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K】同班同学完结篇

完结篇 *OOC *私设如山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42)

庆功宴上众人都喝得很醉。

几个女生突然抱在一起嚎啕大哭,有人喝醉了酒,跌跌撞撞地朝着周围的人索要拥抱,后又哭成一片狼藉。

场面一片混乱,平时严肃的老师突然像变了个人,也和我们一起不顾形象地大哭大笑大吵大闹。

我看见MING被一堆人围着——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最受关注的那一个。

他的酒量应该很好。也许是他平时的样子懒散惯了,如今竟然看不出任何狼狈的差别。他还是那样漫不经心地笑着,和周围的人干杯拥抱。

我静静地看着他,迎接了一轮又一轮的人的敬酒,终于脑子也昏沉起来。

 

我看着MING光风霁月地站在一堆醉醺醺的人里,像是夏夜晚风中明朗的月亮。

或许是酒精上了头,我终于胆子大了起来,冲上去把他拉出了人堆。

他就这样疑惑地被我拉着,但似乎也没有挣脱。我一直把他拉出了餐厅外,才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瓢泼大雨。

雨水从水洼里飞溅出来,外面漆黑一片,安静得可怕,而透过橱窗还能望见餐厅里灯火通明,显得异常温暖,里面的人们沉醉吵闹,不愿苏醒。

 

“我……”我抬起头,看着他,又深吸一口气,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波澜不惊,“MINGKWAN,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但我其实无法承受他的反应。

除了那句只有百分之零点一可能的“我也喜欢你”,可能所有的回复对于我来说都是我不愿意听见的答案。

所以我为什么要傻到这样孤注一掷?

我不敢看他,也不敢听他的回复。

“我知道这样很丢脸。”我蹲下来不敢看他,“你走吧,我也不需要你的回答。”

此刻夜风夹着雨丝吹到我的脸上,凉意带走了我脸颊的燥热。

这才意识到我刚刚做了一个多么可怕的举动。

 

一腔孤勇都用尽了,我此刻只能像一只鸵鸟一样把头埋进臂弯。


分分秒秒像世纪般漫长。



餐厅外的屋檐其实很逼仄,我感觉到MING蹲了下来,他似乎叹了一口气,来拉我的胳膊。

“KIT,KIT,你看看我好吗?”

 

我却埋着头怎样都不敢动。

“你看这是什么?”

我听见他的话,终于好奇地将头抬起来,转过去,就看他蹲在离我很近的地方,明亮的眼睛是今晚唯一的星辰。

 

他还是抓着我的手,将一张折好的纸放在我的手掌上,这让我想起了很久之前,在校门口,他也是这样对我。

攥着那张他递给我的纸,我抬起头来疑惑地望着MING。他依旧是不发一语,只微笑地看着我。我的心脏又迅疾地跳动起来,重重地一下下,仿佛连呼吸都要困难起来。我低下头打开那张纸,总算发现它有些眼熟——因为那是兰实大学的录取通知信,给MINGKWAN的。

我惊讶地抬头看他,同时忍不住战栗起来。

此刻的MING认真看着我笑,他不再含着他的下唇,而是真心实意地仿佛每个细胞都充斥着喜悦。

我听见他有些颤抖地讲:“我以为,喜欢你这句话,该由我来说。”

 

 

END

 

 

番外。

 

(1)

我叫MINGKWAN。

所有人提起我,都会夸我,说我是个聪明又迷人的家伙。(真的不是我自恋啊。)我见到所有人都是笑眯眯的,挥霍着我的热情,知道如何让他们喜欢上我,并且开心起来。

但那并不代表我也可以随时让自己开心。

 

这里要说到我七岁那年参加父亲的葬礼。

当时并不知道悲伤是什么,我明明记得一个月前,他还在家门口吻着母亲的额头和我们告别,转眼我就站在角落里,只看见母亲和家族里的其他人都跪在地上失声痛哭。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可以哭得这样伤心,哭得我的心也感受到了一点我意识不到的悲戚。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父亲了。明明相框里他还揽着妈妈的腰和我的肩膀笑得那么灿烂又和善,突然之间就没人再带着我出去打球,给我讲数学题,抱着我在客厅带我旋转起飞。

