事吧?”

   养父担忧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MING已经消失了,没留下任何一点温度。

 

  KIT还有些没缓过神来,心有余悸去强装镇定地朝养父笑了笑:“在这地方待着,我能有什么事?”

   养父这才放心道:“那就好。”

说完他又不甘心地砸了一下墙:“这次又没追到那个MING!他真是太狡猾了。”

KIT心虚地低下头。

心脏的钝痛感,依然还提醒着自己,一些他毫无头绪的事情。

   月光无言地笼罩着这座小城,而KIT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这次逮捕MING的行动依然没能成功。

   但协会却发现了另一只吸血鬼,叫PARK,年岁不大。他才是最近多人被吸血暴毙的罪魁祸首。

   于是KIT又得跟着去打副本了。

   

   这场追捕行动也不是毫无头绪,因为一个个村民接连死亡,事情显然十分严重。

   而PARK的实力也不容小觑,猎人们花了两周的时间,才终于抓住了他。

   

  PARK被捆在墙角,一堆猎人围着他,逼迫他供出还有没有别的同伙。

   而KIT只在想着,那个MING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正在发神的时候,变故陡生。

   随着人群的一声惊呼,KIT感到一把冰凉的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脖颈间。不同于MING带来的感觉,这把匕首泛起的每一道银光都预示着死亡的逼近。

   “放我出去。”PARK道,勒在KIT脖子上的手更加用力,“不然我杀了他。”

  KIT被迫昂起头,一声不吭,企图等到PARK松懈的时候找到他的破绽。

 

   协会的会长背着手,一双浑浊而坚定的眼神看着PARK,沉吟了一会儿,做了个手势。

   人群沉默地让开了一条通道。

 

   PARK就这样勒着KIT的脖子走了出去。

   气氛十分紧张。

 

   当PARK挟持着自己退到了外面的空地上,KIT知道,机会来了。

   他蓄力狠狠地撞开了PARK拿着匕首的手臂,一脚踹向对方,然后敏捷地在对方缓冲的间隙弹跳回安全的区域,掏出枪指向对方的心脏。

   PARK立马无辜地举起了双手表示投降。

 

   围观的人群终于唏嘘出声。

   “KIT!杀了他!”会长发令了。

   

 

这是KIT第一次杀死一只吸血鬼。

因为会长觉得这只吸血鬼实在是很危险,而留着盘问,也不会问出什么结果。

 

周围的人都对他赞赏不已,养父更是为他骄傲。

而KIT自己却心事重重。

 

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这种预感还没有应验,MING又出现了。

 

他感受到对方跟在他身后的,毫不掩饰的脚步声,便迅速转身拔枪对准了他。。

MING依然一丝惧怕的意味都没有,懒懒地举起双手看着他笑道:“对了,你上次说要杀我。”

“来吧。”

  KIT闭上眼睛,依然扣不下去。

   奇怪,明明他已经果断地开枪杀死了PARK。

 

   MING一步步走近他,用手握住了他的枪口。

  “听说KIT先生杀死了PARK,”我真是为你骄傲。”他挑眉冲着他笑。

  “我杀死了你的同类,你还这么开心?”KIT觉得这个MING可以说是非常丧心病狂了。

   MING却依然只是挑眉,不屑道:“这种随便伤害人类的垃圾,算什么同类?即使你们不杀他,我们也得处置他。”

   KIT抬眼惊讶地看他:“难道你们不会伤害人类?”

   MING听了他的话,露出一个撩人的笑意,微微俯身用脸逼近他问:“你看我什么时候伤害过你?”

   转瞬他又无辜而委屈地看着他:“倒是KIT先生,好像一直在伤害我。”

  “哪有?”我连杀你,都下不去手……

 

   但如果MING不给他机会,可能根本碰不了对方一丝一毫……

   KIT瞬间感觉到心情复杂,只好闭上嘴,转身继续走了。

   而MING就带着笑意,两手背在身后,悠闲地跟着他。

(2)(3)

-----------------------------------------------------


  我本来只想写个短篇的???没想到又写长了???简直绝望……

  还有我真的取名字好废啊,更绝望了……


评论(39)
热度(146)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