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木已成舟

韩沐伯X周锐

剧情异想天开

人设天崩地裂

OOC 勿上升

(1)

周锐还记得自己拉着行李搬离大厂的那天,雪天已经过了,平时内敛成了一尊佛的王子异抱着他哭,蔡徐坤在门口拉着钱正昊,表情倒是镇定地,只说了句走好。

周锐不耐烦地挥手:“行了行了就送这吧,你锐哥被淘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出去该拍戏拍戏,该走穴走穴,饿不死的。倒是你们几个红了,可别忘了我啊。”

蔡徐坤突然笑了,一拳锤在他胸口,说放心吧不会忘的。

之后就一切尽在不言中。

 

想当时,他也就拖着这个行李箱一个人来了北京,后来拖着这个行李箱一个人进了大厂,现在出了大厂,还是他一个人和老旧的行李箱。

他这人表面上大大咧咧的,其实要强得要死。其他人都约在第二天一起离开,周锐他偏不。他怕到时候人多了忍不住还得哭,那多不像个爷们儿。

风还是冷的,不小心呼进一口都觉得刺喉咙。树枝上的新芽还没长出来,张牙舞爪隐藏在寂寥的夜色里。

 

他走了一段路,还在纠结着要不要打车。

这个点了,要打车回事先租好的公寓估计也蛮贵的。他现在离出道又远了一点,钱,要省着花。

就这样皱眉纠结着,突然一辆车停在旁边,车主一声中气十足的“嗨”吓得他在初春的夜里打了个冷战。

是韩沐伯。

这个男人眼里映着一点笑意,像不远处的路灯,那笑容不过分耀眼,但也足够照亮一片黑暗了。

周锐愣了一秒,才道:“啊,老韩啊。你不是明天才走吗?”

“嗯。我跟他们约好了。”韩沐伯说。

 

然后气氛就陷入了尴尬。

周锐总觉得韩沐伯对自己可能有那么点意思,但他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像韩沐伯在采访里各种cue他美之类的,周锐都宁愿当做节目效果,所以平时相处也没什么异常。

 

这是两人第一次单独相处。没有秦奋,也没有其他练习生。韩沐伯开着不便宜的私家车,而周锐拖着老旧行李箱狼狈地站在冷风里。

周锐总觉得有一点不对劲。

这天儿确实有点冷了,周锐不想再延续这种尴尬,但韩沐伯好像也没有任何要走的意思。

他既不走,也不开始什么话题,倒是滚动的喉结显出了他有些紧张。

“你这是去哪呢?”有事就先走吧。下半句周锐没说。

“我去朝阳区。”韩沐伯看着他说,“你去哪呢?”

“啊……这么巧?我也去朝阳区。”

“那我送你吧?”韩沐伯眼中带着探寻问他,语气里还带着点可怜是怎么回事?

周锐更觉得尴尬了,但也没什么拒绝的理由,于是就上了车。

韩沐伯去朝阳区干嘛呢?他说是接一个朋友。

接哪个朋友呢?周锐也没问。

他们的关系只限于普通同事。

 

后来下了车,周锐跟他道了谢也没回头,笔直地往前走。

他没看到韩沐伯放下车窗看了好一会儿他的背影,又把车开走了。

 

(2)

如果说当时周锐还觉得韩沐伯只是尽同窗情谊顺路送他一程,后来的事实在就有些一发不可收拾。

从大厂搬出来没几天,韩沐伯就给他打电话说在他家附近办事,问他要不要一起出来吃个夜宵。

周锐张张嘴巴,瞅瞅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说算了吧,我有点累。

他是真的累,一天跑了好几个剧组试镜,人家也没说要他也没说不要,就让他回来等消息。

都瞅着挺玄的。

韩沐伯又说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你吃大餐叙叙旧?