我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明白过来,原来人是会死的,那代表着永远地离去,再也不会回来。

我的爸爸死了。

 

那个时候妈妈每天外出疯了一样的工作,而没心没肺的我再也没有人管教,于是开始和学校里的坏孩子们一起玩。

我凭借自己的小聪明顺利地升上了初中的重点班,但其他朋友们变本加厉,成绩一塌糊涂,每天都在学校闯着各种各样的祸。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MOOWAN和FORTH。

 

我帮他们打了一场架,最后赢了,但我们的人也依然伤亡惨重——我的脸上身上淤青一片,FORTH的手臂直接折了。要说打架的原因,我已经想不起,无非是谁抢了谁的女友,甚至只是在公交车上不小心踩到对方新买的球鞋。总之这群年轻气盛地中二少年们,总是可以找到各种理由来释放他们青春期的躁动。

 

不幸的是,虽然我们光荣胜利,但也逃不掉在教导主任办公室挨批的命运。

教导主任看我成绩很好,觉得或许我还有救,于是打了电话叫我妈来。

我记得当时我妈低声下气跟校长道歉,保证一定不会让我再犯,然后默不作声地把我领回去。

 

她没有责怪我,一句重话也没有,到了家只是让我回房间写作业。我因为害怕挨打,乖乖地很快把作业写完,然后一直等到日落,等到太阳消失,等到月亮升起来,等到饿得饥肠辘辘,也没能等到我妈叫我吃晚饭。

我小心翼翼地走出去,却看见她背对着我,一边擦拭着柜子上那张全家福合照,一边肩膀抽搐着,偶尔忍不住又哭出声来,几根银丝藏在她的黑发里,显得非常刺眼。

 

她没有说任何话,但在那一夜之间,我突然莫名其妙地长大了。我突然明白了原来我的母亲,她是这样悲伤。

我也明白了原来我们家里只剩我一个男人了,但我却让她这样失望。

 

后来我就开始学习如何让她开心起来,顺带让周围所有的人都对我满意。

我拿到了很漂亮的成绩单,交了很多优秀的朋友,再也没有惹过事,还考上了很好的高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我还记得那天我妈笑起来,和校长还有我一起合影,她眼角的鱼尾纹很重,可是非常美。

 

(2)

我被学校表彰以后,回去的路上碰见了MOOWAN,她晃着细长的腿坐在池塘边上,叼着吸管没什么表情地看我。

等我走过去,她跳下来,一把锤上我的胸口,豪迈道:“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就别再来沾染我们这些一无是处只会闯祸的渣子啦。”

 

MOOWAN长得有种独特的美。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人,她身材高挑,眼睛上挑带着点凶狠,不笑的时候简直戾气逼人。她也确实不是一块读书的料,即使她为人很仗义,但不管我跟她讲了多少次如何解一元二次方程,她永远都不会做,只会生无可恋地趴在桌上,不一会儿又跳起来说:“MING,我们去喝奶茶吧。”

 

她也很有自知之明,打算初中毕业以后就去社会上摸爬滚打随便混口饭吃,但她爸非是借了一大堆钱把她塞进了我们高中。

我和重点班的同学走在一起放学回家,却看见她非常没仪态地蹲在校门口抽烟。我想和她打招呼,但她的眼神分明写着闲人勿扰,果断起身,高傲地甩着她的头发走了。

后来我收到她的短信,“小明同学,我们还真是有点孽缘。但还是江湖再见吧。”

 

从此就真的如此,她潇洒地过着她的太妹生活,而我依然是那个优秀又人缘很好的MING。

所有的人都很喜欢我,除了KIT KAT。

 

(3)

我第一次在分班名单上看到KIT KAT的名字就觉得好笑,哪有人会和巧克力同名。开学以后,我也曾有意和他结交,但他通常只是疏远又陌生地看我一眼,似乎很为难地回我的问好。

 

