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别的 完结章

终于又填完一个坑!!!
虽然最后的PHA视角写得好烂……
大家来尽情吐槽吧!

食草动物:

(1)(2)(3)(4)(5)(6)(7)


其实坐上飞机以后,PHA就开始后悔了。


他和YO的爱情,本来让众人都艳羡,怎能想到竟走到如此地步,两人都在这段爱情中伤痕累累,心力交瘁。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其实自己并没有众人眼中那么完美。和YO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害怕过。怕自己暴露出那些不完美的缺点让对方失望,或者自己在学校里受到的过度关注让对方也受到困扰。


最可怜的是,他那点引以为傲的脑子可能全用在了学业上,一遇到爱情这种东西,他就变得像一个智障。


他也希望他的小男朋友可以一直开心,靠在自己怀里笑得天真又诱人。但他总是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弄巧成拙,YO总是突然生气和吃醋,然后也不听解释,摔门就跑。


最初PHA也很困扰,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不好意思说自己不懂,YO也什么都不说。


他们就一直这样固守着自己的城池,彼此试探交锋。或许他们默认相爱就等于互相了解。


 


他尝试着像探究他的医学课本一样,去分析YO到底在生气什么,后来他终于沮丧地承认。


如果这是一场考试,他一定会挂科。


后来呢?


后来他就不敢再尝试了。


虽然YO很喜欢使小性子,但其实很好哄。每次他们吵架,只要他道歉保证,再低声下气哄几句,他们又能和好如初。


虽然他有时候也会不服气,自己这样骄傲的一个人,为什么每次都必须先低头。


 


他以为情侣都是这样的,争争吵吵打打闹闹,总比像他爸妈那样连吵都吵不起来最后只能离婚的情况好。


 


但越到后来,他越发感到挫败。


他曾经是个很自信的人,自诩天之骄子,没有哪方面不出众。但他遇上YO,一开始就要被迫承认自己喜欢男人的事实,后来又要接受自己不会爱人的事实,再后来,他越发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失败者。


PHA是个迟钝的人,所以即使两人频繁地吵架,但和好以后的甜蜜的假象掩盖住了汹涌的暗潮。直到那天KIT打电话告诉他PRING又找了YO的麻烦,他才发现自己所以为的千里之堤早已失守。


他担心地打电话过去,YO却说不追究这事,让他不要再去找PRING了。


PHA知道,对于YO来说,PRING这个名字意味着多大程度的伤害。但这次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敏感起来,从对方的口吻里感到了不信任。


他参加比赛的时候一直心神不宁,满脑子都是那个或许又在赌气的小家伙,想着回家了要如何哄他才能让他开心。他想得脑子爆炸,浑浑噩噩地比赛完,竟然还能拿了个第一名。


人生真是讽刺。


 


他也无心参加之后的宴会,连夜开车赶回来,看见YO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但小孩儿好像睡得并不好,他的睫毛颤抖着,额头上都是冷汗,嘴里念叨着什么。


PHA走过去,抱住他,却听到他在梦魇中充满恐惧地喊:“pha,不要,别过来……”


他竟然这么怕自己。


PHA想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但他依然找不出答案。


他是个失败者,他不敢告诉任何人。不敢承认,也不敢问。


 


 


 


后来他终于和BEAM还有KIT一起探讨了这个问题,得出结论是YO受了欺负,自己作为男朋友却从来没有为他出过头,所以才让他没有安全感。


 


于是他就在课间斗志昂扬地把PRING叫出来,警告她不要再去骚扰YO。


哪想PRING只是嘲讽地看他,说你以为你喜欢的那个人真的像你想的那样纯洁无暇吗?他和MING之前那样亲密无间,又都是弯的,你以为真的不会发生什么吗?


