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喜欢男人岂止是花钱的事(11)

(1)(2)(3)(4)(5)(6)(7)(8)(9)(10)

这次KIT还是照惯例被MING开车送回家。

唯有那么一点不寻常的是,他下车以后被对方索要告别吻。

KIT翻了个白眼说滚,结果看到对方委屈巴巴的眼神还是心软了。站在车窗外伸过头去,和那人的嘴唇相触碰,在MING啃咬他的下唇想要将舌头深入的时候,赶紧慌乱地逃开。

心脏的频率像夜店音乐里面疯狂的鼓点,KIT看着对方明亮的双眼和意犹未尽的笑容,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完蛋了。

“我先回去了。”他被对方笑得心慌,于是只好故意板起脸,声音很冷淡。

“好。”MING温柔地咬住下唇,像在提示他们几秒前有过的亲密接触,而后抛了一个飞吻,“P'KIT要记得想我哦!”


艹,老子这回真是栽了!KIT腿软地进了电梯,一边很想狂锤自己胸口。但考虑到旁边还有人,他怕自己被误认为是人猿泰山。

于是只能一脸面瘫地低下头缩在角落里,看起来特别冷漠。

然而手机屏幕上——

KITKAT:【卧槽啊BEAM!你在没有!他给老子表白了!老子脱单了!】

【卧槽卧槽卧槽!!!你竟然不在啊!!】

【表情包】

【表情包】

【表情包】

【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

他颤抖着手指在屏幕上一堆噼里啪啦乱按,直到旁边的人提醒他。

“先生,您是不是忘了按楼层?”

KIT:……


他回到家,突然觉得周遭一切已经了无生趣。窝在沙发里,MING已经发来短信。

喜欢KITKAT的人:【P‘KIT到家啦?】

KITKAT:【卧槽这名字怎么回事啊快给老子改回去!】

喜欢KITKAT的人:【嗷,为什么要改?人家本来就喜欢KITKAT啊,委屈.JPG】

KITKAT:【你这样,杂志社里的人会误会啊。】

喜欢KITKAT:【这怎么叫误会呢,这不是事实吗?】

KITKAT:……

虽然跟BEAM那个戏精厮混多年,但KIT在打嘴炮方面好像从来没什么天分。尤其是在这个MING面前,他除了假装张牙舞爪爆些粗口之外,根本无招架之力。


这时BEAM的电话打来了。

KIT犹豫了一秒,还是挂掉,给MING发过去一条【老子打电话去了懒得理你】,才再给BEAM回拨了过去。


电话一接通他就能感觉到BEAM快爆炸了。

“卧槽卧槽老子刚刚录完节目就给你电话了啊!我老铁终于嫁出去了!快给我从实招来!”

“也没什么啊……”KIT脸又红了,开始云淡风轻地装逼,“就他说他和WAYO只是发小关系,然后从初中就开始喜欢我了。”

“卧槽,从初中就开始喜欢你?”BEAM的语气惊讶到仿佛看见许仙打了白素贞,“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这么纯情的人吗?他是什么远古化石啊?”

“喂。”KIT家里的沙发也算柔软,但他总觉得不如MING家里的舒服。他挪了挪姿势,懒洋洋地反驳,“不能因为你风流成性就不准别人守身如玉吧。”

“啧啧啧。”BEAM嘲讽道,“才刚谈恋爱就学会护短了?小KITTY你可以啊。”

“滚!”

“不过,你们初中就认识吗?为什么你从来没提过?”

“因为我也不知道啊。”KIT叹口气,想起MING跟他表白时候说的话,一颗心像是被泡在温水里,发软发胀。


“小的时候,我家里还很穷……妈妈一个人在养我,当时我们总是受欺负。”MING还是把下巴放在他的肩窝处,口气平静得仿佛只是在讲一个睡前故事,但KIT听起来总觉得心疼。

“妈妈对我挺好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希望我穿女装。我觉得很奇怪,但觉得只要能让她开心,穿裙子也没什么大不了。”MING回忆起来,“所以那个时候学校里的小男孩就总是欺负我,骂我是娘娘腔。”


KIT沉默无声地听着,突然积攒了勇气转过身去面对MING,手伸过去想要搂他的腰,但最终也只是别扭地扯了一下他的衣角。

MING感受到了他的安慰,笑着说:“没关系的P,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我记得那一次……你救了我。”

KIT回想起来,他大哥是黑帮老大,名声在那一片地方都响亮得不行。当时小KIT觉得自己的大哥很酷,于是自己的愿望也是做一个黑帮老大。所以他特别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但是他拔刀太多次了,实在是回想不起MING是哪一个。

不过这种话他是绝对不忍心说出来的。


“所以,就因为你这一出英雄救美,他就暗恋了你这么多年?”BEAM觉得这一切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你们这些搞文学艺术的,脑回路就是不一样啊。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挺配的。”

“嗯?”配吗?难道在BEAM看来自己竟然和MING一样帅?

 “毕竟你们两个想法都很清奇啊。”

“什么鬼啊!”

