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喜欢男人岂止是花钱的事 7

(1)(2)(3)(4)(5)(6)

PHA就这样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下了飞机。

他戴着墨镜,嘴巴紧紧地抿起来,昂贵而充满质感的衬衫和牛仔裤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此时他脚下生风,酷炫狂霸地简直像在走T台。

一阵风吹过,PHA又非常风流倜傥地撩了一把头发。

我最帅!我最拽!但是后面那个矮冬瓜怎么还没跟上来……是腿太短了吗。

于是PHA放慢了脚步,在下一阵风吹来的时候,转身,又一撩头发,装帅的余光看到矮冬瓜已经被自己甩在了很后面。那么小小的一只,还背着一个超大的背包,看起来像座山一样快把他压垮了。

真是的……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矮啊。

他叉着腰站在原地不耐烦地等了一阵,直到YO走到他身边的时候,直接一把扯住对方背包的带子提起来。

“干嘛啊?”矮冬瓜抬起头,长睫毛扑闪扑闪,大眼睛自带水汽就这么一脸迷茫无辜地望着他。

PHA又感觉心里被什么挠了一下,但表面只是抿起嘴角语气冷硬,“不用帮忙就算了。”

“喔。”YO呆了一下,然后顺从地取下了书包递到PHA手上,低头笑得像朵含羞草。

真是个小孩子,给颗糖就开心成这样了……PHA一边想着,自己的嘴角也抑制不住地上扬。待反应过来,他才觉得自己可能也是傻了,于是又咳了一声,板起脸调侃道,“你不是大老板嘛?怎么出来玩连个助理都不带。”

YO好像没觉察出他故意的挑衅,只是认真解释说自己的助理刚好在赶飞机前几个小时家里人出车祸了,所以他就让助理请假,自己一个人来了。

PHA在心里默默想:心地还挺好……啊呸!装什么盛世白莲花!

但还是不自觉配合着对方的脚步,放慢了自己的步伐。

天空一碧如洗,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但两人同行的路,倒好像总是有点短。

 

 

海岛的天气很好,曼谷的天气却不怎么样,已经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了。

也因为这个原因,MING和KIT约定好的看电影一直都没能提上日程。

窗外雨声潇潇,水珠滑落在玻璃窗上,外面茂盛的棕榈树和油绿的植株被模糊成一片,让人一瞧就犯困。

KIT正陷在MING家柔软的沙发里,将下巴磕在抱枕上,抱着笔记本将存稿打了又删。

“P‘KIT,你在写什么啊?”MING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尾音上扬带着点甜腻的雀跃,KIT全身抖了一下,余光瞥见这人正从沙发后面探过头来看自己的电脑屏幕,但因为两人距离太近,此刻看起来很像是MING已经把下巴放在自己的颈窝处。

全身的血管带着语气都僵硬起来,KIT心虚地扣上电脑,说:“我的工作都完成了,你管我在干什么?”

MING委屈地嘟起嘴,竟然凑得更近了一点:“我就是关心P’KIT而已啊。”

太……太近了。KIT觉得自己的脸又要红了,于是粗暴地推了MING一下:“你的漫画画完没有啊,什么时候能交稿?”

“画完了哦!”MING好像早有所料地抛出筹码,“P’KIT是不是也该兑现诺言请我去看电影了?”

他朝自己无辜又俏皮地眨了眨眼,那一瞬间KIT简直像脑子被电击了一样无法思考:“好啦好啦!那也得等雨停了再说吧……”

“今天下午雨就会停哦!”MING立马掏出手机献宝一样递到他面前,“我已经下了好几个天气预报的软件观察很久了!”

