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毕侃】人间不直的4

前文:

01 02 03

1

李希侃上了副驾,说没想到你还会开车啊。

毕雯珺:“这有什么没想到的?”

李希侃:“我就不会开,当时练车的时候那个教练很凶,我妈接我的时候听见了,跟教练吵了一顿就不让我再去学了。其实你说说我一个大老爷们,顶天立地的,被人骂骂又怎么了,大不了我也骂回去呗。虽然大家都说,考驾照就得对教练忍气吞声……”

他斜斜倚在座位上,今天穿的衬衫,扣子也没扣到底,此时衣领往下滑了一点,露出精细的锁骨和白皙的肌肤,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两条缝,偏偏还能溢出夺目的光彩来。

毕雯珺看着他兴奋地碎碎念,看出来他心情很好,突然靠过去,伸出手指把李希侃鼻梁上的眼镜往上推了推。


李希侃这才想起来自己平时工作都戴框架,因为脸实在太小了,眼镜总滑到鼻尖上。李希侃最开始也觉得不舒服,老是推眼镜,后来就习惯了。

毕雯珺咧嘴笑,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看着李希侃的眼睛,嘴角的梨涡都沾染上了夏日的热气。

他说没想到你戴上眼镜,就更像个小老头了。

李希侃:“呵,你懂什么,这叫时尚,fashion。”

“行行行,时尚。”毕雯珺很敷衍地应和他,坐直了,又斜睨旁边的人一眼,“安全带系好了吗?”

李希侃如梦初醒,低头时扣安全带的手还有些轻微颤抖。

他微微抬头偷瞄毕雯珺,看到他正专注观察后视镜里的路况,情不自禁松了一口。但又觉得那口气泄掉了以后,心里轻飘飘的,有点不得劲。

2

快到李希侃家的时候雨就已经快停了,李希侃感叹道:“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你每次出现得都刚刚好。”

毕雯珺正在专心停车,微微侧头抿着嘴,问:“嗯?你刚刚说什么?”

李希侃低下头,好像有点自嘲地笑了一下:“没事。”


“所以谢谢也不说一声吗?”

“啊,要说呢,怎么不说。谢谢你啊大兄弟。”李希侃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转身的时候却被后边的人猝不及防握住了手腕。

他没防范,就这样又被拉转回去,看到毕雯珺坐在原地直直看他,惯例扬起下巴,有点傲慢的意思。

“光说谢谢就行了?”


毕雯珺如果不笑的话,看上去总有一点清冷,像刚刚下过的那场雨,炙烤过的大地上热气全都被湮灭。最开始李希侃遇上他,总觉得两人应该不太搭,就像加州阳光和德国雨,怎么也不应该相遇。

后来他们熟悉起来,李希侃才发现毕雯珺这个人其实有一种暗搓搓的皮。

但现在毕雯珺板起脸来,李希侃又觉得有一点慌乱,似乎初见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但毕雯珺的手还按着李希侃的手腕,要放不放的,细瘦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在李希侃手腕上的脉搏。

李希侃一瞬间觉得,好像自己的命都被他捏住了。


“那,那你要怎么办?“李希侃说话都有点不连贯了,“那我怎么谢你?给你买个皮肤?你喜欢虞姬是吗,我给你买个限量版的!”

“其实我不喜欢虞姬。”毕雯珺说,“我喜欢玩鲁班。”

“那你那天和我玩怎么都玩虞姬啊?而且还玩得挺溜的……“

李希侃说到半路就停住了,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关于项羽和虞姬的梦,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他像是手指突然被烫了一样,有点坐不住,但只能强装镇定继续说:“那我给你买鲁班的皮肤,也是一样的。”

毕雯珺看他一眼:“我想买皮肤,自己买不起吗?”

“那你要怎么样啊。”李希侃被毕雯珺按着手腕,脑袋中一片浆糊,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那你来接我下班一次,我也去接你下班?”