他是个很认真的人,不管是对事情,还是对人。

比如每次我在课堂上无聊开小差,都会看见他的栗色头发在阳光下好像闪着光,一撮头发可爱地翘起来像只小猫。每次我看他的时候,他都专注地盯着黑板,如果老师讲复杂了,他就皱起眉认真地思考起来;老师讲了无聊的笑话,他也会很捧场地笑,脸颊上挤出一对又深又圆的酒窝,我有时候忍不住心痒,会想用我的圆珠笔去戳一戳,但想想,那一定会让他更加讨厌我。

 

他不太爱出风头,总是认真学习,沉默的样子——只有和隔壁班的BEAM走在一起,他才会真切地笑起来,那对酒窝就像他的名字听起来那样甜。除了我或许没有人知道,每次捐款他都是捐得最多的,每次值日他都会很认真地打扫,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样应付了事,甚至他的同伴有时候拜托他帮忙把自己的份也扫了,他也会好脾气地答应。

 

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个不错的人要对我怀着这样大的敌意。

 

按理来说,我不该做出用热脸去贴别人冷屁股的行为。

但那天开学的物理课,我就鬼使神差地举起了手,自告奋勇帮他搬器材。

他却泾渭分明地跟我划清界限,不给我丝毫接触的机会。

 

他真是个奇怪的人,明明对周围的人都友好,为何唯独讨厌我?

 

这本不是什么大事,他对我来说,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同班同学,毕业以后各奔东西,或许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我也许放下了他,因为我遇到了一件有些棘手的事情。

 

(4)

MOOWAN竟然拜托我和她假扮情侣。

我并不知道她和BANK是怎么在一起的,只是高二的暑假回初中拿材料,刚好看到她一边很亲昵地给对方擦汗,一边朝着我走来,此时的她完全不像当初那个挽起袖子就去打群架,母老虎一样的太妹了,仿佛就只是一个陷入恋爱中的,柔软的普通女孩子。

 

她看见了我,有一瞬间的错愕,然后发短信拜托我帮她保守秘密。

但是他们的恋情不长,她很快就决定不要再和BANK在一起。

最开始她也装得很像,一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般云淡风轻的模样。但后来她突然约我喝酒,哭哭嚷嚷说她根本不该和BANK在一起,她那么喜欢他,但是不能影响他的未来。

她和对方提出分手,但对方还是不死心。

于是她想起了我,因为我是唯一一个知道她和BANK在谈恋爱的人。

 

我想起小学高年级的时候,我因为没有父亲被欺负,MOOWAN还帮我打了好几次架。说起来也够怂的,竟然会让一个女孩子来保护我。

我看她哭得那么惨烈,考虑了一会儿就答应了。

 

反正我的生活,也过得波澜不惊到无聊。

 

至于他们后来的事情,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是尽职尽责地按照预先说好的买一支玫瑰花,在人多的操场向她表白,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

然后让她挽着我的手去BANK打工的奶茶店晃悠。

 

但我竟然在那里碰见了KIT。

我莫名其妙地就有一种想拉着他解释的冲动,待反应过来才觉得自己有多么好笑——他甚至看见了我,却连招呼都不想和我打。

KIT他到底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5)

MOOWAN真的是个奇怪的女人。她明明决定和BANK划清界限——就像当初和我那样,但又总是忍不住要以找我为由去拐角的那个教室偷看BANK,每次还得拉着我陪她做戏。

 

但每次我都会撞见KIT,他看我的眼神,明明只是转瞬的一眼,却让我莫名地心虚。

 

我每天要思考“KITKAT为什么讨厌我”这个问题至少十次。

直到那天我被拎到教室门外罚站,发现他路过我时跳跃的几根头发和红通通的耳根。

其实他不自在的时候总是抿嘴,酒窝出现在他的两颊上,看起来好像更加可爱了一点。

 

我难以控制自己,开始死皮赖脸地出现在他身边,故意逗他,看他脸红或者生气的样子。

 

