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异坤」卸妆水(一发完)


训练结束后蔡徐坤也习惯性和王子异一起回去。路过王子异寝室的时候蔡徐坤顺路熟稔地跟进来,和Jeffrey打招呼。
正在煮鸡蛋的Jeffrey看见两人并肩走进来,心脏就开始一跳。他想找个借口走掉,又看见煮蛋器里鸡蛋还煮着,心中一万个纠结只憋出一句:“你们要吃鸡蛋吗?”
“谢谢谢谢。不过不用了”蔡徐坤满足地伸个懒腰,摸了几下自己腹部笑道,“刚刚我们已经去食堂加过餐了。”
说罢就躺上王子异的床,细瘦的小腿懒散地搭在床边有意无意地晃。
那边两个健身狂魔还在喋喋不休交流,像是把他遗忘了。
王子异说:“唉你说我腹肌怎么总是练不出来。”
“啊。”Jeffrey软乎乎地,“是不是你方法没对啊,要多吃一点鸡蛋。”
“哦,也是……”
眼看着对话要结束了,蔡徐坤想王子异应该要来找自己讲话了。
以前王子异来蔡徐坤寝室找他的时候,最先是两人都坐在椅子上聊天,后来变成蔡徐坤躺床上,王子异把椅子搬过来坐在他床边聊天,再后来王子异在他再三要求下坐上了他的床。
两人就懒懒散散地挨在一起,莫名其妙有一堆说不完的话。有时候没话说了,就沉默下来,开始靠在一起发呆。
这个时候寝室的室友就突然变得很吵,像周锐就会开始cue钱正昊,很大声地问他要不要一起去找郑锐彬玩。
钱正昊也很大声地回应:“好啊好啊。”
两个人跟唱山歌一样。

现在蔡徐坤心里有点不高兴,因为Jeffrey的存在,王子异好像把他遗忘了。
那边王子异还在啰啰嗦嗦给Jeffrey介绍新买的营养粉,Jeffrey听着,偶尔慢慢吞吞地回应。
两人说话都是又慢又轻,时间过得缓慢异常。
蔡徐坤心中无名火起,却只能憋着继续晃腿,哪知力道重了一点,脚踝就磕着床沿了。
他的脚踝细瘦光滑,一点肉也没有,磕在冷硬的金属物上疼得他直接叫了出来。
谁知王子异几乎是立刻出现在床边了。
这个慢吞吞的人很着急地问他怎么了。
蔡徐坤忍不住就放软了语气,还不自觉带点撒娇:“我磕着脚踝了。”
“哪只?”王子异就单膝跪在地上拉起他撞着的那只脚要把裤腿撩上去检查。
“喂喂……”蔡徐坤有点不好意思地脸红了,连忙阻止他,“不用了,没事的。”
自从王子异知道他手过敏的事以后,就把他当成一尊瓷器供着了,蔡徐坤要是磕着绊着,王子异能比蔡妈还唠叨。
“那就好。”王子异说。
最近两人之间总是突然陷入古怪的沉默,就如此刻,王子异还跪在床边,蔡徐坤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躺着。
嗯……有点尴尬。
于是他伸手拉拉王子异的衣角,上半身又往里挪一点。
王子异很懂他的意思,从善如流坐到床边。
老实人高大的背影遮住了屋内大半的光线,蔡徐坤感觉到困意袭来。
“累了就睡一会儿吧。”王子异的声音像四月里太阳下的微风,很柔很轻。
最近训练强度和压力都很大。虽然蔡徐坤有努力吃很多,但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他睡得太少了,经常半夜失眠,就又跑去教室练习,王子异真是每天求佛祷告心心念念想让蔡徐坤多睡一点。
所以刚刚蔡徐坤躺在床上,他也不敢去打扰。

“那不行啊……”蔡徐坤的声音迷迷糊糊又重名一点倔强,“我还没卸妆呢。”
这真是最后一点坚持了。
他们确实挺惨的,到了大厂来以后,用的化妆品可能是有什么问题,好多人脸上都长痘了。王子异之前不怎么化妆,现在脸上也长了闭口。
但娇嫩的小玫瑰很懂得保护自己。每天雷打不动地卸妆敷面膜,再加上底子好,皮肤倒也没怎么遭殃。
王子异看着蔡徐坤上下眼皮已经快黏在一起了,便体贴道:“那你先睡会儿,我帮你卸妆吧。”
一旁嘴里塞着鸡蛋的Jeffrey心里:打扰了,告辞了。想着这怎么也得找个借口走了啊。
哪知王子异突然叫住了他。
突然被cue的Jeffrey走到门边,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兔子,紧张地回过头,舔舔嘴唇张张嘴,轻轻“啊”了一声。
“用你的卸妆水。”王子异说,“可以吗?”
“啊,当然可以了,随便用吧。”
两个富家子弟都爱健身,性格又都佛的一比,平时相处也是非常融洽,很多东西几乎都是共用的。
Jeffrey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如释重负道,“那没什么事我先去训练了。”

寝室里又只有两个人了。
空气安静又安心,蔡徐坤闭着眼睛,感觉到王子异拿着卸妆纸巾在自己脸上轻轻柔柔小心翼翼地擦拭。
就……有一点幸福。

但Jeffrey不太幸福。
当初那句很随便的“随便用”带来的后果一点都不随便。
一周以后,Jeffrey发现自己的卸妆水瓶子已经空了一大半。
他记得蔡徐坤也在用自己的卸妆水,可是一大瓶三个人用,也不会用这么快吧……而且他和王子异两人平常没有录制的话几乎不会化妆。
但他又不好意思问王子异,只好默默观察一探究竟。
最近蔡徐坤总喜欢在训练以后跑来躺王子异的床。Jeffrey因为实在受不了这个氛围就总是很晚跑出去训练,还被导师夸了最近很努力。
这天他留了个心眼,没去训练了。想看看这两人究竟在寝室里拿卸妆水干了什么。
只见王子异拿起了卸妆水的瓶子,狠狠地往卸妆棉上倒。
Jeffrey瞪大了眼睛,惊叹道:“需要倒这么多吗?”
王子异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节目组那个化妆品你知道的,坤坤他皮肤又比较敏感一点……所以就是……”
“嗯嗯。”Jeffrey实在没脸再继续听下去了,连忙点头打断他,“没事没事,你用吧。我这个牌子的卸妆水感觉确实挺好用的。”
王子异颇为感动地双手合十道谢:“thanks bro。”
从那之后,Jeffrey被喂的药越来越多越来越贵。
他懂了,这是王子异在补偿蔡徐坤用了的卸妆水。
他想说没必要这样,但又不太好意思提。
因为一说起蔡徐坤,王子异那平常佛光普照的脸上总会出现一丝不寻常的温柔缠绵,看得人鸡皮疙瘩都要起来。
Jeffrey求生欲很强,卸妆水没了可以再买,但他接受王子异投喂太多了,不想再吃他投喂的狗粮。

但这天,Jeffrey发现自己卸妆水的瓶子快见底了……
他终于忍不住在机场对着粉丝诉苦了。
“那个,你们帮坤坤买点卸妆水吧……”

(完)




评论(22)
热度(1007)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