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点水 04

本章异坤

01  02  03

拍完代言回到公寓卸完妆,离下一次拍摄还有七个小时,离下一场见面会还有十天。

吃下白色药片,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时钟行走的声音一顿一顿敲在神经。血丝在眼球里,像蠕虫一样爬来爬去。

它们也会像蠕虫一样,去找到一个温暖潮湿的地方产卵吗。

过不多久,它们的族群就逐渐壮大了,成群结队地浮在夏日闷热的空气里。人们困扰的时候也会想,这些可恶的东西到底是藏在哪里等待着某一天的猖獗。


蔡徐坤也意识到,最近似乎特别爱胡思乱想。

他又忍不住想,如果自己这一次长睡不醒,又会怎样。

粉丝会想念他,呼喊他吧?经纪人会火急火燎地给他打电话骂他一顿,助理急匆匆赶来,也许想发脾气但还是得忍住。到了工作的地方,要不忘给工作人员道谢鞠躬,身心俱疲了,也要笑得像是刚从春光里走出来一样。

这样繁忙的日子虽然累,但总比之前连忙的机会都没有的好。

他还能和聚光灯融为一体,享受千万双眼睛的注视。

停不下来,没法停下来吧。


时钟又走了很久,蔡徐坤还没睡着。

无奈地爬起来,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分钟。

助理会定期帮他整理粉丝的信件和礼物,现在那些东西就整整齐齐地摆在桌上,五颜六色的,一眼就能看出女孩子们温柔的心意。

他爬起来挑了一封信拆开,空气寂静了几秒后,手指颤抖,纸张飘落在地上。

上面的血迹触目惊心。

第一行的字迹特意被写得很大,一眼就能看见:

“蔡徐坤,你不再值得我喜欢了。”

后面都是一些指责谩骂,语气颠三倒四,看得出写的人似乎很崩溃。


蔡徐坤还是没忍住看完了。

大意是说这个粉丝喜欢了自己很久,生活过得很糟糕,自己算是她生活全部的信仰。但是她觉得蔡徐坤红了之后就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喜欢的那个人。

“寄一封信要半个月。”

“你收到的时候,我已经从这个是世界上消失。”

“有一个人从你这里借了光芒,也是有一个人因为你,在这个世界彻底暗淡了。”



嘴唇差点被咬破,但这点疼痛感不能唤醒任何。

蔡徐坤控制不住去想,那个人是怀着怎样的怨恨和绝望寄出这一封信的。

慌忙去拿起另一封信,手指颤抖着停顿了一下,最后还是拆开了。


还好,这次是粉色的信纸,似乎特意喷了香水,字迹清秀,是说了很喜欢他,会永远支持他,希望他注意身体,在舞台上永远发着光。


一个小时过去了。

除去行前准备,他还有五个小时可以睡觉。


蔡徐坤又吞了几片安眠药,无力地陷在床垫里。

想念王子异了。

以前都是一起排练的,那个人一本正经又傻傻的,总是诡异地戳到蔡徐坤的笑点,让他觉得可爱又快乐。那个人也总是温柔又体贴的,会盯着他不要碰过敏原,让他尽量早睡早起。

那个人也会笑着看他吃东西,知道他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蔡徐坤会喜欢点很多菜,又总是吃不完。那个人因为严格的家教不愿意浪费食物,但从来不会指责蔡徐坤什么,只会担心他是不是吃撑了,然后默默帮他吃完剩下的饭。


但是他已经很久没有和王子异一起吃过饭了。

大部分时间是助理买饭,蔡徐坤觉得表现得太挑剔不好,因为行程多吃饭的时间也很少,大多时候爱吃的不爱吃的,都囫囵吞下去。

助理也一直跟别人夸蔡徐坤,说他一点也不事儿,是个很好相处的艺人。蔡徐坤听到了,就更不好意思再多要求什么。


拿起手机,在困倦来袭的前一分钟发了短信问王子异,下次什么时候有空。

分开了这么久,他们已经心照不宣。

王子异也会知道,“子异,下次什么时候有空。”这句话就代表他的坤坤在说:“王子异我想你了。”