周锐心下一跳,想着这人是不是欠自己钱没还,怎么突然这么热情了。

“我来都来了。”韩沐伯声音里带着点委屈,“不见个面太可惜了吧。”

周锐觉得对方的语气好诡异。

这种诡异的感觉让他回忆起那天他离开大厂的时候,韩沐伯在他身边停下车看他的眼神,瞬间从脊背窜出一片鸡皮疙瘩。

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没再拒绝的理由,穿着拖鞋出了公寓就找对方会合了。

周锐素颜的时候,韩沐伯都挺正常的。韩沐伯和周锐都是健谈的人,两人撸着串,一起回忆大厂里的趣事,倒是聊得开心。一时间,那尴尬的感觉似乎像是从没出现过。

粗神经如周锐,他开始对韩沐伯放下戒心。

 

之后的几个月,韩沐伯也老找他叙旧,周锐在首都一个人其实也挺孤独的,虽然也有一堆朋友,但大家都忙。也就韩沐伯这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闲出屁了,隔三差五总找他,要不是也认识觉醒东方其他人,周锐几乎都要怀疑韩沐伯是不是快失业了。

周锐发现韩沐伯和自己其实挺投缘的,有很多共同话题,对方性格也好,于是两人关系迅速升温,算是成了知心好友。

哪知有天两人一起喝酒,韩沐伯就把他给亲了。

 

带着温度的嘴唇压在自己嘴唇上,周锐感觉自己脑子里的神经突然断电,世界都坍塌。

 

他把韩沐伯推开,看到韩沐伯似乎是真的醉了,也不好打他骂他,只能把他送上出租车。

回家路上周锐一直低着头,心里有种喘不上气的苦闷感。

为什么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周锐想不明白。

吧嗒一滴水掉在灰黑的水泥地上,竟然是很明显的。

周锐好久没哭过了。

被淘汰的时候他没哭,和蔡徐坤他们告别的时候他没哭,今天怎么他妈的就哭了呢?

 

第二天韩沐伯说他昨晚喝醉了。

周锐赶忙说是是是,你醉了。

韩沐伯却不怕死地说:“但我记得我亲了你。”

周锐一巴掌拍自己脸上,心想我真求您别记得了。他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回,落下一句自己还有事就慌张逃跑了。

 

他巴不得两人都装作这事没发生过,因为韩沐伯这人真挺好的,周锐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但想到韩沐伯很可能一开始接近自己的目的就不单纯,周锐心里又觉得膈应得慌。

 

 

周锐在这边粉饰太平,韩沐伯却在那边摇旗呐喊。

他编辑了很长一段微信发给周锐,大意是从《小半》以后就一直关注他了,最开始只是觉得周锐很美,后来发现他这人也很有意思,到如今韩沐伯已经越发深陷无法自拔。

这段表白写得非常真挚动人,周锐心想自己要是个女孩没准就感动得答应了。

但他是个男的。

 

于是他干脆地表明自己是个直男,拒绝了对方。

但没想到韩沐伯竟然直接打来电话:“你是直男?那卜凡又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个名字,周锐的心脏像个篮球,顿时被砸到地上。

“你在乱说什么?”

韩沐伯说:“我看见那次你偷偷拉他的手。”

周锐:“……你懂什么,我那是觉得卜凡是个纯爷们,欣赏,纯粹的欣赏,懂吗?”

“哦,我明白了。”韩沐伯一贯温和的语气里带点嘲讽,“你是直男嘛,直男都也只和直男玩啊。”

大概是在那一秒丧失了理智,周锐语塞了片刻,气急败坏地喊了句:“滚滚滚。”

就又把电话给挂了。

 

 

周锐落荒而逃,韩沐伯穷追不舍。

 

没消停几天,这厮就打电话说请他吃大餐,当是赔罪。

周锐当然拒绝:“我最近减肥呢,吃不了大餐。”

韩沐伯说你现在已经够瘦够美了,还减肥呢?

