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K】同班同学 11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电影是部不太受欢迎的外国文艺片,整个场子里面只有我们俩,孤零零地坐在场中间,陷入黑暗里。

  我借着屏幕的光亮偷偷看MING,他还是平静得一如往常,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一个女孩坐在枝叶繁盛的大树上念着让人昏昏欲睡的独白,我装作专注地望着屏幕,心里却想着另外的事。

  他一直是个会伪装的人,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没有看到他露出过一丝一毫哪怕是悲伤或是沮丧的情绪。

 曾经以为像他这样的人,长得好脑子好性格也好,所有人都没道理不喜欢他,不羡慕他,他应该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此刻我才知道,他只是善于把所有的负面情绪藏起来。

 而我,即使是心里装着沉甸甸的爱慕,也总害怕惊扰了对方,说不出口,连主动接近都做不到,只能装作一副木讷又不好接近的模样。

   这一个多小时,我几乎如坐针毡:全身僵硬望着屏幕,望到眼睛干涩。直到站起身来,脚已经麻了。MING默默走在我的身后,时不时用手轻推我的背,我不敢看他,也不敢开口,只是在想,他是否和我一样也全然毫无心思观看这场电影。

 

(35)

 看完电影已经快八点,太阳全落下去,街上是喧哗嘈杂的行人,而漫天沉沉地布满灰蓝色云彩,很有些悲壮。

 我提心吊胆地跟在他的后面,生怕他问起关于电影的内容。但MING也没什么心思,于是我们只是走着,漫不经心,心不在焉,却默契得一句话也没说。

 

 最后我跟着他走进一家咖啡馆,摊开各自的英语试卷写起来。

 阅读文章的单词密密麻麻撞进我的眼里,我却只是心不在焉地随机勾选答案。

MING撞一下我的手臂,将试卷递到我们中间,指着改错那一题,猝不及防地凑近我问:“这个单词对了吗?”

 我看他圈出的单词。

Have Forgotten

“应该是错的。”我低着头说,“怀特先生还没有忘记那些事,所以不能用现在完成时。”

“是吗?”

圆珠笔在落地灯下闪着光,在他的手指间飞快转了一个漂亮的旋,他拿回试卷,我们像是在考试一样,表情沉着肃穆。

 

我翻开英语课本,正好就翻着那一页,夹着他扔给我的第一张纸条。

  —“所以课代表,你不喜欢草莓味,那到底喜欢什么味道的糖?”

 原本那张纸皱得像那个已退休教导主任的脸,现在已经被我压平,只是皱褶间被磨损得很厉害。他飞扬跋扈的字迹还是一清二楚,与我偷偷写下的落款如此格格不入。

 我看到我写的他的名字,端正而刻板,显得幼稚又可笑。

 

“课代表,你怎么做题不专心呢?”

MINGKWAN的声音极近地传进我的耳朵,匆忙要把英语书合上,那张纸条却因为我太过用力的掩饰滑落下来,溜到我和他的脚之间。

  匆忙弯下腰去捡,却和MING的脑袋撞在一起,他吃痛地叫一声,我连忙拿起那张纸揣进兜里。

  手上沾了些灰。

MING抽了一张纸巾,自然而然地握住我的手,捏着我的手指细细地擦拭起来。他笑着看我,扬起眉问:“课代表,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吗?”

  我慌乱地抽出我的手指,欲盖弥彰地再一次擦拭起来。

  “我这样沉闷的人,能有什么秘密。”

 

  窗外的行人陆续匆匆融进远处的夜色里,那盏老旧的路灯还固执地留在路口被千万人经过,燃烧着那一点无人在意的,微弱的光明。

 

(36)

  BEAM突然在课间来找我,说今天放学和我一起走。

  他看起来有些低沉,一双眼睛肿得像核桃,看起来很糟糕。

  因为BEAM总是像MING一样,充满元气又张扬的样子,所以这样的状况在我看来,就更糟糕了。

  

  所以我走到MING的桌前看着他:“今天我要和BEAM一起回家,他应该有事要跟我说。”

MING露出一点委屈巴巴的神色,不过他很快又笑起来:“没关系,好好去谈吧课代表。”

  本来最近我对MING的抵抗力已经提高,没想到此时他这样对我说话,我的心里又生出一种别扭的感觉——他不过是连续几天和我一起在课后写作业,我又有什么义务要跟他报备?

 

  我转身要走,又被拉住,放了一颗糖果在我手心。

 他坐着,难得仰视我,眼睛里的光亮跌进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我知道的,你喜欢巧克力味。”

 

 是的,我是个仪式感很重的人。我对味道没有特别的喜好,如果有,那一定是巧克力。没有别的原因,只不过它刚好和我的名字存在一些微妙的联系而已。

 我喜欢着这些玄妙的事,因为它奇异的宿命感。

 

(37)

  BEAM告诉我,FORTH跟他表白了。

  我竟然不太感到惊讶。

  沉吟一会儿,我问他:“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他把头垂得很低,突然又抬头迷茫地看我,“我竟然觉得有点高兴。”

  他的眼睛里还有血丝,纠缠不清地黏在他惯常明亮的眼眸上。

  我只能在心里叹口气,看着他,尽量让我的话语里不带任何情绪:“BEAM,你喜欢他吗?”

  他又呆呆地看我一阵,眼光像飘去离我很远的后方,又一遍重复:

“我不知道。”

  

(38)

  风又吹起来,一颗雨点砸到我的脸上,带着一点凉。

  BEAM说:“KIT,你说我怎么办呢?”

  我说:“你自己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他就絮絮叨叨地跟我说起来他和FORTH的事,零零碎碎像此刻淅沥细小的雨点。

 那天我帮忙传话以后,BEAM执意要“像个男人”,独自一人去面对那个传说中很可怕的FORTH。

 为了壮胆,他还提前喝了点酒。没想到喝醉了,遇到FORTH还没来得及道歉,就痛哭流涕哭诉起来自己痛苦的单恋过程。FORTH确实很高大的,看起来快要一米九,像学校展览馆里的古希腊雕像。

 最后歉也没有道成,倒是FORTH这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人把他拉到附近的夜摊默不作声陪他喝了一晚上闷酒。

  第二天醒来,BEAM哭也哭过了,醉也醉了,突然就看开了,觉得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非在本班找。倒是对FORTH这个人,他觉得对方还蛮热心肠好说话,是个值得结交的。

  于是他心思单纯地把对方当好哥们一样相处,一起打球吃饭,在和对方的朋友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他抽到要亲FORTH一口,他别扭了一阵,在众人的起哄之下就吻了上去,结果撞在对方嘴角。

  后来FORTH对他越来越好,比如在每次醉酒后把他背回家,又总用很温柔又肉麻的眼神看他。两人的关系越来越暧昧,BEAM却浑然不觉地打趣说你该不会是喜欢我?

没想到FORTH盯着他的眼睛,郑重地说:“是,我喜欢你,想和你谈恋爱的那种喜欢”。BEAM这才发现撩了人而不自知,于是丢下一堆烂摊子,落荒而逃。

 

  他说着其中的一些小细节,全部将这些交待完毕以后,神色又突然坚定起来,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正松了一口气,却突然听见他问我:“KIT,你打算跟MING怎么办?”

  “什么?”我愣愣地看着他。

 

  “我们认识多少年了,你以为我还不了解你吗KIT?”

  他说着这句话,突然就笑起来。


TBC

FB的剧情总是被我写得蜜汁搞笑。

今天又是遇到了极其重大又很丧的事情,不过想到快要完结了,还是能找回一点开心。

 我写的逐月坑汇总



评论(35)
热度(171)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