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异珺】廿二

王子异X毕雯珺(别打我)

人设天崩地裂

剧情也天崩地裂

不知道自己写的个啥玩意,反正OOC不上升蒸煮。

1

 王子异走的那天,去送他的人很多,毕雯珺是送到最后的那一个。

 “好了,行李都给我,快回去吧。”王子异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毕雯珺瞪大了眼睛看他,使劲捏了一秒行李把手,直到指节泛青才松开。

“行,那你好好保重。”毕雯珺扬起下巴,看起来很云淡风轻,“回国了就联系我……们。”

  王子异看着他微笑,说好。

  毕雯珺看着他把行李全都搬上推车,手臂崩出好看的肌肉线条。抱着手臂看了一会儿,直到王子异在他面前晃一下手:“又发呆啦?”

  “啊。”毕雯珺反应过来,挠一下脖子,一脸状况外,“没有啊。”


  “我等会就去过安检了。”寄存完行李,王子异望了一眼等下要去的方向,又转头看看毕雯珺,歪头笑得很温柔,“临走之前要不要抱一下。”

   呆滞一秒后,毕雯珺跨步上去,因为力道太重心太急和那人撞上胸口。

  王子异缓慢地拍了几下他的背。

  这个动作毕雯珺很熟悉。来上大学的时候他弟跟着父母送他,也是冲到他怀里。毕雯珺会拍他的背,哄他说:“好了好了,臭小子,又不是以后不见面了。”

    

  毕雯珺主动松开了王子异。

  深吸一口气瞪大了眼睛:“那你走吧。”

  “嗯。”

  王子异转身背着他走了几步,又回过神来,喊了一句:“雯珺。”

 “哎。”

 “以后多笑一下吧。”他说。

  楞了一下,用尽全身力气才挤出一个笑容。毕雯珺也没心思再去想那是否难看,他对着王子异点头说:“好。”


  这是个充满离别的夏天。

  积云在天空中缓慢地流动,四散开来,太阳发出耀眼的光辉,想要崭露头角。

  本来就家境富裕,王子异申请上了美国的研究生,一家人都在那边等着他。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知道,他这一去很可能就不会再回来了,但没几个人提。


和王子异认识是在大二开学的时候。


那时学校调整了校区,分部的一些专业也调整到了本部来。毕雯珺第一次见他,是发现他在掏出钥匙开隔壁寝室的门。

王子异快和他差不多高,肤白,脸部轮廓硬挺深邃,绑了一个很嘻哈风的辫子,一侧的头发剃成闪电形状。这样的造型在大学男生宿舍里,实在是显得很打眼。

 但毕雯珺一般不怎么关心这种无关紧要的人和事。他只是顺路瞥了一眼,几乎是目不斜视地绕过对方走了。


毕雯珺187的个子,九头身,窄腰长腿,又长了一张剑眉星目俊秀的脸,不管走到哪里都有女生偷偷看他,还会在他背后兴奋地和朋友讨论,但毕雯珺对这些都没什么感觉,他永远只沉浸于他自己的世界和他想做的事。


但有时候大帅哥依然不得不屈从现实。

朱正廷是大四的学长,学生会主席,整层男生宿舍的食物链顶端。毕雯珺在寝室对其他四个室友尤其是李权哲,可以追着打,按着怼,但见了朱正廷,就只得恭敬地点头,乖巧地叫一声“正廷哥”。

因为要筹备一个晚会,表演的人数不够,朱正廷就把附近好几个寝室的人都拉去充数。做苦力的做苦力,搞宣传的搞宣传,但像毕雯珺这种级别,当然是要上台的。

毕雯珺玩YOYO球玩得好,这众所周知。但内行看门道,外行也就看个热闹。让他上去表演一场YOYO球,可能全场观众的焦点都到他脸上去了。但朱正廷知道,其实毕雯珺这人深藏不露,除了YOYO球,他还会架子鼓,钢琴和吉他,随便拿一样出来配上他的脸都足够震慑全场了。


