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别的 06

第六章了……
大概快完结了吧
我问了我的小基友她说也不是很虐 所以我应该不会被打吧……
大家有什么吐槽的冲着大号来🙈🙈🙈

食草动物:

那天的事在校园论坛上被议论了很长时间。
但我只是看了个标题就关掉了,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情再去关心这个。
最近PHA和我像是约好了一样,又一次陷入冷战。因为练习太多次,我们都显得气定神闲,游刃有余。
至少表面看来,是这样。
他依然开车接送我,和我一起在餐厅吃饭,在旁人看来我们还是一对形影不离的恩爱恋人。
但我们其实很久没有说话了。
我不愿意开口,他也垂着眼睛,默默给我夹菜,却也赌气一句话都不说。以前MING他们都说我是一个小孩子,喜怒哀乐全都写在一张脸上,一眼就能明白我在想什么。
但如今我却娴熟地和我的男朋友在这里逢场作戏。或许我们也厌倦了,不光是对我们频繁的争吵,更是对朋友们的那一句——“你们又吵架了?”

他每天都在学校做实验到很晚,回来的时候我已经试图入睡很久。在确认他睡着以后,我又在黑暗中偷偷睁开眼睛,像个窥视者一样,看这个高个子委屈地蜷缩在沙发里,形成一个扭曲的形状。
那不该是他。

我每次都假装熟睡,但其实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地睡一觉了。

PHA可能是生我的气了,因为他终于为我拔出宝剑,却没有得到爱人的任何嘉奖。我开始后悔,如果那天,我什么都不说,只是给他一个吻该多好。
我和他之间气氛越来越僵硬和凝滞,这使我更加难以主动开口。

这天放学我迅速收拾好了书包,却被象姐她们抓住了。
她看到我的脸时吓了一跳,说小可爱你这是熬了多少夜啊?难道PHA欺负你了?
我低头揉眼睛,若无其事地说没有啊,最近晚上打游戏打得比较晚。

象姐心疼地砸咂嘴,啧了一声,说你家PHA怎么也不知道管管你呢?
我也很希望他能管管我。

“对了。”象姐话锋一转,开始认真起来,“最近我们学院拉了一个赞助,但是广告商要求院星月为他们拍几张宣传照,YO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啊。”我毫不犹豫答应了,因为也很想找些事情让自己忙起来。

第二天只有一节早课,我上完以后就被象姐拉去拍照场地。
化妆师在给我化妆,我捏着手机在输入框里面打了字又删掉。
最后我发了一条:【今天和象姐一起吃饭,你不用来找我了。】
发送成功以后立刻显示了已读。

但直到妆化完了,我也没有收到回复。

我索性把手机装进包里,站起来转身,却差点撞到一个人。
我低头道歉,抬头才认出面前站着的女生,她是精致的混血长相,正冲我笑得端庄又娇俏。
是好久不见的NATE。
当初为了校之星月竞选排练的那段时间,我们的关系还算挺好。后来我和PHA公开,又一心沉浸在恋爱里,这才想起来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她了。
“好久不见啊。”我突然觉得有些高兴,可能因为NATE让我想起了一年前我们刚进校的时候。那个时候,PHA对我,还像是银河对开普勒。我就只是单纯地崇拜着他,仰望着他,爱慕着他,什么也不用想。

