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异坤】关于一只iPhone的恋爱经历

王子异X蔡徐坤

人设天崩地裂

剧情异想天开

OOC勿上升

(1)

大家好,我是一部手机,型号是iPhoneX,黑色。

我今天有点难过,因为我的男朋友的主人换了新手机,以后我就很难见到它了。

我的主人给自己设置的用户名叫“蔡先生”,而我的男朋友的主人设置的用户名很简洁了当,就是本名王子异,所以我的男朋友就叫“王子异的iPhone”。

 

因为之前蔡先生把我格式化了,我的记忆就只停留在初次定位于廊坊大厂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的主人很忙,每天都在练习,拿我来录他跳舞时候的视频,一天得给我充电好几次。晚上他也不怎么睡觉,会反复观看用我录的视频,表情一脸沉重。

 

那个时候蔡先生似乎都不是很开心,每次使用我的手机眉头皱得很紧,特别是每次在网络上搜索完自己的名字之后,他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地又跑去练习。

我看得出我的主人非常不开心。因此我也不开心。

 

说一下我和我的男朋友是怎么相爱的吧。

在我在大厂定位的时间已经快一周的时候,蔡先生录的视频里面频繁地出现了另外一个男人,身材高挑,肩宽腿长,长得也很酷。蔡先生总是用很软的语气喊他“子异”,一天练舞十个小时,也许有八个小时都是蔡先生和王子异一起练习。

 

因为录视频的时间太长,我的电量实在跟不上,这时候王子异就掏出他的手机来,接我的班。

很多时候我都是和王子异的iPhone一起躺在练习室的角落的。从日出到深夜,我累了的时候,王子异的手机就会代替我完成任务,而我躺在旁边充电休息。时间长了,我就觉得王子异的iPhone非常让我有安全感。

 

因为王子异和蔡先生都需要通过观看视频来找到自身不足,所以他们每天会把我和王子异的iPhone放在一起,用蓝牙把我们录的视频互相传给对方。

传输的次数实在太多了,我和王子异的iPhone日久生情,实在是很难不产生心电感应。

不知道是因为我本身心态的变化还是什么,我渐渐感觉到蔡先生脸上越来越经常出现发自内心的笑容。

他在网上搜索自己的名字也会不开心,但从我记载的搜索结果来看,网络上关于他的负面新闻越来越少,夸赞越来越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蔡先生在入睡前看着他和王子异一起练舞的视频,有时候会不自觉扬起嘴角。甚至他还会把两人的图或者王子异跳舞时候的图截出来,存在另一个相册里。

哦对了,每次在网上搜索完自己的名字以后,蔡先生还会输入“王子异”再搜索一遍。

 

当我把这个事情告诉王子异的iPhone时,王子异的iPhone也神秘兮兮地告诉我,王子异睡前也会搜索这两个名字。

 

随着我和王子异的iPhone感情加深,我俩的主人们似乎也越来越亲密。

有一个深夜,蔡先生打开王子异的聊天窗口,输入一段话又删掉,再输入一段话又再删掉,最后发去一条:“你在干嘛。”

蔡先生把消息发完以后就把我放在一边,一直练舞,跳完一遍来查看一下我,再跳完一遍又查看一下我。

对方一个晚上都没有回复。

 

第二天我和王子异的iPhone见面时,蔡先生的脸色还是不好。我看见他把门打开走了出去,紧接着王子异也打开门急匆匆地离开了。

我和王子异的iPhone就孤单地呆在角落里相依为命。我说我感觉蔡先生使用我的时间越来越少了,除了睡前看看我,其他时候他几乎都和王子异在一起练舞或者有说有笑。

王子异的iPhone很温柔地安慰我说他自己更惨,因为王子异本来就是个不喜欢用手机的人,从来不会熬夜,也不会玩游戏。尤其是认识了蔡先生以后,王子异几乎就把他打入冷宫了。

这样想起来,还是王子异的iPhone更惨一点。

 

不一会儿,蔡先生和王子异又回来了,两人还有说有笑地并肩走在一起,像是十几分钟前的剑拔弩张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我和王子异的iPhone对视一眼,无语凝噎。

 

后来蔡先生就不会再在深夜反反复复地在王子异的聊天窗口输入来输入去了。

但他有时候会把王子异的备注改着玩。一会儿改成“毕偶偶及爱意”,一会儿改成“老实人”,一会儿改成“傻子”,一会儿又改成“大帅哥”,一会儿改成“酷BRO”,但最后还是改回“子异”两个字。