最后朱正廷让他去表演架子鼓。


于是毕雯珺又在后台碰见了王子异。彼时他还不知道王子异叫什么名字,就看着对方用手撑着地做旋转的街舞动作。

看上去还挺帅的。

时间还很早,后台只有他们两个人。毕雯珺挑这个时间来不是因为勤快,只是单纯为了避开人群,谁知道还是碰到了不熟悉的人。

王子异看他进门,连忙爬起来端正地站好,向他投去一个友善的微笑。毕雯珺不好不回,很僵硬地点头,然后在角落找了把椅子坐着开始神游天外。

不一会儿室友范丞丞推门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包零食,很热络地跟王子异碰拳,口里还喊着:“skrrrrr,skrrrrr,hey bro ~”

王子异晃着他头尾的小辫子,笑着喊:“hey cool bro~~”

有点傻,毕雯珺觉得。

范丞丞也许是整个楼层最喜欢串门的人,整栋男生宿舍估计就没有几个人是他不认识的。毕雯珺羡慕他这种旺盛的精力,但还是觉得在陌生人面前放空不说话的状态比较自在。


范丞丞还装模作样跟王子异学了几个舞蹈动作,结果手根本撑不住身体的重量,直接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但范丞丞很乐观,憨笑了两声说子异你真厉害,就掏出湿纸巾擦手,擦完以后乐呵呵地把拿包薯片继续拿着吃。

他坐到毕雯珺旁边,毕雯珺没忍住开了嘲讽模式,伸手拍了一下范丞丞肚子说:“还吃呢?你看这都几个月了。”

“唉。”范丞丞叹气说,“我真的下定决心,过了今天就减肥。”

 毕雯珺觉得好笑,扬起嘴角,提高音量道:“你可算了吧你。”


余光扫到王子异,察觉他正抬起头来有些惊讶地看自己,可能是那形状独特的双眼皮,哪怕是打扮如此swag,这个人身上的温柔也没法被掩藏。

毕雯珺撞上他的目光,很快便不带一点灵魂地移开。



2

虽然毕雯珺对很多事情都懒得关心,但王子异好像总在他的生活里有不可避免的存在感。

范丞丞是属于那种嘴巴停不下来的人。他在寝室不是吃,就是说话,不然就是边吃边说话。毕雯珺躺在床上看直播,已经听范丞丞嘴里蹦出好几个“子异”了,忍无可忍甩了个枕头砸下去:“范丞丞你烦不烦。”


范丞丞一脸费解看黄新淳,摊开两只手耸肩:“雯珺最近是怎么了,这么暴躁,就很bad。“

黄新淳从书本里抬起头来,摇头表示不知道。

毕雯珺说:“我要睡了。”

“你早说呀。”范丞丞拿起桌上的零食起身,“那我去隔壁寝室找子异玩儿。”

毕雯珺:“……”


后来王子异的名字出现得更多了。李权哲说他进了学校篮球队,技术很厉害,好多男生都服他,范丞丞说他人特别好,每次出校门都给自己带小吃,黄明昊说他也想把头发留长,最好再搞个脏辫,连不怎么在寝室住的朱正廷提起他来都一脸称赞。


毕雯珺到后面听麻木了,最多晃晃脑子把“王子异”这个名字从脑袋里摘出去,然后开一局王者荣耀。


后来李权哲恋爱了,女朋友是隔壁学校艺术团的,晚上有舞台表演,李权哲以请全寝室吃饭的代价让大家去给妹子捧场。这天毕雯珺感冒很严重,就没去。

室友没走多久,快递电话就打来了。

毕雯珺才想起是家里给寄的土特产。

因为是双十一附近,快递几乎都得当天去拿,否则可能隔天就找不见影子了。毕雯珺叹了一口气,戴着口罩鸭舌帽全副武装出门。他爸妈可能生怕他在学校过不好,那盒土特产又大又沉,毕雯珺把他搬上楼的时候额头都被汗打湿了。


