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异坤】可以

可以

 

*人设天崩地裂

*剧情异想天开

*双向暗恋我滴爱

 

*不喜勿喷,喜欢请夸一下我,谢谢了

 

(1)

在走进那个演播厅以后,蔡徐坤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注意到王子异。

一是他离第一的位置最近,一是他在一堆浓妆艳抹的男孩里显得格外清新脱俗。

五官不算特别精致,但那种清爽帅气的大男孩气质,每一寸都正好长到蔡徐坤心里去。

蔡徐坤不动声色地多看了他几眼。

虽然在舞台上外放霸气,但私下里蔡徐坤的性格是比较内敛的。即使对王子异怀着几分欣赏,两人也都坐得近,他依然找不到话去套近乎。

谁知道王子异就主动和他搭讪了。

那声音就响在他身后,和声音主人略微下垂的眼角同样温柔。

“紧张吗?”这是王子异跟他说的第一句话。

蔡徐坤心跳了一下,斟酌了半天,回道:“挺严格的。”

这个回答太过官方又模棱两可了,王子异不再追问,蔡徐坤有些懊恼。

但蔡徐坤不会表现出来,他就披着他的蓝色皮草坐在高位上望着全场,浓妆掩盖了忐忑。

 

后来蔡徐坤和王子异还是熟悉起来了,甚至到了形影不离的程度。

最开始他想王子异跳了八年breaking,打扮也很嘻哈,一来就坐上了第二的位置,想来也该是个很强势的人。

没想到王子异竟然出乎意料地好说话。

和蔡徐坤相处的时候,他说得最多的就是“听你的”“我都可以”。

 

“王子异,等会一起去排练吧?”

“好啊。”

“王子异,你戴黑色的那顶帽子吧,更好看一点。”

“听你的。”

“王子异,菜吃不完了,你可以帮我吃一半吗。”

“行啊。”

“王子异……”

 

虽然年纪还小,但大家都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好几年的,哪怕是家境优渥养出来的小性子也早就被蔡徐坤隐藏得天衣无缝了。

但没想到和王子异相处起来,他竟然控制不住地越发恃宠而骄,又控制不住地在他妥协的时候硬生生找出一点宠溺的意味,然后在睡前回想起来,带着那点雀跃欣喜入睡。

 

但后来蔡徐坤发现,王子异对谁都这样。

钱正昊说:“王子异你可以教我一下跳舞吗?”

王子异连忙放下正在记的歌谱,一边起身一边说:“可以呀。”

卜凡说:“王子异你这鸡蛋能分我一个吗?”
王子异连忙把捧着碗递到他面前说:“可以呀。”

董岩磊说:“王子异我又落下好多功课你帮我补一下可以吗?”

王子异也毫不犹豫地说:“可以呀。”

 

蔡徐坤就不高兴了。

他的不高兴来得十分莫名其妙。

“可以”就是“可以”,为什么还要带个“呀”字?

明明是个swag boy,这么软乎乎地要干什么啊?

 

一方面他觉得生气,一方面又觉得失落:或许王子异对自己的纵容并不是独一无二的。老实巴交的山西人,对谁都那样。

他蔡徐坤并不是特别的。

 

蔡徐坤越想越气,但一边气一边仍然忍不住去找王子异。

 

门没关严实,走到王子异寝室门口,蔡徐坤熟稔地一推门就进去了。

寝室里只有王子异一个人,他刚好脱了被汗打湿的练习服,露出好看流畅的肌肉线条,听到动静转过头来,看到蔡徐坤却是明显一愣。

“有什么事吗?”王子异像是很不自在一样,逃命一样拿起另一套衣服往里钻。

蔡徐坤故意找茬:“没事不能来吗?”

“啊,当然不是……”王子异低头否认了,复有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看见蔡徐坤斜斜倚在门边抱着双臂看自己。

王子异小心翼翼地问:“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

“没有啊。”蔡徐坤无辜地看他,突然眯起眼睛露出惯常甜甜的笑容,“你快换好衣服,一起去练舞了。”

“哦……”王子异心不在焉似地要继续换裤子,手伸到裤腰又顿住了。

“你先出去等我吧。”他对蔡徐坤说。

蔡徐坤直勾勾盯着他,那眼神像只小狮子,充满强势和固执。但语气又是软绵绵带着一点撒娇的委屈:“我不可以看你换衣服吗?”

 

王子异做了好几秒的心理斗争,最后还是妥协了。

他迅速地脱下身上的裤子套上另一条,看起来竟然十分手忙脚乱。

然后装作镇定地对蔡徐坤说:“走吧,去排练。”

 

“等一下。”蔡徐坤依然靠在门边说。

王子异全身的肌肉因为这三个字又绷紧起来,他僵硬地问:“怎么了?”

蔡徐坤轻笑了一下,朝他走过去,说你衣服没理好。

手刚伸过去,王子异一个飞速地转身,又飞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一脸正直地看他:“现在好了吗?”

“……”

蔡徐坤抿起嘴,又强迫自己露出一个笑容来,“走吧。”

 

王子异觉得今天的蔡徐坤有点不对劲。

不对,是最近几天的蔡徐坤都有点不对劲。

但他不敢去探究了,因为王子异觉得自己也不是很对劲。

 

蔡徐坤的眼里像是小钩子,一盯着王子异看,王子异的注意力就全被勾走了。

蔡徐坤的嘴角像是小爪子,一冲着王子笑,王子异的心脏就被挠了。

甚至蔡徐坤的蓬松的发顶,都好像能飘散出甜腻的气息,让王子异晕头转向。

 

真是非常危险的征兆了。

 

就像此刻,他俩习惯性地并排坐在一起,练习着要表演的歌曲。

他们没有看对方,就各自哼着歌,哼着哼着,不约而同地齐唱了起来。

“平时的我,呵,一直很有自信,在你面前,却迷失了我自己。”

唱到这一句的时候,王子异神使鬼差地转过头去看蔡徐坤。

蔡徐坤正转过头来望着自己笑,嘴里也唱着那句歌词。他画着浓妆,眼角撩人的笑意快要飞起来,眼睛里还映着自己,嘴角带着点意味深长的促狭。

心脏瞬间漏了一拍,王子异别扭地移开目光,一秒也不敢再多看。

 

但之后,又忍不住偷偷斜眼看回去。

蔡徐坤已经转过头去了,专注地低头唱歌,声音软乎乎的,嘴唇一张一合,让王子异联想到小时候爱吃的果冻。

 

 

直到后来这一幕被镜头拍下来,王子异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像一个情窦初开的愣头青。

 

 

 

蔡徐坤的手过敏了。

但他对此习以为常,拿出药膏来擦,轻描淡写地戴上手套,也不想大张旗鼓说自己生病了。

所以除了室友,很少有人知道这件事。

 

蔡徐坤突然想,他不说的话,王子异会知道吗?

但王子异一句话也没提,连他为什么突然戴手套都没问。

蔡徐坤也装作无事发生。

 

走着走着,王子异说:“你鞋带松了。”

蔡徐坤低头看去,皱了皱眉,正要弯腰,就见王子异已经蹲在自己面前。

“我来吧。”王子异说。

蔡徐坤盯着王子异的头顶,觉得他像一只大狗。

发现王子异系鞋带的神情非常专注。

他好像做什么事情都特别认真,但这次蔡徐坤脸红了,说其实我可以自己来。

王子异笑了,理所当然的语气:“你手不方便,就我来吧。”

 

蔡徐坤神情复杂地看着他起身,心里惆怅地叹口气:他还真是对这个老实巴交的山西人没办法了。

 

TBC

 

评论(42)
热度(451)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