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黑道霸少的小娇妻 01

*完全不知道是个啥玩意


阿金觉得自己如果是个女孩,那一定也是个灰姑娘。
他从小就家境贫寒,父母双亡。幸亏长了一副好皮囊,还天性傻白甜,简直是所有霸道总裁文里的主角本角了——除了很想嫁入豪门这一个愿望之外,

阿金每天都在为嫁入豪门当少奶奶而奋斗。
他还破釜沉舟拿了全部的存款去报了一个“嫁入豪门训练营”,呕心沥血,最终发现是进了传销组织。
他好不容易逃出来,没办法,又只能去当擦车小弟重新赚钱。

为什么选择洗车这个工作,也是有讲究的。
洗车行里的豪车很多,说明有钱的大佬也很多。他要一边展现自己生活的贫穷,一边表现出自己积极乐观奋发向上的美好品质,就总有一天会被哪个大佬看上。

这天他正在洗车行的角落里打盹,梦里面白马王子踏着七彩祥云来拯救他,还带了一大马车的钞票说:“别洗车了,我养你啊!”
他正幸福地流着眼泪要打开宝箱,突然听见有人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小弟!我上次来洗的车呢?”

他一个激灵醒过来,连忙应道:“来了来了!”
来的人是金龙帮帮主,肥头大耳,脖子上挂着金链,一脸凶相地带着一帮小弟昂首阔步走来了。
阿金点头哈腰把他们领到那辆迈巴赫旁边,露出标准化的职业微笑:“洗好了,大哥您验收一下。”
大哥抬头瞅了他一眼,又朝身边小弟使个眼色。小弟便机灵地接了任务,绕着车转了一圈,突然喊道:“哎,这里怎么有刮痕啊!”
阿金的心瞬间一愣登。
但他还是假装镇定走过去,一脸动人的微笑:“大哥,这是洗车之前就有的哈。”
“放屁!”旁边的小弟凶狠地帮腔,“我金龙帮帮主的车,会有刮痕?我看你小子是活腻了吧?”

小弟说着就上前拎住阿金的衣服扬起了拳头。
“放手!”帮主突然开口,摇摇晃晃走过来,每一步都地动山摇。
小弟安静退到一边。
帮主露出一口黄牙,拍拍阿金的脸:“小兄弟,你这么细皮嫩肉又长这么俊俏,做啥不好,非得来洗车呢?我看你啊,不如跟了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啊。”

“嘿嘿嘿。”阿金不动声色地避开他憨笑道,“这不太好吧。”
“嗯?”帮主不笑了,“你这是看不上老子?”
阿金觉得自己也是个十分有原则的人,虽然很想嫁入豪门,但实在不想嫁到豪门里去喂猪。心下一沉,他只好使出了杀手锏:
“其实,那个,帮主吧……我有性病。”
帮主没见过这种套路,顿时陷入了沉思。
阿金心跳如擂鼓。
帮主继续说:“这样吧,既然你有病,那我就帮你先治好了你再跟我怎么样?”
我跟你妹呀!现代人怎么能这么重口?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他在内心吐血三升。
“有道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帮主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然后瞬间变了脸色喊道,“把他给我带走!”
训练有素的小弟们马上围了上来。

完了。阿金绝望地想,贞洁不保,以后还如何嫁入豪门啊。

这时一个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
“住手!”
阿金和众人回过头去,只见一个穿着校服白皙清秀的小个子少年带着一堆彪形大汉走了过来。
“卧槽!”阿金听见跟班低声对帮主喊了一句,“大哥,这可是金龙帮帮主侯三龙啊!”
“什么?”肥头大耳的帮主瞬间如临大敌。

阿金非常迷茫……本地最大,全国连锁的帮派金龙帮不就一个帮主吗?

“胖子。”那叫侯三龙的小个子少年拍了拍手上的篮球,不怒而威,“你山寨我们金龙帮商标的事还没找你算账呢,又让我在这看见你欺负良家妇男?”
来了!阿金心中一动!真的帮主踏平了洗车场要来救他了!他果然是做主角的命!

胖子扑通一声带着众小弟跪下,连声求饶。
侯三龙不耐烦地朝天一个白眼:“还不快滚!”
“是是是……”胖子带着跟班们灰头土脸地溜了。

阿金愣愣地站在原地。
侯三龙走上来,温柔地问他:“小哥,你没事吧?”
他一笑起来,一扫刚才的凶神恶煞。脸上两个酒窝浮现出来,又奶又乖。
阿金捂心口:啊,这该死的爱情……
“小哥?”见他不答,侯三龙又喊了他一声。

“啊。”阿金抬起头来,瞬间梨花带雨,“帮主的大恩,我实在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你……”侯三龙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看起来年龄也不大,没上学了吗?”
机会来啦!
阿金一见这样的问题,马上熟练搬出早在心中背了百遍的模板。
“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没人供我上学。”说着他又低头露出一脸羞涩而满足的笑容,“现在我能自己打工养活自己,偶尔给院里的孩子带点礼物回去,就已经很开心了。”
看到了吗!帮主!
我是这世上孤苦无依又坚韧不拔的一颗野草!看到我天真善良积极向上的美好灵魂了吗!
“这样啊。”侯三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跟你说,我们金龙帮去年设立了助学基金,专门圆贫穷子弟一个大学梦。你要是真想谢我,就好好回学校读书去吧,学费我帮你解决。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助学基金会的制度……”
阿金呆愣愣地望着喋喋不休苦口婆心的侯三龙,心中苦不堪言。
帮主啊,您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我不想读书,只想嫁入豪门啊……

评论(37)
热度(189)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