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K】同班同学 03

01 02

(8)

我交了作业本回来,果然看见MING又被教导主任拎到教室外罚站。

他好像还是无所谓地,整个后背贴在冰冷的瓷砖上,一只腿曲起来,手上把英语课本卷成一个扭曲的造型。他牛仔裤的裤脚挽起来,露出细瘦伶仃的脚踝。但上身看起来,好像也不是那么孱弱。

奇怪的人。

像窗外正被微风吹过,树荫摇晃,却依然纹丝不动的蓝天。

我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奇怪的比喻。我只是看了他一眼,却意外地和他眼神相撞。

他像是充满探究地看着我,嘴角刚要扬起来,我就低下头匆匆走过了。

 

(9)

下课了。

我上完厕所回来,正好迎面撞见MOOWAN挽着MING的手大大咧咧地在走廊上有说有笑。

这次我看清了MOOWAN的长相。身材很修长,校服衬衫也高调地在腰部的位置打了个结,细瘦的腰肢便若隐若现。

她的头发也是栗色的,只是不知道是像我一样天然就如此,还是染成这样的。松松地在后面扎成一个马尾,挺漂亮。

我真诚地这样感觉。

MOOWAN往楼梯口的那个班级窗户里面望了一眼,MING凑在她旁边似乎笑着说了句什么,她娇嗔着推他的肩膀。

是非常亲昵的姿态。

走廊上的人挺多,嬉笑着,喧闹着,男生变声期的低沉沙哑和女生们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笑声混在一起,这是所有校园里都会响起的交响乐。

我进教室的时候无意识地抬头,望见女生站在走廊那端姣好的侧面,阳光照在她头绳的玻璃球上,反射出一个有些耀眼的光圈。MINGKWAN正侧着头跟她说话,正脸朝向我的方向。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抬眼的那刻,我们的目光就撞在一起。

 

我似无察觉地低下头进了教室。

但是脑子里都是MINGKWAN抬眼的那一瞬间,日光在他双眸里汇聚成云的样子。

明明是很远很远的一眼。

 

闭上眼睛也是那样挥之不去的画面,只好拿出耳机来听歌。

女歌手在唱:

“Something about your eyes that I can not forget.”

“Something about your smile makes it hard for me to sleep at night.”

所幸上课铃响得及时,我很快摘下了耳机。

 

(10)

泰国的雨季还没来。这天依然是个无风无雨的日子。

云层似乎就在教学楼的上方游走,不管地上发生了什么,它们都这样无忧无虑,义无反顾地游走,好像并不知道它们最终的宿命是分崩离析蒸发成雨,最终落回满是尘土的大地。

我抱着老师批改好的作业本走出办公楼,路上突然蹿出一个人不由分说将我手上的作业本抢去。

我看到MINGKWAN站在我旁边,在天空下微微俯身,笑嘻嘻看我。

“我要跟你道歉。那天本来该我值日的。”他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

后桌的女生第二天跟我道歉,说本来MINGKWAN是让她帮忙传话给我,说他要晚一点来打扫,如果我等不及也可以先走。但是因为那天的八卦太过轰动,她也忘记了这件事。

“这样吧,下次你的值日就交给我?”

“好。”

他嘴巴微张,那稍稍惊讶的神情有些好笑,似乎是没有料到我竟突然如此好说话。

“所以你不生气了吧?”他跟在我后面,突然说,“你等等。”

我停住脚步,转头看他,发现他已经用一只手就把那一沓作业本揽在胸前,又从裤兜里掏出一只草莓味的阿尔卑斯棒棒糖递给我。

他的女朋友一定很喜欢草莓味。

“给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他咬着下唇,用一种人畜无害又充满期待地看我。

仿佛我不说一句“没关系”,就罪不可恕似的。

 

所以我最终叹了口气,从他的手里把作业本接过来,却并不接他的棒棒糖。

“糖就不用了。”

我抱着作业本继续往前走。

“喂……”他又穷追不舍地快步走到我前面,看着我倒退着走。他撕去棒棒糖的包装纸,又一次不甘心地递到我嘴边。

这次我说:“我不喜欢草莓味。”

于是他顿了顿,终于收回手来,将那只糖往自己嘴里一塞,腮帮子鼓鼓囊囊含混不清地说了一句:“挺甜的。”

应该是很甜的。

因为他说这话的时候,笑得如此真心实意。

 

(11)

今天的最后一节课是英语。

我的眼皮已经快要随着夕阳一起下沉,突然后背被戳了一下。

一个皱巴巴的纸团落在我脚边。

我往后望去,看见MINGKWAN正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翘着椅子,笑着朝我抬下巴。

捡起那个纸团,发现是一张作业本上的纸,被撕得乱七八糟。上面是和某人一样放肆张扬的笔迹,他问:“所以课代表,你不喜欢草莓味,那到底喜欢什么味道的糖?”

我翻了个白眼,很想告诉他,很多男生根本就不喜欢吃糖。

也许他只是上课无聊了,所以才想消遣一下我。

所以我只是看起来好像很顺手一样,把纸团塞进课桌,然后目不转睛地望着黑板,不再回头看了。

 

(12)

放学钟声敲响。教室里的人像被惊动的鸽群,五分钟以后,就剩不了几个了。

我还在教室里等BEAM来找我。

清理桌盒的时候,又发现那张纸条,展开来,还是他飞扬的字迹。

我突然觉得或许它欠一个落款。

 

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地就顺手在上面写下了他的名字。

可能是他不交作业的次数太多,我写得太过熟练了。

 

“KIT!走啦!”BEAM在窗外叫我。

学校的钟声又敲了一遍,我向着BEAM应一声,随手把纸条夹进了英语书,然后将其和后者一起囫囵塞进书包。

 

(13)

第二天物理课前,MING走到桌前跟我说他要去搬器材,而物理老师让我顺便去领上次考过的随堂测试卷。

我低头假装整理课本,瞥见他的白衬衫的衣角上沾了些粉笔灰。

之后我跟他并排在路上走着,他有意无意地就靠得离我很近,右手也不再插在裤兜里,而是和我的左手一同在空气中晃晃悠悠,交错来回。

我似乎开始好奇他的右手无名指,指纹是像旋涡还是弓形。

所以我将左手插进了裤兜。

 

他似乎有一旦要说话就必须要离人很近的习惯。就像此刻他倾身过来,问我:“你觉得你后桌的LIN漂亮吗?”

“问这个干嘛?”我实在是很难对他这样吊儿郎当的语气给出什么友善的反应。

“嗯。”他突然打直身子,两只胳膊枕在脑后,轻描淡写道,“就觉得她挺漂亮的。”

他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吗?

我没有反问出口,因为我突然想起来,他是一个惯性感情泛滥的人。

 

他可能看出我的不愉快,突然我们两人都不再开口。

一条漫长的路。

途径操场的时候,一个足球滚过来,MINGKWAN反应迅捷地一脚将它踢回了绿茵场。

男生在场上向他比了个感谢的手势,他在太阳下微微眯起眼睛,抬起下巴,意气风发,笑得得意极了。

 

TBC

我的逐月坑汇总


突然想重回高中谈恋爱了呜呜呜呜

评论(44)
热度(211)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