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喜欢男人岂止是花钱的事(9)

(1)(2)(3)(4)(5)(6)(7)(8)

YO觉得最近的PHA可能是被谁魂穿了。

自从前几天晚上他在宴会帮对方不自量力挡酒,然后醉得不省人事之后,这人的态度对他简直是七百二十多托马斯回旋大转变。

其实他不太喝酒。但是那天有个投资商老女人硬要拉着PHA灌酒,他一时冲动就冲到现场拿起PHA的酒杯一饮而尽,说“PHANA先生最近身体不好不适合饮酒,作为他公司的老板,我就先敬阿姨一杯了。”

老女人听到“阿姨”两个字,脸色顿时难看得像过期的黄花菜。

YO也知道,自己确实有点任性了。虽然碍于他爸的面子,谁也不敢明目长大地和他过不去,但如果太过飞扬跋扈,指不定也要被多少人偷偷放暗箭。

所以平日里除了PHA的事情,其他情况他能低调就低调,但就算如此,还是挡不住一堆莺莺燕燕要往自己身上扑……

YO每次都很明确地拒绝,就差说自己对女人没兴趣了,但那些妖艳贱货依然前赴后继赴汤蹈火,准确地出现在他身边,像蜘蛛精一样黏黏糊糊地缠上来,脸上就差写着四个大字——“重金求子”。

然而第二天就会有小报爆出两人亲昵拉扯的照片。

后来又和PHA重新认识,YO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好求自己老爹帮忙把那些不清不楚的照片都封掉。但PHA那家伙还是听信了一大堆风言风语,每天都没好气地拿鼻孔怼自己,各种冷嘲热讽,固执到连个解释机会都不肯给。

他也是非常心累了。

 

老女人在娱乐圈泡遍了小鲜肉,虽然听过PHA被YO包养的传闻,但观察了一阵子觉得两人并不像那种关系,所以才打起了PHA的主意。

她也没料到这次会被YO截胡,不好发作又不想善罢甘休,于是又找了各种借口灌了YO好几杯酒。

YO一喝完那酒就知道有问题,但还是强撑着灌了下去。他模模糊糊地想,此时PHA会不会在看着自己,又是用什么眼神呢?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太傻。

但最后是PHA突然起身把他拉出了包间。

到了停车场YO的腿已经软得不行,最后晕乎乎地进跌进一个怀抱里,在最后清醒尚存的时刻,YO想:“用他的杯子喝了酒,是不是等于间接接吻了?”

 

第二天带着头痛醒来的时候,YO已经不太想得起昨天发生了什么。

一切简直像一场梦,尤其是当PHA擦着湿哒哒的头发穿着白色居家服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他自己这场梦还可以再做一百年。

干脆当个睡美人睡一万年,要PHA亲亲才能起来……

 

YO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无法自拔,而当他突然清醒过来时,发现PHA那张被上帝眷顾的帅气面孔已经近在咫尺。

“又发什么呆。”对方伸出宽大的手掌按了一下他的发顶,嘴角藏匿的笑意像是一场幻觉。

YO一脸呆滞地回想: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两人酒后乱性了?但是他的屁股一点感觉都没有啊……难道PHA其实不行?

 

PHA显然不知道YO竟然在心里想着这样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只是揉了一把YO的头发,又把他额头前厚重的刘海撩上去,端详了几秒,露出嫌弃的表情:“一身酒气脏兮兮,还不快去洗澡。”

“嗷。”YO这才反应过来,低头拽起自己的衬衫嗅了一下,发现果然不太好闻。这才不好意思地站起来,“那我回我的房间去了。”

“搞什么?”PHA皱起眉头,“这不就是你的房间吗?”

……

酒店的房间都长一个样他一时分不清也是情有可原的好吗!他为什么要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那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啊?”YO下意识地回击。

“问你自己啊。”PHA的神色僵硬起来,“也不知道昨天谁不自量力喝了那么多酒,还耍酒疯……”

“耍酒疯?”YO有点慌了,“我到底做了什么?”