后来他就刷微博,看到好笑的事情就直接把链接发给王子异。王子异一般要到第二天早上才会回复,但回复的内容大多是“cool的bro”和“哈哈哈”,这种没有营养的回应。我都替蔡先生感到委屈。

毕竟蔡先生看到那些笑话的时候,真的笑得很开心,而且他第一个想到要分享的人,总是王子异。

 

后来选管把所有练习生的手机都给收走了,包括我和王子异的iPhone。

这意味着我有很长时间都见不到蔡先生了,我觉得很难过。但还好我和王子异的iPhone正好被放在一起,好几天寂寞的日子都是他陪我度过的。

结果有一天,王子异的iPhone也走了。因为王子异家里有事,要带着他回家。

我一个手机待在抽屉里,和其他练习生的手机也互相认识熟悉起来,但我还是觉得很孤独。

我想念蔡先生了,也好想念王子异的iPhone。

 

结果没有多久蔡先生也把我接出去。我还想跟蔡先生诉说一下我的想念,结果他倒好,一启动我就开始给王子异发视频通话。

不过还好,借此机会我和王子异的iPhone也联系上了。

 

和主人的相聚只是短暂的,没有多久,我又被关回抽屉。

所幸王子异的iPhone很快也回来陪我。

我们就躺在抽屉里过了暗无天日的好多天。

我想,我就是那个时候爱上王子异的IPHONE的吧。

 

我再回到蔡先生身边的时候,比赛似乎已经快要结束了。选管也不再严格管理练习生使用手机的问题。

我很心疼地发现蔡先生瘦了好多,王子异也是。

但他们俩站在一起的时候,眼中都带着笑意。

 

我不知道他们俩发生了什么。

我想蔡先生应该也不知道,我,和王子异的iphone谈恋爱了。

因为蔡先生最近好像总是不太关心我,所以我也不想把这件喜事告诉他。

 

又有一天,蔡先生用我搜索王子异的名字,看了很久,越看眉头拧得越紧。我感觉蔡先生很少这样生气,不自觉就感到害怕。

他把我甩在床上就出门去了,因为用力过度门被摔得好疼。

而我就孤零零地呆在蔡先生的枕头边,听着宿舍的那扇门跟我唠叨我不在的日子蔡先生每天晚上不睡觉,总拉着室友唠嗑,有时候大半夜还蹦迪,吵得他不得安宁。

宿舍的门还说如果王子异也在这个宿舍就好了,蔡先生会安静一点,因为那个时候他几乎就只和王子异待在一起小声说话。

 

我在宿舍听着那扇门自顾自讲了一晚上的话,又担心又焦虑,不知道蔡先生是不是去找王子异了。

那天晚上蔡先生回来得很晚,但是突然整个人都变得很柔和。他把我按在胸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打开王子异的聊天窗口发送了一颗爱心。

 

没想到王子异这么晚了还没有睡觉,他很快也回复了一颗爱心,然后又加了一条:“早点睡。”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满脑子只有一个词——

“hello???”

 

如果说这天深夜我是很懵逼的,第二天早上我就更懵逼了。

因为我的男朋友竟然也改名字了。

它现在由“王子异的iphone”改成了“王先生的iPhone”。

我说怎么王子异也跟着蔡先生学会臭屁了吗?王子异的iPhone小声告诉我,是蔡先生改的。

 

我真的好生气。

我已经感觉到蔡先生有越来越多的事情瞒着我了。

而王子异的iPhone还凑过来神秘地告诉我,昨天晚上他们还一起拍了很多自拍,你想看吗?

我连忙点点头。

结果王子异的iphone很坏地说:“嘻嘻,不给你看!”

我瞬间就不想理他了。

 

我发现王子异的iphone和他的主人差别好大。如果王子异敢这么逗蔡先生,蔡先生一定会……一定会……

算了,王子异是不可能这么逗蔡先生的。

 

看我生气了,王子异的iphone又讨好地说:“要不我告诉你昨天晚上你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吧。”

“哼,我才不听呢!”