他们宿舍很不巧在最顶楼,到了半路,毕雯珺气喘吁吁把东西放楼梯口,撑着膝盖弯腰,对着天花板一边翻白眼一边张着嘴摇头晃脑。

要是这一幕被拍下来,可能学校里一半的迷妹都要大喊人设崩塌。


但偏偏这个时候就撞见了王子异,眼神交汇,毕雯珺又移开了目光,然后偏头狠狠咳嗽了起来。

王子异关切地走到他面前,问需不需要帮忙。

口罩外露出的一双眼睛瞪得很大,毕雯珺又咳了一声,说不用,声音已经嘶哑了。

打量他几秒,王子异果断地把那盒特产给拿起来,问:“你是要拿上楼吧?”

毕雯珺纠结了一会儿,觉得也没必要逞强,就说:“是,那麻烦你了兄弟。”

王子异弯起嘴角的时候,笑意直达眼底:“不客气bro。”

毕雯珺跟着他上楼,看他游刃有余的样子,觉得自己有点废。


王子异跟他搭话,说你是范丞丞他们寝室的吧?我看你病得挺严重的,吃药没,量体温没?

被对方帮了忙,毕雯珺只得老实回答:“药吃了,体温还没量。”

说完他才反应过来,呆滞了一秒,觉得这对话怎么听起来像小时候生病了自家母上的例行关照。

王子异接着说:“我寝室有体温计,你等会拿去量一下吧,万一发烧了就不好了。”

对方的语气实在太过于诚恳关切,毕雯珺平日里的毒舌和冷漠到此刻哪一项都无法发挥,他沉默了半晌,只得回道:“那谢了。”


王子异寝室此时也没人,东西都整洁有序地摆在架子上,连床铺都没有一点皱褶。毕雯珺环顾一周对比了一下,觉得自己寝室某些人的床铺,简直就是猪窝。

王子异掏出了一个很大很专业的医药箱,找出体温计递给毕雯珺。测体温的时候两人就这么坐着,毕雯珺不知道说什么,他穿得厚又夹了体温计,掏手机不太方便,只得坐着发呆。

而王子异这个人,好像对手机没什么兴趣,iPhone扔在桌上对他一点吸引力也没有,也坐在那儿,两个人开始相顾无言。

毕雯珺瞳孔失焦,脑子里开始乱七八糟地想手机真是缓解社交障碍的宝藏。

可能是气氛实在太冷,这次毕雯珺先忍不下去了,说你要吃我们家的土特产吗。

王子异顺势问了一下他家乡是哪儿的,两人就这样聊了起来。

他讲话总是慢吞吞的,咬字语气都温柔得要命,毕雯珺突然觉得和不熟的人聊天也没那么困难。


量了体温果然是有些发烧,王子异说陪他去校医院看看。

磁场一升温,毕雯珺的毒舌属性就忍不住出来蹦跶。他说:“我听说校医院那两个医生,一个是兽医,一个是骨科的,去看了也不知道会把我变成猫还是狗。”

王子异笑起来,说不至于吧。

毕雯珺觉得这话又没法接了,只能晃晃脑袋起身,把土特产包装拆开,拿了一小半放王子异桌上,说这算是谢你的,你要是不吃,给你们寝室其他人分也行,我回寝室睡一会儿就好了。


见他很固执,王子异也不好再说什么,帮着他又把特产搬到毕雯珺寝室,说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就来隔壁寝室找我,我一直在的。

毕雯珺盯了王子异一会儿,看他眼神澄净又很专注,就点点头说:“行。”


到了寝室毕雯珺就睡下了,整个人像被泡在很远很深的海水里,四肢无力,意识涣散。

后来是朱正廷把他拍醒的,毕雯珺晕乎乎地问:“正廷哥,你怎么回来了?”

