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毕侃】人间不直的 2

第一章

4

李希侃是学设计的。因为他妈妈担心他在公司被人欺负,于是出钱让他自己开工作室。

工作室叫麦锐,合伙人还有李希侃认识多年的好友余明君。

余明君虽然是个男人,却长了张小姑娘的脸,又操了一颗老妈子的心。他总催着李希侃找对象,特别热衷于撮合李希侃和和自己的老同学罗正。

用余明君的话说,罗正长得帅啊,那希腊雕塑一般的脸部线条,每天看着就能少吃一碗饭。而且罗正闷是闷了点,但看起来就很老实不会欺负人,何况李希侃这种话唠,就适合找个话少互补的。

李希侃突然想到毕雯珺。毕雯珺好像也是个话少又长相出挑的人。

但和毕雯珺比起来,李希侃总觉得罗正帅得不够有灵魂。

但反问毕雯珺哪里帅得有灵魂了,李希侃也回答不出来。


李希侃出了一会儿神,清醒了发现余明君竟然还在念叨,甚至点开朋友圈说你看罗正新发的照片多帅。

李希侃有点生气:“你再这样我就恐同了。”

余明君搭着他的肩膀笑道:“小朋友,你没听过一句话吗,恐同即深柜啊。”

“你你你,你走开,老子是钢铁直男。”李希侃生起气来语气还是软乎乎的,”你这么欣赏他你怎么不去追啊?“

余明君:”那也得他看得上我呀。“

李希侃下意识地说:”那他也看不上我呀。“


罗正确实追过李希侃。

这也是李希侃一直笃信自己是个钢铁直男的原因。

之前罗正还和自己当哥们,有时候就勾肩搭背的,李希侃每次都觉得很别扭,简直是用生命在拒绝。

后来罗正看李希侃实在没意思,就放弃了,某天还跟他说自己已经找到了真命天子,不过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公开。

李希侃如释重负,他想,照于明君的说法,罗正这么帅自己都没感觉,那肯定是直成钢筋没跑了。


李希侃的工作时间很弹性,闲的时候很闲,忙的时候一天睡不够三个小时。埋头工作几天后,和毕雯珺约好的周末很快就到了。


毕雯珺站在约定的地点等他。李希侃到的时候,毕雯珺正在低头看表。

白T和水洗蓝的衬衣,牛仔裤勾勒出两腿笔直修长,毕雯珺整个人站在那里,像根悬崖边的翠竹。

李希侃不禁想,大家同样的年龄,穿同样风格的休闲装,为什么自己看起来就像个高中生,而毕雯珺看上去就像是学业有成的学长回母校演讲呢?


毕雯珺抬头就看到李希侃站在接道对面愣愣盯着自己,还是棒球帽,长刘海和连帽衫,脸和身体都小得像某种动物。

情不自禁露出一个笑容,毕雯珺朝李希侃扬扬下巴,却看到李希侃整个人瞬间僵直,掏出了手机。

毕雯珺兜里的手机在下一秒振动,拿出来一看是李希侃给他发的消息。

saykan:”你过来我这边。“

Biiiii:”为啥,这边更顺路。“

saykan:”是男人就爽快一点,不要问那么多。“

毕雯珺抬眼看街对面的人,心里叹一口气,无奈走过去。


李希侃看着毕雯珺朝自己走过来,紧绷的情绪终于得到缓解。谁知道在两人碰上的下一秒,毕雯珺身后一条白色的狐狸狗飞快地跑了上来,冲着李希侃一顿乱叫。

”喂喂喂!“李希侃全身紧绷下意识想跑,手臂却被人拉住。

”别跑。“他听见毕雯珺的声音响在自己头顶,温柔又很有力量,”你越跑它越跟着你。”

那狗和李希侃对峙着,李希侃忍不住腿软,毕雯珺的手臂搭在他肩膀上,重量压下来,给了一点安慰和底气。

最后似乎是狗觉得无趣,扭屁股走了。


毕雯珺这才笑出来:“看不出你连这么小的狗都怕啊。”

李希侃:“我不是怕,我是让它,让它先走你知道吗。它那么小,撞到我怎么办啊你说。我这是怜爱小动物,是男人的魅力,你懂吗?”

越解释越混乱,但李希侃还是硬着头皮叨叨叨。

而毕雯珺就歪着头看他,嘴角还意味不明地上挑着,像是在说:“编,你继续编!”

好丢脸啊,李希侃沮丧地想。


“行了。”毕雯珺等他说完,松开他,往前迈出一步,又回过头来看着李希侃,“走吧。”

毕雯珺没再继续嘲笑他,是好事。

但李希侃肩头的重量消失了,反而觉得有点失落。

失落在什么地方,他也说不出来。


2

两人并肩走着,手臂在空气中交错。

李希侃尴尬地拉开一点距离,毕雯珺低头看他一眼,没说话。


沉默了大概一分钟,李希侃忍不住了。

他加快了步伐上去,扯一下毕雯珺的衬衫:“哎,其实我胆子挺大的,就是那个狐狸狗你知道吗,长得挺漂亮的,但是太凶了,每次看着我总朝我叫。”

毕雯珺不着痕迹地放慢脚步,说:“可能是看你像它家亲戚呢。”

