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K】同班同学 07

 01 02 03 04 05 06

(25)

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去找到BEAM让他跟我说清楚。

 

所以我在下一节课间脸色很难看地把他叫出来,再一次问他,他就垂头丧气地全招了。

 

原来那个FORTH,就是他喜欢的那个女生口里说的体育生。

BEAM一边伤心,一边又好奇地想知道她喜欢的人到底长什么样,于是跑到隔壁学校去偷看,结果却被FORTH发现了。

“我当时很激动,就跟他说了很多要好好照顾YING啊之类的话。”

“然后呢?”

然后对方挑起眉,一脸无辜地问说不认识什么YING。

“……所以你就打了他?”

“我当时也是,热血冲昏头啦。”BEAM蔫巴巴地站在我面前,一脸生无可恋地感叹,“我后来才知道,YING根本就没有认识他……”

我气得想骂他几句,但又觉得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换做是我,不知道又会剩下几分理智。

 

于是我只是跟他说,MINGKWAN愿意帮忙说情,但他估计还得去道歉。

BEAM的眼睛亮了又黯淡下去,然后突然起劲问我怎么会突然找到MINGKWAN帮忙。

“你不是一向很看不惯他吗?”

 我踌躇一会儿,自己都觉得有些别扭:“那能怎么办,对你见死不救吗?”

“KIT啊!”BEAM深情地望着我。

“嗯?”

 他上前一步笑着锤了一下我的肩膀:“你真是太好了!”

 

(25)

  BEAM决定再一次请我喝奶茶。

  这次他似乎已经从失恋的创伤中走了出来,点了他最喜欢的红茶,好像毫不在意地咬着吸管跟我说:“BANK好久没来了。”

  我这才想起来这个人。

  他的教室就和我们在一层楼,在楼梯口的那个班级。

  我和他并没有什么交集,除非BEAM拉我,我也不怎么去那家奶茶店。

 “听说他前段时间被车撞了,脚伤一直都没好。”BEAM摇摇头,无奈地叹息,“真是天妒英才啊。”

  我哭笑不得地拍他一下:“你别乱说话。”

 

“对了。”他又想起了什么,“MINGKWAN是和他的女朋友分手了吗?”

  我愣了一下,说:“是吗?没有听说。”

  但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最近每次我看见MING的时候,他都是一个人,或者和别的男生一起。

“是吵架了吗?”BEAM叼着吸管思忖道。

  此时吹过一阵风,我的额发都飞扬起来。

  我在风里模模糊糊地叹气,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我怎么会知道呢。”我说。

 

 (26)

  昨天晚上下过雨,天空被洗净了,只在边际露出一点亮橘色的天光,树叶和花洋洋洒洒落了一地。

  潮湿的泥土和夏花浓郁的香味混合在一起,我戴着耳机清扫教学楼前的那片场所。

  有人拍我的肩膀,我转过头去,发现MINGKWAN就站在我背后很近的地方。

  他不由分说拉下我一只耳机,带着好奇的笑意塞进他的左耳。

 “ I don’t mind your odd behaviour.”

 “It’s the very thing I love.”

  “If you were an ice cream flavour,you would be my favourite one.”

  “My imagination sees you like painting by Van Gogh,starry nights and bright flowers…”

  我慌乱地想扯他的耳机线,又害怕弄疼他的耳朵。

  于是我倔强地看着他,说:“还给我。”

  他依然是弯腰,好像不嫌累一样笑着看我,亲昵又自然地撒娇道:“好听,再听一会儿吧。”

  我隔着他很近,闻到了清晨雨水的味道,也闻到了他的白衬衫上传递过来的,像新雪化开的气息。

  耳机里的歌手还在唱着:

 “Follow you where you may go.”

 “Oh,I’ve loved you from the start in every single way…”

  还给我。

  我的……心。

TBC

睡前甜一甜。

然后这几天不更啦。(希望不要打脸)

我写的逐月坑汇总

评论(38)
热度(224)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