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如果韩沐伯穿到情深深雨蒙蒙

全员快穿
恶搞向
ooc+惊天巨雷 慎入



韩沐伯还在睡觉,突然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脸,还不停地喊着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名字。
隐隐约约,好像是什么寰?
甄嬛?
猛地惊醒过来,却看到董岩磊鼻梁上架着一副笨拙的老式圆框眼镜,一脸惊醒又着急地冲自己喊道:“书桓!你终于醒了!”
韩沐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挠挠后脑勺,犹豫道:“不是,磊子,今天没拍团综吧?这又是闹哪出呢?”
“什么磊子?”董岩磊似乎像听不懂韩沐伯的话,“我是杜飞啊!你的好哥们加报社的同事!杜飞呀!”
“哈?”杜飞?报社……?
韩沐伯打量了一下董岩磊,发现他不仅戴的眼镜很复古,连穿的衣服也是民国时期的风格,周遭的建筑中西结合,街道上还有好几辆黄包车来来回回。
但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任何道具组和摄像机。
韩沐伯懵了,难道……他这是穿越了?
于是他犹豫着问董岩磊:“那个,磊……不,杜飞,我是谁?”
董岩磊道:“你?你是何书桓呀!我的同事何书桓!”
何书桓和杜飞?这是穿越到情深深雨蒙蒙里面了吗?
韩沐伯两眼一黑,还没来得及绝望,董岩磊又拉着他跑起来,气喘吁吁道:“我看你是被秦五爷的人打傻啦!还好我已经把照片交给别人,现在我们安全了,今天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拿了胶卷以后我陪你去医院。”
“照片?什么照片?”
情深深雨蒙蒙实在是很久远的电视剧了,韩沐伯想努力回想剧情,脑中空空一片。
但董岩磊很快讲清楚了事情的原委。他和董岩磊一起去采访上海最大歌舞厅老板被拒绝,董岩磊偷偷拍了照片被发现了,于是老板一直在派人追他们。而在追逐的过程中,何书桓,也就是自己,把胶卷交给了如萍。
如萍?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何书桓是不是先后与依萍还有如萍都有一腿?
如果杜飞是董岩磊的话,依萍和如萍会不会也是自己认识的人呢……
思索了一路,回到住处已经是深夜,韩沐伯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然后开始对明天抱有兴奋的期待了。

韩沐伯还在想着什么时候能见到如萍,结果第二天董岩磊就来找他,拉着他去陆家要胶卷。
陆家果然金碧辉煌,一走进去,韩沐伯就感觉金钱的气息扑面而来。
管家的面孔倒是陌生,训练有素又礼貌地对他们鞠躬道:“两位是找如萍小姐对吧?请先随我到偏厅入座吧。”
到偏厅坐下,喝着上好的茶水,听着旁边董岩磊如农民工进城一般不住的赞叹,韩沐伯心中有一种运筹帷幄的暗暗得意。
但这种得意随着一阵脚步声的靠近,很快消失了。
韩沐伯两手搭在膝盖上,身姿挺拔端正,紧张地脊背都没法弯曲了。这来的人,应该就是如萍了吧……
那么这个如萍会是谁呢?
是程潇?还是周洁琼?

正在二者之间纠结着,“如萍”就已经到了。
韩沐伯忐忑又期待地抬起头来,下一秒整张脸都迅速破碎。
这竟然是……大大大大大田?
与其要去接受已经和自己老夫老妻的勤奋一脸端庄甜美地介绍自己是陆如萍,韩沐伯觉得自己还不如被博物馆的蜘蛛咬一口当蜘蛛侠或者去救一条蛇等着千百年后白素贞来报恩……
甚至,为什么秦奋一个大老爷们,穿着洋裙这么娇滴滴的样子,他竟然一点也不觉得违和啊?
到底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他韩沐伯疯了?


直到走出陆家,韩沐伯还沉浸在这匪夷所思的设定里。走过拐角一不留心,就突然冲出来一人迎面撞在他胸口。
韩沐伯下意识地将人扶稳,闻到对方身上怡人的香水味,不觉有些心跳加快,待那人抬起头来露出面容,韩沐伯吓得差点倒地。
这他妈!是周锐!
韩沐伯被惊得说不出话,董岩磊却先开口了:“这位小姐……你是受欺负了吗?”
周锐白皙的脸上有一道很明显的红痕,显然是被人打了。现在有人关心起他,周锐的戒备心瞬间降低了,只叹息了一声:“也是说来话长……”
为什么周锐看自己的眼神,好像非常含情脉脉意味深长呢?难道周锐也是和自己一样穿越过来的?
这个猜测一上心头,韩沐伯立即如他乡遇故知一般地大喜过望,拉着周锐热情道:“既然说来话长,不如先跟我们到清净的地方说吧!”

韩沐伯和董岩磊就这样带着周锐回到了住处。
周锐喝了一口水,才开始讲起自己的经历来。
“我……其实是陆振华八姨太的女儿,当年陆振华强取豪夺,娶了我母亲做妾,如今又把我们母女二人赶出来。我们孤苦伶仃的,也没有钱,为了维持生计,我只得在风月场里强颜欢笑浓妆艳抹讨生活……”
董岩磊恍然大悟:“你不会就是那歌舞厅里的招牌,白玫瑰吧?”
周锐点点头,一双大眼中含着泪光道:“是,是我。”

董岩磊似乎有些兴奋,而一旁的韩沐伯,已经跌倒进绝望的深渊走不出来。
他最后看向周锐的眼神,带着一种看破红尘的生无可恋:“你,你是叫做陆依萍吗?”
周锐惊讶地看他:“你怎么知道?”
韩沐伯差点摔下凳子。

送走陆依萍的时候,董岩磊还在和韩沐伯讨论:“你说这依萍和如萍一对姐妹,哪一个长得更好?我看我更欣赏如萍的气质,大家闺秀,知书达理……”
韩沐伯听完两眼一黑,剧里杜飞是爱上了如萍,并且各种死缠烂打最后终于感动了对方,终成眷属。
难道秦奋和磊子……?
而自己,又要先爱上如萍以后劈腿依萍,脚踏两只船吗?
那也就是说,自己本来已经和大田私定终生了,最后他还要情不自禁地爱上周锐?

周锐这种大妈一样的长相,也会有人爱上吗?
这个世界真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结果第二天杜飞拉着韩沐伯去了夜场,韩沐伯看到在台上妆容精致眼含春情的周锐,突然就懂了。
见到这样的依萍,何书桓又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可自己作为何书桓,下一步,又该何去何从?

评论(23)
热度(213)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