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ake u love me(4)

吸血AU

主线MINGKIT 副线哥嫂,Nik x Sutee 狗血微虐长篇

 (1) (2) (3)

今天进入哥嫂副线……这个TAG到底该怎么打谁来告诉我=。=


KIT醒来的时候已经天明,昨晚陪在他身边的人已经消失不见,窗台的郁金香随风摇摆,一派岁月静好。

 这个MING真是,每次出现消失,都不带打招呼的。

 虽然不用训练了,但KIT还是习惯性早起,打算出去逛逛。吃过早饭,KIT放下刀叉跟养父行了个礼,说爸我出去逛逛。

 虽然养父养他一个孩子到现在,但两人的关系却并不亲近。他们能说的话很少,包括在吃饭的时候。

这个男人,本来拥有一个贤惠美丽的妻子和一对活泼可爱的儿女。但甜蜜筑成的城堡突然在一夜之间坍塌,从此他除了训练自己和KIT,大多时间都抚摸着妻儿的照片沉默。

他还活着,却像是已经死了半截,剩下的半截躲藏在那冗长的已经泛黄的沉痛记忆中。

KIT每次回家看到这个男人,都感觉到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令人窒息的悲伤。他习惯性地沉默不去打扰,却也经常会忍不住想,是什么支撑着他活下去的呢?

 

他过去以为是自己。因为养父收养了他,将他培养成了一个训练有素的吸血鬼猎人。但后来KIT发现,他们之前的关系更像是教练和学员。他们每天的谈话,都只与训练和如何杀死吸血鬼有关。

 

但这一次,在KIT转身的时候,养父却叫住了他。

“嗯?”KIT停住了,尊敬地凝视着这个严肃又沉默的男人。

养父看着他,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

“爸,你想说什么?”KIT的眼皮跳了跳,心中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养父喝了一口酒,才抬头看他,声音中充满疲惫:“我相信你是个好孩子,分得清是非。”

“爸爸不希望你一时被迷惑,做错了事。”

“爸……”KIT张嘴想要争辩,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

 

 两人陷入僵硬而诡异的沉默。

KIT深吸了一口气,过去打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有些面熟的青年,黑发,肤色偏白,一双如画的眉眼分外引人注目。

“你是……?”

“KIT!你是KIT吗?”青年走上来一步,带着惊喜的笑意问他。

KIT又打量了他一会儿,才激动地反应过来:“你是BEAM!”

“嘿!KIT,真的是你啊!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走走走我请你喝酒……”KIT熟练地攀上了对方的肩膀,感觉到彼此的默契并没有因为时间而消逝。

 

“谁啊?”不知什么时候养父也走了出来,站在他身后问道。

KIT回头,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了大半,礼貌地回道:“是BEAM回来了,就是我小时候那个玩得很好的朋友,爸你还记得吗?”

他感觉到养父的眼睛微微睁大,下颌角紧绷,脸色明显复杂了些。空气又变得沉钝起来,让人想要逃离。

BEAM站在门口,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尴尬地朝养父行礼,叫了一声:“伯伯。”

KIT的喉结紧张地滚动了一下,僵硬地站那儿。

直到养父若无其事般地开口道:“是BEAM啊,都长这么大了。”

KIT这才像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道:“那我和BEAM出门了。”

养父神态疲惫地挥了挥手。

 

直到关上了门,KIT才像是彻底放松了一下,朝着BEAM翻了个白眼又淘气地吐了吐舌头。

“都这么多年了,你还这么怕你爸呢。”BEAM调侃了一句,又认真道,“说起来,你爸比起我记忆中的模样,好像又苍老了很多。”

“是啊。”KIT叹了口气。

岁月催人老。

但悲伤和孤独更甚。

 

BEAM是KIT儿时少有的亲密伙伴,他们一起参加训练,一起踢球玩游戏,整蛊老师。不同的是,比起认真训练的KIT,BEAM似乎更醉心于钢琴,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之间建立深厚的友谊。

后来BEAM在训练中摔断了腿,BEAM的母亲和教练起了争执。

“为了打败吸血鬼,守卫我们的家园,牺牲也是光荣的事,摔断腿算什么?”KIT还记得当时他们就蹲在训练营边上,屏声静气地看着教练插着腰一脸嫌弃地和BEAM的母亲争执。

BEAM的母亲很愤怒:“我不需要什么光荣,我只希望我唯一的儿子可以健康地长大!”

