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喜欢男人岂止是花钱的事 8


那是另一个午后了。

“我觉得我可能入戏了。”BEAM生无可恋地捂住脸。
“不会吧?”KIT一听就知道他讲的是和FORTH的事情,不禁瞪大眼睛,“你不是很老司机的吗,之前谈那么多次恋爱你不也没多伤心?”
BEAM的反驳脱口而出:“这次不一样啊!”
“怎么不一样啊?就因为……你是被上的那个?”
“是啊,不用自己动,还能爽……”BEAM一脸神游天外,过几秒反应过来,“呸呸呸!我是说……”
“我竟然有点离不开他了。”

那天晚上BEAM去参加一个酒会,宴席上觥筹交错,衣香鬓影。他挤出一张笑脸和一堆人插科打诨,胃里却因为减肥空腹后喝了酒,正在翻江倒海。

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起了FORTH,在几天前他们滚上床的时候,本来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他突然胃病犯了,对方竟然硬生生停下去给他买药。
他恹恹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额头上的汗水分不清是来自情欲还是疼痛,但心里突然久违地被填满了。
FORTH急匆匆地回来,身上衬衫还沾着雨水的湿气。他抿着嘴把BEAM扶起来,一手拿着水杯一手盛着药递到他嘴边。
BEAM顺从地吃了药,看着男人微微皱眉的模样,突然生出一点小心翼翼的心虚感。他偷偷抬眼试探性地瞄一眼对方,又用舌头去舔他的掌心。
他也是男人,当然明白那种一触即发又硬憋回去的感觉有多痛苦。
这天可怜见的金主,怎么会瞎了狗眼看上自己啊?泄欲不成,还得冒着雨去买药照顾病号。关键是,他买的药比自己平常吃的贵了好几倍,不知道他有没有开发票,等会还得给他报销……
BEAM心里充满着的对FORTH的同情和愧疚,不一会就转化成了对药钱的不舍和心疼。
但FORTH根本没提这茬,帮他掖好被子,又摸摸他的脸。
BEAM躺在床上静静地看FORTH动作,最后还是没忍住问一把扯住对方衣领:“要不……我用手帮你吧。”
FORTH看着他,错愕了一瞬才说:“不用。”
BEAM却误会了他的意思,心想难道用手不够爽……要用嘴?
卧槽卧槽不行,他不能主动跨出这种界限,不然之后对方得寸进尺怎么办?
BEAM的内心纠结万分,于是又试探问了一句:“那……你有事先走?”他下次再补也行啊……不过不知道能不能分期付款。
FORTH微微皱眉:“你希望我走?”
BEAM心想卧槽,炮都打不成了,你还不走是要当圣父吗。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又觉得刚刚喝下去的热水似乎流过心脏,还蛮舒服的。
FORTH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可能又在脑补什么,好笑地摇摇头,又俯身去亲BEAM的眼睛:“睡吧,我在这守着你。”

那天他就真的守了自己一下午。

BEAM冲到厕所干呕了一阵,觉得胃像被一只手翻来覆去地揉搓挤压,最后干瘪到什么也不剩。
他在镜子前洗脸,抬起头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突然就觉得有点想念那个傻金主了。

那天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近黄昏,可能是睡糊涂了,他迷迷糊糊看到那张晕染在金色光线中,不苟言笑又英俊到过分的脸,傻乎乎地突然问出了真心话。
“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大家逢场作戏,你这样我会当真的。
FORTH在夕阳的余晖里笑笑,瞳孔里映着BEAM的脸。
“因为想对你好。”

BEAM又想到那个场景,发着呆突然低头捂住自己的心脏,感受到它正在以异于往常的节奏跳动。

但他还得打起精神出去应酬。
于是BEAM整理了一下仪表又走出去,路过一个拐角的时候敏感地听到了FORTH的名字。
他神使鬼差地退后一步躲起来,听到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在打电话。
“听说今天那个xx集团的大老板FORTH会来哎……对对对就是又帅又多金的那个!经纪人跟我说只要爬上他的床就不愁混不上一线呢!”
BEAM心里想:不知道是这姑娘被骗了还是自己被骗了,不然自己爬了那么多次床怎么还是个五六线呢?
不过FORTH怎么会来……他不是说他出差去了吗?

这时候BEAM裤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是经纪人在找他。虽然对剩下的八卦意犹未尽,但他还是只能先溜了。

后续的应酬他笑得更加心不在焉。
终于陪笑脸到十一二点,经纪人才放过他。
五六线综艺咖连个助理也没有。BEAM捂着胃绝望地想,他妈的傍了金主有何用啊!

结果这时他竟然发现一辆熟悉的豪车停在前方不远处,车尾的车牌号正对着他,是一串他早已经背烂了的数字。
空荡荡的停车场里,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从那辆车上下来,本来身上就没挂几片布,现在更是皱得不成样子。
BEAM现在不光觉得胃疼了,他妈的五脏六腑都疼。

“你说我,怎么约个炮就约出真情实感了呢。”BEAM眼光涣散地呢喃了一句。
KIT看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也叹口气:“你呀,还是趁现在早点抽身的好。”
“是啊。”BEAM愁苦地说,“不然回家卖奶茶都不安生。”
发了一会呆,他又哀怨地控诉起来,“你说这些有钱人,都怎么回事啊。约炮就约炮,结果还把甜言蜜语说得那么真。而且你知道最过分的是啥吗?说好的上了他的床就能混到一线呢,结果我现在连个助理都没有……你说他会不会其实是个搞传销的……”
KIT又同情地看了一眼因为受情伤而发神经的老铁,半天也没憋出点什么,最后只好拍拍他的肩:“要是开奶茶店钱不够,记得找我借。”
BEAM:……

tbc
用手机马的……唉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还有啊 虽然BEAM总说FORTH是金主,但其实FORTH就只给他开了那一次金手指……这个后面再说

评论(61)
热度(470)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