 


“我不会再相信你了。”他强装镇定道,“他是我的男朋友,无论如何我都信他。”


“是吗?”PRING轻蔑地翘起一边嘴角,“那就拭目以待吧。”


 


PHA转过头,仿佛丝毫不为所动,但他却不自觉开始心虚。


他一向都很有自信,以前的FORTH,PARK,还有其他追YO的人,他从来不怕YO会抛弃自己和他们在一起。


但只有一个人,一直让他潜意识里充满危机感。


这个人就是MING。


MING和他同样英俊,聪明,甚至对方比他更加体贴热情会照顾人。更重要的是,MING比早认识YO那么多年,所有自己知道的不知道的关于YO的事情,MING全都知道。


他不是没嫉妒过,但他的骄傲不会允许他承认。


 


他以前也曾想过,为什么MING这样优秀的人,和WAYO相处这么久,却没有和YO在一起。直到后来MING开始追KIT,他顺手推波助澜,看见两人不光在一起了还感情甚笃,才终于偷偷松了口气。


 


所以当YO对他的行为非但没有表扬和感激,反而斥责他的时候,他心中的不确定又涌了出来。


他很害怕,为什么不管他怎么做,对方总是不满意。


所以他疲倦又委屈地问对方:“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啊?”


 


可YO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他气鼓鼓地抬头看着PHA,眼睛里闪烁的泪光让人心软。


 


PHA待在原地,还愣着。为什么,他总是不满意,可是为什么,他又从来不告诉自己他到底想要什么?


他真的很累,玩不来这种猜心的游戏,但他又不愿意承认自己竟然蠢笨到如此地步。


 


 


他们就这样僵持着。


PHA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要自己主动去乞求对方的原谅,哪怕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所以他也不想开口,因为他想让YO也来主动哄自己一次。


他是骄傲的人,为了心爱的人低声下气,过去他只将这些事视为情趣,甘之如饴。如今却越来越疲惫。


好几天过去了,YO也丝毫没有任何想要主动开口的迹象。


每天晚上他刻意回去得很晚,沙发躺得很难受。他不止一次在夜里偷偷睁开眼睛看着床上那个人,卑鄙地期待他也和自己一样痛苦难眠。


但YO好像总是睡得很安稳的样子。


 


之后,他就收到了一封信件。


里面是一叠照片。一张是在生日聚会上,大家的脸上都沾了奶油,YO一口亲在MING的脸上,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还有一张照片,是明显YO在熟睡,MING偷偷吻了他的额头。这张照片非常的模糊,但PHA能看出来,MING那满脸的温柔。


他满心都是被欺骗隐瞒的愤怒和患得患失的预感成真。


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起来,在他回家看到那满床的合照以后达到了顶峰。


 


他觉得YO和MING一定是相爱过的。甚至他也不敢确定,现在的YO是不是还依然喜欢着MING。


 


那时候他在美国的母亲又向他提起了出国的事情。


他过去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无非只是为了不想和YO分开。但现在他却只想逃避。


他从来不打成败不定的仗。就像当初,他明明早就喜欢上了YO,却迟迟等到对方明显表露了心意以后才敢主动表白。。


现在的他依然是个懦夫,他害怕有一天真相赤裸裸地揭开,全世界都知道他输给了MING。


那他得多狼狈丢脸。


 


但在他收拾行礼的那一天,发现他们的情侣袖口,手表和手环,YO在他生日送他的打火机和皮带,以及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小东西,他发现自己还是舍不得。


输就输吧,他还是放不下他的小男友。


 


所以他别扭地纠结了一上午,终于狠下心发出了短信。


在机场忐忑地等了很久,好在,终于等到了他。


 


但是他却一眼望见站在YO身后的MING,以及YO身上那件,明显大了许多的,MING时常穿的外套。


于是他又落荒而逃了。


他太害怕了。他不敢想象,当他满腹期待地等待,但YO却是拉着MING来和他摊牌的,那自己会有多么崩溃。


 


坐在飞机上,他才开始冷静下来,察觉到各种不对劲。


但为时已晚。


 


他在那边难耐地度过了两个月。一到异乡就各种倒霉,下了飞机手机钱包被偷,到学校注册交接又遇到一些麻烦。最重要的是,他每天晚上都被思念和后悔折磨到辗转难眠,即使他后来靠着各种聚会来转移注意力,效果也微乎其微。


 


所以他又义无反顾地买机票回了曼谷。


他坐在飞机上就如坐针毡,心里想的都是YO的脸,如果他看见自己回来了,想必会非常惊喜,哭着飞奔到自己的怀里。


到时候他就吻干他的眼泪,说我回来了,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从来没有失意过的PHA,又一次被爱情伤得措手不及。