蔡徐坤笃信他们之间的默契不会因为分开而减弱。但王子异回消息一向回得慢,有时候看到界面上显示“对方正在输入”,蔡徐坤都能想起他正襟危坐玩手机的模样。

一直等到完全失去意识,蔡徐坤也没有等到王子异的回复。



被助理叫醒了。

蔡徐坤睁开眼,看着助理拿着那封拆开的,满是血迹的信跟他道歉。

“对不起,坤坤,我应该都先拆开看看再给你的。”

“说什么对不起啊。”蔡徐坤笑起来,似乎完全不关心,“我的粉丝写给我的信,让你先拆开看了像什么话。”

蔡徐坤火速收拾好了自己,看助理还有点内疚,挑眉走过去把那封信拿过来重新塞进信封里扔进抽屉。

“走吧哥哥,赶时间呢。”蔡徐坤的神色云淡风起,“男人嘛,这点事不算什么。”


助理开着车,忍不住看坐在后座的蔡徐坤,戴着墨镜神情冷漠,看不出什么情绪。

看起来他也没有要告诉经纪人的意思。至于助理自己,这种找骂的行径更不可能主动去说。

但想到蔡徐坤平时对着所有人都恭恭敬敬,在工作的时候又很拼命的样子,忍不住有点心疼。

谁能想到他才二十一岁呢。


蔡徐坤在看手机。

好几个小时过去了,王子异也没回他。

这种情况实在很少见。


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按捺不住打电话过去,接通了以后的声音却不属于王子异。

那边的环境似乎很喧嚣,一堆人在高谈阔论着什么。

接通电话的人声音很小,听起来却不微弱。

他说:“喂,蔡徐坤吗,我是Jeffrey。”

蔡徐坤听起来很镇定,问道:“啊,子异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事,只是喝醉了。”董又霖说,“我现在扶他回去。”

怎么会突然喝醉?是有什么饭局?

如果只是平时一般的聚餐,王子异是几乎不碰酒的。

捏着电话,蔡徐坤的心思千回百转,他想起刚和王子异分开的时候,联系得也很紧密。但他们的关系就是有个致命点,在事情处理妥当之前,王子异不会轻易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他,而蔡徐坤总是迷信默契,固执得不愿意过多追问。

这样很容易出现问题,但好在他们的默契确实足够,一些小事蔡徐坤撒个娇意思意思发个脾气,王子异再哄他一下,也就过去了。所以这个问题虽然在,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威胁。

但爱情是一方面,要不爱王子异很难,要蔡徐坤放下骄傲,更难。


所以蔡徐坤就很从容地跟董又霖说:“那就拜托你帮忙照顾一下他,麻烦了。”

董又霖慢吞吞地说:“不麻烦,应该的。”


两人都没什么心思寒暄。电话挂断以后,蔡徐坤又开始发呆。


他想起两人第一次争执,是比赛的时候,他跟王子异说离开最开始的队伍。当时他笃信两个人又会在同一个队里并肩作战,没想到王子异一直瞒着他,到了最后关头选择去了另一个队。

蔡徐坤不是不懊恼,但他觉得王子异有自己的想法,只能选择尊重。

王子异和蔡徐坤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比如他们都是很坚定的人。

但他们也有不一样的地方。蔡徐坤从小单亲,又太早经历世俗,已经习惯将伤口全都藏起来。王子异却有着发自内心的温柔,他的温柔和包容都来自他本身的足够坚强。

蔡徐坤小心翼翼地掩饰自己所有的软肋,王子异有足够坚实的铠甲。

蔡徐坤渴望很多很多的爱,王子异刚好有很多很多的爱,可以分给他。


可是他们相隔的距离实在太长,以往一个拥抱亲吻就能解决的事,如今要跨越千山万水。

蔡徐坤不愿意去想,一个人的爱,到底是不是有限的。那通过邮差和光纤传达过来的爱,有多少已经化作一路经过的尘埃。






评论(31)
热度(105)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