朱正廷一脸担忧看他,说子异说你发烧了,病得挺严重的,我不放心就回来看看。

毕雯珺心想王子异这人,看着挺冷酷男孩,怎么这么爱操心呢?要坐起来,结果劳心伤肺又开始不停咳嗽。

“走吧,我陪你去医院。”朱正廷的态度很强硬。

其实朱正廷个子比毕雯珺矮了好几公分,长相也是偏精致秀气那种,偏偏做事很干练,讲话的时候也有种不容拒绝的气场。毕雯珺这人其实很懒,如果是寻常的朋友,他会开玩笑吐槽逗对方,但他对朱正廷是心服口服的,基本上就放弃反抗了。

朱正廷用很暴力的方式帮他把外套穿好,扶着他走出寝室。旁边王子异寝室的门没关,他走出来把毕雯珺胳膊搭自己肩膀上,说我来扶他吧。


毕雯珺感觉王子异是挺润物细无声地就把自己感化了。

其实他这人不是高冷不好接近,就是慢热,慢到要捂一个冬天才能冒烟的那种。而偏偏他平时对着陌生人又不爱笑,一脸生人勿近神游天外的模样,除了他们几个玩得不错的寝室的人,其他人几乎不敢跟他搭话。


但从这次以后,毕雯珺就把王子异添加到了自己的“热名单”上。


4

天气渐渐越来越冷了,毕雯珺和王子异的关系却逐渐暖起来。

但其实两人不怎么碰面。

王子异每天早睡早起的作息雷打不动,跟修仙似的。而毕雯珺要是没课,绝对要睡到日晒三干,然后到了深夜,他再拉着黄新淳出去觅食。


有女生偷偷问过黄新淳,在哪里比较容易遇到毕雯珺,黄新淳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王者荣耀。但王子异却从来不打游戏。

就好像冬日里温暖的阳光,除了在黄昏时分,很难与寒夜里的月亮相遇。


毕雯珺再次碰见王子异就是在黄昏。

那天下午天气很晴朗,所以黄昏时候的云彩也显得隆重又温暖。毕雯珺去天台收下午晒的被子,结果撞见王子异在地上练街舞。

他的手臂力量很强,可以把自己整个身体都撑到很高。明明冬天已经到来好久,他穿一件单衣,脖子上都是汗水,在漫天橘色的背景下不停切换跪地旋转。

毕雯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躲起来看王子异跳舞。

等他意识到的时候,王子异已经发现了他。


毕雯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坐在天台,和王子异肩膀挨着肩膀开始聊心事。

王子异问他:“听说你玩YOYO球很厉害?”

毕雯珺在这方面是不怎么谦虚的,他说:“嗯,还行吧。”

其实毕雯珺很害怕下一句王子异会说能不能有空教教他。

很多人听说毕雯珺玩YOYO球,都会让毕雯珺教他们,但大多都只是突如其来的兴趣走个过场。毕雯珺其实不太愿意把自己心爱的宝贝拿出来让他们肆无忌惮地甩。

要是磕着碰着,那比他自己受伤了还难受。


但王子异没这么说,他说他觉得毕雯珺很厉害。

“厉害?”毕雯珺翘起嘴角,有点自嘲的感觉,“其实我觉得我真的就很普通吧。虽然很多人也夸过我,但也就只是在这所学校突出点。”

他抱着自己的膝盖,眼神又开始涣散,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地方:“就像你可能是树林子里最高的一棵树,那些松鼠啊小动物啊都很难爬上来。但其实在城市里,那些建筑的高度是你的几十倍,甚至树林子外面那些山和大海,还有光年之外的星系,都比你庞大无数倍。”

“我真觉得我自己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也不懂,那些人为什么喜欢我。”

王子异可能也没料到毕雯珺会突然开口说这么长一段话,他沉默了会儿,拍拍毕雯珺的肩膀。

“我可能不太会说话。”他斟酌道,“我也向往你说的高山,大海,银河,但这一切都不会让我自卑,只会让我更怀着期待走下去。”

“你能理解吗?”王子异舔舔嘴唇,好像在思考,“就好像,你觉得比起冥王星来,一棵树显得很渺小,但冥王星是死的,一棵树却能帮助孕育很多生命。”

