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点水 01

主异坤  

人设天崩地裂 剧情异想天开 OOC勿上升


东南亚海岛气候刚刚好,椰子树绿得发亮,衬着缓缓游走的蓝天白云,连空气都是温暖又懒散的。

蔡徐坤穿着水洗蓝的衬衫和短裤,赤着脚在海边走,小腿的线条修长匀称。浪潮声一拍一拍地袭来,镜头里地平线忽近忽远。长相清纯皮肤白皙的长发女生带着笑容跑过来,跳上蔡徐坤的背,蔡徐坤笑着用手接住了她。

“cut!”导演喊了一声。

蔡徐坤这才隐隐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把女生放到地上,说你没事吧?

女生是最近风头很盛的新晋小花,和蔡徐坤合作拍MV。她有点不好意思地红着脸,道歉说可能是自己太重了,才会拍了好几次这个跳上背的戏都没拍好。

蔡徐坤笑得温柔又疏远,说你的身材很好,只是我最近缺乏锻炼。

女生还想再说点什么,蔡徐坤已经往导演那边走了。

认真看了几遍屏幕里自己的表现,导演和蔡徐坤都觉得满意了,才说收工。蔡徐坤和剧组的人一一道谢说辛苦了,上了车戴上墨镜的那一刻才呼出一口气,露出疲惫的神色来。


顶着热带的炽热阳光连着拍了三天,现在终于能放一天假。

蔡徐坤回了剧组租的酒店,来时他特意选了最高层略偏僻的一间,保密性很好。

到了房间正要拿衣服去洗澡,身后突然有人入侵,一双大手蒙住他的眼,霸道又诱惑的香水味渗透到蔡徐坤肌肤的每一寸。蔡徐坤瞬间提起的心放下来,笑容不自觉掺了蜜糖,把自己的手附在男人的手上,带着后者移到唇边,缓慢地磨蹭。

王子异笑着拉着蔡徐坤转过脸来,眼里都是温柔和宠爱。

“想我了吗?”

“你猜。”

说完这句话,蔡徐坤就拽起王子异的领口,迫使后者微微弯下身来,然后狠狠咬住对方的嘴唇。

搂着脖子,双腿缠住对方的腰,像是刚从撒哈拉沙漠走出来的旅人在对方的气息中看见雨水,一双唇舌互相疯狂地索取纠缠起来,不死不休。

吻了好一会儿,两人都有些喘。王子异把蔡徐坤抱到桌子上坐着,站进蔡徐坤岔开的两腿之间,又吻了一下蔡徐坤肉嘟嘟的嘴唇,问要不要洗澡。

蔡徐坤觉得有点扫兴,但洗澡是必须要洗的。于是凑上去在王子异喉结上咬了一口,说一起。


这个澡洗了很久。

一个小时以后,蔡徐坤仰着脖子,脸颊已经是玫瑰色,他坐在王子异的身上驰骋。王子异扶着他的腰,大手时不时摩挲两下,满额头的汗。

王子异坐了五六个小时的飞机过来,而蔡徐坤紧锣密鼓的行程使他严重缺乏睡眠。但他们就是彼此的荷尔蒙,理智都随着汽水中的二氧化碳升腾出去。窗外的阳光闪耀得刺眼,他们感受彼此的连接,彼此的羁绊,多一秒的分离都不行。

一天就当做一年来过。


蔡徐坤是童星,从十二岁起就进入演艺圈参加各种比赛,一路坎坷到了十九岁,才终于闯出了名气。但娱乐圈更新换代太快,几天不露脸就得被大众遗忘。

年纪虽小却已经经历了好几次浮沉的蔡徐坤当然懂这个道理,一路出新歌拍戏参加综艺,行程就没怎么停过。

这次来海岛上也是要拍一个MV。

王子异是富家公子哥,喜欢街舞,但对当偶像兴趣不太大,一直在娱乐圈处于游离状态,唯一喜欢的国内明星就是蔡徐坤,后来参加选秀比赛也是因为蔡徐坤,没别的原因,就想离自己的偶像近一点。

