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我怀疑我的室友喜欢我 07

我这辈子还就赖上你了。

BEAM跟我科普过一些撩妹注意事项,其中一项就是没有偶像剧男主脸就不要照抄偶像剧男主的台词,没有霸道总裁的钱就不要妄想靠一句“女人,你是我的”抱得美人归。


MINGKWAN有没有钱我不知道,但他这张脸去演偶像剧,真的也算绰绰有余了。

其实我啰嗦了这么多,就是想表达一下……这句话的杀伤力还蛮大的,像飞来一颗陨石,在我左心房砸了个坑。

以后血液循环不畅我都得怪他。

于是我红着脸翻白眼,强装镇定。

“赖一辈子干嘛,天天一起啃鸡腿吗?”

MINGKWAN却毫不在意地依旧热络,拉着我的手眼里一片赤诚:“没关系,学长,只要能罩着我,我的鸡你想吃多少吃多少。”

“滚,谁要吃你的鸡。”

我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躺下了,心情愉悦得仿佛刚才那个因为人工呼吸而气到无法呼吸的我只是个幻觉。

MINGKWAN把手伸进被窝,贴在我脖子上冻得我一激灵。我全身一抖,又没好气地转过去,“你到底要干嘛?”

他傻乎乎地乐,说学长你清明节打算去哪啊?

“还能干嘛?回家扫墓啊。”


要说时间过得还蛮快的,不知不觉MINGKWAN搬进我们寝室已经快一个月了。而开学后的第一个假期也终于要来了。

所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现在大家都是乐断了魂,尤其是BEAM那家伙,早就订好机票打算飞去传说中的装逼胜地邂逅艳遇了。

而我。

我每年的清明节都过得很坎坷。

我不是在医院里出生的。当年我妈怀着我和我爸吵架,一气之下就回了娘家,一气之下就在娘家生下了我。而我妈的娘家——也就是外婆家,是在一片大山里,卫生条件不好,全靠我外婆成日念经才得以保得母子平安。

当然作为一个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医学生,我把这归咎于我妈身体素质过硬——从平时她拍我头的力气就可以窥见一斑。

反正总之,我外婆非得认为我和我妈得以存活是祖宗和山里的神灵保佑,非要我每年都得回去几次拜祭感谢。

于是每年我都得坐很长时间的车绕过山路十八弯,吐得肝肠寸断,带着一脸快要命丧黄泉的惨白去给山里的祖老仙人门扫墓。

有时候我也会向他们祷告一下,说看我这么有诚意让他们保佑我一夜暴富之类的,可惜我外婆让我带去的祭品太丰盛了,他们在地下过得太逍遥,以至于就忘了照顾我这个子孙后代。

我活了二十年,真的一点暴富的迹象都没有。


因此MINGKWAN一提起清明节这件事,我的胃就开始条件反射地抽搐起来。

“那你去哪儿扫墓啊?我跟你去好不好?”

?不是,这位同学,就算你真的喜欢我,我们的感情戏也才演到第二集,你怎么就觉得我们能突飞猛进让我带着你去见我家列祖列宗了?

于是我挥了挥手打发他走,不想再理他了。


接下里MINGKWAN又缠了我好几天。

他说他妈天天出去泡汉子,也不管他,如果放假回家的话他会很缺爱很受伤。

我说那你就待寝室呗。

他说寝室阴气太重,你不知道这学校以前是坟场吗?

我说这位同学,你不是工科生吗,这么封建迷信真的要不得。

MINGKWAN一脸理直气壮地噘嘴说:“牛顿以前还研究神学呢,你没见过鬼神,不代表鬼神真的不存在啊。”

我没心思跟他进行这种高深的哲学探讨,又低头赶我的报告去了。


清明节就在下周。

我分明已经感觉到班上寂寞大学生们身上散发出躁动不安的因子。

而我妈给我打了一千块钱,让我穿得喜庆一点好回老家去见祖宗。

……扫墓为什么要穿喜庆一点?

但我是个孝顺的孩子,我选择拿三百块买衣服,剩下的钱去买个键盘。

毫无疑问MINGKWAN是肯定要跟着去的。

我已经习惯了他的阴魂不散,心想有个人陪也挺好,他这么大个子,至少我和他走在一起不会被抢劫。


……结果我真的被抢劫了。

我刚美滋滋地买了键盘出来,和MINGKWAN走在一条比较僻静的路上,一个影子飞快地闪过,就把我的包给抢走了。

然后我想也没想就追了上去。

那可是老子刚买的键盘啊!!!

结果迈出去几步MINGKWAN拉住了我,突然一脸严肃地摇头:“学长,别冲动啊!”

我懒得理他,说你快帮我报警,就挥洒着一腔热血追过去了。


这个抢劫犯很奇怪。

他戴着口罩,跑到我前方一截距离,开始很嘚瑟地在原地跳起了舞。

我仿佛受到了侮辱,脑子一热就跟了上去。

这一跟就跟到了一个更加僻静的巷子里。

有人从后面结结实实给我来了一闷棍,我眼前一花,就没知觉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一个小黑屋里面。

那个歹徒依然戴着口罩,手上的匕首寒光闪闪晃晃悠悠。我说你小心一点别伤着你自己。

我说大哥你放过我吧,键盘给你行,我还能免费帮您装宽带,帮你练级。您绑了我也没用,我这么一单身穷屌丝,也卖不了几个钱。

“你给我闭嘴!”歹徒长得瘦瘦小小,声音也很尖细。他愤怒地打断了我,说,“你杀了我全家,我现在要把你千刀万剐以祭我的族人在天之灵!”

“那个……兄弟,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和MINGKWAN的偶像剧还没演几集,怎么突然就进入悬疑剧情了?我竭力让自己保持镇定,“我没有杀过人啊,如果你不信可以看我的无犯罪证明。而且我大众脸……可能是长得像哪个罪犯,您肯定是认错了。”

歹徒冷哼了一声,显然是没信我的话,自顾自地嘲讽道:“重九,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孬种。”

“您真的认错人了啊!”我快抓狂了,“我不叫什么重九,你看我的身份证啊!我叫侯三龙!”


TBC

本来还想写到后面的剧情,发现自己真的太啰嗦了,先就这样啊吧。

预告一下,其实mingkwan叫明宽,KIT之所以叫KIT,是因为嫌侯三龙这个名字太挫……




评论(20)
热度(148)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