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毕侃】人间不直的5

前文:

01 02 03 04


1

被毕雯珺拉着到了一家自助烤肉店。

李希侃坐下来的时候还有点惊喜:“哎,你怎么知道我想吃烤肉啊?”

毕雯珺:“你上次大半夜在朋友圈嚎呢,那么大张旗鼓地,不知道也难啊。”

李希侃:“哎,你别说,我真的很久没吃烤肉了。想找个人出来吃个饭都很难。余明君最近开始养生了,我妈也出差了,姐姐嫁了人以后整天就知道晒娃,说没空理我,就连之前认识的女性朋友,有了男朋友就忘了我……”

李希侃:“呵,女人。”

毕雯珺问:“那你爸呢?”

李希侃:“我爸?他常年在外地做生意,一年就没几天在家待过。哦,说起来,我妈昨天竟然没给我打电话……”

“下次想吃什么就给我打电话。“毕雯珺好像漫不经心地起身,大跨步经过李希侃的时候用手蹭了一下他的头顶,之后的语气有种欲盖弥彰的仓促,“我先去拿菜。”


李希侃还想说点什么,毕雯珺长腿一迈,就已经飞速远离了座位。

毕雯珺腿长,在人群里冒出很长一截,一眼就能望到。李希侃看了他的背影好一会儿,缓过神来回余明君的消息,把最近发生的事情都交代了。

余明君:“罗正说他长得特别打眼,有照片吗?快给我发一张。”

saykan:“你等等,我去他朋友圈翻一下。”

李希侃点进毕雯珺的朋友圈,发现动态少得可怜,偶尔会分享一下音乐和体育比赛,好不容易翻到一张自拍还是大半年前发的。

这张照片还是合照,李希侃忍不住皱起眉头,心想这毕雯珺的品味也太烂了,两个大男人合照就算了,还用阿宝色滤镜,看着gay里gay气的,而且眼睛都照歪了,完全比不上本人百分之一的好看。

saykan:“算了,他自拍实在太辣眼睛,还是不给你看了。”

余明君:“帅哥的自拍怎么会辣眼睛?拥有美貌的人,怎么可以不好好利用这个天赋呢?”

saykan:“你不懂,他这人不一样。”

余明君:“怎么就不一样了?”

李希侃想了半天,觉得毕雯珺这个人实在有点特别。长得是挺好看的,但有时候莫名给人一种老大爷的感觉,说他温柔吧,有时候嘴又挺欠的,说他细心吧,有时候又莫名瞪着眼睛,一副灵魂出窍的模样。

组织了半天语言,也没想好怎么说,李希侃最后直截了当:“说了你也不懂,反正就是不一样。”

余明君:“……宝宝,我觉得你最近很危险啊。”

saykan:“怎么危险了?”

余明君:“我感觉你陷入了爱情。”

saykan:“……“

saykan:“你可别胡说,我是钢铁直男!”

余明君:“这个世界上,认为你是钢铁直男的,估计也就你一个人了吧。”

saykan:“你可闭嘴吧。”

余明君:“不行,说什么我都得看看他长什么样了,现在长得帅的男的大多数都有点渣,到时候你别被骗了。”

saykan:“你说什么呢?你看我不也很帅吗,怎么就不渣呢?”

余明君:“因为你还保留着孩童的天真。”

saykan:“你最近怎么回事,皮肤越来越黑就算了,怎么讲的话也越来越毒。”

余明君:“还不是担心你被骗啊。快把他照片发给我,我找个看相的看看心术正不正。”

saykan:“能不能学习一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信科学反对迷信啊。还有我这么大人了,谁能骗我啊?”

余明君说我不管,你必须得把他照片发我,不然还是说他其实没那么帅,你怕丢脸。

李希侃这人就很不经激,瞬间急了:“我怕什么丢脸?你等着,我待会儿就拍给你。”

余明君:“那要是你不发怎么办?”

saykan:”我今晚不发给你,管你叫爸爸。“

于明君满意了:“那我就等着。”


这是时候毕雯珺拿了菜回来,问李希侃还有什么想吃的自己去拿。

李希侃对着一桌子的菜审视了半圈,发现几乎自己爱吃的全在里面了,但面上还得装一下矜持:“还行吧,吃完了再去拿也是一样的。”

毕雯珺抬眉看他一眼,没说话,把盘子里的肉夹出来烤上。

李希侃此时心里有鬼,想着等会怎么偷拍毕雯珺才能不让他发现,冷不丁撞见毕雯珺看自己那一眼,心里咯噔了一下。

于是他非常欲盖弥彰地开始了新的话题,说毕雯珺公司好气派。

毕雯珺听着他讲,把烤熟了的肉往李希侃盘子里夹,最后很傲娇地点点头,毫不谦虚地接受了夸赞:”我们公司,确实还行吧。”