“什么啊。”李希侃有点羞恼,“你说谁是小狗呢?我发现你这个人真的有时候挺坏的,亏我妈还夸你,说你沉稳低调,老实靠谱,适合结婚……“

”结婚?“毕雯珺抓的重点很微妙。

李希侃唠叨着突然被迫刹车,整个人都噎住了。

下一秒他又开始慌乱地辩解:”哎呀,不是,你也知道我妈她总想让我快点成家,所以看谁都适合结婚。“

”哦,这样啊。“毕雯珺说,”那替我谢谢你妈啊。“

”哦,不用谢。“李希侃下意识地说完,低头反思才意识到那里有点不对。但抬起头来毕雯珺的长腿已经又火速迈出去一大截了。


毕雯珺走在前面,听着李希侃跟上来的脚步声,心想这人怎么连脚步声都这么细细碎碎软软乎乎的。

他之前说李希侃是狐狸狗的亲戚,只是想说他像小狐狸而已。有时候李希侃在毕雯珺面前晃悠,毕雯珺总觉得或许这人后面还有条毛茸茸的大尾巴,被藏起来了。

如果有天毕雯珺能抓到,他想用这条大尾巴扫扫李希侃的脸。



李希侃在饭桌上又唠叨了一大堆,这次毕雯珺倒没有一言不发了,一边给他挑菜一边时不时逗他几句。李希侃一被毕雯珺逗就变得很慌,喋喋不休程度加倍,这直接导致两人从饭店里出来已经天黑了。


这还是毕雯珺把李希侃拉出来的。

饭店里的客人都走完了,李希侃还在侃。光说话不够,他还一直拎着饭店送的瓜子磕,一边磕一边说:”哎如果去了你们东北,聊天是不是都得坐炕上啊。“

拖着地的服务员大妈已经不耐烦地看了李希侃好几眼,毕雯珺扶着额头,觉得脑瓜子有点疼。


出来之后,两人走在夏夜的晚风里。

毕雯珺说要送李希侃回去,李希侃说都是大老爷们,不用送来送去的。

”你以为我想呢?“毕雯珺掏出手机来,把微信聊天框给他看,”你妈拜托我照顾好你。“

李希侃看了以后,两眼一黑。

他妈真的无处不在,硬是要折断他的男子气概。


”我真不用你照顾。我都二十五了。“李希侃说。

”但你看起来像十五。“毕雯珺说。

”那又怎么样?“李希侃很理直气壮,“我内在是个很成熟的男人。”

毕雯珺笑起来,笑得路边的栀子花都要提前盛开了。

毕雯珺说你这么一成熟的男人还怕小狗啊。

李希侃说你这个人真的好烦,怎么总提这个。

”行行行。“毕雯珺逗李希侃总是适可而止,”我不说了。”


最后毕雯珺还是把李希侃送了回去。

走到小区门口那段路,路灯坏了。


月亮嵌在乌云里,光芒在漆黑的夜色里显得有些诡异。

李希侃和毕雯珺告了别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见毕雯珺还伫在黑暗里,僵硬得像根电线杆。

想起毕雯珺嘲笑自己怕狗的事,李希侃哼了一声,突然起了坏心思。


蹑手蹑脚跟在毕雯珺身后走,找准了时机伸出爪子往对方肩膀上一搭:

“还……我……命……来……”


想要吓人的李希侃没想到,伤敌三千,却自损了八百。

李希侃看着捂着胸口的毕雯珺,觉得自己也很受伤。


眼睁睁看着毕雯珺吓得惨叫一声,然后在空中一跃而起,仿佛在跳四小天鹅。

这人不是高冷吗,不是沉稳吗,不是靠谱吗,怎么这人设一瞬间就崩得跟火山爆发似的?

李希侃不忍直视地捂住了双眼。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李希侃觉得自己比毕雯珺本人还尴尬。

但他提前找回了阵地,开始嘲笑对方:”你看你,一个大男人,胆子这么小,还好意思说我呢。“

毕雯珺瞪大的眼睛在夜里像一对闪亮的铜铃,他难以置信地捂着胸口质问:“李希侃你疯了吗?”

李希侃看对方吃瘪,得意地乘胜追击:“我跟你说吧,我们家这片,以前是个坟地,有时候到了半夜,就会突然蹿出……”

话音戛然而止。

因为毕雯珺迈了一大步走上来,迅速捂住了李希侃的嘴。

李希侃突然忘记了怎么呼吸,也忘记了这个恐怖故事到后面要怎么编。


“还说不说了你?”毕雯珺的手很大,李希侃的脸又很小,这样一捂上去,李希侃大半张脸都没了。

李希侃支吾半天,要掰开毕雯珺的手却无法得逞,最后急中生智,伸出舌头在毕雯珺的手心舔了一下。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因为毕雯珺在受到惊吓以后的心跳,显得十分剧烈。


李希侃意识到刚刚自己做了什么,耳朵开始发烧,强行辩解说都怪你,捂得我都出不了气了。

毕雯珺早已经缩回手,手掌握成一个拳头背在身后,瞪着眼睛好半天,才别扭道:“你怎么跟小奶猫似的,乱舔人啊。”



TBC


感觉写崩了……DBQ,似乎有点辜负大家的期待

by the way这个文应该比较短 


附一个我的偶练同人目录

评论(35)
热度(714)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