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同班同学 04

【校园暗恋AU】

【OOC 私设如山】

  

   01 02 03


(14)

我的试卷被物理老师放在最上面,她递给我,一脸慈祥地说:“KIT,89分很不错了,继续努力啊。”

我做不出什么表情,只能点点头。

89分,我不能说满意,因为这确实只是一个中上的分数

 

物理老师又转头看向MINGKWAN,神色点带着点嗔怪地骂他:“下次别总迟到了,还有上课专心一点听见没啊?”

“知道啦。”MINGKWAN还是没个正形地笑嘻嘻。

物理老师可能是母爱泛滥,脸上也没什么怒气,又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让他搬了器材,就打发我们走了。

 

其实我很好奇,MINGKWAN考了多少分。

 

我有没有说过,他很让我羡慕的第三个特点?

MINGKWAN这个人,除了一副好皮囊,还有一副好脑子。

虽然他每天都吊儿郎当地迟到开小差,一副漫不经心插科打诨的模样,但除了英语弱一点,其他科目考试的成绩总是和他本人一样好看。

 

有些人就是有这种天赋,除了艳羡之外,也是嫉妒不来。

 

因为我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普通的身材普通的头脑,要很认真才能维持中等偏上的成绩。

也许我唯一有一点特别的,就是脸颊上那对酒窝,但它们又让我看起来,更像一个幼稚腼腆的小孩子。

 

(15)

我在发试卷的时候瞄到了MINGKWAN的成绩。

上面是鲜红的98分。

刚好是和我的分数颠倒过来。

 

我又回想起在办公室里,大概是为了照顾我敏感的自尊心,物理老师没有说MINGKWAN的成绩,反而责备他。

可是我的心里怎么也好过不起来。

 

(16)

这天和BEAM一起回家的时候,我一直忍不住叹气。

如果不是他奇怪地问我怎么了,我自己也不会注意到。

最后我说物理试卷考了89分。

“89分还不够?”他皱起眉好像还思考了起来,后来又露出理解的表情,“也对,你是物理课代表,压力要大一点。”

可是他又问我:“不过啊,你怎么每天就只知道分分分的,人怎么可以过得这么无聊?”

我费解地抬起头:“我们现在已经三年级了不是吗。”

我的哥哥姐姐都是高材生,我本来就比他们已经要逊色了一点,只是不想最后考一个很烂的大学让家里面的人因为我而丢脸。

 

“是啊,你都三年级了。”BEAM说,“高中最后一年了,你连一点谈恋爱的迹象都没有。”

我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发现并无从辩驳,索性放弃了。

BEAM又想起来,问我:“先前你后桌那个那女生不是喜欢你吗?我看她还挺漂亮的,性格活泼,和你关系也不错,你真的就没想法?”

我皱起眉,想了很久,半天找出一个理由,“我对她真的没有感觉。”

如果没有感觉,我连试都不想试。

 

BEAM到底是知道我的,他看我一会儿,摇摇头,感叹道:“KIT,你真是个感情洁癖。”

 

(17)

十七八岁的年纪,除了考试就是恋爱,踢球,打游戏,简单又无聊,但日子就像一只飞鸟,你才听见拍打翅膀的声音,下一秒它就不见踪迹。

 

学校的文化月来了。

每当这个时候,学校里就会举办趣味运动会和各种增加班级凝聚力的活动。

虽然项目没什么新意,但好歹不用上课了,所以大家也算喜闻乐见。

 

其中一个活动就是要求全班参加的,叫“齐头并进”。其实就是一堆人的脚绑在一起,团队之间赛跑。

 

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老师会安排我和MINGKWAN排在一起。

我们的脚靠着对方的,被麻绳绑住。他的手臂自来熟地搂住我的肩膀,我裸露出来的那一截脖子感受到他肌肤的温度,像热带季风,沉闷的,让人几近无法呼吸。

“现在把住旁边同学的肩膀!”体育老师声如洪钟地朝我们喊。

我为难地抬头往右上方看。

MINGKWAN的眼里有狡黠的光在闪动。他像是故意的,好整以暇地用力眨一下眼睛,笑着对我说:“如果把肩膀比较困难,搂腰也行。”

