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如果异坤穿到仙剑3

OOC+天雷滚滚恶搞 慎入

前文在这 第一章 与本章没什么关系,可看可不看。

(1)

周锐再醒过来的时候,场景又变了。

四周打量一番,装潢古色古香,又带点异域的色彩,作为一个理工男,他实在很难评判出这是什么朝代。

如果没记错的话,睡觉前他还是……依萍?

天知道怎么回事,他上个通告两天就睡了五个小时,等回到公寓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成了情深深雨蒙蒙里的依萍。

依萍就依萍吧,和自己其实蛮像的。大家都不容易,明明是个暴脾气,偏偏要装得千娇百媚仙女下凡讨生活。周锐对此倒是习惯了,午夜画着浓妆扭着腰在一群大老爷们面前唱夜上海也无所谓,为了钱嘛,大丈夫能屈能伸。

可关键是他喵的,为什么韩沐伯也穿过来了啊!!

在发现如萍居然是秦奋,梦萍是秦子墨尓豪是靖佩瑶这种骚操作以后,周锐发现何书桓是韩沐伯时,也已经学会了淡定。

毕竟只是剧里的NPC嘛,因为大家看起来好像都在这个陌生世界里互相不认识的样子。周锐就以为,自己终于逃脱绝命厂,从韩沐伯的咸猪手中幸免于难了。

可是为什么!自己跳舞的时候,韩沐伯又露出了那种色眯眯的表情?

在不断拒绝推脱之后,韩沐伯竟然还是按照剧本跟周锐表白,甚至还要强吻他??

韩书桓我求求你去和秦如萍好好谈恋爱,不要做渣男好吗?

周锐很想拒绝,却崩溃地发现这个世界完全不允许他说出任何不按剧本走的话。所以当韩沐伯过来抱他而自己全身僵硬根本没法行动的时候,周锐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不如出门被车撞死。


然后他出门……就真的被车撞了。


死没死不知道,反正一觉醒来,世界又已经天翻地覆。


似乎是清晨,外面传来清脆的鸟叫声,似乎还有……婴儿的啼哭?

周锐从床上爬起来,经过路边的铜镜,发现自己正戴着面纱,打扮非常……少数民族。

顺着婴儿的啼哭声寻去,周锐发现一个小婴儿躺在旁边的襁褓里,瞬间目瞪口呆。

不是,这娃怎么长得这么像钱正昊??

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新的剧情,那扇木门就咯吱一声,被人推开了。

来人一袭紫衣,瘦削高挑,身姿绰约,袅袅婷婷。周锐眯起眼睛待到那人走近,看清容颜,瞬间两眼一黑。

妈呀,竟然是蔡徐坤!

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坤……坤妹?”

谁知蔡徐坤似乎完全没听见他在说话一般,心事重重地皱着眉跟他开口道:“圣姑,我想托你帮我照顾青儿。”

……啥?

圣姑是哪个剧本里的?

笑傲江湖???

难道自己穿成任盈盈了??

周锐还在努力搜寻自己看过的电视剧和小说,这边蔡徐坤又开口了:“我要去人间找徐长卿,我不能没有他。青儿就麻烦你,帮我把她用水灵珠冰封起来。”

徐长卿??

哦,仙剑奇侠传三啊。

所以蔡徐坤是穿成紫萱了吗?

想想端庄美丽、造福世人的女娲后人,也是蛮符合人设的。

那……徐长卿!不会是王子异吧?