李希侃摇摇头,说说你胖你怎么还喘上了,心里还想着偷拍的事,心不在焉地把筷子伸到锅里去夹肉。

毕雯珺一筷子打他手上:”还没熟呢,心急什么。“


2

吃完饭了也没找到机会拍照,李希侃有点焦虑。

其实毕雯珺一直很多时候都在低头给烤的肉翻面,都是偷拍的绝佳机会,但李希侃做贼心虚,一拿起手机就开始浑身僵硬,于是大好时机都错过了。

到了坐上车的时候,李希侃觉得自己不能再错过了。他这次可是赌上了男人的尊严。

于是在毕雯珺专心开车的时候,李希侃鬼鬼祟祟掏着手机对他按下了快门。

摁完李希侃就后悔了。

“咔嚓”一声后,毕雯珺踩了刹车。

“你干嘛?”他有点惊恐地瞪大眼睛转过来看李希侃,瞳孔里还流转着光彩,李希侃手一抖,又是一声快门响起。

“你偷拍我呢?”毕雯珺伸手要去拿李希侃的手机。

李希侃把手机护在怀里,一脸慷慨就义:“我没有,我就是不小心按错了!”

后面有喇叭声响起,毕雯珺转头发现前方红灯已经变绿,只好继续开车,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意味深长地瞥了李希侃一眼:”待会儿再跟你算账。“


李希侃顶嘴道:”你长这么帅,拍你几张照片怎么了?“

毕雯珺:”你觉得我很帅吗?“

”是啊。“李希侃理直气壮地承认。

毕雯珺扶着方向盘的手似乎僵硬了一下,后来便不说话了。

李希侃这才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后知后觉地红了耳朵。


李希侃把两手夹在大腿之间,一边偷瞄一边把刚刚拍到的照片发给余明君。

saykan:”我刚刚偷拍被他发现了,都怪你!“

余明君:“哇,确实很帅啊。不过他这个表情,怎么这么惊恐。”

saykan:“他这人就这样,长这么大个子,偏偏胆子小,我之前就吓他一下,他快蹦得飞起来了。”

余明君:“胆子小挺好的,胆子小不敢出轨。”

saykan:“你最近怎么满嘴骚话呢?”

余明君:“没有没有,我就说他看起来还挺靠谱的。”


3

等毕雯珺把李希侃送到了家门口,李希侃下了车,毕雯珺也没再提“算账”的事。

李希侃感觉自己可能有点什么抖M的倾向,他其实还挺好奇毕雯珺发火是什么样子,但毕雯珺好像把刚刚的事忘了,和他告别以后就把车开走,李希侃望着车尾的转向灯,竟然有点失望。


到家的时候躺在床上玩了一会儿游戏,时间很快就到十一点。

侃妈很反常,以前出差必定每天都要给他打电话,现在竟然已经两天没联系了。

少了个人唠叨,李希侃松了口气。但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逛了一圈,他又没忍住给自己妈妈发了条微信。

但对方一直没回。


李希侃总觉得怪怪的,到了十二点还没有困意。上了游戏发现毕雯珺果然又在线。

顺手点了邀请,对方很快就接受了。

李希侃问:“你白天不上班吗,怎么总熬夜呢?”

毕雯珺:“前段时间刚完成了个大单,最近轻松一点,估计过几天有得忙了。”

李希侃想了想,又忍不住问:“你是一个人住吗?”

“是啊。”毕雯珺很快地回答了,又察觉到什么,“嗯?你问这个干嘛。”

李希侃:“没别的意思,就是我妈都跟我一起住的你知道吧。但是她这两天出差了,一直没有联系我,我觉得很反常。”

毕雯珺:“那你主动联系她不就行了吗?”

李希侃:“……“

他难得地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憋不住说了心里话:“不行,我都这么大了,才两天没联系就这样,显得像个没长大的小孩似的。”

毕雯珺:”你不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儿嘛。“

李希侃:”怎么连你也这样觉得。“

毕雯珺:”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

”怎么不丢人了?“李希侃说,”我是个大男人,怎么还每天想妈妈呢?“

毕雯珺:”大男人就不能想妈妈了?那你看我胆儿小,我就不是男人了吗?“

李希侃:”……你说得好像有点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李希侃还在想着毕雯珺话里的”道理“,突然一个粗犷的男声响起来:”我说你俩聊啥呢还?赶紧选英雄啊!“

李希侃这才醒悟过来,赶紧选了个亚瑟,还跟毕雯珺说:”哎老毕你想玩鲁班就玩,不用跟着我选。“

毕雯珺故意逗他:”谁跟着你选了?“

”行了行了。“那个粗犷的男声好像听不下去了,”认真玩游戏不行吗,别跟这打情骂俏的。“

李希侃不甘示弱地反问了一句:”谁打情骂俏了?腐眼看人基吧你。“

男人道:“?你要看谁的基吧?”