NATE也很热情地跟我打招呼。
我们被工作人员带进拍摄棚,但因为还有模特正在拍照,所以我和NATE就站在角落里闲聊起来。
她侧对着我,在灯光下睫毛弯弯,露出一个很羞涩的笑容。
我知道,她一定是喜欢上了什么人。
果然,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我:“你认识一个叫做TEEN的人吗?”
“TEEN?”我回忆道,“我倒是有一个初中同学叫这个名字,当时我们的关系还挺不错的。”
“啊,对。”她笑起来,眼睛里有星光,“他也说他认识你。”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处于恋人未满时期的甜蜜了,于是打趣道:“什么啊,感觉你是有情况了?”
NATE掏出手机给我看,是一张合照,她和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站在一起,两人都背着手笑得羞涩,但眼睛里的笑意已经快要漫出来。
我知道的,那样的神情。
“咦!这是我认识的那个初中同学TEEN吗?现在竟然变得这么帅了。”我仔细看着他们的合照,“我记得他小时候可是大胖子呢!我还留着他以前的黑历史,现在看来真是男大十八变。”
“真的吗?”NATE好像觉得很有趣,眼睛变得更亮,“那照片能给我看看吗?”
我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道:“嗯……我要回去翻翻才行,毕竟很久远了。”

之后我们就被通知去拍照了。
因为这也不算什么很大的活动,我们的拍摄很快完成了。

回到家的时候,我还想着NATE竟然喜欢上我的初中同学这件事,觉得心情很奇妙。
我和PHA的房子,空荡荡的。

我到房间翻出了我装相片的盒子,那里面记载了我从出生到现在的成长轨迹。
当时和PHA同居以后,我就把我的所有回忆,我珍藏的所有手办,还有那一堆装满PHA相片的相框都搬到了这里。
当时PHA还打趣我说有个真人在这里还看不够吗?
我理所当然地说是啊,想要时时刻刻都见到你。

他就笑起来,一把把我抱到桌上,站在我的两腿之间,和我蹭着鼻子,我们接吻了一个下午,直到黄昏的光线洒满了整个客厅。

那时的我们,满怀憧憬地一起打扫了房间,以为以后我们都能这样互相依偎着眺望窗外亮成一片银河的灯火。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相片全都被我收起来了。
我愣愣地盯着那些照片,他奔跑的样子,打篮球的样子,写作业的样子,千千万万个瞬间,曾经都在我眼里英俊得遥不可及。但现在,我已经快记不清以前得我望着他们,是怎样的心情。

应该非常满足吧。
因为知道得不到,所以觉得只要远远望着他就好了。
到后来我们在一起了,我的心却变成一个无底洞,无论如何都填不满。

我心情复杂地把这些照片整齐地收进盒子里,纯白的盒盖上已经蒙上一层灰。
我下意识用手指去擦,却把灰尘擦得到处都是。
索性放弃了。

另一个盒子里,都是我童年的照片,NATE喜欢的那个男生TEEN和我的合照,应该就在里面。
我一张张把照片拿出来,找到了TEEN的照片发给NATE,顺便发现了很多和MING的合照。

幼儿园的时候他就长得比我高一截,我们在儿童节表演节目,我因为长得太像女生被逼穿了公主裙,而MING打扮成一个小骑士,一脸神气地握着宝剑揽住我的肩膀。
后来每次生日我们还是一起过,都有合影,从婴儿时期翻到大学时期,看到我们慢慢从稚气的小孩长成少年,再蜕变成现在的样子。他谈过很多女朋友,但认真的没几个,高中时期大多时间他都还和我待在一起,听我千万遍碎碎念刚刚在楼梯的转角是如何与PHA擦肩而过的。

其实MING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很成熟的人,像我的哥哥,死党,也像我的守卫,他一直任劳任怨地照顾我,听我说废话,对我好。
直到他和KIT学长在一起。
虽然他随时都挂着笑容,一副对什么都充满热情的模样,但我知道其实他穿着很厚重的铠甲,所以那么多的女孩子都没能打败他。
后来他开始追KIT学长,因为对方没给他点赞就大半夜打电话来跟我诉苦。
于是我知道,在这场击剑比赛中,即使他全副武装,KIT学长也一剑就击中他的心脏。

可能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

我回忆得太过专心,竟然不知道PHA什么时候已经回来,直到被他攥住了手腕。
我惊讶地抬起头,无措地看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回来这样早,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皱着眉用这样哀痛的眼神看我。
他握着我的手越来越用力,我已经感觉到疼,但没来得及喊出来,他却问我:“是不是,其实你喜欢的是MING?”
他的语气平静得可怕,我却觉得他快疯了。