周锐被自己的绝顶机智吓了一大跳。

但想到平时在大厂里面,也是自己经常带着钱正昊玩,周锐也就想开了,干脆道:“行吧,你去找王……不,你去找徐长卿吧,孩儿就给我照顾了。”

蔡徐坤冲他脸色凝重地点点头,行李道了声谢,就变出一条巨尾冲出门去。

周锐这才后知后觉想起了什么,撕心裂肺地喊起来:“等等!你说什么冰封……”

“我不会啊——————————————--”

我只是个麻瓜。周锐委屈地想。


而蔡徐坤已经飘然走远。


蔡徐坤到了人间,寻找到徐长卿的第三世。

这一世徐长卿是名门弟子,众望所归的掌门继承人。修为颇深,正直木讷,每天养生练剑捉鬼降妖活得非常禁欲。

按照系统给的剧本,蔡徐坤必须找到徐长卿,和他相爱,然后再虐心一波分手,从此背道而驰,紫萱一夜白头等待死亡,徐长卿吐了忘情水,在漫天雪花中舞一曲醉剑。

作为C位,蔡徐坤是得到了一点优待的。在穿越前,高层就告诉他,作为第一名可以有一天时间复习剧情,并问一个问题。

蔡徐坤淡淡问道:“所以这次任务到底是想要我干什么?”

高层道:“没什么,不过是磊子想抓几个幸运的练习生玩快穿罢了。”

“几个?”蔡徐坤很快抓住了要点。

高层却不再说话,直接消失了。


行吧,既来之则安之。

但来了之后他才发现,这个世界的发展轨迹并不能由自己主观改变。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只能按照原定的剧情来。

而他们,只能一边像旁观者一样经历剧情,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罢了。


看到紫萱的孩子是钱正昊,圣姑是周锐,蔡徐坤大概已经猜到徐长卿是谁。

但他不愿意让自己相信,因为一想起徐长卿和紫萱的结局,蔡徐坤就感到莫名的沮丧和无能为力。

没想到该来的还是来了。

 

这是徐长卿已被重楼打成重伤,躺在树林里胸口血流如注。蔡徐坤走去将他扶起,见到徐长卿的面容,不由在心中暗叹一声。

果然是他。

救了他一次,救了他三番五次,又在酒馆里看他为了给自己挡酒给醉倒。

按照剧本默默把人扶回房间,蔡徐坤望着窗外的夜空,一宿没睡。

第二天醒来的徐长卿顶着一张王子异的脸,皱眉冷漠又决然地望着蔡徐坤说如果真的昨夜发生了什么便要以死谢罪。

王子异从来没有用这种冷淡的眼神看过蔡徐坤。

也不知道是否是代入了人物本身,蔡徐坤回想起紫萱和徐长卿的三世情缘,心脏像被一只大手揉碎了一般疼。

他按照剧情放王子异走了,却又不得不默默跟在后面暗中保护他。


等到王子异与“景天”他们汇合,蔡徐坤不由得无语问苍天。

范丞丞背着剑,和黄明昊两人一人一句“猪婆”“菜牙”地斗嘴,朱正廷站在一边,一会儿看看范丞丞,一会儿看看黄明昊,一脸无奈的样子。而李权哲变成了很小一只蝴蝶,在黄明昊旁边眨巴眨巴眼,蒲扇着翅膀。

这天崩地裂一般的违和感。

磊子,你是魔鬼吗?


蔡徐坤很崩溃,但还是不得不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王子异走在一群打打闹闹的小学鸡后面,眉头依然拧得很紧,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望着他宽阔笔挺的后背,即使背了一柄宝剑,脊背也不曾弯曲。蔡徐坤心里的王子异逐渐与眼前的徐长卿慢慢重合了。

周锐跟在后面,苦口婆心一声叹息:“你这又是何苦。”

蔡徐坤摇摇头,沉默不语。


因为生了孩子以后女娲后人都会开始苍老,按照剧本,紫萱必须取了狐妖的心来维持青春。

蔡徐坤和周锐摸到传说中狐妖的窝,待看到狐妖万玉枝是谁之后,两人都是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

这狐妖万玉枝正是李希侃,他摇摆着九条尾巴,满脸憔悴地祈求,声音还是带着奶气:“我把我的心给你,只求你救我夫君。”

