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异坤出道贺文(私心带了杰芙)】最终

恭喜蔡徐坤C位出道,王子异第七出道!!!

也希望其他的的练习生们都未来可期。

人设天崩地裂

剧情异想天开

OOC 勿上升

 

(1)

四月五日,倒春寒。

 

明天就是最关键的决赛日,虽然大家都竭力隐藏了自己的紧张,但训练时的气氛依然像这个未过去的冬天一样凝重。

Jeffrey又被王子异拉去全时,祈祷千万不要又遇见蔡徐坤。

其实Jeffrey,蔡徐坤和王子异三个人关系都很好,但每次他们三个在一起的时候,Jeffrey总有一种自己非常多余的感觉。他不够自来熟,尤其是每次和王子异一起走的时候,蔡徐坤突然杀出来,两人瞬间黏成一个“从”字,Jeffrey一个人就感觉到这初春的风吹得他透心凉,心飞扬。

但要彩排的蔡徐坤很忙。他本来就是一个特别拼命的人,为了决赛已经很久没有休息过了,估计更没有时间出来买东西。

这样想起来,Jeffrey觉得自己和王子异心态真的算好。他是根本没有抱着出道的希望,所以没什么压力,而王子异,似乎完全没有被打乱阵脚,除了训练加重以外,该养生养生,该逛小卖部逛小卖部,脸上也是一派波澜不惊。

但Jeffrey想,他应该也是紧张的。

谁都默契地没有提起决赛的事情。并肩走了一截,路上突然蹿出个钱正昊。

"hey bro~“小孩刚回大厂,脸上洋溢着满是胶原蛋白的笑容跟他们打招呼。

王子异似乎也很惊喜,和钱正昊碰拳,兴奋地来了一段即兴RAP。

“Hey u what's up man~不辣不辣!”

身为vocal的Jeffrey觉得有点尴尬,但还是努力想迎合室友的风格,便冲着钱正昊道:“biubiubiu~”

王子异摸了一把钱正昊的头,向后退一步打量他,用一种无比欣慰的语气感叹道:“你长高了啊!”

“啊,对。”钱正昊笑起来眼睛都没了,“坤坤哥哥也这么说。”

听到某个名字,王子异的语气好像变得雀跃了几分:“是吗?你去看他排练了?”

“对。”钱正昊笑得有点羞涩又有点得意,“他还说我力气也变大了,哈哈哈哈。”

“子异哥哥你信不信我可以把你举起来。”

王子异眯起眼睛,笑得很纵容地配合小孩吹牛:“真的吗?我不信。”

“那来试试啊!”

钱正昊走到王子异身后,把着他的手臂竟然真的想把他提起来。

王子异故意抬了脚,佯装惊喜道:“哎,真的哎,你力气好大。”

 

Jeffrey本来还想试试自己能不能把王子异举起来,但看到旁边的钱正昊,他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点作死。

所以他就干脆保持沉默了,看着钱正昊和王子异叙旧,他的脑子里甚至涌出了四个字——

“父爱如山。”

 

 

(2)

下午彩排开始了。

场地里的灯光太过炫目,嘈杂繁忙的呼喊声,令人窒息的沉闷空气。

这是最终,也是开始。

王子异尽量尝试放空自己脑中杂乱的想法,把注意力放到舞台上。

他到的时候蔡徐坤正好结束了自己那一PART的表演,看着他就直接飞蹦下台,脸上的笑容看起来还很疲惫。

王子异有点心疼,说你小心点,上次手上的伤还没好呢。

如果是别人这样说,蔡徐坤会满不在意道:“男生嘛,受点伤很正常。”

但现在这样跟他说话的是王子异,于是蔡徐坤就点点头说:“我会注意的。”

