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ake u love me(3)

吸血鬼AU。狗血微虐长篇预警。

主线MINGKIT,副CP哥嫂和NIKXSUTEE


(1) (2)

从那以后,MING又消失了一段时间。

他真的非常奇怪,没来由地缠上自己一段时间,交待了一句就走了。

KIT听说他是一个非常有声望的吸血鬼家族的族长,大概也要处理很多重要的事情。而至于为什么逗弄了自己一段时间,KIT觉得那可能是吸血鬼选择消遣的一种方式。

这样想起来,他心里有些不好受。

 

这天晚上该他出街巡逻,月光下他的影子孤零零地被拉长。

突然一声惨叫打破了夜晚的静谧。

KIT掏出口袋里的枪,敏捷地朝声源处奔去。

僻静的小巷里,一个打扮得风情万种的女人撩了撩她长而卷翘的栗色头发,正转眼朝KIT望来。而她身下的一个男子脖颈已经被鲜血淋漓,应声倒地。

KIT立刻拔枪对准了那个女人。

而女人好像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撩了一把她那一头妖娆的长发,冲KIT抛了一个挑衅的眼神,下一刻便踩着十二厘米的黑色高跟鞋翻上围墙。

KIT受过训练,他对这一带的地形已经十分熟悉,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该如何去围堵吸血鬼。

判断出的位置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废墟,KIT想了想,咬牙握紧手里的枪,放了信号给其他巡逻的人,还是赶去了那个地方。

结果还没有赶到,他就感觉自己突然被一股巨大而凶猛的力量掼到了墙上。

背部被重重地撞击,五脏六腑都快被震碎的感觉,而枪也被摔倒地上。

女人用一只手就握住他的脖子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眼中都是狰狞的仇恨。

“是你杀了PARK!”女人冲着他咆哮起来,先前美艳的脸只剩下扭曲。

KIT咳嗽几声,用手拍拍女人钳制住自己的手掌,示意自己要说话。

女人盯了他一会儿,还是把他放开了。

KIT问:“你怎么知道是我杀了他?”

女人道:“你的同伴一直在大肆宣传这件事,我怎么能不知道?”

KIT平静地看了她一会儿,说:“杀他的人不止我一个。”

女人顿时激动起来,又那手卡了一下他的脖子,长而尖的指甲好像随时可以划破他的皮肤。她凶狠地追问:“还有谁?”

KIT便慢悠悠把那天的事回忆了一遍。

KIT说:“是他先想要杀了我,他还杀了我们很多无辜的村民。”

女人不屑地笑了一声,道:“你们这种低等生物,就该被我们宰割。”

听了她这嚣张的话,KIT却并不气恼,而是露出了微笑。

他望着女人的后方,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哦,是吗?”

下一刻一发子弹就从后方射入女人的心脏。

 

长发凌乱而面目惨白的吸血鬼跪在地上捂住胸口,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他。

KIT蹲下来与她平视,认真道:“我们不该被你们宰割。”

 

然而女人却突然露出一个鬼魅般的笑容,下一刻锋利的刀锋闪着银光在夜色中划过。

“KIT!”

随着队友的惊呼,女人无力地倒在了地上,连眼睛也来不及闭。

 

  KIT捂着自己的手臂站起,绕过女人的尸体走向了同伴,鲜血透过指尖漫了出来。

   同伴们担心地把他围住。

  KIT笑得挺漫不经心,安抚道:“我用手臂挡了,没什么大碍。”

 

   因为这次受伤,KIT可以休息一个月了。

   养父在灯光下给他包扎了伤口,拍拍他的肩膀赞许道:“这是光荣的勋章。”

  KIT笑了笑,却并不能发自内心地感到愉快。

   

   回到房间,KIT也依然难以入睡。

   他索性拿着一本书坐在窗前的书桌上看起来,却感觉有人注视着自己。

   那是他早已熟悉的感觉。

   窗台上的那几盆郁金香开得正盛,掩藏住了那张KIT脑海中闪现过千万遍的脸,隐隐绰绰只见一双眼,穿过那茂密的枝叶来看他,那里面明亮得像是被赠予漫天银河。

  KIT瞬间感到慌乱还伴随着难以言喻的新奇情绪涌上来,马上竖起书挡住了自己的脸。

   却还是忍不住偷偷露出了眼睛来看对方。

  MING爬上了窗台侧坐着,将那几盆郁金香都抱在怀里,笑盈盈地盯着他,像是披着月光而来拯救他的骑士。

   KIT听到了自己心动的声音。

   下一刻MING就闪进了房内,郁金香已经完好无损地放在窗台上,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KIT没什么好气地问:“你又来干什么?”

  MING坐在床上委屈地歪头看他:“你不想让我来?”