“你看看你。”BEAM哀怨地控诉道,“好好的富家小少爷不当,偏偏要跟家里闹独立跑出来写书。要不是你这样,何至于跟我一样穷困潦倒吗。”

“那个……”KIT心虚道,“我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

“什么?”
“其实最近几年我大姐一直有给我打钱……”

“卧槽!”BEAM彻底炸了,“你把我借你的钱还有请你吃的拉面都还给我!你这个虚伪的富二代!”

“宅烟……宅烟啊……”

“不对啊。”BEAM又反应过来,追问到“他和我们不是一所大学的吗,为什么当时不追你啊?”

“啊,我当时不是和PIN在谈恋爱吗……而且他好像,只是在兰实上过一学期的课,后面就一直在外面交换了。”

“怪不得我去学校论坛上扒了他好久都没扒出来!”BEAM的话中难掩愤怒。

“喂,你竟然还去扒他啊。”

“废话!”BEAM说,“他打我老铁的主意哎,我当然要先帮你把关啊!”

 “好好好……”别说,还怪让人感动的。虽然BEAM这人表面不太靠谱,但对朋友还真是没话说。

“对了。”BEAM的语气突然弱下去,“我之前……就想告诉你WAYO和MING只是纯洁的男男关系的,但是最近事情太多给忙忘了。”

这种八卦竟然也能给忙忘?

“没关系,他跟我解释清楚了。”KIT想着自己的事交待得差不多了,开始问BEAM的事,“你和那个FORTH的事情怎么样了啊?”

“哦。”BEAM轻描淡写道,“就一拍两散呗。”

KIT担心地问:“他就甘心这么放了你?”

“切,他还能怎样啊。”BEAM冷笑一声,“他也就帮过我那一次,我被他睡那么多次还不够还吗?”

他当时和FORTH在一起的时候,就只是单纯贪图对方的肉体,当个长期炮友处。但他也没失去理智,在娱乐圈这些年也看了多少想要走捷径结果把自己全赔进去的男男女女。所以每次FORTH要问他拿资源,他都拒绝了。

他知道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得到多少,就得付出等价的东西。

那些东西,他给不起。


“唉。”KIT叹了口气,“及时抽身也挺好的。”

BEAM显然对这个问题不想再多谈,又转回来八卦地问他,“那你们今天滚床单没?”

“滚你妹!”KIT怒吼着要和他结束对话,顺带结束革命友谊。

  BEAM就在电话那头一边开车一边笑到肩膀抽搐。

“好了,不逗你了。”BEAM盯着前方的路况,“我要到家了,到时候再聊微信。”

“好。”

KIT红着脸挂了电话。

虽然他和MING没有滚床单,但是……他们接吻了一整个下午。

最开始是坐在MING的腿上被他吻,对方只是浅尝辄止,含着他的嘴唇轻柔地吮吸。

后来两人就躺在一起,漫不经心看着电视里一万年都演不完的狗血剧,一会儿又莫名其妙地吻到了一起……


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

KIT捂住眼睛哀嚎一声。


而另一边,BEAM听见电话那头挂断的声音,嘴边的笑意逐渐冷却。

车窗外闪烁的霓虹和热闹嘈杂的车辆人群像浮光掠影,与他的生活没有任何关联。

万家灯火明明灭灭,没有一盏属于他。


到了家楼下,他发现黑暗中立着一个熟悉的影子。

他穿着昂贵又讲究的西装,却毫不在意地靠在墙壁上,一手插在兜里,另一只手上握着一只烟,细小的火星在夜色里显得格外明艳。

BEAM脚步一顿,而后又走上去,看到男人隐藏在夜色里的脸,颓废而英俊。

他走到FORTH身边,衬衫沾着对方的衣袖,也靠在墙壁上,非常自然地问:“还有烟吗?”

FORTH就把手里的烟含进嘴里,空出手来从包里掏出一根递给他。

BEAM把烟叼进嘴里,凑到FORTH面前。

两根烟卷靠在一起,BEAM嘴里的烟借了光和热,也被点燃了。

FORTH还是一句话没说。

BEAM也不问。

两人就这样暧昧地靠在黑暗里抽着烟,连彼此试探都懒得。

倒还是挺默契。

最终FORTH还是没忍住,掐灭了手里的烟,开口道:“你上次说要结束和我的关系。”

BEAM不正经地挑眉道:“怎么?想反悔?”

“不。”FORTH转过头看他,平静的脸上一双眼亮得不像话,“我们的上一段关系结束了。”

“所以我要重新开始追你。”他继续说,“以和你谈恋爱甚至结婚的目的。”

BEAM似乎一点反应也没有,就这么不带情绪地看了FORTH一会儿。

FORTH也不急躁,只是坦然地任他打量。

最后BEAM朝FORTH脸上吐了一口烟圈,在那一圈缭绕的烟雾里,他眯起眼睛笑了,说:“看你表现吧。”


TBC

虐个几把,老子要糖!

期待你们的评论~


我写的逐月坑汇总











评论(82)
热度(615)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