王子异能感觉到蔡徐坤的紧张。虽然蔡徐坤比起其他练习生有着更为丰富的舞台经验和选秀经验,但他这个人就是会很固执地像第一次一样去对待每一个舞台。

从他们俩最初在A班刚认识开始,王子异就知道蔡徐坤这个人对自己有多么狠。

拥有野心和可怕执行力的蔡徐坤,习惯把所有苦痛都藏起来故作强硬的蔡徐坤,却很喜欢在王子异面前示弱。

 

就像此刻,在向对方确认过自己刚刚的表现很不错以后,蔡徐坤整个紧绷的身体都松懈下来,把手臂搭上王子异的肩膀,虽然姿势并不算太过亲昵,但对方已经很默契地帮他承受了一半的重量。

困倦地揉了一下泛红的双眼,蔡徐坤开口带着软乎乎的鼻音。

他在离王子异的耳朵很近的位置开口,在这忙碌吵闹的场地里,声音已经几不可闻。

但王子异还是听见了。

蔡徐坤说:“子异,我好累啊。”

王子异侧头看他,心中五味陈杂。

蔡徐坤真的很久没有睡过觉了。

心疼也有,怜惜也有,敬佩也有。但他更能理解,要做一个优秀的偶像,就得比寻常人付出更多。

他是懂的。所以他只是跟蔡徐坤说:“等会儿该我排练了,你可以闭眼躺一会儿。”

蔡徐坤神色有些松动,他望向杂七杂八堆满道具的座位,又犹豫了。

在旁人眼里一贯有些木讷的王子异很擅长观察的蔡徐坤的表情,他扶了一下蔡徐坤的肩膀,说:“你等等。”

然后走到座位处,将道具都细致地搬到另一边,腾出了一个人的空间。

他做事情总是慢条斯理的,急性子的人看了会很不耐烦,但蔡徐坤只是抱着臂望着这个男人挺拔又温柔的背影,微微低着头,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好像,他就已经这样等过他很多很多次了。

王子异把蔡徐坤拉过去,又脱下自己的外套铺在座位上。

蔡徐坤听见他说:“睡吧,这样不会过敏。”

困倦已经攻城略地,但蔡徐坤还要执意调侃老实人,有点骄横又得意:“这么贵的衣服,弄脏了我不管。”

王子异只是纵容地笑。

“有什么东西能比你更贵呢。”

这句话王子异只是在心里想想,说不出来。

“睡吧。”

“嗯。”蔡徐坤最后的回应像一滴雨水,安静地融进了深厚的大雪里。

之后他就躺在王子异的外套上,安静地睡着了。

 

(3)

但这一觉也没有睡多久。

很快蔡徐坤又被叫起来排练了。

似乎是没有缓和过来,踩在楼梯上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舞步,一不留神就一脚踏空。

失重的感觉让心脏停滞一秒。

但很快它稳稳落在地面,因为一个坚实又温暖的怀抱保护了他。

 

蔡徐坤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整个人贴在王子异的怀里,后者的双臂像坚实的屏障,把他隔离到危险之外。

胸膛和胸膛紧紧相贴,心跳声也默契得如此同步。

 

但王子异很快就松开了他,将蔡徐坤扶在地上站稳,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

见证了这一幕的练习生和工作人,内心和表情都是十分复杂。

王子异反应过来,脸到耳根迅速地红了,整个人都僵硬起来,手足无措地往后退了几步。

 

钱正昊在旁边暖场道:“子异哥哥力气真的很大。”

王子异的局促这才缓解了一点:“是,是吧,别说坤坤了,我连Jeffrey都能抱起来。”

 

在一旁看戏的Jeffrey整个人突然猝不及防地被王某人以兔子拔萝卜的姿势连根拔起,抱到了舞台下。

Jeffrey:不是,我是谁,我在哪?干嘛要突然CUE我?

蔡徐坤:……搞什么?

