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随便写的一篇大纲文

偶练全员向

又是各种妖怪设定 随便开的脑洞罢了

目前的内容有香蕉LINE,杰芙,农靖,毕侃。


林超泽陆定昊和尤长靖是三朵姐妹花。林超泽是陀螺精,陆定昊是算盘精,尤长靖是青花瓷碗精。在修炼成精的一百多年前,它们几经转手到了香蕉典当行。

李若天是香蕉典当行老板的儿子,长得倒是俊俏,就是性格有点浮躁不靠谱。老板去世以后,李若天子承父业,当了典当行的新老板。但因为他玩心太重,经营不善,香蕉典当行的生意每况日下,几近破产关门。

这日李若天正坐在典当行内看着那只祖传的玉石算盘发愁。他一直都喜欢这把算盘,因为这把算盘的珠子是玉石做的,质地上佳,光泽夺目,一打起来,又响又脆。

这天他沮丧又彷徨地撑着下巴,擦拭着算盘上的灰尘,谁知一个晴天霹雳下来,那算盘突然变成了个长相清秀乖巧的男子,正翘着腿坐在桌上。

香蕉典当行所在的地区是个小地方,李若天没怎么见过世面,自然也没怎么见过这等姿色的人,瞬间惊为天人,只能痴痴打望着对方。

算盘精给自己取名叫陆小芙,他很会精打细算,心中自然也是有一把如意算盘。哦,不对,他就是如意算盘本身。

如意算盘陆小芙与生俱来就有着对金钱的渴望,他凭借着天赋帮李若天拉回了一些生意,使典当行的状况好了起来,便背着行囊要走。

陆小芙想去京城,去更大的世界看看,然后赚更多的钱。


他走的那天李若天是哭着去送行的。

他倾慕陆小芙,却知道陆小芙不会为他留下。林超泽的本体——陀螺,在李若天的脚边不停转圈。陆小芙蹲下身问林超泽要不要和自己一起走,林超泽沉默了一会儿,转圈转得更猛烈了。

而尤长靖还是一只青瓷碗,就懒洋洋地躺在柜台上。他觉得一只碗应该是有一只碗的尊严,需要装一些美味佳肴,实在不行,窝窝头也勉强。总之,不是空空如也地被摆在这。

但那时尤长靖还不能化成人形,陆小芙只能一个人踏上征程。


陆小芙到了繁华的京城,见到了从未见过的车水马龙和摩肩接踵的人群。这里的房屋都建造得金碧辉煌,相比之下,李若天祖传的那个铺子,看起来实在是破败极了。

陆小芙发现自己除了钱以外,对大房子也有一种莫名的向往。路经一处豪华的宅邸,他被大气磅礴的豪华装潢吸引住了,便翻上墙头想一看究竟。

谁知这一爬墙就见着了富家公子董又霖。

董又霖长了一张温润如玉的精致面孔,散发着与生俱来的贵气和端庄。但陆小芙看到他的时候,他正赤裸着精壮的胸膛在拼命给自己淋冷水。

说到底,在千百年未化作人形的寂寞时光中,陆小芙的见识也非常短浅。所以在见到董又霖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心神荡漾。

情窦初开的陆小芙白天去做董家商铺的账房,晚上就坐在董又霖的房顶偷看他。他发现董又霖此人很奇怪。一个家财万贯的公子,不考科举,也不做生意,每日就是锻炼身体,还有……吃鸡蛋,一天可以吃十六个。

陆小芙每夜都能听见后院的那只老母鸡,在为自己未出生的孩儿哀嚎。有一天陆小芙实在受不了了,跑到后院,却发现母鸡并不老,反而毛色艳丽,长得颇有姿色。

陆小芙一看这母鸡,就知道他不是一般的母鸡。找了消息灵通的土地公贾富贵来问了才知道。这母鸡叫周锐,其实是被遗落到鸡群里的天鹅,而且不是一般的天鹅,是上神的坐骑下饭渡劫。等到假以时日,他必然是要飞升的。

陆小芙问那这母鸡都成年了,怎么还没蜕变成天鹅?贾富贵望天幽幽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陆小芙摇了摇头,心道,那董又霖每天其实吃的不是鸡蛋,是神鹅的蛋?那必定是要折寿的啊。

冥思苦想一番,他终于想出一个两全的法子,用障眼法将馒头变成鸡蛋,骗董又霖吃下去。这法子听着容易,其实很耗费陆小芙的修为。

就这样过了十几天,董又霖进门时突然抬头,邀请他下来一起吃鸡蛋。

陆小芙感动得几欲落泪。他想着,董又霖愿意把最爱的鸡蛋分给自己,想必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也已经不轻。

“董公子,你竟然请我吃这么贵重的东西?”陆小芙真诚道,“我真是无以为报,不如以身相许?”

