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点水 03

本章异坤杰芙

人设天崩地裂 剧情异想天开 OOC 勿上升

01  02

B城见面会快开始。

蔡徐坤坐着,几个化妆师围着他整理造型。握着手机的手出了很多汗。如果滑开屏幕,还能看到一个小时前和母亲的对话。

-妈妈对不起,我不会跟他分手。

-宝贝你知道吗,妈妈第一次对你这么失望。


闭着眼睛不去想,努力默念着等会要唱的歌词回忆着舞蹈动作。

可是为什么汉字要如此棱角分明,重重叠叠的,像千军万马撞过来,结构里的每一个转折都锋利得让人瞬间鲜血淋漓。

蔡徐坤很久没有感到这样脆弱的时刻。

他很小就进了娱乐圈,参加了很多比赛,被不了解的人谩骂攻击,被交付过真心的朋友背叛,被满怀期待的救赎利用。他不得不过早地成熟,但有些东西像是后遗症,刻在他被用力拉扯的骨骼里,到了某个时刻,就折磨着发作起来。


蔡徐坤闭了闭眼,做了最后的确认后走向舞台。

灯光绚烂,众人的尖叫和欢呼包围着他。蔡徐坤的妆容完好,他藏起自己红肿的手,露出无懈可击的笑容。

那天的表演也没出错,但蔡徐坤看着摄像机里的自己,还是皱起眉头。

三天一共睡了五个小时,体力快要达到极限。但脑海里总有些挥之不去的声音,像是楼上装修的时候,铺天盖地着,叫嚣着要锯断一切钢铁的锯子。

有时候想,那锯断物体的声音那样巨大,究竟是钢锯在耀武扬威,还是那些坚韧无比的物体终于发出惨痛的呼救呢。

蔡徐坤坐在车上,趁经纪人和助理不在翻出了包里的安眠药。吃下去以后笔直地坐着,却像具没什么灵魂的躯壳。

他拨通了王子异的号码,嘟嘟了好几声最后都没接。

直到最后都想要放弃了,王子异的声音终于响起来,温柔地喊了他一声“坤坤。”

突然蔡徐坤就感到铺天盖地的委屈。他想问王子异,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是不是正在慢慢让周围对自己充满期待的人失望。

但想了想,不管自己怎么问,王子异都会不厌其烦地,把自己拥有的所有贫乏又笨拙,朴实而真诚的赞美都奉献给他。

没有悬念没有新鲜感,却又让他感到最安全。

“坤坤,怎么了?”王子异听他不说话,又喊了一声。

“没怎么。”蔡徐坤回过神来,“我就是有点累了,想和你说说话。”

安眠药慢慢起效,蔡徐坤觉得脑中的神经被某种东西缠住,越缠越紧,缠到快要让他失去所有知觉。

王子异在那边似乎有所迟疑。

也许对方只是信号不好。但蔡徐坤不想做胡闹的人,他说没什么,就听听你的声音。我要睡觉了,你先忙吧。

王子异说:“好,那你好好休息。”

蔡徐坤关了机闭上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虚弱自己多想,王子异在说那句话的时候,总有点如释重负的意思。


王子异挂了电话,跟面前的徐女士道歉。

“年轻人嘛,可以理解。”徐女士笑笑,显得很宽容,“我们坤坤是这样的,虽然别人都夸他成熟稳重,但有时候是有点不懂事。”

“没有。”王子异看着徐女士的眼睛,完全没有逃避的意思,很认真地说,"坤坤特别好。“

徐女士笑了一下,没说话。

王子异忐忑着,也摸不清她的意思。



陆定昊正在和董又霖接吻。

还是酒店房间,他爬上对方的腿,故作调皮地咬了一口董又霖的下巴,然后对方就从善如流地亲过来。

他不会问董又霖是否对自己有哪怕一点好感,也不会表现出自己动过一点真心。

他们唯一的默契也许就在这里。

不过是玩玩罢了。


董又霖平时看着温和又有点迟钝,手臂却有力又霸道地箍紧了陆定昊的腰。

陆定昊努力迎合着董又霖,哪怕已经被勒得有一点疼。

疼痛是真实的,每一处感官都在跳跃着,叫嚣着,提醒着你,这不是你的梦境,不是你的痴心妄想。

他就在这里,和你做最亲密的接触,他的胸腔在剧烈地跳动,也是因为你。


陆定昊偷偷睁开眼,看着董又霖。他正闭着眼睛,沉浸在爱欲里的模样。

陆定昊突然想起自己很喜欢看的《粉红女郎》,里面陈坤也是闭着眼睛亲吻结婚狂的。万人迷却对结婚狂说:“如果一个男人和你接吻的时候一直闭着眼睛,那他就是在想着别人。”


陆定昊不愿意去纠结这个事情,他用眼睛细细描绘董又霖的轮廓,下一秒董又霖皱着眉睁开眼睛,似乎在责怪他的不专心。

陆定昊下意识想道歉,又觉得没什么必要。

董又霖不会接受他的卑微。

两个成年人势均力敌,逢场作戏,才不会又任何的负担。


这时董又霖的手机响了。

陆定昊感觉董又霖掐了一把自己的屁股,突然心领神会,从董又霖腿上爬下来。

董又霖拿起手机,声音还是软乎乎地,同时走向阳台。

但陆定昊还是听到董又霖的第一句话。

像是寒冬过去,一颗种子在春天里忍不住悄悄冒出头来,有掩藏不住的喜悦。


他说。

“喂,子异?”



  董又霖到了阳台,皱着眉在电话里听王子异慢吞吞讲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所以你是打算自己开工作室了?”

“嗯。”

“为谁开啊?”

“……”

  对方的沉默很明显应和了他的猜测。

  

 董又霖开的房间在酒店最顶层,此刻有飞机掠过苍穹,在湛蓝纯净的天空里划开一道白色的伤口。

 但路上的行人匆匆,见怪不怪,只有小孩才会惊奇地指着天空,问身旁的大人:“妈妈,这是什么?”

  大人说那是飞机在天空中留下的痕迹。

  之后对话就结束了。

 正如飞机要专注地抵达目的地,也不会去关心,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的浮云,因为它的经过而起伏跌宕过。

 

董又霖又听着王子异说了一下自己的打算,大概是已经取得了家里的支持,然后问他愿不愿意做合伙人。

要签蔡徐坤,是肯定要签的。

董又霖看着那飞机消失在视线里,像是突然被阳光刺得睁不开眼睛。他微微眯起眼,说:“好,我加入。”


陆定昊看着董又霖从阳台走进来。

之前董又霖就已经洗过澡,只穿了浴袍。这个时候走进来,浴袍已经散开大半,露出壮硕的胸膛。

看到董又霖坐在床上,陆定昊也黏过去,忍不住想用手抚平他的眉头。

但董又霖很迅速地拍开了他。

像是某种与生俱来的,非条件性反射的身体保护机制。

但下一秒董又霖跟他说对不起。

“还继续吗?”陆定昊听到他问。

于是陆定昊很无所谓地扬起嘴唇,说当然啦。

董又霖的吻立刻来势汹汹地撞过来,他把陆定昊压在床上,力道都比平时重了几分。陆定昊被他压着狠狠地冲撞,手指用力地抓着床单,流出的眼泪落在纯白的枕套上,开出一朵花,又立刻凋谢了。


(未完待续)



  







评论(20)
热度(141)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