周锐:天哪,王子异这个傻子,真是没眼看。

钱正昊:对不起子异哥哥,这回真的是救不了你了……

 

(4)

王子异其人,就是很奇怪。

他自认为自己又酷又swag,偶像包袱从来不肯放下,但偏偏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在旁人看来,只能又尬又好笑。

走着走着就突然b-box,在两人独处的时候还会因为紧张突然原地做起俯卧撑。

但这不妨碍蔡徐坤觉得王子异可爱。

如果有一个人,能不动声色地永远记得你爱吃什么不吃什么,对什么过敏。

如果有一个人,哪怕自顾不暇,也会安静待在你的身边,不管你说什么,他都会认真注视着你,留心你说的每一句话。

如果有一个人,他不善言辞,性格内向,但从来不会敷衍,不会做戏。你永远都知道,你把心放在他那里,是安全的,他会用他全部的善良和坚强,替你保管起来。

如果有一个人,从纯净简单的城堡里走出来,到了纷纷扰扰的繁华里,他被肮脏的谩骂和误解淹没,但灵魂还是没有沾染上一丝尘埃。他是沉默的,像一座灯塔,从不辩解地努力照亮自己的世界,连倒影都是端端正正的。

如果你能透过这个人深藏不露的外表,看到他灿烂的内在,就很难不把软肋交付给他。

 

蔡徐坤今年才十九岁。普通的人这个年纪,还坐在教室里,听着讲台上的老师喋喋不休,累了烦了就无忧无虑地趴在桌上睡一觉。但他已经独当一面,披荆斩棘,翻山越岭,只想着奔向那片,光芒万丈,众人都能够看见的地方。

他背负了太多,不是不累,不是不怕,不是没有过沮丧和绝望。但他太过小心翼翼了,他的所有负面情绪,很难有人能感同身受,很难有人能帮他承受。

 

但他遇见王子异了。这个人有宽阔的肩膀,和柔软的内心,一声不吭地跟在蔡徐坤身后,他说:“我会努力追上你啊,如果你累了,记得把行囊都给我背。”

 

似乎望不见尽头的路途上,蔡徐坤突然遇见王子异,才突然醒悟过来,他今年才十九岁啊。

 

(5)

时间过得很慢,又过得很快。

无论是忐忑还是坦然,时针依然按部就班地循环,时间却在不管不顾地往前奔跑。

 

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就绪了。

蔡徐坤深呼吸了一下,吐出一口气来,悄悄瞥了一眼身旁的王子异。

 

人生许许多多的考验,当它兵临城下,千军万马,张牙舞爪。

但当你拿起宝剑冲出城门,你会发现一切都不过如此。

是生也好,是死也好,都不会因为这一刻所挥霍的勇敢而后悔。

 

结果就这样宣布了。

“恭喜简单快乐练习生,王子异。”

人群涌来,拥抱将王子异淹没掉了。

而蔡徐坤从很远的地方,穿过了人群奔来,像是穿过了整个宇宙的洪荒,拉过那个瘦削颀长的人,和他狠狠地拥抱。

王子异手掌扶着蔡徐坤的腰,感受到对方的手臂缠住自己的脖颈。

他们在众人的祝福里,在千万人的注视下,在令人目眩神迷的灯光中,名正言顺地用这样亲昵的姿态祝福对方。



而宣布C位的时候,所有人都不觉得意外。因为蔡徐坤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王子异目光虔诚地追随着蔡徐坤登顶的脚步,就像以往每次宣布排名的时候那样,望着他。

他迟早,会离他越来越近。

 


 

(6)

盛典落下了帷幕。

隆重的煽情以后,依然要面临各奔东西的现实。


Jeffrey和王子异拥抱过后,看见王子异身后的蔡徐坤。

他笑起来,说:“这次卸妆水是真的用完了。”

蔡徐坤在众人面前,永远都有一种意气风发的气势。他伸出手和Jeffrey碰拳,说:“下次再见的时候,还你一箱。”

Jeffrey说好。

 

周锐在旁边插嘴,一脸受不了的表情,说这个气氛怎么好煽情,哎呀子异你别哭了……哎哎哎,你得坚强啊!你得笑啊!