这次毕雯珺终于笑了。

他松开了李希侃的手,笑得像只晒够了太阳的猫:“这可是你说的。”

李希侃:……

毕雯珺:“下车吧,我明天再联系你。”

李希侃:“……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掉入了什么陷阱?”


3

回到家了李希侃开始打游戏,好像今天状态不对,就总输。

五连跪以后他摔了手机躺床上,又想起毕雯珺说明天再联系自己的样子。

他说得好自然啊,就好像两个人这样联系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李希侃想起不久前自己还对那个人说不要联系了,但现在想着,如果真的不联系了,他好像也有一点舍不得。


当哥们挺好的,李希侃自欺欺人地想。


这时候电话响了,是余明君。

余明君:“宝宝,吃饭了吗?”

李希侃懒洋洋地躺着:“还没呢。”

余明君:“要不要我过来给你做啊。”

李希侃:“啊?不用了吧,我点外卖就行了。”

余明君:“点外卖不健康啊,你看你妈也出差了,没人照顾你,你怎么办啊。”

李希侃有点崩溃:“我求求了,你们怎么都把我当小孩啊,我都这么大人了。”

余明君安抚道:“好,好,那你等会自己做饭吗?”

“嗯,做吧。”李希侃叹口气,嘟囔道,“不就做个饭吗,还能难住我?拿个菜谱就信手拈来了。”

余明君在那边欲言又止:“行吧,那你要是过不下去了再给我打电话。”

李希侃:“别操心我了,跳你的女团舞去吧。”

余明君:“……”


虽然他平常爱逞强放嘴炮,但心里还是对自己有一点那什么数的,什么山珍海味豪华大餐他做不了,煮个面也不是很难的事情。

但是面条还是煮得有点糊。

李希侃吃着黏糊糊的面条,想叹口气,手机又响了。

侃妈:“宝贝今天有好好吃饭吗?吃的什么?”

李希侃:“早饭午饭在外面买的,晚饭正在吃呢,我自己煮的面,可好吃了。”

侃妈:“有进步嘛,还会煮面了。”

李希侃一被夸就找不着北了:“我都说了,我能自己处理好的,你总管着我,不让我展示我的潜力。”

“好,好,宝贝很棒。”侃妈的回应听起来并不怎么走心,转眼又问起来,“今天下暴雨,你上班带伞了没啊?”

李希侃:“……我面快冷了,妈,先不说了。”


4

因为前一天下过雨,第二天凉爽了很多。

李希侃收了毕雯珺的,让微信消息,让他下午六点到XX大厦。

李希侃很嘴硬,回复了一大段说今天又不下雨又不刮风的,你一个大男人干嘛要我来接。

玩了几局游戏发现毕雯珺还没回他,李希侃又发过去一句:“好啦好啦,毕竟你连鬼都害怕,需要人保护。”

毕雯珺这回很快发了一个毒打的表情包过来。


李希侃还是打车过去的。

其实他也觉得这样接对方下班好像是很暧昧的,但心里总有股劲拉着他不让他拒绝。

毕雯珺是建筑师,公司很有名,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某大厦承包了两层楼。

现在已经五点五十了,李希侃一边走一边感叹,和这样的公司比起来,自己的工作室就是个小作坊吧。


坐在前台沙发上玩手机,李希侃听见有人喊自己名字。

抬起头发现是罗正,才想起他也在这栋大厦里上班。

罗正今天蛮帅的,穿了正装,抹了发胶,看上去精神很多。但李希侃依然不是很想碰到他。

但罗正偏偏很热情地坐下来跟李希侃聊天,问李希侃怎么到这里来了。

李希侃:“嗯,当然是有事才来这里啦。“

罗正看李希侃还在低头玩游戏,十指紧扣正襟危坐,又好奇地往李希侃那边移了一点,问:“你在玩什么呀?”

