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我怀疑我的室友喜欢我 01

【天朝大学加玄幻背景】·mk
ooc严重
@一柄妖刀洞爷湖  开的联文……
坑都是浮云 请不必较真……



我是天朝一所综合型大学的大二学生,然而学的却是最苦逼的医学专业。医学生每天除了上自习就是做实验,要是再谈个恋爱基本就等于在寝室人间蒸发了。

所以当在财经院校就读的前女友PIN给我打电话抱怨自己寝室如何三天一大撕五天一小撕,室友如何戏精上演一出出宫斗大戏时,我竟然感到非常羡慕——我的大学生活,实在是太太太无趣了。
BEAM算是我无聊的大学生活中唯一一点乐趣。

他算是大学里和我关系最好的室友。虽然我们都是学医的,但他总能依靠期末考试前借我笔记熬夜几天就轻松及格,然后其他时间浪得飞起,这种说丧就丧说浪就浪的魄力,我真是学不来。

平时我们一起上课,我做笔记,他只做两件事——睡觉和撩妹。周末的时候想看见他就只能在两个时间段。一是在下午天还没黑的时候,他总会在他自己买的全身镜面前各种凹造型顾影自怜,一脸沉醉动情对着镜子问:“墨镜墨镜告诉我,谁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然后又压低声音自问自答把自己夸得上天入地天花乱坠。
二是在每天早上,他挂着两个快要掉到地上的眼袋进门,一翻上床就开始像死猪一样睡过去。所以周末的时候,他依然只做两件事——睡觉和撩妹。
更可怕的事,这人的微信名居然叫:“是你的HONEY”,当初添加好友的时候我真是被雷得快要升天了。
虽然BEAM这人看上去不靠谱了点,但还算挺仗义,而且性格特跳脱,每天拯救我丧气灵魂的日常任务几乎全要仰仗他。
比如这时候,他就给我分享了一条最新消息——【卧槽我们寝室那个学霸居然得抑郁症休学了,辅导员说下学期有个新人要搬进来!】
我们寝室本来加上我和BEAM,一共有四个人。
一个叫PHANA,一进校就把一群女生迷得七荤八素,学校官微上关于他的那条微博曾经被疯狂转发甚至上了热门。但这哥们放着大奶萌妹不爱,一上大二就拐了个小学弟搬出去同居,那段时间天台和明心湖边的女生明显多了一倍,搞得我每次晨跑都下意识绕开这些地方,生怕不小心撞见谁一时想不开就要去西方极乐世界走一遭。

因为他搬走,我们宿舍就只剩三个人。除了BEAM就是这个学霸,每天披星戴月泡在图书馆,从来不和我们交流,厚重如啤酒瓶底的眼镜框后面,似乎藏满了我们未知的宇宙奥秘。BEAM特别看不惯他,我觉得还好,毕竟不合群又上进的人在一定程度上值得敬佩。
现在听说他得了抑郁症,我还觉得有点可惜。
BEAM自然是对学霸的事没有什么兴趣,他的重点在于让我猜这个即将要搬进来的新人是谁。
我看他这一堆感叹号就知道,要搬进来的一定不是一般的凡人。
为了满足他的表演欲,我随便从他跟我传达过的八卦主角中挑了几个我还能想起来名字的敷衍一下。
他果然非常得意地否定了我,在绕了好几个圈子之后才发了一个链接过来。

是我们学校官微发的另外一个帖子,人气也非常高,已经和之前讨论PHANA的不相上下了。
PHANA自从出柜以后,人气每况日下,用BEAM的话说,大部分女友粉都已经取关爬墙,所以新来的后起之秀又有机会分一杯羹。

BEAM还一本正经地教育我:大学里的撩妹局势就是如此瞬息万变,风云诡谲,所以下手一定要快准狠,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千。

可惜我这人有感情洁癖,对撩妹没什么兴趣,不然师出有门,在他的教导下也要成为名垂校史的一名渣男。
这条微博还是上学期大一新生刚刚军训的时候发的。新闻部传了一堆新生军训实况图片,下面的评论却都是一水的“图八那个排头的小哥哥是谁?”
MING KWAN个子瘦高,举着班牌一手插兜对着镜头笑得有点坏又有点乖,哪怕是在一片歪瓜裂枣的绿中,他整个人周围都还能显出一点一眼就能望见的粉红。
我看了看,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看还是觉得他的绿军装有点粉红,于是我觉得我可能对学霸室友的感情比我想象中还要深,不然我怎么会在听闻他得了抑郁症之后就难受到出现这种幻觉。

下面的评论全都疯了一样地在求联系方式。
然而一条评论被顶上了热门:“这个小鲜肉是直的还是弯的啊?”成功地带歪了整栋楼。
很显然大家已经因为PHANA的事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也是非常可怜了。