 

蔡徐坤无奈地给王子异递了一张纸,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去。

周锐还想再安慰几句,肩膀突然被人揽住了。回过头撞见韩沐伯意味深长的一双眼睛,只听见韩沐伯说:“锐姐,要不签了我们公司吧,福利真的很好。”

周锐一脸痛苦地表示自己已经拒绝过千百遍了:“韩沐伯,我累了。”

 

韩沐伯不以为意道:“没关系,来日方长嘛。”

周锐又想逃跑了。

 

(7)

这头Jeffrey和王子异告了别,就走开了,他心里还念着一个人。

 

陆定昊站在拥挤的人群之外,就那么眼巴巴地望着他。

Jeffrey慢吞吞地走过去,看起来似乎一点也不慌乱。

陆定昊倒是急切起来,直接挤过人群飞快地走向他,脸上挂着明亮的笑容,声音轻快地喊了一声:“Jeffrey~”

“嗯。”Jeffrey应了一声,突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现在这个时机,好像说什么都不太对。

陆定昊也难得有一点别扭,但他还得强行装作游刃有余的模样,假装很轻松地说:“我来和你告个别,希望下次有缘再见啦。”

Jeffrey没说话。

陆定昊紧攒着衣袖的手指藏着局促,他又说:“真的很高兴认识你。”

Jeffrey嘴角有一点笑意,望着陆定昊说:“嗯,我也是。”

 

“那……”陆定昊很有元气又充满做作地冲他挥手,“我先走啦。”

Jeffrey这个人,虽然表面呆呆的,但陆定昊的刻意掩饰从来都没有瞒过他。

只是他从来不想去拆穿而已。

 

确实结束了,陆定昊转过身的那一瞬间,心都坠到谷底。

也许,多年以后,等他真的买到了那栋大房子,他们再见面吧。

希望那个时候,Jeffrey没有搬走。

 

脑补了一堆内心戏的陆定昊已经给自己设定好了悲情的背景音乐,比如“请告诉他,我不爱他。我不爱我不痛我不懂”之类的。

 

结果Jeffrey突然抓住他的手,说:“等一下。”

陆定昊的心脏都停滞了,周遭的悲欢离合此刻都被他屏蔽。

他只听见Jeffrey说:“说了这么久的大房子,想不想去我的大房子里坐坐?”

 

 

(8)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连告别的步骤都必须要有结束的时候。

一切似乎尘埃落定,蔡徐坤长长呼出一口气,对王子异说:“陪我走走吧。”

王子异一如既往说好。

 

 

呆了快四个月的廊坊,似乎一切都没变。

但他们每个人都知道,这里改变了他们太多。

 

蔡徐坤和王子异并肩走在路上,他说:“我们又该拼下一次了。”

“嗯。”

“子异,你怕吗?”

“我不怕。”王子异的语气温柔却又很坚定。

 

蔡徐坤就笑起来:“我真的很庆幸,来到这里,第一个选择是王子异。”

王子异回他微笑,眼中映着点点星光,他说:“我不会让你失望。”

 

路还得继续走下去。

凛冽的霜雪下,朴实的种子在固执地发着芽。

相信过不了多久,这条路会长满繁盛馥郁的花朵。

 

(完)

 

彩蛋:

 

陆定昊和Jeffrey坐在车上,气氛有些尴尬。

他拉起Jeffrey的手,假装若无其事道:“你的手真的很小哎。”

“这是不是叫大手拉小手啊?”

 

Jeffrey也没看他,只是把陆定昊的手回握住了。

他望着前方,嘴角上扬说,“不是。”

“这叫大福拉小芙。”

 

 


评论(49)
热度(944)
  1. RALXs少女病阿姨 转载了此文字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