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K莫]为了男神当学渣

嘤嘤嘤 甜死了 超级感谢感动!!

天藍。K:

少女病阿姨生日贺文 ヽ(●´∀`●)ノ




教员室里面站着两个孩子,一个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头垂得很低低的但明亮的眼睛在乱飘偷瞄导师的表情;另一个皮肤白晢,抬头挺胸的站着,淡然的看着导师;




这画面很滑稽,导师努力的压下笑意喊道:「郝眉!鬼头鬼脑的瞧谁呢你?」抄起桌上的书本往郝眉头上挥,男孩吃痛的哼了声,皱起眉头双手抱头的往後缩,眼角馀光扫向教员室门口,一副想要偷溜的样子,导师气到笑了:「郝眉你这学期成绩又退步了,再这样得留级,让KO帮你辅导吧。」




这下子到KO有意见,意外的喊道:「什麽?」




导师连忙补充:「就帮他辅导到每科及格就行,郝眉这小子本来很聪明,就是不知道为什麽一升上高中就成学渣,要是能升班倒还好,但他这成绩实在是…」话毕便把郝眉的满缸红的成绩表亮给KO看,他还没看到几秒,郝眉便扑上来把成绩表给抢走了…




「欸!干麻呀!」郝眉抱着成绩表不放,还偷偷朝往教员室门口小步小步的走着,导师直接过去把人给拎住往KO处一带,然後盯着他:「郝眉我跟你说,你期末不及格的话真的要完了,你就乖乖让KO同学帮你吧,他学霸全级第一名呢!」


KO默默点头:「嗯。」一声算是答应了。




--




接下来的每天放学KO都会和郝眉一起留下写作业,KO一开始的态度是爱理不理,虽然脸上一直没表情但郝眉还是感受到他的嫌弃,但郝眉没放心上继续边写边吵吵闹闹的,後来KO的态度改变了,最明显的是KO擅自把周六也定为他们的学习日了,加上他母亲的大力支持,他完全反抗无效。




周六的事情其实他觉得周一至周五连放学也得和他待在一起已经两看双厌,目前KO态度放缓但他们还是有点不对盘的,一旦连放假也得相处简直是痛苦至极,重点是他打网游的时间都要没了!




那天被郝母抓起床,他周末都是睡到自然醒的,正想发作之际被拉到客厅,看着穿便服的KO他立马吓到醒过来,眼睛瞪得老大的,可当事人却老神在在的喝着果汁,脸无表情的看着他:「早。」




「你…你你你你你怎麽会在这?」郝眉激动的指着KO鬼吼鬼叫,KO还是不说话就看着他,微弯的嘴角证明他心情挺好,没有被郝眉这稍为有点不礼貌的举动而影响到。


郝眉看他笑看呆了,他明明平常都扳着一张脸的,笑起来竟然这麽好看,随着KO笑意愈来愈浓,郝眉才开始清醒过来:「你说话呀…喂!KO!你怎麽有我家地址的!」


「导师给的。」


郝眉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把人带到自己房间,可能是学习的环境改变,心境也一并转换了,他开始发现KO原来长得挺帅的,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放在人群中很是显眼,说不定跟校草有得拚。


当KO骨节分明的大手翻开书本时,清冷的男音不徐不疾的讲解着题目,他发现自己好像…也没有那麽不愿意和KO待在一块了。




--




後来的相处没再针锋相对,其实也只是郝眉一个劲在叨叨,明着暗着讽刺KO并责怪他答应导师,後来突然鬼迷心窍,也想通了就算KO不答应,导师还会找别人来辅导他的,毕竟自己父亲在市里有一定地位,学校不敢让他留级令郝家难看,但他成绩实在是太放飞自我了…唉,想到这郝眉又默默叹气了。




郝眉知道在自己心里KO是特别的,觉得他人还是不错而且挺帅的,不再厌恶学习甚至期待每天待在一起的时间,他说不清这是什麽感情,但他清楚这和他喜欢于半珊的那种不一样,可也没往爱情那方面想,是那天小休时被班里的小女生们拉到一边时-




「眉哥,你现在是不是跟KO挺熟的阿?」


「那当然!」郝眉自豪的拍着胸口说,然後再补了句:「特别铁的哥们呢!」


「能在考完试之後介绍他给我们认识吗?」


「对阿!考完试他就不用帮你复习有时间了,他人好冷淡我们都不敢约他呢…」


「是阿他好帅,好想追他!眉哥你一定要帮我们介绍介绍阿!」




女生们七嘴八舌的说着,郝眉却愣住了。




对阿,合格了以後就没有理由再要他每天帮我补习,甚至连周末也得抽空去陪他学习呢,没了这些他人这麽冷淡,真的还能把他约出去吗?KO话本来就少,教他功课时是他说话最多的时候,这交杂没了後他还有藉口去跟他待一块吗?