董又霖:“?不了不了。”


陆小芙有些失落,但很快就打起干劲来想办法赚钱。在商铺里学习到经验以后,又靠着一些倒卖古董的副业赚了不少外快。一年以后,算盘精陆小芙赚到的钱已经足够盘下一处宅院了。

他找到董又霖,说我攒够了聘礼,上门提亲来了。

谁知董又霖说,他只想潜心修炼,不想理会男欢女爱之事。

陆小芙心灰意冷地坐在屋顶看月亮。这时土地公贾富贵又出现了,说看你也是动了真心,长痛不如短痛,我今日就将真相告诉你。

凄冷的月光下,贾富贵顶着一张娃娃脸,浮夸地讲起了过去的故事。十年前董家和财力相当的王家是世交,董家的独子董又霖和王家的小儿子王子异因为年龄相仿,感情甚笃。王子异小的时候性格就很安静温和,一个和尚路过此地,对王家人说,王子异有佛缘,有朝一日是要成佛的。

没想到几年之后,因为心性坚定又有慧根,王子异真成了佛,离开了人间,丢下和他一同长大的董又霖。

董又霖不甘心,便也想得道修炼,去与好兄弟作伴。董又霖也是有一些基础的,因为小时候王子异修炼了仙丹,没事就会分给董又霖吃。但世人都知道,成佛有多难,千百年也出不了一两个。

陆小芙听完陷入了沉默。直觉告诉他,愿意了断尘缘清净六根,受清苦历天劫,只为了追随对方,这种感情和执念,怕是都不太简单。

明白了自己一厢情愿的小芙没法死心,又不愿意继续纠缠,便拿着本要做聘礼的钱离开了京城这个令他伤心的地方。

回到香蕉典当行,他发现典当行的地契已经被首富之子王思聪以强取豪夺的方式买走了。而原来这祖传的典当行的铺面本身不是什么宝贝,最宝贝的是这地下埋了得道高僧留下的舍利。

连家业都没能守护的李若天彻底没了斗志,每天借酒消愁,浑浑噩噩,而林超泽作为一只陀螺,只能在他身旁不停旋转跳跃闭着眼。

而此时因为已经修炼成人形的尤长靖发现自己身上有着当年制作自己的手艺人留下的烙印,便想要去寻根。

他背着行囊到了江南一带,竟然帮助新任知县毕雯珺破了一起重大的童工倒卖案。

当时尤长靖是到了江南的一个郡县,因为吃得太多,半路上就已经身无分文,只得在街头卖艺,然后被巡逻的捕快以影响市容为由抓进了衙门。

年轻的知县毕雯珺很正直,怒斥现在的捕快不干实事只知道乱抓人充业绩,放了尤长靖以后,仔细一打量他,又愣住了。

尤长靖抬头仰望着身材修长的知县大人,脖子有点酸。他甚至看出了,知县大人对他身高浓浓的鄙夷。

哼,长得高又怎么样,你有我活得久吗?

谁知毕雯珺接着说,因为尤长靖长得像个小孩,所以让他潜入当地的贩卖童工组织,去打探情报,如果事成,不仅有重赏,还能请朝廷帮尤长靖查找他的身世。

尤长靖答应了,顶着一张无辜的娃娃脸逢人就说自己只有十六岁,硬生生把众人都骗住,最后成功被拐卖进了犯罪窝点。他就是在那里遇见了陈立农,一个从琉球被贩卖到此处的少年,尤长靖发现此人虽然长了一副憨厚模样,但其实玲珑心思,聪明伶俐,便联合了陈立农与毕雯俊里应外合,终于将罪魁祸首一一捕获。


毕雯珺本是东北人,在南方地区生活极为不适应。此次他立了大功,便升官去了京城。毕雯俊要走的那天,一直跟着他的小捕快李希侃一个人坐在县衙门口揉眼睛。

毕雯珺正收拾了行李路过,看见了,叹了一口气,蹲下来揉揉小捕快的头,说让你跟我走你又不肯,现在是在哭什么。

小捕快口齿不清,奶乎乎地说,我想跟你走,可是爹娘说我太小了,不放心我去那么远。

毕雯珺眼神温柔,对李希侃说那等你长大了以后再来京城找我。

李希侃看着他,眼睛很明亮,继而眼睛笑成两条缝,坚定地说了声好。


尤长靖通过毕雯珺的帮忙查了档案,发现自己这种青花瓷碗出自于闽南一带。于是便要继续赶路,陈立农缠着他,一脸人畜无害的笑,说要回琉球,也得经过闽南,不如两人结个伴。


(未完待续)




评论(38)
热度(122)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