“这个世界上每件事都有他存在的意义吧。”王子异说,“也许对于别人来说,我的意义不大,但对于我自己来说,我就是最大的意义。”

毕雯珺勾起嘴角,半开玩笑道:“没想到你看着这么闷,也会讲这种话。”

王子异微笑撞他肩:“你看着也很闷,但其实世界也很丰富对吧。”


毕雯珺说:“你像个知心大哥。”

他转头看王子异,撞上对方的视线,这次没躲,只是清朗地笑起来,发梢上还跳跃着橘色温柔的光线。

这次王子异却把视线移开了。

他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笑:“我觉得,只要在不干扰别人的条件下,自己获得满足就好了。其实我小时候有多动症,最开始学街舞也只是为了消耗多余的精力,转移注意力。不过到后来,它们就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了。”

“有时候会很沮丧,很失落,但是一跳起舞来,就好像把其他的事情全都抛开了。我喜欢那种状态,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山,没有海,就只有我自己。”

毕雯珺点头,表示很理解:“这个世界太嘈杂了,如果找到自己爱的事情,就挺幸运的,就像在钢筋水泥的大都市里找到一片森林。”


毕雯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大多数时候他都在发呆,让自己和这个世界保持距离。但王子异坐在他身边,他却没由来觉得很安全。他闭上眼睛,眼前还残存光亮,这个世界都变得静谧又美好。


毕雯珺伸出手去抓天上那颗摇摇欲坠的夕阳,反应过来觉得自己好像很傻,突然就笑起来。

他很少在不熟的人面前露出这样天真无邪没有防备的笑容,蕴藏了笑意的眼睛眯起来,嘴角的梨涡都绽放开,整个人都显得温柔又可爱。

他自己也不知道。

或许只有在这一秒,侧头看他的王子异会知道。



4

毕雯珺和王子异的关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熟悉起来。

有时候毕雯珺也会跟着范丞丞去串门,王子异说毕雯珺体质太弱,三番五次拿保健品给他,还仔细地嘱咐一天吃多少。

范丞丞在旁边看着垂涎欲滴,说我也想吃。

毕雯珺嫌弃道:“你怎么对什么都有食欲。”

范丞丞说:“美食是不可辜负的。”

王子异拿着说明书很认真地说:“这个药吃了是帮助增重的,丞丞你还是别吃了。”

范丞丞气到快吐血,毕雯珺在旁边毫不留情地嘲笑他。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期末,不光有成堆的期末考,还有六级。

毕雯珺的懒觉也睡不了了,每天早上八点朱正廷就到寝室把他们抓起来,让他们出门去学习。

也正是这样毕雯珺才能有缘在清晨撞见王子异。

那个时候他正提着一大袋餐盒开寝室的门,毕雯珺问:“你吃这么多呢?”

王子异说:“没呢,给室友带的。”

毕雯珺瞠目结舌:“你这人也太好了,干嘛不让他们自己出去吃。”

王子异:“冬天起床困难,现在期末又任务多,能多睡会就多睡会吧。”

毕雯珺瞪大眼睛张嘴好一会儿,才说:“你可真是尊活佛。”


这时范丞丞也打着哈欠被赶出门,突然眼睛就放出光来:“子异,你买的肉包子吗,好香啊。”

王子异看他,很真诚地问:“你要吃吗?”

范丞丞摸脖子嘿嘿笑:“那多不好意思。”

“你可省省吧。”毕雯珺连忙制止他,“你吃了丸哥吃啥,要吃包子食堂买去。”

把范丞丞拉走前,毕雯珺冲王子异抬下巴:“我先走了。”


等到了楼梯口,范丞丞才说:“我发现雯珺你现在胳膊肘有点朝外拐啊。”

毕雯珺瞪眼睛:‘你瞎说什么呢你。“

范丞丞没察觉到他的不自在,自顾自摇头说:“不过像子异那种好人,换了我,我也愿意跟他当亲兄弟。”

