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K】同班同学12

今天月色和谐,掐指一算,明天适合完结。

*私设如山 OOC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39)

  我回到家里,也没什么心思再看书。

  七月快到了,那个时候一些成绩不错的学生就可以用GPA来向大学递交免试申请。同学们之前热切地讨论过这件事,但真正的尖子生都对这一切避而不谈,哪怕是大家都知道他们会毫无悬念地被名校录取,也只不过云淡风轻地念书,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这其中的人就包括MING。

  而我的成绩不算特别拔尖的,可能刚好到了能被免试的线。一切都还有些悬。除了我的家长和BEAM知道我的打算,其他人都心照不宣地没有向我问起这件事,包括MING。

  而我,也因为一些莫名的畏惧情绪,不愿意正面去面对他要被名校录取这件事——一切都是毫无悬念的。

  

 

打开了英语书,里面依然好好地夹着MING传给我的那几张纸条。窗前的多肉长得很茂盛,和沾着灰尘的纸飞机并排摆放在一起,在微风下被吹起丝毫不会引人注目的皱褶。

小雨过后的闷热只褪去一小半,虫子在窸窸窣窣地叫,短信提示突然响起。

——课代表,在家吗。

“在”字刚刚被我打出来,又马上被删掉了。

——干嘛。

——我在你家楼下哦,要不要下来请我吃冰激凌?

我的心脏突然狂跳起来,想要探身去向窗户下面望一眼,却又傻乎乎地坐了回去。

手指突然变得僵硬极了,回短信的时候一直出错,等到我输入了一半,他的消息又弹出来。

——开玩笑啦,我请你吃也可以。

 

“爸我出去一下!”

我跑下楼去,不停踏到下一层的木质地板上,那声音像是与我的心跳重合起来。

门打开了,我走出去,MING就站在我的窗户下面,穿着日常的浅蓝色衬衫和短裤,两手依然闲散地插在裤袋里,整个人和这个雨后明朗的夜晚相得益彰。

“怎么突然来啊?”我和他朝着彼此走去。

他走到我旁边来,继续脚步不停地跟着我。此时月明星稀,路边的植株长得繁盛极了,那里面藏着小小的,不引人瞩目却又芬芳的白色花朵。

“我和MOOWAN……”MING低着头突然开口,又偷偷看我一眼,“我们不再是情侣。”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就为了专程来向我宣布这件事,更不知道我此刻应该表露出怎样的情绪。

所以我只是假装若无其事地问他:“嗯,然后呢?”

“然后……”他侧过头来,背对着月光微微低头看我,突然恶作剧一般地笑起来,“我请你吃冰激凌庆祝一下。”

 

(40)

第二天,我和MING还有一群成绩好的学生果然被通知去校长办公室。

老师逐一分析了我们每个人的情况,他建议我保守一点不要选太顶尖的学校,而MING和BANK都被特意提及,说他们很有希望被泰国最好的大学录取。

MING就站在我的身后,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喷洒在我的头发上。

校长和老师们讲了很久才结束,临走前又把BANK和MING留了下来。剩下的我们一起行了礼,就潦草地离去了。

或许毕业就是这样,我们对新的未来总满怀着雀跃的期待,又不得不害怕离别带来的怅然。

 

(41)

有时候,越害怕到来的东西,反而到来得越快。

我们很快就都收到了大学的录取信息。

我投了三所学校,所幸作为冲刺的兰实大学也录取了我。而MING和BANK,都毫无悬念地收到了朱拉隆功大学的录取信。

学校准备给我们举行庆功宴。

我提前请BEAM吃了一顿饭——他还有两次机会,参加第二阶段的自主招生或者最终的统考,与我约定一起上兰实,而他和FORTH,用他的话来说:‘“对方正在追他”。他向我表示了祝贺,临别前还问我:“KIT,你真的不打算告诉MING你喜欢他吗?”

我没有回答他,因为我不知道。

 

或许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大多数的暗恋都是如此,一个人自导自演完了一出戏,但对方却全然不知。

你有没有试过和暗恋的人擦肩而过的感觉。那一刹那的全世界连同心脏都变成了默片,你匆忙地低下头,看见他的衣角,他的手掌,到一切恢复正常对于你来说就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每一个细节,空气里的每一颗尘埃都能回味无数遍。然而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在那一秒钟又路过了又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而已。

我该感激,学校那么大,我和他成为了同班同学,每天只要转过头,就能看他,玩世不恭地翘着椅子发呆或者搞小动作。我该感激他那样飞扬的个性,才让脾气这样古怪又沉闷的我得以接近他,和他成为朋友。

即使我们马上就要分别了,从此各奔东西,也许再之后渺无音讯。

 

BEAM看穿我的犹豫,抛出一枚银光闪闪的硬币,挑眉撩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那么,就让它来帮你做决定吧。”

 

TBC

粗略地查了一下泰国上大学的制度,大概他们可以通过申请,参加自主招生还有统考这三种途径来上大学。现在MING和KIT都是第一种。(如果不对可以纠正我……然后就当私设吧。)

我的逐月坑汇总

评论(42)
热度(168)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