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K】同班同学

又一篇校园AU,私设如山,OOC



(1)

“大家都知道,这学期我们的物理课增加了很多实验。”新来的物理老师是个矮胖的中年妇女,她站在讲台上,A字裙紧紧裹在她身上感觉下一秒就要炸开,眯起眼睛扫视了一圈,问道,“我们班的物理课代表是谁?”

全班突然尴尬地安静下来。

而我才是更尴尬的那个人——因为我们班的物理课代表就是我。

我局促地站起来,低着头等待她发号施令。

“哎呀,个子这么小。”女老师扶了下眼镜,上下打量我几眼,“实验器材那么重我怕你搬不动哦。”

后排传来了若有似无的哄笑,我的脸不争气地红了。

物理老师看着我,似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又提高音量道:“我再选一位课代表来帮这位同学搬器材,有人愿意吗?”

刚刚教室里响起的喧哗似乎只是一块小石子在湖水里激起的一点水波,现在一切突然沉寂下来,就更显得安静可怕,甚至还露出了点肃杀的意思。

这个老师是年级上出了名的事多,我们班人刚听到风声的时候就怨声载道。这会儿更不可能有人自告奋勇来惹上麻烦。

“老师,我愿意——”

有个人刻意拖长了尾音,玩世不恭地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我不自觉松一口气,和全班的人不约而同地回过头去,看到坐在后排角落里的MINGKWAN,正翘着椅子吊儿郎当地举起了手。

他脸上的笑意看起来还是非常不正经,让人很难揣摩他那张姣好而充满亲和的皮囊下到底打了什么坏主意。

 

女老师望着他,近乎惊喜地扶了一下眼镜,声音不自觉温柔起来:“行,这位同学学习很主动啊,来,说说你叫什么名字?”

于是他就站起来,椅子轰然倒塌,发出刺耳的噪音。他高高瘦瘦地矗在那,把另一只手从裤兜里扯出来,双手合十行了个礼笑嘻嘻道:“老师,我叫MINGKWAN。”

全班皆是投去意味深长的目光。

而我并不敢再多看几眼,只是很快地回过头来,又只是规规矩矩地站着,即使众人的注意力都已经被转移走了。

 

(2)

下了课,物理老师让我和MINGKWAN一起去她的办公室。

她问了我的名字,又客套几句,就把视线转向MINGKWAN,又是拍肩又是拉手,一派热情地拉着家常。

MINGKWAN是个插科打诨的好手。

他从来有让我无比艳羡又厌恶的本事——比如现在,他就毫不胆怯油嘴滑舌地和物理老师客套起来,好像只不过在和个路边发小广告的中年大妈交谈。

 

我就呆呆站在一边,听着他们讲着没完没了半真半假的废话,其间还无意记住了MINGKWAN他爸妈都是干什么的,家里几口人,住哪之类浪费生命的信息。

 

(3)

我并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只觉得这过程比当时我们站一整天为了一个重大仪式排练还要难熬。

我的手表就在我垂下的左手上,但我却不敢抬起来看看。

“老师,快要上课了。”MINGKWAN突然说。

我如蒙大赦地抬起头,看见物理老师僵住的脸,却抑制不住脸上的期待。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MINGKWAN似笑非笑地瞄了我一眼。

她看了看表,果然离下节课上课只剩两分钟,于是扬扬手终于打发我们走了。

 

我没等MINGKWAN,和老师行了礼,逃也似地出门了。

走出了门好几步,才听见MINGKWAN在后面叫住我。

 

我回过头去。

现在是下午时分,太阳刚好照耀到这层楼。风懒洋洋地吹起了MINGKWAN的白衬衫,他就双手插着兜也懒洋洋地靠在栏杆上。走廊的那一端,刚好有一棵茂盛的绿树长到了三层楼那么高,繁盛的枝叶舒展进来,快要遮住他的半张脸。

他漫不经心地摆弄一下这些黏人的枝叶,又向我走过来。我就看见阳光穿过那层层叠叠的绿叶,光斑在他脸上跳来跳去。

“请多多指教了。”他又是一脸漫不经心地笑着看我,带着一种坏得要命的示好,“课代表。”

 

他慢慢走近我,朝我伸出右手来。

一个暑假过去,他竟然又长高了。我现在就仰视着他,带着一种无可奈何的羞耻。

说实在的,我是并不知道能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

于是我只是也伸出手看似很敷衍地握了一下他的手指,可能还没有一秒钟,但他手指上的热度,好像快把我烧起来似的。

 

我强忍住逃跑的冲动,和他谈起正事:“以后你负责搬器材,我来收作业行吗?”

搬器材只需要一个月一两次,但收作业却是每天都要收,并且还容易得罪人。

但我实在不想和他这样的人有过多的交集,只得这样分工明确一点。

“好。”他呆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笑起来。

 

 

(4)

没错,我很讨厌MINGKWAN这个人。

这里要讲到他另一个我没有,但是也不屑的技能——撩妹。

我并不想太过关心他的那些绯闻,但因为他处于校园八卦的中心,又正好在我们班,那些莺莺燕燕的艳事我不想听都难。

因为他长得算高大帅气,又总是不要钱一样地朝人放电,情窦初开的女孩子很容易就被他俘虏。我们班,大概我知道对他有意思的女生,就至少有六七个。

他和所有女生好像都保持着等角多边形的关系,和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亲昵,又和每个人都是一样的陌生。所以大家都在观望着,不知道谁会成为最后的幸运儿和他谈恋爱。

去他的幸运儿吧。

 

在我听到隔壁班的BEAM跟我八卦这件事的时候,我心里就这是这样的想法。

 

我是一个有些感情洁癖的人,很难真的喜欢上谁。

我不知道MINGKWAN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能力,他好像有很多很多的爱,可以分给很多人。他好像又没有一点爱,不然为什么可以对所有人都好得没有一点偏心?

 

算了,他的事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我只不过是刚好听见他那些乱七八糟的花边新闻的一个过客而已。

至少,我希望事实真的是如此。

 

(5)

MINGKWAN跟人表白了。

 

我不需要去向谁打探,他的事情就已经沸沸扬扬迫不及待地传入我的耳朵。

像苍蝇一样,怎么挥都挥不去。

 

他们说,他在操场堵住那个女生,递过去一支玫瑰,直截了当地问她,愿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

他们说,那个女生叫MOOWAN,班级在另一栋楼,是个长相很普通的小太妹。

经过的人都因为见证了这“传奇”的过程而兴奋。

我留下来在教室里值日,但八卦的人们似乎还很激动,眼睛放光地在教室里大声探讨起MINGKWAN的事迹,连回家都舍不得了。

MINGKWAN、MINGKWAN、MINGKWAN。

这个名字像夏夜的蚊虫一样磨人地在我耳边绕来绕去,我的脑子像快要炸开。

 

MINGKWAN,是怎么会和另一栋教学楼的人认识?

算了,这同样和我没什么关系。

 

我终于把教室打扫完,只剩下把那些垃圾都扫进撮箕,再倒进垃圾桶里。

但是那些纸屑和灰尘都抵在撮箕边缘,好像怎么也不甘心承认这就是它们的归宿。

 

“KIT!你怎么还没扫完啊?”

我听见BEAM在教室外叫我。

于是我自暴自弃地扔了扫把,窒息一样地逃出教室去了。

TBC

对不起我为什么又要开坑

      停笔休息有存稿什么的,简直是不存在的  

我的逐月坑汇总

评论(40)
热度(292)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