李希侃跟着整个人也往旁边移:“就吃鸡啊。”

罗正说:“下次有空带我玩一下啊。”

李希侃:“跟你男朋友一起玩呗。”

“什么男朋友啊。”罗正笑道,“早就分手了。”

所以说八卦是促进人类关系进步的阶梯。

“啊?”李希侃手指一顿,抬头看了罗正一眼,“怎么回事啊。”

罗正本来就长得有点忧郁,现在讲起自己的悲伤情史,整个人就丧得像下一秒就要扛着锄头去葬花。

“哎,之前他说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和我公开。”罗正低着头道,“不公开就不公开呗,我也理解他,结果上个月发现他背着我还有一个。”

“啊?”戴绿帽子这种事,在李希侃看来已经是侮辱男人的尊严了。他愤愤不平道,“那你怎么办的?不揍他一顿解解恨吗?“

“算了吧。”罗正说,“他痛,我更痛啊。”

李希侃:“……你演还珠格格呢?”


说完他又有点内疚,感觉罗正都受这么重的打击了,现在还怼他,有点不合适。

但对方沮丧的样子又让他心情好不起来。

于是那句“对不起”就堵在李希侃嗓子眼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不提了不提了。”罗正转了话题,“我好久没见你了,要不今天一起吃个饭叙叙旧吧?”

“两个大男人没事一起吃什么饭啊?”李希侃随口回了一句,又往旁边挪了一点,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刚好六点整,想着毕雯珺应该快下班了。

罗正无语道:“同性婚姻都合法了,两个大男人怎么不能吃饭了?”

李希侃说:“我妈都五十岁了,你怎么跟她说一样的话呢。”

“我也没想对你怎么样啊。”罗正说,“就今天吧,等会把余明君也叫上。”

李希侃:“你没看我坐这是有事吗?”

罗正:“那你什么时候办完事啊,我等你办完了在一起吃饭呗。”

李希侃就快要发火了,下一秒听见有人喊他。

“李希侃,你搁这跟谁吃饭呢?”

是毕雯珺,听起来他有点不太高兴。

也不知道怎么了,毕雯珺一喊完,李希侃就跟像上课被点名提问的初中生一样,条件反射地就站起来了。


站起来后好像有点尴尬,李希侃欲盖弥彰地整理了一下衣服,又坐回去了。

毕雯珺俯下身来,伸出手指撩了一把李希侃扫到眼睛的刘海,说:“你什么时候剪头发啊,老这样对眼睛不好。”

李希侃坐着没动,眼看毕雯珺的气息逼近,轻声说:“下次吧。”


罗正在旁边看了两人一会儿,觉得自己现在不走好像显得有点不识趣。

但他还是很好奇地问了一句:“希侃,这是你刚交的朋友啊?”

“肛/jiao?什么肛/jiao啊。”李希侃吓了一跳,“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怎么突然开车呢?”

“不是啊,你在想什么?”罗正无辜道,“我问这是不是你新交的朋友,我之前好像没见过。”

李希侃这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他抬头悄悄看了一眼毕雯珺,毕雯珺高高瘦瘦杵在那儿,低着头咳了一声,耳朵还有点泛红。察觉到李希侃看自己,毕雯珺转过头和他对视了一眼,一双大眼睛看起来非常无邪。


李希侃有点羞愧了,他现在的思想怎么比罗正还gay呢?也不知道毕雯珺懂了没有,懂了该怎么想自己啊。

“算了算了。”李希侃说,“这是我远方大表哥呢,我们还有事,不跟你扯,先走了啊。”


罗正望着李希侃和毕雯珺并肩离去的背影还有点发懵。

其实他对李希侃早没那个意思了,就是觉得李希侃长相和性格都挺可爱,交个朋友的话,带出去也有面子。而且李希侃这种人,仿佛生下来就是要招人疼的,罗正看到他就总不免想起之前自己有个玩得好的邻家弟弟,搬家以后没联系了,很可惜。


但李希侃这个人,好像就是对自己很抗拒。

罗正之前还只是对这个观点保持怀疑态度,因为李希侃永远说自己是钢铁直男,就不爱和同性有什么肢体接触。但刚刚看他那个“远房大表哥”,两人鼻尖都快凑一块了,李希侃那表情,看上去也只是害羞。

根据罗正在GAY圈摸爬滚打多年的经历,要说这两人没点什么,打死他也不信。

思索了一下,罗正低头打开了余明君的微信窗口。




5

李希侃走得很急。

毕雯珺腿比他长,好整以暇地跟着,两人进了电梯,毕雯珺看没人了才问他:“你刚刚说我是你什么?”