周锐又说不出话了,怎么听这话怎么觉得不对劲,多年前还是个愣头青的自己也是这样哄自己女朋友的。

韩沐伯看他沉默了,又说那我请你吃全素餐厅呗,有格调又不长胖。

周锐:“……不了吧,我挺忙的。”

 

 

周锐确实忙。

他家里给不了什么支持,又没公司,要赚钱只能靠自己。

好歹他现在是有点人气了,没通告的时候就去酒吧表演,身价也已经翻了几番。

有无数的人在首都这片大海里浮浮沉沉,大多数人都狠狠抱紧自己的那根木头,飘到哪算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得上岸。

周锐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上岸。

他有时候觉得自己连根木头都没有。

他就是凭着一腔孤勇跳进这片汪洋大海的。

 

但周锐没什么时间可怜自己,他每天忙得脚不沾地,还得应付韩沐伯那个缠人精。

每天早上发个早安,晚上发个晚安,没事还爱发自己吃的饭和骚气的自拍,硬要和他唠日常。

周锐要流泪了,同是三十六线小艺人,韩沐伯怎么每天过得这么悠闲呢?

 

但娱乐圈是个讲人脉的地方,他不可能也没理由因为一点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就把韩沐伯拉黑,只得每天抽个五分钟敷衍一下。

他想跟韩沐伯说明白,他俩是不可能的。但他又害怕韩沐伯再提起卜凡。

 

周锐一直对自己的性向有点迷茫。

他大概率喜欢女生,性格也是完完全全的大老爷们。但偶尔也不可避免对男性产生好感。

他对卜凡有过倾慕,因为卜凡又高又帅一看就很爷们,而周锐个子不高,还总得被迫走“美人”路线。

这种感情周锐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因为他真的没想过和男人谈恋爱。

他本来可以喜欢女人,等到事业有成的时候,遇到一个喜欢的女孩,把她娶回家。

何苦去走别的弯路?

 

身边朋友就有出柜的,周锐知道这条路比独自一人来北漂艰难多了。

 

于是两人就又这样不明不白地僵持着。

韩沐伯每天固定发微信问候,周锐每天固定看着微信翻白眼。

有时候韩沐伯会发很多很烂的梗,梗烂到比起林彦君有过之而无不及。周锐每次看到这些都在思索,韩沐伯在公司的段子手人设是怎么艹起来的。

有一次韩沐伯又发来语音问:“你知道木已成舟是什么意思吗?”

周锐说:“你是在把我当文盲吗?”

韩沐伯轻笑:“意思就是‘我是你的’。”

周锐反应了几秒以后:

“……”

周锐的白眼已经登上了筋斗云载上了波音747,最后强忍着不适回了一个字。

“呸。”

 

周锐一方面觉得韩沐伯追人的手段很烂,一方面心里又有点享受。

当有一天晚上他开始梦见韩沐伯拉大提琴,就觉得自己有点完蛋了。

 

虽然比不上当初周锐那个小半的造型那样惊艳全场,但韩沐伯拉大提琴的时候还是有吸引到周锐的。

如果说周锐一直没有狠心拒绝韩沐伯,有一个原因可能就是来自于当初这个动心时刻。

但周锐觉得动心这个事,是很廉价的。他每天可以动心很多次,甚至看到镜子里化完妆的自己……啊呸。

总之,他不觉得“自己对韩沐伯动过心”这件事有什么不对,那一秒过去,就又是不停训练生存的一天。

而韩沐伯不一样,他把“对周锐动心”这件事放得很大,大到贼心不死到出了大厂又花了几个月时间来追周锐。

和韩沐伯谈恋爱是什么样子。

周锐开始有点期待。

又有点害怕。

 

甚至在又一次梦到韩沐伯之后,周锐觉得自己要不就不矫情了,试试就试试,反正大男人也不吃亏。

 

结果韩沐伯就消失了。

他没有再给周锐发微信说早安晚安,没有再说那种让人无所适从的情话。

周锐每天拿来翻白眼的五分钟突然就闲置下来了。

他觉得心脏有一点空。

还有一点慌乱。

 

韩沐伯去哪里了呢?

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

但是看到觉醒东方队员们发的朋友圈,一切如常。

 

可能是追累了吧。

想想要是自己,可能耐心还没对方好。

自己脾气又臭又硬,油盐不进的,本来也不太讨喜。何况韩沐伯喜欢的本来就是化了妆的自己,卸了妆以后他周锐还是糙汉子一条。

怎么想……放弃才是最合理的选择吧?