我突然想起来,其实半年前BEAM就艾特我看了这条微博。PHANA出柜的时候他激动得红了眼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爱而不得而悲伤,但只有我知道,这家伙是喜极而泣——PHANA弯了以后,他又多了一半的妹子可以撩。
然而当上学期MING凭借一张军训照横空出世以后,BEAM又将他列为了一个非常有威胁性的目标,跟个黑粉一样天天去视奸人家的微博,一边看一边丧心病狂地念:“肯定是弯的,你看他这些自拍照多娘……”’
后来大家发现MING KWAN这个人虽然长得颠倒众生,但并没有利用这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去泡妹子或者汉子。大半时间他都安静吃鸡——这是真的,听闻之前有一大波女生像丧尸一样围在工程院楼外等着一睹芳容,但总是堵不到,少有的几次都发现他在非常专心致志,旁若无人地啃鸡腿。
BEAM还说,有好几个院花垫了很厚的硅胶垫去搭讪,结果这个MING KWAN看都不看一眼,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旁若无人地走了。所谓一见钟情,再而衰,三而竭,久了以后,大家确定鸡腿才是他的真爱,也就只能私下磕磕颜,继而寻找下一个目标。

结果这个鸡腿狂魔竟然要搬来我们寝室了。
我沉思了一下,看在他长得那么帅的份上,如果愿意把鸡腿分给我几个,我作为一个热心友好的学长,也是非常欢迎他的。

于是没几天就到了开学的日子。我提前一天去了,得知BEAM那家伙又请假去旅游,只好一个人打扫完寝室,静待那个爱吃鸡腿的学弟的到来。

他到来的这天,天气阴沉,妖风肆虐。
我正在打着排位,突然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等等!”我烦躁地喊了一声。
结果敲门声变得更急促了,外面有人喊“开门啊!开门啊!”
我的注意力迫不得已被分散,毫无疑问地输了。
于是我只好摔了鼠标心情很郁闷地去开了门,就在门开的一刹那,外头突然间一个惊雷吓得我虎躯一震,更过分的是,一打开门我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撞到了地上。
“卧槽!”痛死老子了。
我感到一双大手垫在我的腰上,帮我缓冲了点力道,但我的屁股还是遭了秧。
我怀着想杀人的心转头想看看是哪个神经病。

一个高个子正紧闭着眼睛趴在我身上,两只手死死捂住他的耳朵,一副看了恐怖片吓到灵魂出窍的样子。

妈的,不就打个雷吗?

“喂……”我有点生气地喊了一声。

阵阵闷雷滚过,突然万籁俱寂了。

趴在我身上的罪魁祸首这才如蒙大赦地睁开眼。

这个罪魁祸首不出所料正是MING KWAN,此时他正眨着一双好看又勾人的桃花眼看着我,但神情很呆滞,好像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妈的,懵逼的该是我好吗?
于是我一脸懵逼地回盯了回去,他又继续一脸懵逼地对我眨了眨眼。

“卧槽!你们在干嘛?”
一个声音突然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压在我身上的人突然反应过来,赶紧爬起来跟我道歉,而我的脸诡异地红了。
尤其是当BEAM站在门口带着一脸惊讶又八卦的表情打量了我们两人之后,我觉得我可能从脚脖子红到了头顶。

我更气了,强忍住爆炸的冲动没有理会这个新来的奇怪学弟,臭着脸问BEAM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你不知道啊,辅导员那个小妖精死活不准我请假!”BEAM一脸深仇大恨地对他是如何声泪俱下编造要去参加爷爷的葬礼,然后又被辅导员毫无人性地拒假的惨况进行了控诉。
我本来很气的,突然就被BEAM这个戏精绘声绘色的表演给逗笑了。

“算了,辅导员还要找我问话呢。我先走了。”BEAM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眼屏幕,又看了看站在旁边的高个学弟和我,带着欲言又止的悲痛,转身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
“祝你好运。”我抱着双臂幸灾乐祸地说。
我之所以幸灾乐祸,是因为我知道以他的性格,撞见了MING KWAN趴在我身上这种具有巨大冲击力的场面,却没法直接问出来,是一件非常令人痛心疾首的事。
果不其然,在BEAM走后的几秒我就收到他的微信:【哼,小KITTY,你逃不掉的,乖乖等我回来老实交待!】

我翻了个白眼不想回他,坐回电脑前,发现队友已经在屏幕上快把我骂死了。
这时MING KWAN竟然还不知好歹地凑上来,一脸委屈地说:“那个,学长,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很想请他立刻去世。
但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我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于是深呼吸一口气,转过头一脸冷漠地对他说:“接下来的日子——请你安静如鸡,不要烦我。”
“学长……我真的错了!”MING KWAN一脸沉痛地拉住了我的手,一副你不原谅我就跪在地上不起来的架势,“要不……我请你吃鸡吧!”





评论(66)
热度(319)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