心里觉得难受之馀也发现,原来这麽多人觊觎KO,突然一个激灵…


而且感觉自己就是在吃小女生们的醋阿?原来自己对KO的喜欢是爱情的那…




离考试只有两周,要在这两个礼拜内找到突破点很不现实,於是找于半珊商量。




「你别考好让他继续帮你复习日久生情不就行了?这次又不是期末考!」


「有道理!」




要是能让男神一直陪着,当学渣也可以!反正最後能升班不就行了吗?我真聪明!


郝眉沾沾自喜的在心里打着小算盘。




--




到了考试当天,导师特意来找郝眉叮咛几句,让他放轻松去考,要真不行还有期末能补救呢,只要及格就可以了。郝眉乖顺的应声,心里想的是待会考完要怎麽装忧郁内疚考不好。




试卷发下来的时候,郝眉乐了,但没半秒笑容就僵住了,哎这些KO都教过,是他圈过的重点,全部都写过几遍,可是现在要装不会阿…又不能明目张胆的交白卷!於是郝眉努力的在钻空子出差错,把分数控制在及格边缘。




一礼拜下来,每科都循环着控制分数的事,每天考完郝眉都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和KO说题都有做过,这次一定没问题,然後再过一礼拜试卷派发後就开始灰头土脸,一副要哭的模样对着导师和KO。




「对不起阿KO…明明你都教过我的。」眼眶红红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郝眉在愁成绩呢,但实情是他想到,要是被发现自己撒谎KO肯定以後不理他,刚埋下的种子还没发芽可能就要被自己给毁了…


「郝眉,你真的有用心吗?」导师怀疑的问,他对KO的能力和责任心都很信任,他是觉得这滑头滑脑的小鬼又去打网游没认真学习而已。


「考试会紧张。」KO开口帮腔,话里维护的意思很明显,但拿不准KO的态度只好确认:「那…」


「嗯,继续。」KO轻轻点头,听到KO的应允他就乐呵呵的笑了,见KO盯着他,他便立即敛了笑容装作严肃的说:「哎这个吧,我还是担心我下次会考不好,要不你连周日也来?」


「好。」KO也不拆穿他,只是不作声的拉着郝眉的手腕走了,留下一脸准备看八卦的导师。




--




虽然现在是每天见面,可是他们相处情况还是郝眉一个劲的说着话,KO偶尔才开口应和,可是却一直神情认真的听着,眉眼柔和的盯着他目不转睛,有时他俩视线对上KO也不躲,就光明正大的用手撑着头来看他,于半珊不止一次目击到这种情况,他午饭都吃不下,渐渐就不跟着当电灯泡了。




在午饭前的一个小休,郝眉又找于半珊商量了-


于半珊说:「那眼神都快把郝眉给吃了!KO哪会感受不到!你傻阿!」


可是郝眉却摇头说:「KO对我哪有意思阿,对自己喜欢的人不都会想跟他亲密一点,约出去玩的吗?KO和他除了学习还是学习!」


于半珊顿时觉得胸口一闷,似乎有血要吐出来了,只有学习是什麽鬼?他俩学习会根本就是约会谈恋爱状态,根本就是学习调情两不误!


「那你邀他打网游呗。」于半珊说完就走了,一副懒得跟他再沟通的样子。




郝眉那天午饭时不叨叨年级的八卦,转而开始打探KO平常都在干什麽,可是答案却如他所料无聊得很。


「念书和运动。」还有想你。後半句KO没敢说出口,


「好无聊阿,你都不闷吗?陪我打网游吧!」


郝眉鼓起勇气的邀请KO和他一起玩网游,结果对方却问非所答:「期末不及格你就要留级了。」


郝眉紧皱双眉嘴巴噘得老高,他终於明白什麽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他还来不及後悔,便听见KO低沉的笑声,KO在取笑他!於是他便气鼓鼓的把便当中的鸡腿当仇人般啃着出气。




--




KO还是很耐心的教导他,划重点列公式,其实郝眉本来成绩就很好,人也聪明,加上KO的讲解都浅显易懂,郝眉其实很快就把进度补回来,自从明白自己心意後就一直装笨,老是担心会露出马脚,他之前是小测成绩都在中上,现在却连小测都做不好了。




KO早就察觉有异,只是没找到机会去质疑他。




正式考试紧张失准很常见,可是连小测都出问题是哪招?


