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点水 02

主异坤

此章异坤杰芙

01

(2)

相处对于蔡徐坤和王子异来说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蔡徐坤格外珍惜这样的时候。

他趁王子异睡着的时候和徐女士聊了微信,显然徐女士已经知道了他和王子异的事情。蔡徐坤虽然在自己母亲面前总是有所收敛退让,但在王子异的事情上,他却不舍得放一点手。

最后母子之间只能陷入僵局。

 

让母亲伤心不是不自责的。

但他也无法想象和王子异分手。

很多人都夸过蔡徐坤成熟懂事,情商高。但在这方面,他又固执到冥顽不灵的地步。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他的舞台,他的梦想,还有他的人。

 

王子异就躺在蔡徐坤身边。他显然不知道蔡徐坤失眠了,兀自睡得很熟。有力的手臂还搂着蔡徐坤的腰。蔡徐坤趴在王子异的胸口,听到后者有力安稳的心跳,慢慢尝试闭上眼睛。

 

还是不敢闭眼。

黑暗以后的世界令人窒息。母亲的劝告,恶毒的私信和评论,还有一周以后的见面会表演……

接的代言通告越来越多,练习的时间越来越少。

 

蔡徐坤像个溺水的人,在压力中心悸,恐慌,无济于事的挣扎。

最后他认命地爬起来,走到浴室关好门,在镜子前面练习。

 

浴室始终不太宽敞,蔡徐坤在舞台以外的事情上一向神经大条,不小心就又磕到了脚踝,疼得吸了一口气,跌坐在地上不敢喊出声来。

王子异在外面轻轻敲门,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坤坤?”

 

蔡徐坤站起来,打开门的时候眼睛里遍布血丝。

他说:“子异,陪我练舞吧。”

“……好。”

 

王子异觉得蔡徐坤有点不对劲。

当年比赛的时候,蔡徐坤也是这样拼命的,会半夜爬起来练舞,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后来他以第一名出道,压力减轻了很多,有王子异看着蔡徐坤,蔡徐坤的作息也慢慢规律,被照顾得很好。

 

但组合解散以后,所有的一切都立即脱离了原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逃向了不可预知的方向。

蔡徐坤的人气在组合内可谓一骑绝尘。都是在一个组合,人气和资源却差了很多。对于王子异来说,他不是很在意这些,只要能继续跳舞,又能和蔡徐坤待在一起,就已经觉得满足。

 

但组合本来就限定一年半,解散以后蔡徐坤签了大公司,有了经验丰富的经纪人,行程繁忙。而王子异回了原来的小公司,几个月出一首单曲,偶尔接一下代言,两人能见面的时间实在太少。

要不是这一次见面,王子异不会发现,当初比赛时蔡徐坤面临的巨大焦虑,现在又回到了他身上。

 

王子异拉着蔡徐坤出来,拿着手机给蔡徐坤录视频。蔡徐坤对着他顶胯,扭腰,咬着嘴唇,头发被汗水浸湿。

一曲结束的时候,蔡徐坤扑到王子异怀里,手机直接被摔到一边。

王子异被蔡徐坤压着,要伸手去捡旁边的手机。

“别管。”蔡徐坤的语气里露出疲倦。

王子异就不动了。

蔡徐坤的重量压着他,两人的胸腔贴得很紧,呼吸与彼此交错缠绕。

“坤坤。”

“嗯?”

心里叹着气,王子异的手掌抚上蔡徐坤的背说:“你跳得很好。”

“是吗?”蔡徐坤调整了一下位置,把头埋在王子异的颈肩,语气终于有了一点撒娇的味道,

“有比上次跳得更好吗?”

“有。”王子异一下一下抚摸着蔡徐坤的发尾,像在安抚暴躁的小动物,“你跳舞的时候,永远都在发光。”

 

 

(3)

 千里之外的S市已经到了深夜,依然充斥着红男绿女,繁弦急管。

 董又霖坐在吧台喝酒,来搭讪的人不少,他都无动于衷地坐着,翻着手机里的信息。

 还是几个小时前发的,王子异说他去找蔡徐坤了,换了国外的卡让他有事别打电话。

 董又霖查了一下蔡徐坤这两天的行程,心里暗骂王子异这个疯子。

 更疯的是他竟然也想飞过去,再被喂一把丧心病狂的狗粮。

 

 当年在大厂的时候,董又霖和王子异一个寝室,蔡徐坤算是寝室的编外人员,没事就跑来找王子异玩。董又霖记得有一次大厂放假,他回了上海三天,回来的时候发现卸妆水被用掉了一大瓶。

 王子异脸红脖子粗地跟他说他不在的时候,蔡徐坤都住在他们寝室。

 董又霖还想问他蔡徐坤睡的是谁的床,但想了半天觉得似乎哪个答案他都不太想听到。

 至于卸妆水为什么会突然用掉那么多,他有了很危险的猜测,却不愿意往那方面去想。

 

