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同班同学 0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29)

  在这个季节里,冰激凌融化得越来越快,时间却像是受热膨胀了似的,每天都漫长得没完没了。

活动月总算结束,而雨季快要来了。

  最近外面总是刮着很大的风,每天清晨起来门前都是一片狼藉,堆满了被雨水冲涮掉光泽的树叶。它们本来该这个麦田疯长的季节里焕然一新,带着绿得耀眼的颜色骄傲地挂在枝头。

  但热浪并没被季风带走,天越发像加热的蒸笼一样,空气闷热得让人浑身都绵软犯懒,走着走着额头就淌下几滴汗来。太阳肆无忌惮地耀武扬威,经历老师连续的催眠以后,教室里兵荒马乱地躺到了一片。我昏昏沉沉地趴在桌上,望向窗外窸窣作响的植被,想乘着这大风扶摇直上。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活动,撕了作业本的纸张开始了童年的游戏。

  我看见BEAM地站在走廊上,傻乎乎对着折好的纸飞机哈一口气,然后像瞄准一杆枪那样把它投掷出去。

  那纸飞机竟然在风中像旋涡一样转了好大的圈,飞到了邻近的树上再也下不来。

  

 “KIT,来比赛吗?”

“比什么?”

“看谁的纸飞机飞得更远!”

“幼稚。”

 

但我还是撕下了一页草稿纸,上面还写着我新学短语的例句:

He is so that into you .

我把它折起来,也像BEAM那样对着飞机的头部吹了一口气,然后转手将它放飞出去。

 

谁知道风突然变了方向。我看见那架纸飞机突然变了航向,像闯进奇怪的旋涡,竟然拐了一个弯落在一个人的脚边。

 

MINGKWAN正背着手靠在教室门外的墙壁上和另外的男生有说有笑。

他被那飞机的动静惊扰了,低头看看脚边,又抬头望向我。

我就困在原地了,也不知道该向前还是怎样。

谁知道他只是冲我笑起来,捡起了那架纸飞机,显然是要向我投掷回来。

我的心脏没由来地缩紧,只是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看他就站在几米之外,将那玩具朝我飞来。

我感觉到它穿过了层层空气,穿过了像罐头鱼一样熙攘的人群,准确地戳中我的眉心,然后落下来,被我抓在手上。

这个世界上只有我知道,那上面有我写下的,唯一的一行字。

 

 

(29)

    BEAM最近依然不常在我面前出现,这次是有别的原因——他和那个叫FORTH的男生竟然不打不相识,成为了好朋友。

对方隔三差五就约他去打球滑旱冰之类的,他虽然表面抱怨,但实际却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有时候甚至直接抛下我。

 

今天又该我值日,但另一个搭档说他要请女孩子看电影,拜托我帮他扫地。

雨季来了,好像全世界都陷入了恋爱。

 

(30)

   教室到垃圾处理场要走很长一段距离,其中有一片树林,是传说中的情侣胜地。

   到了放学以后,校园里就已经空荡荡地不剩几个影子。

   但我就是在那里,看见栗色头发的女生踮起脚吻了BANK。

 

   女生的马尾高高地扎起,在层层叠叠地树叶中晃来晃去,她头上的玻璃球头绳在闷热的季节里反射出一道彩虹。

   我还记得那个姣好的侧面——正是属于MING的女朋友MOOWAN。

   

(31)

   我也开始好奇起来,MING是否和MOOWAN已经分手。但就是班上著名的八卦团体也没有传出任何风声。

   我本来一直觉得MING像某种危险的食人花,是靠近不得的。但他主动帮了BEAM的忙却什么答谢都不要,倒让我有了些亏欠感。

   走在路上,我满脑子都是他和MOOWAN在走廊的另一端亲昵说笑的情景。

   而此刻,MOOWAN竟然吻了另一个男生。

   我从来没有想过,被事先抛弃的竟然是感情最泛滥的那个MINGKWAN。


TBC


我写的逐月坑汇总

fine 真的没存稿了

提醒一下后面的剧情我可能真的驾驭不住了。

评论(39)
热度(204)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