蔡徐坤看着对方眼中的希冀,像寒夜里极易熄灭的火苗,闭了闭眼,只能不停暗示自己:这都是NPC,NPC而已……

但最终还是逃不过心软。

蔡徐坤叹口气,道:“我不要你的心,你的夫君我也救。”


但最后狐妖的夫君还得NPC周锐来救。

他们跟着李希侃到了房内,一身形修长的男子满脸病容地躺在床上。虽然形容憔悴,但依然不掩其剑眉星目,鼻如雪峰,凛冽薄唇。

是个英俊的凡人。

这凡人和毕雯珺长着同一张脸。


周锐:……

蔡徐坤:……行吧。

周锐:我累了。


(2)

刷副本完成任务,可惜没有金币。

眼看着乐华一行人和王子异升级打怪,场景一幕幕如走马观花。

成功取得土灵珠以后,主角团队还得继续收集火灵珠。他们下一站的副本要在酆都打。

按照剧本来说,蔡徐坤必须继续跟上,保护被王子异穿越的徐长卿。


夜已深,周锐告诉蔡徐坤,魔尊重楼多半要来找景天他们的麻烦。

蔡徐坤想想范丞丞平时在大厂里除了吃就是殴打黄明昊的小学鸡模样,实在想不出他所谓的宿敌又会是哪个小学鸡。

如果魔尊是小鬼,他回去绝对要和爱奇艺打官司!节目不买版权就算了,怎么快穿系统都这么山寨?

周锐也在猜测,下一个出场的练习生会是谁。

两人正各怀心思,突然电闪雷鸣,乌云密布,一看就是魔尊要降临了。

眼见山一样高大的身影从天边缓缓下落,待看清来人的脸,蔡徐坤竟然觉得这或许是最合适的人选。

可能是角色加成的缘故,卜凡那张家暴脸此刻戾气倍增,叫一般人一看就得吓破胆。

道理我都懂,可是为什么都穿越了,卜凡还穿貂?


蔡徐坤一边听着周锐吐槽一边看到卜凡披着一身荣华富贵的黑貂朝着范丞丞他们的房间飞去,心道不好,赶紧戴上人皮面具假装成范丞丞,冲上去拦住卜凡。

谁知卜凡一眼识破,毫不留情地把蔡徐坤打倒在地。

蔡徐坤胸口剧痛,吐出一口鲜血来,不禁感叹,这系统这么山寨,疼痛感倒是很真实……


眼前逐渐陷入一片黑暗,蔡徐坤的意识开始挣扎:会不会这样,就可以穿回去了呢?

不过其他的练习生呢,还会继续呆在这个世界里吗?


待到蔡徐坤再醒来的时候,感觉已恍若隔世。

王子异坐在他旁边,神色温柔眼中含情,一如他们没有穿越前的模样。

他们这是,终于回去了?

但蔡徐坤还没来得及高兴,王子异就已经开口道:“我全都想起来了。”

蔡徐坤:“想起来什么?”

王子异盯着他说:“我们的前世。”

蔡徐坤又是一声叹息。


果然还没有完成任务吗?磊子这个魔鬼到底还想玩他们多久啊?

蔡徐坤有种破罐破摔的冲动。但想到接下来的剧情是徐长卿会备好银两和马匹赶紫萱走,蔡徐坤又觉得胸口一阵发酸。

王子异……也会赶自己走吗?

蔡徐坤有一点不敢相信这个认知。如果现实里的王子异敢因为任何原因赶自己走,蔡徐坤可能会一个月都不理他。

一个月好像也不行……

那一周都不理吧。


果然王子异低头,满含内疚道:“是我对不起你。”

蔡徐坤瞪着眼睛:“你不要再说了。你说什么我都不听。”


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蔡徐坤和王子异相对而坐,空气静止,万籁俱静,但谁也没有开口。

王子异也一直没有说要赶他走的话,就这样低着头,仿佛入定一般。

最后是蔡徐坤按捺不住,开口道:“如果你感觉为难……”

