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我怀疑我的室友喜欢我06

我真的有点怀疑mingkwan喜欢我。
但我更怀疑是我自己想太多。
毕竟mingkwan这个人的脑回路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也许在他眼里,两人吃一根pocky是节约社会主义资源的表现,是继承中华民族节约勤俭的光荣传统……
可是去他妈的,他盒子里明明还有一大把!

我的脑子突然就在那一刻绕成了一团被猫咪弄乱的毛线球,像在写毛概论文一样无从下手。
于是我选择弃考——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打游戏。

而mingkwan又从袋子里拿出一袋泡椒凤爪,一拆开,野山椒热情奔放的香气就散发出来,让我的口腔条件反射地分泌出唾液。
我吞了一口唾沫,而mingkwan语气带着诱哄递了一块到我嘴巴,期盼道:“学长,吃鸡爪。”
……
我不吃不是人。
于是我右手握着鼠标,左手按着键盘,像个残疾人一样叼住了mingkwan的投食。但在下一秒,他的手抖了一下,那只凤爪就从我的嘴里落到了地上。

我的心一抽一抽地疼。
mingkwan眼疾手快地蹲下去,用纸巾包起那块凤爪飞快地将其扫进袋子里,一脸讨好地抬起头看我说:“没事没事,这里还有一大袋,我先帮学长把垃圾扔了。”
我刚想说不用了,嘴刚刚张开,就见mingkwan以迅雷不及百度网盘之势冲了出去,门被风带出响声,吓得我一激灵。

其实……他完全可以把凤爪扔进我柜子旁边的那个垃圾桶。

这样想起来,mingkwan可能真的不是喜欢我,他只是真的脑回路异于常人。

我把这件事放在心里,但其实也不太去想它。因为这学期开学,BEAM出现的频率更低了。不知道他又闯了什么祸,导致辅导员令人发指地加倍奴隶剥削他的劳动力,于是我的生活也变得越发无聊起来。还好mingkwan每天任劳任怨地帮我抄实验报告,喜笑颜开地任我吐槽,虽然分享不了什么八卦,但时不时会向我进贡一些零食,所以他喜不喜欢我这个问题就已经不重要了。

虽然有时候觉得他很烦,但总是一个人吃饭走路跑步的日子实在是有点寂寞。

说起跑步,这小子知道我要晨跑以后就开始每天早起赖着我要和我一起跑,我本来还担心他跟不上,没想到他跟踩了风火轮一样,跑好几公里都不带喘的。可能我拿两红绳给他绑头上他马上就能去闹海。

这天早上他硬要拉着我去湖边跑步。我本来严厉地拒绝了——因为湖边总是聚集了很多早起晨读的同学,而学校里很多人已经开始猜测我和mingkwan在搞基了,我害怕那些女孩子见了我们一起跑步受不了刺激一个冲动就跳进湖里当了河伯的新娘。

人生真是个循环。过去我因为pha不敢去湖边,现在因为mingkwan,我依然不敢去湖边。

可是mingkwan这小子比pha可怕多了,他仗着自己一副好皮囊,也不怕别人说他娘,可劲地撒娇噘嘴来达成他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愿望。

比如他说他很想去湖边跑步,因为桥上的狮子雕像让他想起妈妈做的红烧狮子头。然后我就被他拖去了,然后……我就掉下了湖成了河伯的新娘。

关于我这样一个小脑健全的成年人怎么会掉下湖这件事,我自己也是很费解的。总之我突然感觉到脑子一片空白,然后就被一个人拖上了岸,那人压我的胸口,压得我腹部痉挛。我睁开眼,发现mingkwan的嘴正贴在我的嘴唇上,而周围一大堆人围着我们……都带着非常复杂又兴奋的神情。

那个……有人想跟我再跳一次湖的吗?

“人工呼吸”事件又一次在学校树洞引发了激烈的讨论。
BEAM发来短信关心我,并且问我和mingkwan上床的时候有没有戴套。
我大骂了他一顿,并咒他早日被辅导员潜规则。没想到他非常不要脸地告诉我这恰好是他的心愿。
我大惊,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漏看了好几章的剧情,否则BEAM怎么会弯得如此毫无征兆?
BEAM在那边长叹一口气,幽幽道:“这就说来话长了……”
“那你还是别说了。”我连忙打断他。
BEAM在电话那端明显哽了一下。
我正要开口说这只是一句玩笑话,就听见BEAM更加幽怨地说:“Kitty,你变了,你现在的心思是不是全都在mingkwan那个小狐狸精身上了?”

我才翻了个白眼,就听见钥匙转动门把的声音。
小狐狸精mingkwan回来了。
我现在不想理他,于是连忙挂了电话蒙上被子装作我在睡觉。

我听见他试探地问:“学长?”
“……”
“学长你睡了吗?”
“……”
我装作熟睡地样子打鼾。
“学长你骗我,你平时不打鼾的。干嘛装睡啊?”
“……”
妈的,我为什么装睡你心里没点b数吗?

被拆穿的我只好睁开眼睛转过头去,猛然发现mingkwan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看我。
我吓了一跳,脑子里突然又出现他给我做人工呼吸的那一幕,打湿的睫毛垂下来显得非常可口……
妈的!
mingkwan可能真的是只小狐狸精!
于是我很烦躁又心虚地问他:“你到底想干嘛?”
他委屈地抿嘴伸手来抓我的胳膊说学长你别生我的气。
我的坏脾气像是一个打不出来的喷嚏,憋在鼻腔里闷得我无语问苍天。
我说mingkwan,我上辈子是跟你有仇吗你要这么缠着我?
没想到mingkwan竟然认真地思考了一阵,然后没心没肺地笑起来:“上辈子有没有仇我不知道,反正这辈子我还就缠上学长你了!”

TBC

评论(25)
热度(214)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