“你在说什么?”我难以置信地问他。
“那你又在干什么?”他看着我,眼里的光像被风掠过的火星,一点点暗下去,“翻着老照片,追忆和他的往昔?”
我望了一眼,发现床上铺着的大多数照片,都是我和MING
“你冷静一点。”我深吸了一口气,手腕疼得我快要哭出来,但我还是试图解释,“我只是在找一张和初中同学的合照……”
他却根本没有打算听,挫败地看着我:“我一直觉得,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才总让你这样不开心。”
“但或许我唯一做错的事,只是我不是他。”

我依然瞪大眼睛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眼泪涌出来,我抬头看他,觉得真荒唐,他竟然连我爱他都不信了。
“我和MING只是单纯的朋友,你为什么现在还看不出来?”
我莫名哭得狼狈不堪,他却好像再也不心疼,只是抬了一下嘴角,好像在嘲讽我:“你们是不是单纯的朋友,你自己不知道?”
我被他这讽刺的质问刺痛,愤怒地全身发抖,指着门外说:“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他顿了顿,脚步一转就真的往门外走去。

在他开门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冲上去,从后面乞求地拉住他的衣角,低头看见自己的泪水滴在光滑可鉴的地板上。
“你别走。”我说。

他的脚步停住,却依然没转身。
最后他说:“YO,我们都好好冷静一下。”
我惊讶地抬起头——没想到,终于有一天他也对我说了这句话。

“如果这次你走了,我不会再原谅你了。”我倔强地攥着他的衣角,手指关节已经泛起青,孤注一掷地威胁他。
他却好像已经不在乎,更加固执地开门走了。
关门的声音重重地撞击在我的神经上,它快要断掉了。
我靠着门坐在地板上,终于忍不住放肆地哭出来,但依然不知道我们到底为什么会走到这种局面。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才终于哭够了。站起来的那一刻眼前一片空白,我缓了一会儿走回房间,床上还铺着那些合照。
我拿起手机,习惯性地拨了MING的电话,还好迅速反应过来,及时挂掉了。

这时正好一条信息进来,是象姐提醒我去INS转发学院官方账号新发的一条动态。
我打开INS,刷到MING发了一条动态,是KIT学长在埋头吃冰激凌的照片,下面配着文字写“巧克力和冰激凌,夏天最棒的两件事。”

我点了个赞,继续往下翻到学院官方发的成片,也没什么心思看就转发了。

第二天我就跟学校请了一周的病假,然后收拾东西搬回了家。
爸爸看我搬回来,大概也猜出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什么都没问,只是慈祥地摸着我的头发说:“没事,难过了,孤独了,想要逃开这个世界,都可以回来的。这里是你永远的家。”
我点点头,害怕自己忍不住又要掉眼泪。

有时候我也会不自觉想PHA会不会在我走之后又回到那间房里,但我又克制自己不要去想。

家庭医生给我开了些助眠的药,我终于好好地睡到了第二天天亮。
手机已经快被信息挤爆炸。
光是MING和象姐就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又发短信来问我生了什么病为什么不接电话。
还有一些朋友问我是不是和PHA分手了。

但这一堆信息中,没有一条来自PHA。
我群发了一条消息说自己最近只是身体不舒服所以回家修养,请大家别担心。

但象姐随后就发来一个链接,问我:“YO,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点开那个链接, 是本校学生被公派去美国名校交换的名单。
而PHA的名字,就排在第一个。



因为是yo的视角,所以一些事情还没有交代。我只是在照我的理解写他们,可能看的人觉得为什么内心戏会这么多,但我已经尽量在揣摩他的内心想法了,然后在我看来他可能就会是这样。因为没写过虐文,经历和功底不够,很不完美,但还是希望能表达出一些我目前的想法。

评论(44)
热度(145)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