我听出了他话里恶作剧的意味,但却并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

因为那……很像打情骂俏。

 

所以我举起手,告诉老师我们的身高不合适。

老师看看我们,沉吟一会儿,把我派到另一边去了。

 

我没有回头看,也就不知道,MINGKWAN的视线会不会有片刻在空气中,和我昨天刚用过的柠檬味洗发水的味道相遇。

 

 

(18)

训练结束得很快。

人群四散开去,我在操场边傻傻站着,等BEAM来找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好像是有预感一样,一旦抬头,就极可能碰见MINGKWAN。

他正在朝我的方向走过来。

他头顶那撮顽固翘起的头发像竹蜻蜓,在六点半的夕阳里上下飞舞。

很滑稽。

我的嘴角快要扬起来,又被我拼命抑制住了。

他朝我越走越近,我就只能若无其事地低下头去,否则我的耳根和脸颊可能烧成一片晚霞。

 

我并不知道一个世纪有多长。

但他的球鞋就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本来是白得几乎耀眼,现在已经沾了尘土,一层层蒙在上面。

“哟,课代表。”我听见他欢快地说。

然后他弯下腰来拼命寻找我的视线。

于是我抬起头,问他干什么。

连我自己也意识到我的语气有多糟糕。

可他却全然不在意,眼尾的弧度翘起来,咬住自己的下唇——我发现他笑的时候,总是很喜欢含住自己的下唇,像是在用痛感提醒自己要这样笑一样。

有谁强迫他了吗?

 

他的手背在身后,不正经地歪头看我,眼神里带了一点类似撒娇的神情说:“请伸手。”

我瞬间防备起来,抿起嘴,像是把自己缩成一团的刺猬:“你要干什么?”

他看我如此紧张的样子,像是遇到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嘴角翘得更厉害,眼睛里的光满得要散落出来,漂浮到我的脸上。

 

我的手被他拉起来,他将一个东西粗鲁地塞到我的手里,又抓住我的手指让他们握成一个拳头。然后他调皮地将手放在额头比划了一下,就迅速地跑开了。

这一系列动作快得一气呵成,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离我一段距离,正转过身来蹦跳着朝我抬起下巴,满脸得意而生辉地笑着。

 

缓慢地展开手指,我看见一块巧克力,还有一张纸条。

“多吃一点才能长高。还有巧克力和你的名字一样啊,我猜你应该会喜欢吧。”后面还画了一个张牙舞爪般的笑脸。

 

(19)

白天如果太阳太大,我们就待在教室里上自习。

下课的时候,后桌的女生用笔盖戳我的背。

我转过身去,她神秘兮兮地对我说:“KIT,要看手相吗?”

“手相?”

“对,据说你的掌纹就代表了你的命运哦。”

“……”

我本来不信这些,但看她一脸兴奋的样子,又不忍心扫兴,于是听话地伸出手来。

“这是事业线,这是婚姻线,这是爱情线……”

“咦。”她瞪大眼睛凑近我的手,“你的爱情线,和MINGKWAN的好像啊。”

我的心脏猝不及防地颤抖了一下,然后慌乱地收回手,面无表情道:“我是不信这些的。”

“也就是玩玩嘛。”她似乎有点尴尬,拼命地圆场,“不用那么当真啊。”

我觉得有点对不起她。因为MINGKWAN这个名字,一提起来我就容易变得脾气很糟糕。

所以我转移了话题,问她最近有哪些活动。

 

我是真的不信这些的。

我和MINGKWAN,一个是感情洁癖,一个是感情泛滥。


TBC

 我写的逐月坑汇总

这篇文可能没有那么欢脱了,还是第一人称的流水账。

不过我个人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

评论(50)
热度(248)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