但明明……明明自己都准备答应了啊。

 

所有的神经好像都变成了密密麻麻的线,纠缠到一处去。

周锐第一次有了明天不想上班的感觉。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眼睛一闭上都是韩沐伯。

最后索性起床,穿着拖鞋睡衣跑到楼下去撸串。

在韩沐伯表白之前他俩经常在这吃饭,其实想想,要从公司跑到周锐住的地方,也是有很长一段距离。

无意识地刷朋友圈,正好秦奋发了动态,说公司训练强度太大,他老年人有点承受不住。

所以他们公司训练强度很大。

所以韩沐伯其实一点也不悠闲,韩沐伯只是在迁就周锐。

心口和发酸的鼻子,周锐突然不知道先捂住哪一个。

在这几个月里,因为韩沐伯,周锐变得有点矫情。

 

 

点开那个聊天窗口,上次的聊天还停留在一周前。

韩沐伯说:“我年纪大了,你能不能别总是这样伤害我。”

周锐回的是:“那你能不能别总是这样恶心我。”

 

不敢吃太多,周锐结了帐又默默走回公寓。

或许是感冒了,他一直在抽鼻子。

 

直到走到公寓楼下,黑灯瞎火没有星光的小筒子楼旁,站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带了一顶鸭舌帽,挺拔高大,像盏路灯一样笔直地立在黑暗中。

周锐有些不敢相信。

 

韩沐伯走过来看着他,眼里是今晚缺失的星火。

“能聊聊吗?”他很有礼貌地询问。

周锐舔了舔嘴唇,又咽了几口唾沫,最后豁出去了,说:“那上楼聊吧。”

 

 

(3)

这是韩沐伯第一次来到周锐的住处。

他显然有些受宠若惊。

 

周锐给他倒了杯水,那样子很是坦荡,“屋子有点挤,别嫌弃。”

“没有没有。”韩沐伯慌忙摆手。

两人又都沉默下来。

周锐坐着,想问的话也问不出来。

韩沐伯坐得笔直端正,就跟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也许是穿了背背佳。

他的手掌不停摩擦着大腿,过了好几秒,才转过头去对周锐说:“我前女友来找我了。”

周锐的脑子此时其实是空白的,他也没想出个什么,就干巴巴地回了一个“啊。”

 

韩沐伯失笑,又继续道:“她之前……跟别的人跑了,前几天又突然回来找我。”

“这……”

“是我初恋吧。”韩沐伯说,“所以她对我来说可能有点特殊。”

行啊,你可以啊。周锐在心里骂对方,一边怀念初恋,一边又来撩我,这是怎么个事啊?

韩沐伯又笑着看周锐一眼,接着道:“我觉得这期间那边事情没处理完又找你,好像有点不太好。”

“那你现在处理好了吗?”周锐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低着头,感受到韩沐伯注视着自己的目光,专注而真诚,思绪还没理清楚,这句话就先冲出来了。

周锐懊恼地抓了一下头。

韩沐伯倒是微笑起来,坚定地说:“处理好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可以继续专心追你了。”

周锐抬起头来看他。

韩沐伯的眼神还是温和又明亮的。

“那什么。”

周锐的手抓了一下裤子,又松开,突然就凭空而来了勇气。

他注视着韩沐伯,郑重地道:“别再追了。”

 

韩沐伯表情管理瞬间失败。

他一贯淡然微笑的脸上出现一丝灰败的裂痕,又似乎是有所预料地扬起嘴角,带着一点自嘲地低头:“所以我还是一点希望也没有啊。”

周锐看着他这幅样子,很有些不忍,又觉得事情怎么总是不往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于是他急急忙忙地摆手:“不啊,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手指依然紧紧地扣着裤子上那块布料,周锐看着韩沐伯又重新燃起期盼的眼神,深呼吸了一口气。

你得……

你得……

你得像个爷们儿啊周锐!

于是爷们儿的周锐拉起对方的领口狠狠拽到自己跟前,然后又特别豪气干云地把嘴唇送了上去。

 

几秒之后松开,看见韩沐伯脸上挂着少有的,错愕而呆滞的神情。

周锐突然坦然地笑了。

“木已成舟。”周锐说,“就是这个意思。”

 

END

我的偶练同人目录

评论(87)
热度(963)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