“不。“王子异开口打断他,突然抬起头来坚定地看着蔡徐坤。

蔡徐坤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人,发现王子异早已经泪流满面。

“不。”王子异像在与什么做着斗争,万分艰难地说,“我没办法说出赶你走的话。”


时间骤然停止,浮云悬在半空,飞鸟停在树梢,水滴穿过涧中石。

蔡徐坤缩成一团的心脏逐渐回暖。

“我就知道你不会的。”蔡徐坤说出来的话带着哭腔,软软呼呼,他盯着王子异的眼睛,看到自己脸上释然的惊喜。

他知道的,这一刻的徐长卿不是什么徐长卿,他也不是什么紫萱。

他们就是王子异和蔡徐坤。


但甜蜜的美好不过片刻,高层冰冷的声音很快响起来,无情地宣布:“你们违规了。”

蔡徐坤不卑不亢地扬着下巴,平静地问他:“那你打算怎么办?”

高层道:“如果你们不按照剧情走完,就会永远困在这个世界里出不去。”

“那是不是到了剧里的大结局,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高层又没回应,万分装逼地直接玩消失。


蔡徐坤气得心口痛,而王子异的手还抚摸着他的背安慰道:“别生气了。”

“那怎么办?“蔡徐坤理智的面具终于破碎,此刻开始有一点抓狂,“按照剧情,我必须回南诏。”

王子异没回答,两人又陷入沉默。

最后蔡徐坤开口,有一点赌气地嘟着嘴:“这个世界就是不许我们在一起。”

王子异握住他的手,凝视他的眼睛,坚定又温柔地说:“但下个世界会。”


最后还是只能妥协。


站在外面听了很久墙角的周锐不自觉哀叹一声:“这他妈什么苦命鸳鸯啊。”


(3)

于是蔡徐坤带着周锐回南诏了。

王子异与他告别时回头又望了一眼,仿佛万年。

他们已经认出了对方,但还得装模作样地走完这段生生世世分离,没人性的剧情。

蔡徐坤已经心不在焉,只盼着早日打败终极BOSS,好带着王子异和其他练习生都回去。

但该刷的副本还是得刷,比如取重楼的心这种剧情。

但原作里,紫萱是靠和重楼接吻来偷取了魔尊的心。

回想到此处情节的蔡徐坤:……


周锐在旁边也着急,老妈子一样劝道:“要不就亲了吧?你以后回去了演戏不也得亲吗?大老爷们麻溜的,就当完成任务了!”

蔡徐坤捂脸,躺在床上哀嚎:“呜呜,我不要啊!”


最后还是被周锐拖着去了魔尊老巢。

蔡徐坤一边捂脸假哭,一边慷慨赴死一般朝前走去。

谁知道卜凡一见他,就道:“要我的心是吧?不用整那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了,直接给你,拿着走吧啊。”

蔡徐坤:……?

周锐:……?

已经做好准备看紫萱和重楼接吻的王子异:……?

为什么卜凡可以说出非NPC的话啊?

然而卜凡也没回答他们,直接大手一抓胸口,捧出一颗触目惊心的心脏,跟抓山东大葱一样塞给蔡徐坤,道:“你走吧,我祝你们小两口幸福。”

蔡徐坤:……

周锐:……

王子异:……


难道魔尊就可以自带buff了吗?这真的不公平!


取走心脏以后的下一个副本,便是三界大战了。


徐长卿要被邪剑仙关起来,被逼迫去面对人间所有的恶。

为了剧情顺利走完,蔡徐坤在邪剑仙被打败之前,都只能坐以待毙,每天待着如坐针毡。

他在心里默念:王子异,你要闭着眼,你的眼里所有的光亮和澄净,都不能被那些污秽不堪的欲念和嫉恨污染。


待到邪剑仙被打败以后,蔡徐坤终于得以冲到王子异身边,看到他伤痕累累,身形狼狈。

鼻尖酸涩,喉咙和胸口都堵得喘不过气来。此时此刻的蔡徐坤也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太过入戏,开始心疼此刻的“徐长卿”。