PHA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却突然反客为主,扬了一下嘴角,把他逼到墙边,对视着凑近到快要让YO窒息的地步,才慢慢开口:“你确定想知道?”


YO的战斗力在这么近的美色面前瞬间消退。他迅速推开了对方,拿起换洗衣服就往浴室跑。

关上门以后,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难以平复心跳。


待确认自己的模样看起来还算清纯可爱,身上的柠檬味沐浴露的味道也很好闻以后,YO深吸一口气走出了浴室。

 

没想到PHA就靠在浴室门口等他。

他的大手随意地把一块干净的毛巾扔到YO的头上,粗糙地帮他揉了一把,半晌才说:“我今天没有工作。”

“哦”那他该说什么,“……恭喜?”

PHA抿了抿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又道:“我买了船票去附近的海岛。”

“两张。”

YO的眼神瞬间变得潮湿又明亮。

像小鹿一样……充满期待的眼神。还有他泛着光泽,一看起来就很柔软的嘴唇。

PHA看着他,喉结滚动了一下,说:“我知道你这种富二代都有自己的游艇……”

“私人游艇哪有普通的游艇好玩啊!”YO难抑兴奋地打断了他。

……当然有啊。

其实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在心里这样回答。

但他们也不约而同地没有说出来。

 

 

因为前一天晚上挡酒的事,大家都知道YO也跟着PHA跑来了海岛,于是两人的包养传闻一夜之间又多了一记“实锤”,所以导演才非常有眼色地给了一天假。

但PHA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炸毛,态度平静得非常诡异。YO索性也一不做二不休,明目张胆地跟着对方了。

PHA戴着墨镜,波澜不惊的神情就像此刻的大海,在明媚的阳光下闪着粼粼波光,连一丝风浪也没有。

但只有上了船才知道,底下有多少暗潮涌动,能直把人晃到胃抽筋。

是的……YO小少爷,他不光晕车,还晕船。

 

现在正是出航的好时机,船员吆喝着让大家上船。

上船的入口,海水已经快漫到一个成年女性的膝盖。

YO站在原地,全身发软,心想着等会晕船了,岂不是又要在对方面前丢脸……

 

此时他站在岸上,被阳光晃得眼睛有点晕。

PHA却走到他前面,微微回过头来,一脸不耐烦道:“矮冬瓜,要不要我背你?”

“……咦?”

PHA挑挑眉,一抹阳光停留在他如被雕刻过般的眉眼之间,映出一点笑意。

“你这么矮,害怕你下了海就被淹死啊。”他不怀好意地说。

“喂!”YO气愤地反驳他,“我也没有这么矮吧?”

但他还是非常口嫌体正直地揽住了对方的脖子,爬上了对方的背。

 

 

到YO回到曼谷的时候,满脑子都还是PHA站在海水里,在阳光下回过头说要背他的样子。

更可怕的是,上了船以后,YO真的开始犯晕了。然而预想中的嘲讽并没有来临,旁边的人攥住了自己的手,修长有力的手指和他的交握。

他说:“别怕,别怕,我在。”

 

越回想越脸红。

他心跳加速地走到MING家门前,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自己的发小了。

或许PHA真的是被魂穿了……

那他要不要找人作法,让原来那个恶劣的PHA再也别回来?

他沉浸在想象里,已经脑补到自己和温柔的PHA穿着西装一起参加婚礼。

 

门突然嘎吱地响了一声,竟然没有被关牢。

于是YO就顺势推门进去。

 

然后他就看见了这副,差点让自己掉了下巴的场景。

 

MING围着特别少女心的粉色蕾丝花边围裙,正和KIT学长面对面坐在沙发上,两张脸近到好像快要接吻。

YO一个手抖,手机就被摔到地上。

MING和KIT听到响声一同惊慌地抬头望过来。

……

三脸懵逼。


TBC

我尽力了……

这一章感觉写了好久,依然写得很烂。


我的逐月坑汇总

评论(26)
热度(411)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