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K】同班同学 06

01 02 03 04 05

(21)

那是个阳光耀眼的午后。

教室里窗明几净,绿色的窗帘被风吹起,像窗外摇摆的棕榈树。

我坐在教室的角落,趴在课桌上昏昏沉沉。

一堆女生围着MINGKWAN像一群快活的鸟,叽叽喳喳地叫。

他和MOOWAN站在人群的中心,笑着搂住女友的腰,去吻她的嘴。

众人顿时起哄。

 

我忍无可忍地站起来,烦躁地大吼一声:“能不能别吵了!”

人群突然安静下来,都惊讶地回过头看我。

 

MINGKWAN站在很远的地方漠然地看着我,突然穿过人群向我走来。

他走到我面前,依然是背着手,歪着头,一副无辜的模样。

“吃醋了吗?”他突然了然地笑起来,嘴角带着嘲讽和不屑,一双眼睛像是把什么都看穿了。

“你是不是喜欢我?”

 

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的心脏疯狂地跳起来,像是故意想要我的命一样。

 

最后我窒息到睁开了眼睛。

 

真好,这只是一场梦。

 

周末的上午,晴。

我伸手遮挡了一下阳光,像是遇见一件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愣愣地坐在床上。

落地窗白色的窗帘被风吹得昏昏欲睡,鼓成宁静大海中一片孤帆。

有个惊涛骇浪突然袭来,而我已经来不及躲避。

 

(22)

周一有我们和隔壁班的篮球赛,所以我们班的男生组织在今天下午训练一下。

我们被分成两队打比赛,我和MINGKWAN在不同的队里。

 

我的刘海被汗水打湿,在人群中看到MINGKWAN敏捷地运球过来,便站在他前面,张开手臂防守他。

他脸颊上流淌着汗水,眼神专注地盯住我,手下不停地运着球。

我脑中的神经崩成一只蓄势待发中的弓弦,而他扬起了嘴角,用梦里那副模样看我。

 

“你是不是喜欢我?”

脑海中突然又响起了这句话,神经突然就松懈下来。

 

我只是稍微发愣,他就找到空隙,绕过我朝着篮筐投出了球。

篮球砰地砸在篮筐上,绕了好几个圈,然后从篮筐中落下。

重重地砸在地上,像一记耳光惊醒了我。

 

(23)

从那以后,我就更加刻意地回避MING。

但同样的,BEAM也开始回避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每次放学他不等我,就先走了。

我猜BEAM也遇到了一些事,于是不安地在课间叫他出来。

“没有啦,我最近都赶着回家打游戏呢。”他这样说。

我可以追问他是在打什么游戏,但最终还是没有那样做。

 

我知道他一定有事在瞒着我,但如果他想说,就一定会告诉我。

 

我等待着他的坦白,却没想到,先告诉我这件事的却是MING。

 

那还是课间,他白衬衫上的粉笔灰已经消失了。他说有事找我,示意我跟他出去。

我皱起眉拒绝:“有事不能直接说?”

他扬起眉,弯腰凑近了我,正对着我的眼睛,用唇语说了BEAM的名字。

 

我只能乖乖就范。

 

我们到走廊上,他的手臂撑着栏杆,告诉我,BEAM前几天在隔壁学校打了人。不幸的是,他打的那个人,是在体育生里都很有威望的FORTH。

“MOOWAN告诉我,FORTH是无缘无故就被你的朋友揍了,所以最近一直在找他。”

 

BEAM这个白痴,他到底做了什么?

 

MING看我慌张的样子,似乎觉得很好玩似的,抱着双臂咬住自己的下唇,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我脸色苍白地吐出几个字:“所以呢?”

他轻描淡写地问我:“课代表,你觉得你的朋友,斗得过他吗?”

 

我的脑子里已经想了好几个方案。

告诉老师?可是BEAM打人在先,要是以打架斗殴的罪行论处,他也要背处分。

告诉家长?以BEAM养父的脾气,可能会把他打个半残。

找人帮忙?我和BEAM都是老老实实在学校读书的,根本不认识什么“道上的”朋友。

实在不行……至少他打架的时候得叫上我。


这个BEAM,他到底在做什么?

他最近总是躲我,是不是害怕我也被牵扯进去?

 

“不过……”MINGKWAN突然又开口。

我焦急而迷茫地看他,他却笑得更灿烂,“我之前帮过FORTH一些忙,或许可以帮你的朋友说说话。”

“他也是个好相处的人,说不定你的朋友低声下气道个歉,也就没事了。”

我看出他是在故意消遣我,却不得不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那你能帮我这个忙吗?”我如他所愿,期待地望着他。

 

“当然可以。”他似乎就在等着我的请求,此时危险地凑近了我,问道:

“那……你要怎么谢我?”

 

 

(24)

 “你想让我怎么谢你?”

走廊很吵,看起来似乎喧闹的人群突然都像群鱼一样挤到了昏暗的尽头,但我为什么听不见,砰砰的声音充斥着我,震耳欲聋,连带我的心脏也钝痛起来。

  他用手指扶住下巴,很认真地思考起来。

 “我想……”他不怀好意地眯起眼睛,更凑近一点盯住我,在我濒临逃亡的边缘,又扑地一声笑出来。

“逗你的。”

 

他就那样笑,眉间舒展开,正好像刚刚在雨中开出的那朵花。

他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那里面汹涌翻滚的潮汐,诱惑着我注视他,又让我的一颗心脏在那其中跌宕起伏。

  我的心脏随着那颗雪白的月亮,一直往下沉,沉到了很深很深的海底,伴随着一连串密密麻麻的气泡,无可救药地,坠落。

我知道,要命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感情洁癖,他终于喜欢上了一个感情泛滥的人。

TBC

我写的逐月坑汇总

天朗气清,掐指一算,可以更新。

评论(55)
热度(257)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