   也不是……KIT无语凝噎了一会儿,说:“我要睡觉了。”

 

   话音刚落,他就被拉到了MING的大腿上。

   两人离得很近,MING的目光灼灼,像是要将两人都一同燃烧掉。KIT想要逃开,却被对方两手握住了腰。

   还是冰凉的,宽大的手掌,隔着睡衣贴着他。

   MING握住他的腰贴向自己的身体,用头伏在他的肩上蹭着,委屈巴巴道:“KIT先生,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这样的MING……像个小孩子。

  KIT没忍住,从心了一回,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

   下一秒低头却发现MING正在一丝不苟地解着自己睡衣的扣子。

   ……

  KIT被他大胆的动作惊得目瞪口呆,而后惊慌地拍掉对方的手,指着窗外气愤道:“滚出去!”

   已经晚了,MING对他的逐客令置之不理,扯下他的衣服,小心翼翼地盯着他包扎好的伤口,道:“你受伤了。”语气中都是心疼。

   “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MING低着头愧疚道。

   “喂……”KIT愣了一下,看他这副模样又有点不忍心,于是舔了舔嘴唇踌躇道,“我不用你保护的啊。”

MING没有说话,只是转移了视线,看向了KIT的左胸口。

KIT的左胸口上,有一个十字架形状的胎记。

MING突然无比虔诚地抚摸了一下那个胎记。

KIT瞬间暴起,举起旁边的枕头狠命地砸MING的头,恶狠狠地威胁道:“再动手动脚我就叫人来把你抓走拖出去枪毙!”

说罢又是举起枕头一顿狂砸。

MING惨叫着:“我错啦我错啦,你别打了,小心扯着伤口啊。”

KIT这才停下来。

 

那天晚上本来应该很难熬。

像自己杀了PARK那晚一样,虽然他们都是作恶多端罪有应得,但KIT还是忍不住产生罪恶感。

PARK杀死了他们的同胞,KIT开枪杀了他,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对。而那个女人,又来找他复仇,他的同伴又开枪杀死了那个女人。之后,会不会又有人来寻仇,要杀死自己的同伴?

KIT不敢想,他陷入深重的恐惧中。仇恨的道路,从来没有尽头。

 

躺在另一边的MING凑过来,从背后抱住了自己。

即使是一具冰冷的躯壳,KIT也找到了些许的安全感。

“MING……你,真的不会杀人吗?”

 

 

MING跟他讲了一个故事。

在古早的时候,吸血鬼被上帝惩戒,以血液为食,不能见日光,不能繁衍后代,只能日日夜夜纵情声色,千万年寂寞不死。很多吸血鬼因为情感上的需求,和人类相爱。但人的寿命是有限的,在爱人死去后,吸血鬼又要陷入长久无尽的悲痛的折磨。于是才逐渐有了初拥这种将自己的血与对方融合,将对方也变成吸血鬼的仪式。当时的大多数吸血鬼以吸食人血为食,但当有越来越多的人类与吸血鬼相爱,这就引发了很多伦理的问题。

于是和平派主张吸血鬼应该学会吸食牲畜的血,放弃以人类之血为食,不到万不得已不伤害人类,这样才能和人类维持和平友好的关系。

而极端派恰好认为,人类就是比吸血鬼要低级的生物,被选为伴侣或被吸血也好,都不必尊重他们的决定。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弱肉强食,人类能残忍地杀害其他动物来为食,吸血鬼也自然有权利站在食物链中人类的上层。他们宣扬吸血鬼的身份本身就是一种骄傲,因为他们力量强大,不老不死,就应该为所欲为尽情享乐。

长久下去,两种不同的理念势必引发一些争端。

极端派对人类的迫害,导致和平派也受到了牵连——人类可不管你是极端派还是和平派,只要你是吸血鬼,就有杀害他们的可能。最终支持和平派的领袖立法,宣布对杀害人类的吸血鬼进行逮捕和惩戒。

而极端派便逐渐凝结势力,起身造反。最终引发了那场史无前例的大战。

 

      KIT听完无限唏嘘,和平派和极端派的概念他也有所耳闻,但不知道两股势力竟然真的敌对到了如此地步。而且人类也确实不太关心他们的派别,尤其在猎人们看来,所有吸血鬼都意味着威胁和危险。

     但MING对他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他小心翼翼的关切,亲密的试探,话语的示好,KIT还没白痴到分辨不清那意味着什么。只是,他为什么选了自己?

     KIT是不会主动问出这个问题的,而他依然继续了之前的话题问MING:“所以,你们和平派的都不杀人?”

  “在人身安全不受到威胁的时候,是这样。”MING把头埋在他的颈间,“毕竟当初领袖立法也已经几百年了,我们和平派还是默认遵守这样的法律。”

   以正义和守护同类为信念的猎人们,会不会也杀死了很多无辜的吸血鬼?KIT想到这个问题,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

昨晚大概把剧情整理了一遍,真的算是把我爱的所有狗血剧情都加进去了=。= (其实我平时是个只爱看甜饼的小清新啊喂)

可能这篇得写很久,有很多想表达的东西写在同人里也不知道合不合适。

不过还是想尝试一下,写一个有点剧情的正剧……

其次每次写文都特别忐忑的,如果觉得还不错请不要吝啬你的小心心,万分感谢啦!

   

  

   


评论(23)
热度(119)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