王子异醒来以后,故事已经快接近最后的高潮。

只要将用于冰封青儿的水灵珠取出来,完成集齐五颗灵珠的任务,帮助主角团队打败终极BOSS,天下太平以后,紫萱青春消逝,徐长卿接任掌门,达成BE,他们就能回去了。

再回想起主角团队的剧情,徐长卿还得拿水灵珠救下景天,打败天妖皇。之后邪剑仙卷土重来,队友死的死伤的伤,景天拿命换了天下苍生的命,龙葵和雪见终有一个要跳进火海。


蔡徐坤也不知道作为景天的范丞丞,会如何选择。但那都不在他控制的范围内。

剧情终会走到尽头,蔡徐坤和王子异牵着手走在漫山遍野的花海里,王子异笑着说:“其实来不一样的世界走一次,也挺好的。”

蔡徐坤斜睨他,问道:“和我BE掉你难道就一点也不伤心吗?”

说罢去戳王子异的胸口,质问道:“你对得起我吗王子异?”

王子异微笑着捏住他的手,蔡徐坤也觉得自己幼稚,低头笑起来。


最后要喝忘情水,王子异突然惊觉,问道:“咦,你把魔尊的心还给他了吗?”

“早就还了好吧。”想到终于可以回到现实世界了,蔡徐坤终于按耐不住表现出孩子气,带着蛮横的撒娇催促:“你快喝,喝掉再跳个舞我们就能回去了。”

王子异笑着看他:“你走吧,你走了我再喝。”

蔡徐坤无奈地歪头:“你是不想喝对不对?”

王子异很一本正经地说:“徐长卿不会想忘掉紫萱,王子异也不会想忘掉蔡徐坤。”

蔡徐坤感动得热泪盈眶,没想到王子异也能有说情话的一天,激动地回道:“酷的BRO!”

王子异:……

蔡徐坤:“……对不起,破坏气氛了。我是说,那个,我也不想忘记你。“

王子异微笑:“我知道,没关系。”


要分别的时候,两人又深深看了一眼,像是下定了千万个决心才转过身去。

没关系,分离只是暂时的。

蔡徐坤这样安慰自己。


白雪纷飞,蔡徐坤看着自己的黑发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白色。

他倒不以为意,毕竟自己在现实里的发色也跟这个差不多。

鹅毛一般的雪花不停飘落,王子异拿着剑在雪地里跳着breaking,蔡徐坤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在慢慢流逝,思绪也逐渐从身体中抽离。


终于……要回去了吗。

留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刻,蔡徐坤也不知道自己内心是否有一些眷念和哀伤。


(4)

四周隐隐有光亮。

蔡徐坤逐渐找回自己的思绪,在回到现实世界的前一秒深呼吸一口气,竟然感觉比决赛宣布C位的时候还要紧张。

然而当他睁开双眼,四周却又是一片古色古香。

整间房子都张灯结彩,墙壁上贴了一个很大的囍字,桌台上一对红烛相对生辉。

蔡徐坤爬起身来,发现自己身着华丽隆重的喜服。

这又是闹哪出啊?

门外有脚步声越来越近,听得蔡徐坤一阵心惊胆战。

开门进来的人,又会是谁?

此时欠揍的高层又出现了,例行公事般提示道:“恭喜你再次幸运地被磊子选中,进入到第二个剧本《金玉良缘》。”

金玉良缘??如果没记错的话,似乎也是唐嫣和霍建华演的……

那进门的人会不会……

门外的脚步声终于停止,有人轻轻推开了房门,露出一张白净的脸来,温柔的目光与蔡徐坤的对上。

我就知道!

蔡徐坤表情管理最终以失败告终,崩溃地倒在床上呐喊:

“磊子!你真是个魔鬼!”


(本章完)




评论(30)
热度(174)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