“啊。”李希侃楞了一下,慌乱地四处乱看,“我就是不想跟刚刚那人继续待着了,就随便找个借口溜了呗。”

“那人怎么了?”毕雯珺看他一眼,目光很快又移开了,显得有点别扭,“在追你啊?”

“也不是吧。”以前追过,现在应该也不算追了,李希侃神使鬼差地就想把这事隐藏了,“就他总爱勾肩搭背,gay里gay气的,我一纯爷们儿,不太受得了这个。”

“哦,知道了。”毕雯珺说。

 

电梯里的灯是白炽灯,亮又刺眼。但毕雯珺的侧脸在这灯光的照映下依然显得很好看,就是他看上去,太过冷硬。

李希侃的行动快于思维,伸出手指去戳了一下他的脸。


毕雯珺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就看到李希侃微微仰头,狭长的眼睛眯成缝看着自己,嘴角是上扬的:“你今天看上去有点不太高兴。”

“哪有。”毕雯珺抿起嘴来,别扭地把视线投到正前方。

李希侃看出他的慌乱,竟然觉得有点好玩,于是放下戒备,絮絮叨叨起来:“哎,我发现你这人真有意思,刚刚我戳你,你还抖了一下。你是不是有什么容易受惊的体质啊。你说你一个大帅哥,就没点偶像包袱吗?男人的魅力,就在于处变不惊,稳如泰山……”

毕雯珺发现李希侃特别爱用四字成语,用起来一套一套的,还连带着像古代那种私塾先生一样摇头晃脑。

电梯“叮”一声到了负一楼,毕雯珺的唇角终于上扬了,连眼睛里都是温暖的笑意。他伸出手弹了一下李希侃的脑门:“这么能说,留着点精力待会吃饭吧你。”


6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只是说接毕雯珺下个班,但两人心照不宣地又一起去了餐厅。

李希侃在停车场里走着,正在接受余明君狂轰乱炸的微信。

余明君:“宝宝,罗正说你跟个帅哥在一起,你还说是你远房大表哥呢?”

余明君:“你有什么远房大表哥是我不认识的吗?”

余明君:“你最近怎么回事啊,认识新的人也不告诉我,万一你遇到坏人怎么办呢?”

余明君:“宝宝你在吗,收到快给我回复啊。”

李希侃挠了一下脖子,有点无奈,低头打字。

saykan:“就是之前……我妈让我去相亲那个啊,她老同学的儿子,名字跟个女孩儿一样的那个。”

余明君:“那个你当时不是直接拒绝了吗,怎么还联系呢?”

saykan:“就上次偶然碰到了,后来莫名其妙开始联系了。”

余明君:“怎么能叫莫名其妙呢?你现在不会还跟他在一起吧?”

saykan:“……”

手里的句子还没打出去,李希侃就被人搂了一下,冷不丁撞到毕雯珺胸口。

抬头看了一下对方用眼神询问,毕雯珺把着他肩膀,叹口气说:“别老玩儿手机,看路啊。”


李希侃只好又给余明君打了一行字:“他人靠谱着呢,你别担心。我现在有事,回去再跟你聊啊。”

收到微信的余明君瞪了对话框半晌,发了条朋友圈。

【儿大不由娘啊。】



TBC

什么时候才能谈恋爱啊,我为什么写得这么慢这么啰嗦












评论(40)
热度(480)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