教练抱着手臂冷笑道:“没有我们的守护,他拿什么健康地长大?可能刚出生就被吸血鬼咬死了。”

“那这就是你们强制让他从小受训的理由吗?BEAM不喜欢战斗,他喜欢音乐,你们不能这样逼迫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这个单身母亲颤抖着指控道,“你们只不过想用武力维护自己的权威罢了。”

虽然那个时候KIT才十二岁,但是这一幕永久地停留在了他的记忆里。

 

这个小镇确实是吸血鬼出没最为频繁的地点之一,但因为处于偏远的山区,要举家搬迁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大家不得不留在这里,为了保护自己团结起来逐渐组建了猎人协会。

虽然现在吸血鬼伤人的事件已经逐年递减,但在生命威胁面前,武力在这个小镇依然意味着绝对的权威。

 

小镇的闲言碎语像夏季的知了一样聒噪而无处不在。

KIT还记得当时见到BEAM的最后一面也是在自己家的门口,他正擦拭自己做出的第一把枪,骄傲地把自己的杰作翻来覆去地看。而BEAM腿上已经好了,跑过来跟KIT抱了一下,抽着鼻子哭着说他要走了。

 

没有交通,没有方便的工具,但BEAM的母亲就是这样毅然决然地收拾行囊,带着他跋山涉水,逃离了这个闭塞的小镇。

从此了无音讯。

 

但是BEAM竟然又孤身一人回来了。

这说明了什么,KIT心中大概有了猜测,却并不开口问他。

 

倒是BEAM端着酒杯,一脸兴奋地讲述了自己一路上的奇遇。

他的母亲在一年前病逝,BEAM没了依靠,又心情沉重,于是决定四处旅行去散心。

他的母亲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和心血支持他学习钢琴和小提琴,于是他就拿着那把小提琴一边旅行一边在街头卖艺。有时候到了繁华的都市,也去酒吧做钢琴师,因为他高超的技艺和出众的样貌,收入颇为不菲。

 

KIT静静地听着他的讲述,也不言语,只是拍拍他的肩膀。

两人干了一杯酒,又沉默了一会儿。

“KIT。”BEAM抬起头,踌躇道,“你说吸血鬼真的那么可怕吗?会不会他们之中也分善恶?”

KIT愣了一下,脑子中的身影反复闪过,却只是握着酒杯反问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BEAM低下头,用牙齿无意识地摩挲着空酒杯的边缘,睫毛盖住了眼睛,纠结了半晌,左顾右盼,而后才凑近他,一脸神秘道:“嘿,我把这件事告诉你,你不要跟别人说。”

   

“嗯,你说。”KIT望着他郑重地点头,心里不禁想,BEAM还真是跟从小一样,没心没肺,心里藏不住事啊……

“当时我妈走了,我没什么寄托,奔波久了一个人无聊,就想回这里看看。但当时钱花光了,就在THANAWAT的一家酒馆里做钢琴师。”THANAWAT是离这座小镇最近的较为繁华的城市了,但从小镇到那边,连夜赶马车也要两三天,有时候遇到塌方或者泥石流,基本上就没法出去了。

 

“你知道雅马哈酒馆吗?”

KIT惊讶地张嘴,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你是说两周前出现大量人员伤亡的那间酒馆?”

“对。”

KIT的神情瞬时带了点了然。

因为小镇太过闭塞,所以这件消息传到这也足足用了两天。政府给的说法是酒馆里发生了抢劫案,但小镇上的人都心知肚明,那是吸血鬼发生了内部战斗。

“那时已经是凌晨了,酒馆里的人都还很多。我当时就在那间酒馆里弹着钢琴,突然那些顾客都露出了獠牙。”BEAM回忆起来,“你不知道当时有多惊险!我躲到钢琴底下,结果钢琴也被他们给砸塌了!”

“喂,这么生死攸关的事情,你干嘛说得跟看戏一样啊。”KIT看BEAM那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也是非常无语,“你后面呢?怎么逃出来的?”

BEAM的表情顿时变得难以言喻。

他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被酒吧的老板给救了。”

“……但没想到他也是个吸血鬼。”

KIT沉默了,正想着说几句什么,BEAM又抬起头抓狂道:“你说吸血鬼,为什么要救我呢?”