而他不在的时候,我又总是想起他。

我被MOOWAN强行要求买草莓味冰激凌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思考起他会喜欢吃什么味道。在看见MOOWAN的栗色头发的时候,就会想起他那想让人揉一把的发顶,以及我有时候故意凑近他说话,闻到的柠檬味洗发水的气息。在路上看见十指相扣的情侣,我却在想念那天和他并肩走时晃着手和他的相撞,他低头脸红又别扭的样子。甚至只是看见超市里买的巧克力,我都会莫名地想起他,然后整颗心都变得很柔软。


之前有很多女生跟我表白,被拒绝的时候哭着说以为我也喜欢着她们。我想我是喜欢着的,我尽力去喜欢这个世界上一切对我来说没有危险的东西,包括落下来的树叶,新开出的花,或者被我撞掉作业本的人。他们被我经过,我朝他们露出笑容,随后就忘却了。


但是我越来越没有办法忘记KIT KAT。放学的时候刚刚在人潮中看见他,晚上看书的时候就又开始想起他。上学的时候,我用越来越多的时间来望着他露出的那小半个认真的侧脸发呆。

我知道,或许我喜欢上了KITKAT,是经过了还会想要停留,一秒钟也不想要告别的那种喜欢。

 

于是我跟MOOWAN说,我想和她“分手”。但是MOOWAN请求我再给她几天时间。

我知道其实她和BANK根本没有断干净,但我并没有资格也没有心情去管他们之间的事情,只是让她尽快解决。

 

没想到这天就让我和KIT在路上撞见了他们。

我不安地看了KIT一眼,猜测他是否意识到我和MOOWAN之间的复杂关系。但他好像完全没往那个方面想,竟然傻乎乎地以为我是被劈腿了,还破天荒主动地买了电影票笨拙地安慰我。

我在心里憋笑得要死,却因为想要这一刻柔软而真实的他更久一点,故意装作失落的样子。

 

第二天我就去找MOOWAN说清楚了。

我也意识到,其实我从来不该介入他们之间的感情,哪怕我只是一个无辜的局外人。虽然他们说我有一副好的头脑,但我也总是犯着错。但这一刻我终于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我的血液都上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去找KIT表白,说我要追他。

 

可我说出我和MOOWAN分了手,却说不出要追他。

我在说出那句话的前一秒,突然意识到,分手以后马上表白,他会不会以为我把他当做了备选?

我和MOOWAN的事情,是我承诺过要保守的秘密,同时我也不确定KIT能不能接受这样离谱的事情。


从来不曾胆怯一往无前的MINGKWAN,竟然在这一刻因为诸多顾虑违心地退却了。

 

我知道,也许遇见了他的我,就不再像是我了。

 

我开始准备我正式的告白——在被老师叫去讲解申请大学事宜的时候,我清楚地记下了他的所有备选学校,并且在之后都向这些学校提交了申请。

 

因为想让他知道,我早就把他规划进了我的未来,我也可以用很长的时间,来请求他了解我,接受我。


(完)


完结了!谢谢大家!其实发这章的时候很忐忑因为感觉会被吐槽……但其实我一开始构想剧情的时候就是这样决定的。

这是一个暗恋的故事,源于我那天不小心翻出了初中的暗恋日记。也许很多人的学生时代都这样默默地小心翼翼地喜欢过一个人,那个人在自己的心里就是最耀眼不可接近的存在,明知道不可能,但还是偷偷藏起那份悸动和酸甜偷偷地看着他,直到毕业分离,再渐渐地把他忘掉,突然有一天偶然听到他的名字,发现再也找不到当时那种心跳的感觉。

虽然一大把年纪了,无奈少女病重,就想把我那样平凡的故事给我喜欢的CP,让他们替我完成一个美好的结局,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很美好的角色。虽然热度不太高,但我真的也算是很喜欢这篇了。

如果你也喜欢请不要吝啬评论和小心心哦(算我求求你们了。)

另外感谢百年老师鼓励我写这个故事,帮我抠字眼,感谢虞美人和阿舅以及菜头的大力支持XD。

我的逐月坑汇总

评论(105)
热度(391)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