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我怀疑我的室友喜欢我 05

04

生气归生气,MINGKWAN到底还是我的学弟。

我骂了他几句,看到他一脸懵逼地眨眼看我,一脸天真无邪像是刚从幼儿园放学的模样,突然就很没有兴致。

他一脸无关痛痒,而我气得想用头撞墙。

算了,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

我转过头去,正好又有人拉我组队,于是选择将MINGKWAN置之脑后,屡败屡战,东山再起挽回我的光辉岁月。


我终于赢了,满足地伸懒腰躺在椅子上长舒一口气,回头看看MINGKWAN,发现他已经不见踪影。

难道说,其实他也能听懂我在怼他,只不过因为个子太高反射弧很长。

这样想起来,之前我的舍友PHA,一米九几的个头,反应也是慢得要死。寝室之外的人都以为他很酷,其实只有我和BEAM知道,他是反应迟钝。通常来说,他只有两种表情:要么冰山般冷酷,要么精神病人般狂笑。

当然狂笑的一面,只有我和BEAM见识过。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笑起来的时候,露出粉红而狰狞的牙肉,张大的嘴巴像个宇宙黑洞,让我和BEAM瞬间不寒而栗。

我们都被深深地震撼了,因为从未见过笑和不笑如此判若两人的人类。

BEAM还曾经试图故意惹PHA笑,然后来偷拍他的样子放到网上公之于众,这样他就少了一个劲敌。

可惜PHA这人,笑点也很奇怪,于是BEAM的愿望到他搬走前都未能达成。


……扯远了。

先不说了,下一局游戏又开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已经洗漱了,MINGKWAN终于一瘸一拐地回来,还低着头一副蔫巴巴的样子。

难道这孩子真的是被我伤到了,开始怀疑人生?

我不禁有些愧疚,本着学长的关怀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MINGKWAN听到我突然的发问,竟然瞬间抖了一下,然后也不回答我,只是畏手畏脚地缩到了床上。

傻白甜MINGKWAN……突然怎么了?


MINGKWAN究竟怎么了。

我竟然开始在马哲课上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会不会是我说话真的太过分?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BEAM那么没脸没皮的。

我不得不承认,在这个学校我没有朋友的原因,除了我学医很忙之外,更重要的是因为我实在是脾气不太好。所以我总是和同学保持着最安全的距离,没想到这个MINGKWAN一搬进寝室就没心没肺地缠上来……让我不由自主就放飞了自我。


于是我给MINGKWAN发了一条微信,说昨天晚上是我不好,回寝室请他吃鸡。

MINGKWAN竟然没有像往常一样秒回。

我如坐针毡地望着黑板,PPT上开国元勋的头像都快被我看成了MINGKWAN,看看手机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他竟然还没有回我。


等到了下课,MINGKWAN还是没有回我。


我竟然有点慌张。可能是我太久没有过朋友了。


回了寝室,我放下书,发现MINGKWAN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妈的,原来戏多的是我。

不过这个人,平常都很精力充沛的样子,像口香糖一样黏着我也没见过他发困。现在晚上九点多了,他竟然睡得这么早。

我鬼使神差地又瞄了他一眼,发现他黑长的睫毛很安静地垂下来,鼻梁挺直,嘴角在睡觉的时候都带着天然的上翘。

唉,长得好看可真好啊。

我忍不住伸手……拍了他一巴掌。

MINGKWAN全然不知地依然闭着眼睛,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我凑过去听,发现他在说好冷。


原来MINGKWAN是发烧了。


我一边骂一边把他拖去医务室,肩膀承受着他大半重量,在这个寒冷的夜里喘得像只破风箱。

我可真的是个善良的人!简直感人肺腑感天动地!老天爷你看到了吗!能不能保佑我以后都不要挂科?

