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INGKIT】Make u love me (2)

吸血鬼AU。狗血微虐长篇预警。

主线MINGKIT,副CP哥嫂和NIKXSUTEE


(1)

---------------------------------------

 月光轻柔地吻着街道和他的行人,也吻在两人无意间交叠在一起的影子上。

  KIT低着头盯着两人的影子,听着身后人的脚步声,同时回忆着刚刚两人的对话,若有所思。

   在他的生长环境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向他灌输着吸血鬼等于罪恶的观念。吸血鬼千百年不死,能以快于人类七倍的速度移动,一个年幼的吸血鬼也能轻而易举地举起几百斤的重物。他们比人类强大百倍,不仅以人类的血液为食,还能通过初拥将人类变成罪恶的同类。他们所到之处,必有人类的生命受到威胁。

   每次提到吸血鬼,大家都深恶痛绝。尤其是养父,他的妻子和亲生孩子都是被吸血鬼所杀害,对这个字眼怀着深重的仇恨和痛苦。KIT从小就觉得,杀死吸血鬼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杀死吸血鬼,就是守卫他们自己。

   可他却纵容着这只叫MING的吸血鬼一直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说时迟那时快,他转过身用力拉过不紧不慢跟在他几步距离后的MING,将后者按在了墙上,用胳膊抵着他的脖子。可惜MING比他高很大一截,KIT仰望着对方,眼神中的威胁一点也没有信服力。 

  MING低头错愕地盯着他,但很快就笑了起来,上挑的眼尾像是快要开出一朵蔷薇花。

   只听MING调笑般地开口问道:“怎么KIT先生,想要吻回来吗?”

“别废话!”KIT掏出枪又抵住他的心脏,因为他这副“你就是干不掉我”的姿态而感到羞恼而愤怒。

“我问你一个问题。”

“嗯?”MING颇有兴趣地挑了挑眉,“难得KIT先生对我有兴趣啊。”

“你……你有杀过人吗。”KIT问出了这句话,却好像比回答者更加紧张。他脑中的神经似乎都绞到一起,紧紧地崩成一根弦。它们会不会断掉,全都取决于,接下来这个人的回答。

MING对这个问题好像感到有些讶异。但下一秒他就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一个小孩乱七八糟地编故事,“我回答了,KIT就会相信我吗?”

KIT看着他的脸,MING的肤色比月光更加苍白冷清,但那对眼睛却像是充满了魔力的黑曜石,闪烁着引人沉迷的光芒。这样的一张脸,明明带着蛊惑人心的笑容,但KIT确信他的肌肤一定也像他的唇舌一样,像是寒冬里大海尽头的冰霜,带不着一点人间拥有的温度。

   于是他避开了对方直接投来的视线,又迟疑了一会儿,而后才像下定了决心转回来,认真道:“我信。如果你愿意诚实回答我,我就信。”

   MING低头看了看抵在自己胸口上的枪,露出了类似嘲讽的神情。

   于是KIT放下了枪。

 

   下一秒,MING就拉起他的手按到自己的左胸口。

  KIT错愕地抬头看他。

  MING又凑近了KIT一点,抵着他的鼻尖,冰凉的呼吸与这个静谧而又危机四伏的夜晚融为一体,剩下的些许,都洒在KIT的脸上,渗透进了肌肤深处。

  “没有,我没有杀过人。”MING没了那惯有不正经地笑意,只是认真地盯着KIT的眼睛,这样回答了。

  KIT的心突然就莫名其妙地放松了下来。

   “相信他,他不会骗你。”

   脑海的最深处,有一个声音这样对自己说。

   他有些别扭地移开了MING投射来的热切又专注的目光,低头看着自己按在对方胸口的手。隔着薄薄的衬衫和肌肉,他好像能感受到,这个全身散发着冷气的生物,心脏的律动。

那频率甚至也和自己的越来越同步,像是同一种声音。

   在他发呆几秒后,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瞬间扭转了方向,而后他就发现自己被MING反压在了墙上。

  MING的膝盖挤进了他双腿的缝隙,一手就将自己的双手高举不容拒绝地压制在墙上。

  KIT用力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挣脱他的控制。

   这就是吸血鬼和人类的差距吗……他绝望而无力地想。

   

   “你又想干什么?”KIT瞪着眼睛质问他。

   MING又凑近他,不怀好意地勾起了嘴角,探过头在他脖颈一带嗅来嗅去。

  KIT拧着眉倔强地偏过了头,神经早已紧绷。

   脖子是人类的要害,而对方是一只吸血鬼。

   当要害被暴露的时候,他本能地感觉到抗拒和威胁。但对方毛茸茸的头发,却蹭着他的脸,神情间甚至带着点充满迷恋的,还有些情色的气息。

   这就更加危险了。

   “我不会伤害你的。”MING像是撒娇般蹭了一下他的脸颊,“你为什么不信我呢?”

   

他半开玩笑的委屈语调不知道牵扯到了KIT的哪根神经,像一颗针扎进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KIT的脑海中闪过片段。

那也是在冷清的月辉下,MING的嘴角流着血,一脸痛苦地问他:“你为什么不信我呢?”

KIT愣住了,觉得自己像是跌进了深海里难以呼吸。

 

MING的唇转移到了KIT的脸上,在KIT紧闭上双眼的时候,却只是轻轻地触碰了一下他的眉心。

KIT意外地睁开了双眼,正迎见MING的双眼,那是月光照耀下,暗潮汹涌的大海。

“我最近要去解决一点麻烦的事情。”MING的唇由上至下,沿着KIT脸部的轮廓流连,却并不停留。

“KIT先生,答应我,好好保护自己。”

 

 

月光穿过轻薄的窗幔,照到大床上两人裸露而雪白的肌肤上。

暗红色的床单像一朵盛开的玫瑰,又像是腥甜的血液。

KIT的栗色头发已经湿透,他被MING紧紧地压在身下,带有节奏的,又难以言喻的疼痛夹杂着快感顺着血液爬上他的全身,让他像个大海中快要溺亡的求救者,只得抱着身上的人浮沉,却空荡荡地找不到归处。

于是他的双手穿过对方的臂下,通过紧紧的拥抱寻找那唯一得以抓住的安全感,直到扣在对方那瘦削的肩胛骨上。那突出的两块骨头像是振翅欲飞的蝴蝶,停在KIT的手掌心中,让他的情感也有了着落。

“哥哥……”

“KIT……”

MING一边断断续续地吻着他,鬓角到眉心,一边喘息着叫他,毫无章法。

而KIT只能抱着他,感受到两人的汗液也融到了一起,口中已经破碎到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

 

那张暗红色的大床突然真正化为了一滩触目惊心的血。

暧昧的情景突然变幻,一片疮痍中,MING跪在血泊中,胸口血流如注,一脸狼狈地问他:“哥哥,你为什么不信我?”

 

KIT瞬间惊醒过来。

从床上坐起,胸膛剧烈地起伏着,而他的头发和睡衣,都已经被汗水打湿,此刻冰冷而沉重地,贴在他的肌肤上。

-----------------------------------

捂住脑袋赶快跑(这不是骨科!

如果喜欢请给我爱的鼓励((((;°Д°))))

评论(32)
热度(116)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