谁知道蔡徐坤竟然就这样和他对上了眼。

短暂的暧昧期以后,蔡徐坤很简单直接地问他敢不敢跟自己谈恋爱。

王子异的大脑短暂缺氧,他听见自己咽了一口唾沫,坚定地说:“我当然敢。”


这一谈就是两年,因为太默契,连架都不怎么吵。

王子异对蔡徐坤有种与生俱来的崇拜,蔡徐坤说什么,他就说可以。

出道以后蔡徐坤人气大涨,三天两头飞外地,两人碰面的机会越来越少。

对外拉开一点距离,偶尔拥抱聚会,就说是好兄弟。

但私下里拼了命在挤出时间,就为了多见对方一面。王子异对名利不太有兴趣,没用的通告很少跑,大多时间都在跟着蔡徐坤飞。

即使这样努力了,也不过杯水车薪。相处的时间抵不上万分之一的想念。即使在同一个地方,两人也还得避嫌,尽量在人少的地方见面。

毕竟粉丝都知道,要扒恋情的话,最可信的就是同城率。


蔡徐坤是被手机吵醒的。

长时间的疲惫加上过度的欢愉让他睡得不省人事。但偏偏手机铃声响个不停,困顿地拿起来一看,是自己的母亲徐女士。

睡意仿佛瞬间消失。蔡徐坤坐起来,发现屋子里窗帘已经被拉上,亮度刚好适合入眠。而之前因为战况激烈被甩了一地的衣物现在也都已经被收拾干净。

王子异已经不在房间,留了纸条说出去买点东西,落款画了一颗爱心又被害羞地涂掉。

蔡徐坤放下心来,接通电话拿到耳边前下意识舔了嘴唇,才恭敬地喊了一声妈妈。

徐女士在那头声音很温柔,问宝贝最近身体有好些吗?

蔡徐坤低头看着自己拍MV时因为摔倒受伤的膝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被王子异擦了药酒贴上创可贴。他有些发愣,待到徐女士再问一遍,才又如梦初醒地回道:“挺好的,妈妈不用担心。”

“你最近怎么心神不宁的?”徐女士说,“在拍戏吗?”

“嗯,在拍MV。”

“你之前的队友也和你一起?”徐女士意有所指。

  蔡徐坤的神经瞬间绷紧,喉咙干涩,但还是不得不放软语气,乞求地喊了声:“妈妈。”

  “坤坤,妈妈本来一直都很相信你。”徐女士说,“但你看看这几年,让妈妈越来越不认识了,宝贝,你以为你真的瞒得过我吗?”

  蔡徐坤低着头,手指紧紧拽着床单,声音还是软软的但又坚定:"妈妈,我已经长大了。“

他还想说他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可以自己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但这种话在从小含辛茹苦抚养自己长大,还拼命支持自己梦想的母亲面前,他说不出口。

“你还没有。”徐女士不容置疑地说,“你在犯错误你知道吗?”

 门口传来声响,蔡徐坤惊醒,忙道:“妈妈导演催我了,我结束了再跟你微信聊。”

  挂了电话还心有余悸,眼看着王子异走过来,在自己脸上亲了一口。蔡徐坤发着愣,王子异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太累。

“没有。”蔡徐坤笑起来,看起来还像是天真烂漫毫无烦恼的少年模样,如同清晨雨后的玫瑰。他张开双臂看着王子异,眼神里的期待像是黑夜里摇摇欲坠的星光。

“子异。”

“嗯?”
“抱我。”

 王子异对蔡徐坤从来予取予求,此刻心脏柔软得一塌糊涂,向前一步刚要靠近就被坐在床上的蔡徐坤狠狠一拉,两人一起跌到柔软的床垫里。

东南亚的酒店,床垫一向软得像泡沫,一陷进去,全身的骨头都像是融化了。蔡徐坤拉着王子异跌入这望不到尽头的纯白里,像是急于寻找到什么要堵住心脏慌乱的情绪,去点燃对方的唇。

填满我吧。

爱我吧。

蔡徐坤闭着眼睛想。

如果这一刻掏出自己的心脏,捥开血肉去拥抱对方,像暴雨遇上河流,像雪水融进冰川,像雨滴落进泥土。

是不是只要拼尽全力,他们就真的永远不会分开。


(未完待续)



   

评论(10)
热度(197)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