他回去学校,却被告知YO已经转学走了。


至于转到哪里,连MING也不知道。


 


他面对MING的时候又是愤怒又是羞耻,差点就和对方打起来,却被KIT拉开了。


后来他又去了YO的家,见了YO的父亲。


这个成功的商人再见他时已经带着疏离的审视。


“我知道你们很相爱,但你们不适合。”他对PHA说,“我不能告诉你他去了哪里,因为我不允许我的儿子再受委屈了。”


 


他挫败地铩羽而归。


路过橱窗,他望见夕阳下自己灰头土脸的模样。


他以前也和YO走过这条路,YO撒娇说自己走累了,他就蹲下来背他。


仔细想想,热恋期的时候,自己好像什么都愿意做。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逐渐学会计较了呢?


计较他又向对方道歉了多少次,计较他们谁爱谁多一点。


他从来信心满满,在学业上,外貌上,各种方面。但在和YO的爱情里,他的信心总是一再被打击。


 


前面的那个酒吧,装潢和YO经常去的那一家很相似。


PHA突然有一种错觉,YO会不会此刻就坐在里面傻乎乎地喝着果汁,等着自己来哄他。


他突然意识到,虽然以前都是自己去哄YO,但YO每次都乖乖等在让自己很容易找到的地方,又乖乖地一哄就好。


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次YO也会在他能找到的地方等着自己的道歉。


结果这次,对方好像……已经不愿意等他了。


 


他只好又回了美国。


后来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明白,他太过在乎输赢,所以他才总在爱情中失败。


因为爱情里,谁一开始计较输赢,谁就先败北。


但他已经再也没有机会来重新试一次。


 


 


直到七年后,PHA已经成为了一个技艺精湛的医生。不顾母亲的反对,他还是执意回了泰国。


他已经和兰实的附属医院联系好了,一回国就被当做骨干享有优厚的待遇。


 


到了机场,接机的人打电话跟他道歉说还在堵车,需要等一会儿。


机场里,有即将分离的情侣吻别,亲人相拥而泣。


他独自一人坐着,漫不经心听着上方悬挂电视里播放的新闻。


直到听到一个久违的名字,他才惊讶地抬起头。


 


他记忆里的那个男孩好像成熟了很多,穿着价值不菲的西装,一丝不苟地系起领带,褪去了腼腆和羞涩,沉着冷静地回应着记者的问题,看起来已经能够独当一面。


下面的新闻滚动着标题:“首富之子WAYO海外名校学成归来,正式接管父业。”


他终于长大了,PHA想。


那个在楼梯口抱起小猫的男孩,给他送情书又偷偷跑掉的男孩,对着他气急败坏流泪的男孩,和他不停吵架又和好互相折磨的男孩,被他捧在手心里想要珍藏却又总被他伤害的男孩。


 


他终于长大了。


可是自己却错过了他真正长大的那段时光。


后来,他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他也终于从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变成了真正的男人。


他们终于都成为了最好的自己,但也终于错过了。


 


END。


---------------------------------------




唉,写PHA这一章写得很力不从心。


一直在和小伙伴讨论,PHA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在这场恋爱中到底是怎样的心态。很想把他写得隐忍又有难言之隐,但也确实发现他有很多的问题。


毕竟这篇文也仅仅是我对角色的个人理解。PHA和YO虽然相爱,但他们都不太成熟,一个渴望被拯救,一个却总是怯弱又不懂得承担责任。一个在感情中迟钝,另一个却心思敏感又什么都不说。


很多的问题,总归,并不是相爱就真的能永远在一起。




不过还是希望我们都能在自己变得独立强大的同时依然相信爱情~


谢谢大家啦。




如果看这篇文心情不好可以来我的大号看二逼傻白甜嘿嘿嘿。


我写的逐月坑汇总



评论(17)
热度(195)
  1. 小个子阿塔潘食草动物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一直以为两个人只要相爱就可以永远在一起,可原来两个不成熟的人找不到合适的相处方式即使因为相爱在一起...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