KIT却只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他面前拿着手机的那只手。白皙的手背隐约鼓起充满力量的青筋,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的手指上戴着好几个戒指。

……看起来好像暴发户。

他明显感到自己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因为这双手,还是羡慕这双手能戴这么多戒指……

 

 

下午果然放晴了。

MING穿了一件简单的潮T,破洞牛仔裤,一顶棒球帽往后翻着戴,看起来非常青春洋溢又……可爱。

KIT也没想过,自己作为一个写手和编辑,有一天在形容一个人竟然也会词穷到这种地步。

“穿这么年轻干什么……”KIT瞄一眼对方,小声地吐槽了一句。

哪知MING耳朵灵敏,正好听见了,笑着戳戳KIT的套头卫衣,“这样看起来才和我们P’KIT更配啊!”

“乱说什么,你本来就比我小好吗!”

“但是我比P’KIT高啊。”MING歪了一下脑袋,眼中的光芒好像也快跟着洒出来。他伸出手放肆地按住KIT的发顶,在后者发火前又补了一句:“不过我们P’KIT这样的身高就已经很完美了,又能帅气又能可爱。”

被无脑吹了一波的KIT:……行吧,算你说的对。

 

MING选的电影非常符合他本人的性格——青春少女向,宣传海报都散发着扑哧扑哧的粉红色气泡。

两个大男人竟然一起来看这种少女心的电影,看着一同入场的女学生和情侣,KIT恨不得把头直接从自己宽大的衣领里塞进去藏起来。

所以当MING买好饮料和爆米花从后面走上来,并顺带将兜帽盖在他脑袋上,还非常自然地伸出另一只手把着他的肩往里带的时候,KIT也没怎么反抗。

 

好在电影很快开始了。灯光暗下来,荧幕外陷入黑暗,KIT瞬间就感到安全放松了许多。

一开场戴着大框眼镜故意扮丑的女主开始啰嗦地念大段旁白,KIT怎么听怎么催眠,顺手往旁边抓爆米花吃。

咦……为什么抓到了一只手。

他往旁边一看,看见MING在昏暗中也侧头看着他,一双带笑的眼镜显得更亮了。而两人的指尖还触碰在一起。

KIT跟触电一样收回手。

MING却好整以暇地抓了一把爆米花塞到嘴里,吃完了还意犹未尽地舔舔手指……

KIT的脸又红了,他感受到自己脸颊的温度心虚地将注意力拉回荧幕上,电影里女主和男主正好骑着单车在角落撞上,差点摔倒,男主扶了一把女主,两个人的手正好叠在一起。

女主抬头看了一眼背对着阳光的男主的脸,背景音乐突然变得非常煽情起来。

 

KIT感到周遭的氛围越发诡异。

MING手上的戒指还闪着光泽,他把爆米花递到KIT面前,无辜地扬扬下巴。

抓了一把爆米花在手里,KIT瞪着他低声说:“你怎么只买一盒啊。”

MING无辜地眨眨眼睛,倾身凑近把耳朵送到他嘴边:“P’KIT你说什么?”

KIT:“……没什么。”

“哦。”MING端坐回去,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KIT:……

他盯着屏幕,电影上放着女主正撑着脑袋在书桌前回忆自己和男主初遇的一幕。心不在焉地塞了一把爆米花到嘴里,香甜的味道散开,他突然想起刚刚MING舔手指的一幕,瞬间整个人都炸了。

 

电影散场的时候,KIT听见旁边两个成熟女性在吐槽剧情好无聊。

是啊……还没自己的内心戏多。KIT望了一眼天花板,内心涌起几分怅然。

 

在商场内毫无感觉,出了大门才发现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下起了大雨。

还好这家服务很体贴,门口有借伞处,可以凭会员卡借一把伞。

这个商场里很多都是奢侈品牌,它们的会员卡,像KIT这种穷人肯定是没有的。

而MING做出了今天最帅气潇洒的动作——他掏出钱包,又从钱包里摸出了一张白金色的卡。

土豪掏出钱包的瞬间,真是全身都像佛祖一样闪着金光!