但董又霖的预感告诉自己,那想法很准。

回到大厂以后,王子异和蔡徐坤的关系明显又升温了。

 

想起往事,董又霖又灌了自己几杯酒,喝着喝着旁边又坐下来一个人。

今夜坐下来的人来了又走,董又霖没心思搭理,自顾自喝着酒。

身旁男人的声音清亮又带着甜美,印象里有些熟悉。董又霖听到对方问:“喝这么多不怕伤胃?当心肠胃炎又犯了。”

 

这才疑惑地转过头去,头有些昏沉,但眼前男子乖巧的刘海和标志性的微笑还是让他认出了,那是陆定昊。

在大厂的时候,他和陆定昊关系不错。因为两家公司都在上海,又有业务上的往来,他们自然也容易熟悉。

加上陆定昊是个自来熟,没事就爱勾肩搭背,动手动脚。这样的事一般的人做着是很烦,但陆定昊偏生长得可爱,偏着头看你的时候一脸人畜无害地揩油,董又霖又是个不太容易生气的性格,到后来很无奈,就习惯了由他去。

 

比赛结束前后他们的交集就已经很少了。陆定昊比他淘汰得还早,最开始会主动给他发微信,后来大概是觉得董又霖太无趣,就慢慢消停了。

陆定昊还会偶尔在节目里CUE到他,董又霖想,大概是两人之前被组过CP的原因。

也许还有留有一些同窗情谊,董又霖偶尔也会隔空回应一下,心照不宣逢场作戏一把。

 

再到后来,那场选秀已经很少被人提起。陆定昊在综艺里逐渐崭露头角,董又霖开始发唱片,两人几乎没了交集。

 

看到眼前的陆定昊,神志不清的董又霖开始皱着眉回想上一次碰面,想了半天觉得实在遥远,索性放弃了。

 

陆定昊伸出手指在董又霖面前晃,晃得他头晕,尾音上扬着喊Jeffrey。

很少有人会像陆定昊这样喊董又霖,刻意不正常发音,头一个音很调皮地发成加,最后一个尾音一定要往上飘。

这样回想起来,董又霖又觉得有些恍如隔世。

 

酒精麻痹了神经以后,他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等待反应过来,他已经捏住了陆定昊纤细的手腕。而对方偏着脑袋,正不解地看着自己。

 

“请你喝酒。”董又霖说。

 

那天晚上陆定昊陪董又霖喝酒到很晚。

其实酒度数不高,但董又霖诚心想喝醉,那姑且就当自己醉了吧。

陆定昊偏偏是被他骗到了,扶着他出了酒吧问有朋友来接你吗?

“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陆定昊回答得有些心虚。

 

但董又霖懒得多问,他打量了陆定昊一会儿,说附近有个酒店。

陆定昊看着董又霖,耳根开始泛红。董又霖浑然不觉,神情坦荡。

 

 

出来的时候夜色有些凉,两个人的影子若即若离,摇摇晃晃。

陆定昊低着头,倒不像之前那么活泼了。

“你变了很多啊。”

也许是喝了酒,董又霖的话变得多了起来。

“啊?没有吧。”陆定昊抬起头,楞了一下,又低下头去了。

董又霖又问他:“怎么一个人跑来喝酒?”

陆定昊说本来是和朋友一起,后来看见董又霖了,就上来打个招呼,哪知道喝到现在。

 

董又霖心知肚明,陆定昊这人虽然牙尖嘴利,却不太懂得拒绝自己。

揣摩着要不要顺其自然发展一下,但没走几步就到了酒店。

陆定昊说你带了身份证吧,我先打车回去了。

董又霖一脸茫然地摸了摸身上,慢吞吞道:“身份证啊,好像没带。”

“没带身份证住什么酒店啊?”陆定昊很明显在忍住要翻白眼的冲动。

董又霖觉得有一点好笑,此刻陆定昊的形象和两年前重叠,逐渐鲜活了起来。

 

陆定昊拿着自己的身份证给董又霖开了一间房,看到要交押金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显然有些纠结。

董又霖掏出钱包来,里面赫然就夹着身份证。

陆定昊愣在旁边,似乎肢体都僵硬了。

 

董又霖这人,虽然容易害羞,但大多时候都比较后知后觉。

“那就一起上去吧。”他这样跟陆定昊说。

等到陆定昊惊讶地张嘴,董又霖的耳朵才开始迟钝地红起来。

 

两人就这样睡了。

陆定昊最开始有些放不开,董又霖嘲笑他外强中干。后来陆定昊一咬牙,所幸破罐破摔,叫了一晚上,如果不是房间隔音效果不错,隔壁都得来投诉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陆定昊已经走了。董又霖对着镜子洗漱,发现锁骨上还有对方啃的牙印,现在已经发了紫。

 

陆定昊这人,还挺猛的。

董又霖扬起嘴角,露出一个有点嘲讽的笑容。

 

(未完待续)


评论(18)
热度(149)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