我相信,作为人类的贴心好朋友,蔡先生总有一天会让我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过了很久,我还是没能知道。

因为蔡先生使用我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他甚至都不给王子异发信息了。

王子异的iphone听了我的抱怨很不理解,他说:“这两人每天都呆在一起,哪里需要再用手机联络啦。”

我恍然大悟,觉得很有道理。

 

但蔡先生连笑话都不再发给王子异。

因为手机管制已经很宽松,很多时候蔡先生都是在化妆间或者休息的时候用我上网。看到好笑的东西他就会直接笑着喊:“子异,过来。”

王子异就会凑过来,把着蔡先生的肩膀和他一起看,然后两人都笑得很开心。

 

我觉得这样蛮好的,至少比王子异在微信上“酷的bro”这种回复要好很多。

 

(2)

我觉得蔡先生有了更多的秘密。

但我的秘密可能已经被蔡先生发觉了。

他一定是知道我和王子异的iphone在谈恋爱,甚至连出门都不拿着我了,直接把我扔给王子异,然后王子异就会很小心细致地把我和王子异的iPhone一起放在他价值好几万块的豪华包包里。

甚至有时候王子异会直接把我和王子异的iphone叠放在一起拿在手上。

这样想起来,王子异的手真的好大呀。毕竟蔡先生拿我一个手机都拿不稳,经常会不小心把我摔了。

 

我记得有一次,廊坊下了大雪。蔡先生这个南方人像小学生一样激动,把我揣在兜里就跑去外面玩雪。

结果蔡先生玩得正兴起的时候,我不小心从他的衣兜里滑了出来,无助地躺在冰天雪地里。

我怎么呼喊蔡先生都是听不见的,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捧着雪蹦蹦跳跳。

最后是王子异把我捡起来的,他掏出纸巾温柔地帮我擦拭,然后把我塞回他温暖的衣兜里,让我和王子异的iPhone待在一起。

接着我听见他喊:“坤坤,你手还在过敏了,别玩雪了。”

蔡先生却没理会他的劝告,很兴奋地喊:“子异,来打雪仗啊!”

王子异很执着地又劝蔡先生不要再玩雪了,但蔡先生也很执着,就是不听劝。

最后王子异竟然生气了。

 

我和王子异的iphone面面相觑,连振动都不敢。

因为这竟然是第一次,我们看到王子异生气。

不过想想也是,蔡先生这样的白痴,平时下个楼梯都能摔跤,削苹果都能切到手,戒指放在洗手台都会忘拿,用了不是自己的洗发水就会过敏的极品,是应该被好好管教保护起来。

 

结果蔡先生很娇很软地又喊了一声王子异的名字,王子异就沉默了,然后说:“行吧。”

蔡先生就继续跑去雪地撒欢了。

 

王子异!你真的好没有原则!

王子异的iphone紧紧挨着我,温柔地安慰我说:“别生气啦,都是因为太喜欢了才会这样。”

好害羞啊,我的屏幕都红了。

(3)

时间好像过得飞快,决赛完的时候,我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王子异把蔡先生送回了酒店,我和王子异的IPhone躺在床头柜上,也没有人理我们。

王子异和蔡先生在干什么?

我不知道。

反正我们两只手机在谈恋爱就对了。

 

我和王子异的iphone一直在热恋中,直到王子异换了手机。

 

我突然好恨王子异,他把我的情人弄走了。

新来的手机和我一样也是个iphoneX,我是黑色的,他是白色的。

他看我闷闷不乐,问我为什么不开心。

我不太想理他,因为我有一点迁怒的意思,总觉得因为他的到来才导致我和那只iPhone7P的分离。

新来的iPhoneX安慰我说:“唉,他只是个iPhone7P啊!你看看我,和你一样高贵的iPhoneX,不是更配你吗?”

我生气地说你懂什么呢,配不配不是你这种无关的旁人说了算的。

我和王子异的iPhone 7P一起度过了好几个月,我被蔡先生冷落的时候,我被关在漆黑的抽屉里的时候,都是王子异的iPhone7P在陪着我呀。

 

说着说着,我就哭了起来,哭得没办法工作了,一直死机。

蔡先生就无奈地把我收起来,开始拿着王子异新买的手机玩。

 

我躺在一边,看着蔡先生拿着王子异的新手机开始刷微博,又翻出王子异被拍的照片,跟他一起评价哪一张照得最好看。

王子异很温柔地看着蔡先生,眼睛里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光芒。

我突然就释然了,虽然王子异换了手机,但王子异还是那个王子异,会让蔡先生开心快乐的王子异。

 

而我不知道王子异的iphone现在在哪里,是不是也像蔡先生和王子异一样此刻那么快乐。

所以我只能祈祷,王子异永远也要像此刻这样快乐。

就如我对蔡先生一样,如果蔡先生快乐,我就会感到快乐。

那如果王子异快乐的话,王子异的iphone不管在哪里,都会快乐的吧。

 

(完)

 

 



评论(47)
热度(516)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