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喜欢男人岂止是花钱的事(完结章)

完结章了

但是这章写得很尬,请不要抱太多期待

(1)(2)(3)(4)(5)(6)(7)(8)(9)(10)(11)

MING的番外(12)(13) (14)(15)(PHA的番外)(16)

  (FORTH的番外)




那是几周以后了。

PHA和YO假公济私又一起去了海岛拍杂志——以情侣的身份公费秀恩爱。

而MING和KIT被邀请来比赛现场观看SUTEE的决赛,BEAM听说以后,又厚着脸皮把FORTH也拉来了。

 

比赛还有半小时开始,体育馆内已经快座无虚席。

NIK很早就等在那,依然是黑色西装,工工整整地与馆内大多数运动休闲风显得格格不入。

MING揽着KIT的腰走过来——他们都戴着情侣款的棒球帽——他拍拍NIK的肩,见对方转身看自己,一扬下巴调侃道:“每次你家那位打球你都要这么隆重的吗?”

NIK挑眉:“这次他很可能成为国内近十年来第一个卫冕冠军。”

“我觉得SUTEE一定可以的!他最近几场比赛状态都很好,他的那几个对手实力都不如他……”KIT一说起SUTEE的比赛,就激动地话头止不住。

MING可怜巴巴地望他一眼:“P‘KIT,你有这么关心过我吗?”

然而只得到KIT毫不留情的一个白眼。

MING更可怜巴巴。

 

NIK看他们眉来眼去,笑笑,又转过头去看比赛场内。

SUTEE已经走出来,正在角落里热身。他们轻易地用目光找到彼此,然后默契地朝对方扬扬下巴笑起来。

SUTEE嘴角更加上扬,笑得阳光又热烈,他注视着NIK,抬起手腕上的纹身吻了一口。

 

不一会儿FORTH和BEAM也来了。

BEAM抱着双臂气定神闲地走在前面,FORTH背了一个大包跟在后面,怎么看怎么可怜。

BEAM走上来冲MING抬抬下巴算是打招呼,然后粗暴地用手臂勒住KIT的脖子,在他耳边调侃道:“MINGKWAN看起来还真是帅啊。”

KIT眼珠乱转一圈,低头别扭:“嗯,还行吧。”

“啧啧。”BEAM嫌弃地撇他一眼,一脸看穿一切的神情,“瞧把你嘚瑟的。”

“你家这位也挺帅的。”KIT开始转移话题,进入商业互吹模式。

“他啊。”BEAM回头看看FORTH,发现他正拿着纸巾仔仔细细地擦两人的座位,于是好像更嫌弃了,“长得是不错,就是太闷了。”

“话少点不好吗?”KIT叹气,“我觉得MING有时候,话太多了……”

“既然这样……”BEAM沉吟一会儿,“不如我俩换换?”

“……” KIT瞠目结舌,“你认真的吗?”

BEAM:“嘿嘿嘿,当然是开玩笑啊。”

KIT才松口气。

BEAM撞撞他:“看你表面嘴硬,心里还是舍不得人家的厚?”

KIT飞他一个白眼。

 

比赛很快开始了。果然不出所料,SUTEE很顺利地赢了第一场。

虽说是赢了,但其实比分追得很紧。大家都沉浸在紧张激烈的比赛氛围里,眼巴巴观望着比赛场里的情况。

NIK直接扛了个大炮来录像,全程就没放松过。

BEAM偷偷瞄NIK一眼,碰碰KIT的肩膀:“这NIK还真是SUTEE的迷弟啊?你说我那么多节目,FORTH怎么就不知道来给我录像呢?”

FORTH竟然听见了,意味深长看他一眼:“你怎么知道我没录过?”

BEAM:“哦?你录过吗,我怎么不知道?”

FORTH咳嗽一声,在另一边凑近他耳朵:“你所有节目的光盘我都有,还包括一些只有我能看的,午夜节目……”

“卧槽!你能要点脸吗?”BEAM骂了一声,却是难得红了脸。

 

第二轮开始了,SUTEE开局有些不利,因为失误错失了几分。KIT的心都被攥紧了,MING握住他的手,揽了一下他的腰,凑到他的耳边笑道:“要打赌吗P’KIT”

KIT的脑中警铃大作,怀疑地看他:“你要赌什么。”

MING意味深长地挑眉,暧昧地把气喷到KIT耳边:“如果SUTEE赢了,你就要穿我买的那件衣服。”

“卧槽!”KIT愤怒地锤他一下,耳朵已经通红,“不可能!你想都别想。”

“P’KIT……”MING拉着他的手撒娇。

“……先看比赛。”KIT红着耳朵转移话题,又把视线投向比赛场上。

 

此时SUTEE的比分已经落后对手。

大家都很紧张。

“他会赢的。”NIK突然开口。

BEAM和KIT默契地对视一眼。

渐渐地,SUTEE果然找回了状态,比分拉到了10:8。

 

最后决胜局了。

如果这一球得分,他就不用比赛第三场,直接卫冕全国冠军。

观众席上,也许只有NIK知道,SUTEE为这一天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和汗水。

 

全场都安静下来,SUTEE喘着气,汗水从额头滑下,滴到地板上。

他做出发球的姿势,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但却迟迟没有进攻。

直到看见自己左手手腕的纹身,那上面是他和NIK的名字。他抬起头,毫无悬念地望见NIK在观众席第一排,已经放下相机,对自己微笑。

心突然就静下来了。

他找到了那种踏实的感觉。

怕什么呢——无论如何,他都会站在那,注视着自己。

 

SUTEE抛起球,像往常练习那样挥起了拍——

对手快速地移动到预计球下落的位置,但是计算失误。球擦着他的球拍飞到了白线上——

擦边球!

 

SUTEE跪倒在地上,肩膀剧烈地起伏着,心跳声已经被全场的欢呼掩盖。

他深吸一口气,已经迫不及待地奔向观众席——NIK就站在那儿等着他。

 

NIK张开怀抱,翘起一边的嘴角,就那样温柔又纵容地歪头看着自己。

SUTEE毫不犹豫地冲向他的怀抱,感受到两人的胸腔重重地撞在一起。他的汗水沾上NIK昂贵的西装,但此刻并无人在意。NIK只是笑着和他相拥,穿过他汗湿的头发,在他耳边说:“你做到了,我就说,你能做到的。”

SUTEE说不出话,全身依然因为紧张和兴奋而颤抖着。

他快哭了。

记者的闪光灯,标志胜利的背景音乐和观众的尖叫起哄声响彻云霄。

但他们只是旁若无人地拥抱彼此,像要嵌进对方的身体。

不知抱了多久,NIK才松开他。他深深望着SUTEE的眼睛,从裤兜里掏出戒指盒,半跪下去。

“SUTEE先生,请和我去美国结婚吧。”

SUTEE呆了片刻,也笑起来。他从刚刚顺手拿过的背包里也掏出戒指盒,打开,一对银戒在他们之间闪着柔软的光泽。

“真不巧,想到一起去了啊。”他们说。

 

END


完结了……

那啥,最后一章,因为实在是不擅长这种竞技场面的描写,所以尬到不行,请多见谅。

这是我写得最长的一篇文了(虽然才五万多字)。最开始只是一时兴起就开了坑,中途一度写得很痛苦想放弃,但好在还是坚持了下来。

真的谢谢大家点赞评论给予我的鼓励。


我的逐月坑汇总

评论(52)
热度(456)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