在自己面前答题时都做得很好,基本上没什麽毛病,只是有时候会粗心大意的跳过了一些步骤没写上,有机会被扣分。为了证实他的怀疑,他去教员室向老师要了郝眉小测卷子,当他拿着试卷就知道这小傻瓜在盘算着什麽了,明明都会做,这是算好要不及格吧,他是要不主动拆穿,郝眉到底要装多久?不会装到连班都没法升吧…




直到那天,在楼梯口听见于半珊在和调侃郝眉:「哎哟眉哥,为了追男神追到连小测都出大事…你就不怕期末考时考得好被当成作弊?」


在KO进退两难时,郝眉发现KO了…




「KO…你…都听到了?」


「我先走了!」于半珊果断的跑了,跑没几步又绕回来跟KO说要冷静令气氛更加尴尬。




周边的空气彷佛凝结了一样,郝眉觉得自己心跳好快,呼吸也好困难,紧张得额角出现汗珠,他手摸向自己的胸口,噗通噗通的声音响得可以跟着节奏来段街舞了,KO会不会也听到了?可是他没勇气抬头看他,不敢面对他表情,头垂得更低了。




对於KO而言,这绝对是个大意外,他本来还愁着如何找机会又不伤人的跟郝眉谈开,结果机会就送上门来,太突然所以还在消化,午饭时间快结束经过的楼梯的人会变多,KO抿紧双唇皱起眉头说:「跟我来。」




KO直接把人给拉上楼,随便进了间辅导室,继续沉默的盯着他。


郝眉被他看毛了便垂下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想着该怎麽解释的同时偷看KO,发现对方还是扳着脸没有表情,心里更乱,要是对方只是生气他还能哄,但他一直都没摸得清楚他想什麽,要是他真的不在意只是觉得自己烦了呢?又如果,对方无论任何一种欺骗都无法忍受要跟他割席绝交呢?只能光着急…




KO觉得郝眉这副样子很眼熟,直到对上郝眉不安的视线就想起了,这不就是他们第一次有接触的时候吗?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着急可是又压抑着不想表现出来。


在那之前,他一直在班里都是独行侠,帮他补习也不是出於自愿,只是给导师面子方便日後领奖学金之类,倒是後来发现他性格很可爱,特别是炸毛的时候,挺好玩的,也不嫌自己冷淡寡言,用奶音一直说尽东西南北,长得清秀但骨子里是个男子汉一点都不娘们,便开始放在心上了。




--




两人就呆站着,用沉默对峙谁也不先开口,至到午休结束的钟声响起,郝眉抿嘴咬了咬下唇,一副要豁出去的样子开口:「那啥…其实…我…我我…就是…」


「你喜欢我。」KO肯定的说,挑了下眉,表示胸有成竹。


「你怎麽知…」郝眉惊讶的反问时,後脑猛地被托住,一用力靠过去嘴被堵上了,对方舌头冷不防的伸进去,毫无章法的侵占着他,郝眉来不级呼吸,身子开始放软靠在KO身上,最後还是KO扶着他的腰让他站好喘息。


看着郝眉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KO忍不住又往他唇边凑,这次却是轻轻的吸吮着唇瓣,温柔的舔舐着待郝眉张嘴吸气时才慢慢把舌尖探进去,包覆着对方的舌头来回的翻动,一前一後的推送纠缠,来不及咽下的唾液从嘴角溢出,KO用拇指替郝眉拭擦嘴角的银丝。




郝眉被吻得整个人都昏昏沉沉,脑子都乱成一团,最後听到那低沉磁性的男音在他耳道呢喃似的说道:「一起升班吧,到时候我陪你打网游。」




-完-




寿星 @少女病阿姨 给的梗 生日快乐 (*´▽`*)


希望你能顺利通过考试,收到理想的offer <3



评论(3)
热度(199)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