毕雯珺就没再说话。


7

毕雯珺在机场送了王子异之后,是打车回去的。

司机开车有点急躁,路上的行道树和建筑一晃而过,如浮光掠影。毕雯珺回想起和王子异认识的这一年多,突然觉得时间真是像白驹过隙,它霸道地让所有人都为它让道,却又只对每个人的人生走马观花。

毕雯珺又想起那天他和王子异在天台聊天的内容。

他活的这二十二年,在地球诞生的几十亿年里微乎其微,但对于他自己来说,这就是他到目前为止整个人生了。


他想起那个备考的冬夜里,自己在通宵自习室里埋头复习,抬起头来的时候教室人都走光了。

结果头顶的电灯突然闪了几下,整个教室都陷入一片漆黑。

毕雯珺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喊出来。

他胆子很小,怕虫怕人怕猪怕鬼,也怕黑。

一阵冷风刮过来,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毕雯珺站起来,摸索着想逃出去。

结果教室门口突然亮起一片光,有点刺眼。毕雯珺的心跳总算平静了一定啊,捂着胸口直愣愣看着光源处的那张脸。

“雯珺?”王子异举着电筒,在门口温柔地喊他。

毕雯珺眼珠子快瞪出来了,但他在那一瞬间仿佛得到了救赎。


毕雯珺是跟着王子异一起走出去的。

第二天才知道是因为最近天气太冷,空调供应太大,学校电路年久失修,承受不住就跳闸了。

但毕雯珺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王子异偏偏出现在那里,出现得那么恰到好处。

挺丢人的,他觉得。


但后来很多次,他都会想起那间一片漆黑的教室,王子异突然的出现,站在那里,仿佛就是光亮本身。

人到这个世界,就像一滴雨水汇入大海,你不知道自己最终要去哪,不知道要遇见哪些和你一样平凡的人,你和这些同样平凡到失去面目的人摩肩接踵,和他们一起汇入更大的河流。

但你突然在大海中遇见一点光亮,你马不停蹄地被拥挤着,催促着随波逐流到下一个方向,途经冒着黑烟的工厂,途经繁茂的森林,途经喧嚣的城市。但你都不会忘记你看过的那片光亮,也许那就是在大海里能看见的一颗星辰。



8

毕雯珺毕业旅行的时候去了B市。

朱正廷当初保研到B市一所TOP学校,现在已经研二在读。毕雯珺把他约出来吃了一顿饭。

他说:“正廷哥,我可能以后就待在B市了。”

朱正廷问:“你之前在本地找的那份工作不挺好的吗,就这么放弃了?”

毕雯珺笑笑:“我可能,还是想去更大的世界看看吧。”

朱正廷说:“你现在不怕人多啦?”

“怕又怎么了。”毕雯珺说得云淡风轻,“为了想要的东西,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9

那是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春节,毕雯珺从B市回家过年,正赶上春运。

从机场到家的路很堵,全世界都充斥着步伐匆匆焦急的旅人。毕雯珺高高瘦瘦站在地铁里,旁边的两个小姑娘一脸兴奋地在讨论什么,时不时又看他一眼。

毕雯珺的心却静得出奇。


到了家收拾完,全家一起吃了饭,毕雯珺妈妈说:“之前有人给你寄了信,还是从美国寄的,我给你放抽屉里了。”



毕雯珺进了房间打开抽屉,拿出那封信来,打开的时候还有些紧张。

王子异也算是个二十一世纪里神奇的年轻人了,有那么多的网络社交工具不用,偏偏要写信。

但通过光纤一秒就传达到的信息,和途径几次转手,由人跨越千山万水送来的纸张,始终不一样。

信里也没写什么,就说他过得很好,在那边有很多机会可以和别人交流街舞。也祝毕雯珺万事胜意,一切安好。

毕雯珺把信封口又粘上胶水密封回去,塞到抽屉的最深处,躺在床上闭着眼。

窗外有一颗星星很亮,但大洋的另一端,却未能看得见。


END





















评论(49)
热度(142)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