李希侃被对方的下liu震惊了一下,生气地说:”能不能文明一点?信不信我举报你淫秽色情啊。“

男人道:”是你先说的,可不是我啊。“

李希侃还想再跟他争论,毕雯珺突然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李希侃,把全麦关了。“毕雯珺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情绪,但李希侃突然就冷静下来,把麦克风切换成组队模式,这样他和毕雯珺就只能听见和彼此的对话。


李希侃还有点不甘心,嘟嘟囔囔说现在网民素质也太低了。

毕雯珺叹一口气,好像在安抚他:”行了,别气了。“

但这安抚好像没什么说服力,因为李希侃感觉毕雯珺的声音听起来比自己还要火气大。


本来李希侃要跟着毕雯珺一起走下路的,但毕雯珺让他到上路去。李希侃也在气头上,没什么顶嘴的兴致,就跑上路去专心守塔。


过了几分钟,屏幕上那个陌生男人一直在发消息。

【鲁班BUFF给我】

【鲁班你干啥呢?干嘛总跟我抢人头?】

【鲁班你是不是有病?】

【系统检测到玩家XXX存在言语辱骂行为,将对其进行扣分处理】

【因为玩家XXX存在挂机行为,系统将对其进行扣分处理】


游戏结束了,李希侃收到了邮件,是那个玩家因为扣分太多被禁赛的消息。

毕雯珺:“今天先不玩儿了,你早点睡。”

李希侃看着队伍里两个人的头像,喊了一声:“老毕。”

“嗯?”

“我发现你这人,比我还幼稚。”

“……”

毕雯珺回了一串省略号以后,李希侃看窗口上显示了半天“正在输入”,最后发过来一句:“我真睡了。”


其实毕雯珺给自己出气,李希侃心里还是有点暗爽。

他躺在床上睡不着觉,又听了会儿歌,这时余明君竟然又来找他了。

余明君:“宝宝,睡了吗?”

saykan:“咋滴啦?”

余明君:“……你最近怎么讲话总一股东北大碴子味。”

saykan:“……”

saykan:“你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啊,说好的养生呢?”

余明君:“还不都是为了你啊。我刚刚去把毕雯珺的社交网站S(视)J(奸)了一通。”

saykan:“哇,你也太夸张了吧。”

余明君:“还不是怕你被人骗嘛,长这么帅的人,总有点危险。”

saykan:“余明君你知道吗,我总觉得你是不是被男人骗过,受过很重的情伤。”

余明君:“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都是为了你好吗,你快看我发现了什么!”

说着余明君就发过来一个网页链接,李希侃盯着屏幕好几秒,有点不敢点开。

最后还是忍不住,闭着眼睛打开了。

是个微博账号,名字是一串英文,李希侃就认得里面有个monkey,头像是Jerry,就是猫和老鼠里面那个Jerry。


账号里面大多都是些生活照和读书电影之类的,杂乱的信息里面,李希侃只看到了毕雯珺。

这个账号的主人是个男人,应该和毕雯珺一个公司的,关系也很好,两人有很多合照,有好几张姿势都很亲昵。

李希侃嘴硬:“你给我看这个干嘛呢?”

余明君发了几张两人的合照来,其中有一张还是在宾馆房间里。

余明君:”这男的也挺帅啊,他俩看起来是不是像有点什么?“

李希侃:”你这人咋不去情报局当女特工呢?“

余明君:”我这不是怕你被骗吗,再说了,这个微博是信息公开的,我去看看怎么了。“

余明君:”宝宝你要小心啊,别一不小心当三了。“

李希侃:”说不定就是直男间的友谊呢,就像我和你这样啊。“

余明君:”如果他是直男干嘛还跟你相亲呢?还接你下班,请你吃饭。“

余明君:”宝宝说实话你真的觉得他是直男吗?你觉得你也是直男吗?“

余明君:”你真的觉得你们是直男间的友谊吗?“


一连串的问句把李希侃砸懵了。

他点开毕雯珺的聊天窗口,发着呆,又退出来。

余明君还在狂轰乱炸,李希侃很用力地按着屏幕打字。

saykan:“我对他什么也没有,我不care。”

saykan:“先睡了。”


TBC


dbq洒狗血了

前几天太懒了,最近准备勤更一下早日完结。

欢迎催更。



我的偶练同人目录














评论(37)
热度(472)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