MINGKWAN的脸上还带着不正常的红晕,嘴巴凑在我的耳边呼着热气虚弱地喊:“学长,你别管我啊,你快走……”

我是不是应该义气凛然无所畏惧地回一句:

“我不走!好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我脑袋里蹦出千万个陪我爸看过的抗日神剧的战斗场面,实在没想到MINGKWAN这个傻孩子心里还有个英雄梦。

我废了好大的劲终于把他扶到医务室,女医生翘着二郎腿,桌上放着韩剧,低头剪着指甲漫不经心地问我:“怎么了啊同学?“

我说老师我室友可能发烧了。

于是医生就从箱子里拿出一只体温计让我帮他测,然后继续看韩剧。

我实在不忍心打扰这位姐姐的雅兴,为难地看了一下几近人事不省的MINGKWAN,问:“你自己能测体温吗?“

这家伙嘴唇哆嗦着,还不停在说:“师兄你快走,你快走啊……“

我回头望了一眼房间,除了剪着指甲的女医生,桌上的手机里响起诡异的背景音乐,其他连个鬼影也没有。

我竟然也能跟着紧张一把。妈的,也是入戏太深。


我估摸着MINGKWAN真的是烧糊涂了,只好拉开他羽绒服的拉链,手从他的毛衣里面伸进去帮他把体温计夹到腋下。

别说,这家伙体温还真的是高,烧得我也老脸红了一把。




时间到了。女医生已经剪完了指甲,剧里的BGM换了好几轮,放到片尾曲了。

于是女医生抬头看我,像慈禧皇太后一样伸出手,翘起兰花指,示意我把体温计给他。


我费力地又把手探进MINGKWAN的毛衣里,把体温计掏出来,竟然感觉这个场景有点色/情是怎么回事……

双手把体温计递过去,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个小太监。

女医生看了一眼体温计,才终于抬起头正眼看了一下我:“39度啊,体温挺高的。我先开点退烧药,明天不退就送医院吧。“

我差点就要回一声“喳“了。

还好我忍住了,又去取了药,然后扶着MINGKWAN回了寝室。




我像照顾瘫痪的人一样喂他吃了药,最后累得瘫在床上,开始回想自己是造了什么孽。

所幸MINGKWAN这个人真的傻人有傻福,第二天早上就又活蹦乱跳了。


但是活蹦乱跳的MINGKWAN,变得更加缠我。

有一次他还仗着身高优势摸我的头,被我一把拍下,骂了一顿。

我发誓这不是因为我小气。

小时候我长得还挺可爱的,于是大人们没少慈爱地摸我的头,夸一句:“这孩子真可爱。“

当时我妈和我都还挺高兴的。后来我那信佛的奶奶说被摸多了头会长不高。

于是我就陷入了巨大的童年阴影中。有时候我回家,我妈还会看着我无奈地感叹:“早知道当时就不让你姑姑阿姨她们摸你头了……“

这时候我就很想绝望地给我妈唱一首:《可惜没如果》。


MINGKWAN摸头不成,又用别的方式来献殷勤。

比如我打游戏的时候,他竟然跑来给我捏肩,捏到力道大的时候,我手一抽,游戏又输了。

于是队友骂我,我骂MINGKWAN。


但当我向BEAM感叹MINGKWAN这样好脾气的时候,BEAM突然来了一句:“他会不会是喜欢你?”


“他会不会是喜欢你?”

这句话突然跟个晴天霹雳一样,把我劈懵了。

“神经啊!“我装作很无所谓地拍了一下BEAM的肩膀,就心虚地跑了。


不过话说回来……难道MINGKWAN,我的新室友,真的喜欢我?


那我是不是该拒绝他?

不行,万一又伤了他的自尊心,他在饮水机里面投毒怎么办?

不会……MINGKWAN那家伙,哪来的自尊心。


我正在纠结当中,MINGKWAN突然拎着袋子回来了。

“学长,你在傻笑什么?“

我心一跳,吼他:“你是不是瞎了,我哪里有在笑?“

“哦。“他毫不在意地点点头,又从袋子里递给我巧克力棒,笑眯眯地说,“学长,请你吃!“

我抬头看了一眼MINGKWAN,又开始纠结起来。

如果我拒绝了他,是不是以后再也吃不到他买的零食了……

他将包装袋拆了,非常殷勤地递给我。我看到他眼里期待的光芒,就拿了一根POCKY出来。

我拿了一根刚含在嘴里吃了一半,就看见他还依然一脸诡异地盯着我。

我突然有些毛骨悚然,只好转移话题问他:“你怎么不吃?“

“哦……我吃的。“

他说完,就凑上来,咬住了我的还没有吃进嘴里的那半根。

我:……

草草草草草草草草操操操????????!!!

我那本来就内存不太够的大脑突然,托马斯螺旋上升到了半空,然后爆炸了!

脑子里还响起了新闻联播的结束曲,配着主播严肃而庄重的声音:恭喜神州十五号火箭发射成功!


我他妈……

我怀疑我的室友真的喜欢我……

评论(41)
热度(209)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