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我怀疑我的室友喜欢我 08

“我叫侯三龙!”

是的……对不起,我叫侯三龙。我到第八章才告诉你们这个真相。

侯三龙这个名字,算是我毕生的痛。我在外婆家那边,上面有两个姐姐,所以刚好排行第三,然后因为属龙,所以我外婆就赐了我这样一个名字。

别人小时候的梦想是吃肯德基,买梦幻芭比娃娃或者奥特曼模型。

而我,只想改名字。

但我外婆不许,他说改了名字,就相当于改了命,是要遭报应的。

我可真是亲生的孩子。

身份证上的名字改不了,别人的称呼倒还是可以改。大家都叫我KIT,这和理发店里的李大富叫TONY是一个道理,就是听起来洋气一点。

哪知那绑匪完全不吃我这套,锋利的刀刃就在我脸边晃着。

他凑近了我一脸凶狠道:“以你的能力,变出一张身份证有什么难的?你以为我会信这种鬼把戏?”

……我想了想,他说得也是,现在办假证的地方多了去了。

绑匪看我无言以对的样子,又丧心病狂地笑起来:“重九,没想到你也有今天。你当时诛杀我全族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你也会沦落到这般模样?”

“我今天就要把你千刀万剐,再烤熟蘸酱吃掉!”

我其实已经怕得要死,腿也抖得不行,不知道MINGKWAN那家伙有没有报警。我想了半天,目前唯一的办法是跟他拖延时间。

于是我脑子一抽,问他:“那你想蘸什么酱?”

绑匪还非常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嗯,郫县豆瓣酱吧。”

“嗯,没吃过,好吃吗?辣吗?”

“还蛮不错的……辣得很爽。”

于是我又问道:“那你要加香菜不?”

结果他的刀刃突然又逼近:“别跟我说香菜!我和香菜势不两立!”

“……你的仇敌还真是蛮多的。”

“是啊。”绑匪盯着自己的刀刃发呆,“我杀了你,就又少了一个!”

说着我的眼前闪过一道刺眼的银光,我被晃得不禁闭上了眼睛。

结果预期的疼痛没有到来,我听见打斗的声音,睁开眼一看,才发现绑匪和MINGKWAN竟然在地上打得难舍难分。


绑匪尖细的声音响起来:“你个骚狐狸,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MINGKWAN一个翻身跳开,嘟起嘴指着他骂:“你个死老鼠,他也是你能动的?你也不怕遭天谴?”

……骚狐狸,死老鼠。

我第一次在看两个男人打架的时候听到这种新颖别致的骂法。

但下一刻,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绑匪真的变成了一只硕大的老鼠,足有一只成年橘猫那么大。

我觉得我可能是吓出臆想症了,不然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事情发生呢?

我就被绑在那,眼睁睁看着MINGKWAN和那只大老鼠继续扭打在一起。最后MINGKWAN捡起之前被扔在地上的刀,狠狠捅进了大老鼠的腹部。

大老鼠死气沉沉地躺在地上,MINGKWAN一瘸一拐地走过来给我松绑。

我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实际上我已经快吓尿了。

他摸了摸被吓傻的我的脸,笑道:“你看,我也能救你。”

我完全没注意到他那个多出来的“也”字,还沉浸在MINGKWAN杀死一只大老鼠的画面中。

但想了想,作为一个医学生,死在我手下的小白鼠已经不计其数。

但是!

那可是一只橘猫那样大的老鼠啊!

MINGKWAN拉着我走出去的时候,我还怔怔道:“那个,尸体可以扛走去申请吉尼斯纪录吗……”

他一脸哭笑不得的想揉我的头发,然后看了看自己沾血的手还是忍住了,一脸意味深长地说:“这世上比这大的老鼠多的是。”


此时的MINGKWAN突然不傻了,还略微高深莫测地让我害怕。

我跟着他走出那间阴森晦暗的房子,外面的太阳晃得我眼晕。我稍微恢复了神志,戳了MINGKWAN手臂,“你老实交代,刚刚那到底是怎么东西?你怎么知道他是老鼠?”

MINGKWAN的眼珠转了转,不在意地说:“我当然知道了,因为我和他啊是同类嘛。”

“……你也是只大老鼠?”

像MINGKWAN这样的人,哦不,生物,哪里有一点贼眉鼠眼的样子?就算他是老鼠,也应该是福星高照猪八戒里面范冰冰演的那只锦毛鼠。

但是MINGKWAN笑嘻嘻地看着我说:“我是狐狸精。”

他的眉眼温柔到在阳光下快要化成一滩雪了,我听到我的心脏像是受了蛊惑一般地迅速跳动起来。

他确实是个狐狸精……

“学长。”他突然伸手蹭了一下我的鼻子,

“你是小神仙啊,你知道吗。”

TBC


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个啥。

还是没有写到越想想写到的进度。

唉,凑合看吧……




评论(48)
热度(194)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