“也不是每个吸血鬼都……”

“之前他伪装成一个正常的人,收留我在里面弹钢琴。长得又高大英俊,对人还特别温柔有礼。”BEAM的情绪突然变得低沉起来。

 

他从那场惊魂未定的混乱中惊醒,昏昏沉沉中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座阴森而古老的城堡里面。天花板上奢华而古旧的吊灯被擦得一尘不染,窗前的玫瑰花娇艳欲滴,窗外的天气阴雨绵绵,从未晴朗过。

他一直十分感激和信赖的老板此时就交叠着腿坐在床边,面孔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而散发着寒气一般冰冷苍白的肤色和尖利的牙齿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醒了。”FORTH伸出手温柔地想要抚摸他的脸,冰凉的指尖刚刚触碰上温热的肌肤,就被BEAM却下意识地躲开。

童年记忆中那被刻画得十恶不赦的邪恶形象一直扎根在BEAM的脑海深处,此时面对着活生生的危险生物,他的战栗和恐惧完全是出自身体本能。

FORTH用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眸凝视了他一会儿,又叹了口气。

 

他欺身上来,细致地帮BEAM掖好了被角,语气温和道:“不舒服的话再休息一下,有事就叫我。”

于是BEAM顺势闭紧了双眼。

 

等到他听见FORTH为自己轻声关上了门,而脚步声也逐渐在屋外消失,他才完全暴露了自己的惊慌,审视起自己和周围的环境。

床单是纯白的,还隐约散发着松木的味道。不知道是谁给他换上了浅蓝色的条纹睡衣,而他本人,毫发未伤。

 

但BEAM清晰地记得,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沉重的钢琴倒下,一个重物正砸中他的脑袋,随之而来的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他昏迷过去。

但他现在,竟然一点伤也没有了。

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城堡里躺了多久了。但他知道是FORTH救了自己。

 

“你是觉得他骗了你?”KIT的疑问打断了BEAM的回忆。

BEAM低下头想了一会儿,也没思考出什么所以然,就自暴自弃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我也说不好,我就是很害怕。”

 

“所以我就说我想走了。他竟然也就这样放我走了。”BEAM的语气听起来却并不高兴,“我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KIT的心情很复杂。他知道,作为一个平凡的人类,尤其是他们这种从小就受到吸血鬼威胁的人类,从小耳濡目染,是非常熟知这种危险生物的可怕程度的,他们杀死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就像踩死一只蚂蚁那样容易。

 

他是从五岁开始就接受训练,强迫自己在面对吸血鬼的时候保持沉着冷静和勇敢,但他知道他自己,还是害怕的,更别提已经停止训练多年的BEAM了。

但他却很奇怪地不害怕MING。

他在自己的房间里出现的第一晚,就已经掌握到了自己的弱点。KIT当时以为自己快死了,但MING却并没有伤害他。后来在两人相处的过程中,KIT也不知道从哪儿获得了支撑,来坚信MING是不会害自己的。

但他就是没由来的,从MING那里获得了安全感,和他相处的感觉,竟然比和自己的养父还有战友相处来,竟然更加安心踏实。

于是KIT问道:“可是……这么久他也没有伤害过你不是吗。”

BEAM说:“我听说有些吸血鬼会养血奴,就是把人类像牲畜一样圈养起来,长期供血。”

“你知道吗?”他的瞳孔好像逐渐扩散开,已经不知看向了何处,“我每次看见他的獠牙,就想起小时候每天听的那些传说,便情不自禁地想逃跑。他这么英俊,为什么现在要用本来的面目出现在我的面前呢?”

“KIT,我真的很害怕,你说他会不会又把我抓回去?”

KIT本来想说那个FORTH应该没有什么恶意,但又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立场去相信一个他没有见过的人。

不,是一只没有见过的吸血鬼。

所以他说:“那你就先在我家暂住几天,我和我爸都有枪,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也能保护你。”

“唉,果然还是你最靠谱了!”BEAM郑重道,“真的要谢谢你,KIT。”

“嗨。”KIT轻笑了一声,朝他扬起了下巴,“我们之间,就不说这些了。”

----------------------------------------------------

剧情是不是太多了会不会看起来比较烦……

其实写这个有很多灵感是来自于我最爱的一部英剧【IN THE FLESH】,也许设定上是有些借鉴的,比如闭塞的小镇设定和两种极端理念之间的交锋,以及当地武装军的权威地位。因为当时这部剧给我的感触太深了,看完之后很长时间无法脱离。所以虽然剧情是我自己想的,但是在写的时候也许难免有些受到影响。

强烈安利不怕丧尸的小伙伴看一下这部剧,设定真的非常的新奇有趣,里面对人性的描写以及第二季的感情线真的超级棒。如果有看过觉得相似程度太高的小伙伴可以来告诉我,我再更改剧情。

如果觉得还不错请点小心心支持我一下,或者也可以一起讨论剧情,万分感谢!

评论(22)
热度(99)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