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最后一分钟(一发完)

*ooc *狗血
@Pepperxoxo 请问你还记得这个久远的点梗吗。
灵感来自金玟岐「最后一分钟」

beam从医院拿到检查单以后谁也没联系。
他几乎是冷静得可怕,立好了遗嘱,跟pha和kit说最近跟forth分手想一个人出国旅行散散心,然后一个人搬进了医院。
他的钱还够支撑一段时间的医药费。他想,如果到最后太过狼狈痛苦,就来一针安乐死。

但forth还是找来了。
即使beam说尽了难听的话,还摔碎了床头的花瓶让他滚,他也像棵生了根的大树驻扎在病床前,好像一点自尊也不在乎。
这个沉闷的男人永远不善于表达情感,他的嘴唇有些颤抖,等beam发气发够了,才拉起他的手说:“我只是想陪着你。”
beam躺在床上,看他一会儿突然冷静下来:“那随便你。”
他说完就毫不留情地背过身去闭上了眼睛。

失眠到凌晨,beam起夜,推开门看见那个一贯镇定的男人就蹲在墙角的黑暗里,一边抽着烟,一边流着泪。
forth听见动静转过头来,很快起身抹了一把脸,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beam身上,接过他输液的吊瓶。
beam看了他一眼,没再固执地拒绝。

后来他就一直陪着他了。

beam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病痛反复折磨着他。化疗以后上吐下泻,已经憔悴得没有人样。
forth藏起了所有反光的东西,此时正绞尽脑汁跟他讲笑话。
笑话实在不好笑,但beam苍白地扬起嘴角。
窗外阳光照射进来,在男人低垂的眼睫下落下投影。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手指颤抖着触碰到了对方肌肤的边缘。
forth缓慢地抓住他的手,虔诚地捧着,又将整张脸贴近他的手心。
beam想抽回手,因为害怕沾上男人的眼泪,但他显然已经不剩多少力气了。

forth抬起头来看着他,眼中的光芒在颤抖。beam将手指触碰他的眉心,有气无力的声音快被匿进嗓子里:“你笑一笑,我想看你笑。”
forth怔怔看他,僵硬地扬起嘴角,看起来却狰狞极了。
“好丑啊。”beam很轻地笑了一声,“但是真好,你终于摆脱我了。”

他看见forth的脸开始变得模糊,自己的身体像坠入深不见底的悬崖,周遭的一切都变了形,似乎回到了他们第一次发生关系的那一天。
“医生!医生!”神志不清中,他听见forth歇斯底里的叫喊。
他真是越来越不像他了。beam想。

他们阴差阳错地纠缠上对方,本来就是不该的。
他想起隔天forth一双沉静的眼睛看着自己,说要负责。他觉得好笑,冷嘲热讽一番就潇洒离去。
但他们后来还是在一起,因为两人都太寂寞了。
beam从来不觉得forth是真的爱自己。他是个被责任束缚得太紧的男人。

时空跳转到两年前他生日的那个夜晚,醉醺醺地回到公寓,一把倒在forth的怀里。男人把他抱到床上,帮他脱了鞋袜,又用毛巾温柔地给他擦脸,一点厌烦的神色都没有。
再次回到那个场景,他才看见客厅上原来摆着精心准备的蛋糕和烛光晚餐。如果他再细心一点,会发现对方为了这一顿饭,手上积累了多少细小的伤口。
forth的一番殷勤直接被泼了冷水,却只是叹口气,抱着他就要睡了。
可是他说了什么混账话?
他头疼地不行,冲着他喊:“你为什么要缠着我呢?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男人的眉头拧得很紧,却只是更深地搂住他。

他第二天早上宿醉醒来,男人递来一杯茶扶着他喝下去。他没怎么理对方,甩着钥匙说我有约,你自己玩,别带人回家乱搞就行。
其实回头看一眼,就能知道男人永远站在那里,高高大大地用眼睛拥抱着自己的背影,即使那双眼里,已是彻夜未眠的无奈和疲倦。

后来他被病人找茬忍不住动了手,被医院停职,便索性收起行囊就去了国外散心。从飞机上下来开机,才发现对方疯了一样满世界找他。
他说forth,你何必装得这么深情?

他以为他懂对方,他们都不再是什么天真纯情的人,愿意为了一段关系付出一腔孤勇。
他们的关系本来就源于一个错误,相处起来更像一场游戏。尤其在发现自己有动心的迹象以后,就更加固执地提醒自己,对方不过逢场作戏,只是和自己棋逢对手,熟练地扮演体贴温柔的好男友。
他终究是没有安全感的人,从来不敢付出真心。他的执意冷淡和嘲弄不过也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要一脚踩进泥沼。

一段势均力敌的感情中,高手过招,谁先认真谁先输。

但他竟不知道,对方早已心甘情愿投降。

beam的灵魂飘在空气里,融进阳光中漂浮的千万颗尘埃。他就站在forth的旁边,看着这个男人的眼里终于难以抑制地露出了悲痛的情绪。男人全身的肌肉紧绷着,开始颤抖起来。他的牙齿快要将嘴唇咬出鲜血,在医护人员离去后用粗糙的手抚摸床上躺着的身躯。

beam看见他拉起自己的手,将那枚熟悉的银戒指套了上去。
beam还记得,那是他跟对方分手的时候。他果断地收拾东西就出了门,而那个男人只是坐在桌边沉默地抽着烟。
他没有等到对方的挽留,于是取下戒指随手扔进了旁边的草丛里。

没想到……还是被forth找回来了。
可是他们之间,再也找不回来了。

beam突然释怀地笑起来,伸手想去擦掉旁边男人的眼泪,却发现自己透明的肢体已经穿过了对方的肌肤。
那就这样吧,他想。

forth应该解脱了,他也许再也不用浪费温度来拥抱自己这样凉薄的人。


beam望着对方,感到意识正在被逐渐剥离。

而等他再清醒过来,已经是一个明朗的清晨。
高大英俊的男人穿着校工服站在他面前微笑着伸出手:“你好,我是forth。”
那是他们相遇的第一分钟。

评论(54)
热度(230)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