 

往停车场走的时候,KIT突然又后悔了——他明明可以就在商店里临时买一把便宜的伞!但想想那晃瞎他眼的高端装潢和吓得他腿软的价格标签,他又只能挫败地低下头。

因为MING个子高,撑伞这种事就理所当然地由他来做。但两人在同一把伞下必须靠得很近,KIT别扭地想与对方保持一点距离,但两人晃晃悠悠走着,他的手臂总是莫名其妙地时不时碰到对方的手肘。

于是肩膀很快就被淋湿一片。

MING终于忍无可忍,换了个姿势,直接伸出手搂住KIT的脖子,然后再从另一手里接过伞柄。

“喂喂喂……”这样KIT相当于被对方圈在怀里了,而伞安稳地举在他的头顶上方,已经没有任何雨水落到自己的身上。

 

因为一直僵硬地被对方桎梏住,他到上车的时候才发现MING身上湿了一片。

这个人是不是傻?

他在内心叹口气,说不清带着怎样的情绪。

最终他还是问道:“你要不要换件衣服……”

“哦?我车里没有多余的衣服啊。”MING突然凑过来给他系安全带,身上深重的雨水气息让KIT的呼吸几乎停止了好几秒。他给KIT扣上安全带,又冲他挑眉,“如果P’KIT不介意,我也可以直接脱掉T恤的。”

KIT……

KIT决定闭嘴。

 

“别担心啦。”MING发动了车,认真道,“我身体很健壮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是那家咖啡厅,BEAM丧心病狂地笑起来,“所以健壮的MING淋了一场雨就病倒了?”

KIT哭笑不得点点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BEAM笑到捶桌。

“喂。”KIT突然有点不爽,“有这么好笑吗?”

“不好笑吗?”

“还好吧。”KIT生无可恋地望了一眼天花板,“因为还有更好笑的……”

 

自称身体健壮的MING不光因为耍帅淋了一场雨就病倒了,并且,他还很害怕打针。

第二天KIT敲开MING家的门,就看到对方脸上两坨不正常的红晕,说话的时候也瓮声瓮气,眼睛都睁不开了。

 

KIT垫脚去摸他的额头,却被对方一脸迷茫地抓住手腕。

“嘿嘿。”MING傻笑着握住他的手,“P’KIT今天怎么突然这么主动,难道是我在做梦?”

主动你妹啊!KIT感受到对方手心的滚烫,心想这二傻子明显是快烧糊涂了,于是二话没说就拽着他去了医院。

 

结果当医生说要输液的时候,MING的哀嚎已经快要冲破天花板。

“医生,能不能不输液啊?”KIT被MING拉住手臂,看到后者一脸害怕的样子,心软了。

医生扶了一下眼镜:“他平时熬夜太多了,抵抗力下降,如果要快点好的话,还是要输液。”

 

KIT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看着垂头丧气趴在桌上大型犬一样的人,觉得自己此刻很像一个在含辛茹苦照顾生病熊孩子的单身母亲。

“喂……要不还是输液吧?好得快一点啊。”KIT别扭得不知道该怎么哄他。

MING下巴放在桌上,委屈巴巴地抬眼看他,最终还是瘪嘴点了点头。

 

医生给MING做皮试,KIT感到对方扑过死死抱住自己,毛茸茸的头发蹭着自己肩膀,一副快要往生的模样,只好拍拍他的背以示安慰。

 

“所以……你就是被吃豆腐了。”BEAM一针见血地抓住了重点。

“喂!”KIT眼神四下乱瞟,“他都生病了,我当然还是要迁就一下他吧。”

“啧啧。”BEAM摇摇头,看穿一切脸,懒得再戳穿他。

KIT叼着吸管望天花板。

“不过啊。”BEAM突然一脸沉思着凑近他,“这个MING身子这么弱,你们以后性生活能幸福吗?”

……

“死BEAM!滚!”

空气安静了几秒后,回答他的是KIT的一记暴打。


搞笑不起来了……发点糖,希望还是有点甜度


我写的逐月同人坑汇总



评论(51)
热度(347)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