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下次有机会一起鉴gay吧(试水)

新坑 破镜重圆的温暖小故事
…………………………………………………………
夏初的C城天总是阴雨蒙蒙,怎么也晴朗不起来的样子。
路炎戴着圆框眼镜,白T外面套了一件浅蓝色的衬衫,袖口一丝不苟地挽起来,黑色休闲裤,那模样与七年前他还在读大学的时候似乎无异。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有加急的趋势,路边的花开得正好,三三两两的行人慢吞吞地走着,街道带着C城特有的潮湿气息。
他停在一个屋檐下,掏出手机来发微信:“朋友,我到你家楼下了。”
下一秒电话就响起来,那边一个咋咋呼呼的女声响起:“朋友!你为什么不提前通知一下,我现在在外面啊!”
路炎皱了一下眉,但这不影响他语气依然温吞:“你昨天说今天没课也没有约,我还以为你照惯例会待在家。”
“你现在还有别的去吗?咦外面又下雨了……哦好吧,你等等,你等等等,我现在就过来。”

于是二十分钟以后路炎就看着一个女人穿着十分淑女的连衣裙和高更鞋在雨中豪迈地朝他奔跑过来,气喘如牛,脸上的妆花得惨不忍睹。
袁琦跑到路炎跟前的时候还在弯腰喘着气。路炎扶了她一把,一边给她递纸巾一边嫌弃道:“朋友,你现在应该也不穷啊,难道就不能买点好的防水化妆品吗?”
袁琦顶着一头凌乱的发型若有所思:“确实该加仓了……”。

“对了,你怎么突然回C市了?一线城市不好混吗?”
路炎微笑:“对啊,只能回来求收留。”
直到袁琦翻了个白眼,他才认真:“嗯,刚好下个月团队要来这边拍些新的东西,我现在有假就想先回来玩玩,顺带采风。”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刚到,今天就来找你玩了,看我们的友谊多么赤诚感人。”
袁琦:“……”
她拿下自己那无底洞一般的打包开始在里面找钥匙。
“帮我拿一下。”她从善如流地从包里掏出化妆包放到路炎手里,然后是纸巾,笔记本,手机,伞……
路炎捧着一堆东西,觉得这场景简直叹为观止,深呼吸,然后继续微笑。
不对……“你有伞啊,为什么刚才不打?”
袁琦刚刚掏出钥匙,闻言脸上竟然掠过一丝羞涩。
路炎:“……?”
“进去说进去说。”

两人在沙发上瘫成两堆。
路炎一改门外云淡风轻的文艺青年面孔,两只眼睛里写着超大的八卦两个字探头问:“又遇到目标了?”
袁琦不回答,娇羞地捂脸。
路炎:“……”
“好了,不恶心你啦。”袁琦画风瞬间又恢复了,“上个月A路开了个新的咖啡店,我家里网刚好有问题嘛,就去那边蹭网……然后那个老板!我天!帅哭我!”
路炎兴奋地敲桌子:“照片照片!”
“没有……我不敢拍。”袁琦瞬间低落了。
路炎一阵无语,一字一顿地问:“你,是不是都还没开始搭讪。”
袁琦万分怂逼地在拷问中点了点头。
“朋友啊。”路炎叹气道,“你都二十八了,还这么怂是不行的……”
“我也没办法啊。”袁琦很崩溃,“我现在看到一个帅哥,第一反应都会想他是不是gay……”
袁琦从大学到现在大概喜欢过三四个男生,大概也是遇上彗星撞地球的概率了,每个都无一例外地不喜欢女人,一撞一个准,连路炎都忍不住承认,在这方面袁琦的gay达比自己还灵。

“但是今天他主动借我伞哎!我感觉他人真的好好啊!不过路上风太大了我怕给吹坏了,就没敢打……”
路炎拿过那把伞看了看,纯黑色的,质感很好,很贵的牌子。突然有些场景闪过,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刚刚出神了。
见袁琦眼巴巴看着自己,估计还以为那把伞真的有什么好研究的。他只好说:“看起来,这个老板挺有品味,也挺有钱的……”
“能在这个地段开那么个大个咖啡馆,没点本钱应该也不行吧。”袁琦说,“而且我感觉他真的很有生意头脑,总会搞一些奇奇怪怪但是又很吸引人的优惠活动,每天店里人都很多,我都担心他忙不过来……”
其实路炎觉得每次袁琦少女心起来都挺吓人的,但他有着多年做少女之友的丰富经验,一边装作十分兴致盎然地听她滔滔不绝,一边在内心不断吐槽:“女人真是太可怕了,还好我不喜欢女人……”

“对了对了。”袁琦讲着讲着又开始羞涩起来,“他还主动让我加他的微信!”
“哦?”路炎提起一点兴趣,“很不错嘛,说不定这个老板对你也有意思。”
他打直了一点身子,用两根细长白皙的手指敲敲桌子,兴奋道:“快给我看看他朋友圈!我帮你鉴别一下他是不是gay!”
袁琦的神情瞬间变得痛苦起来。但她还是虔诚地递上了手机,在路炎接过的时候紧张地闭上了眼。
路炎:“……你完全可以表现得不用那么像要上断头台。”

半晌,袁琦期待而紧张地看着他的裁决。
路炎低头沉吟了一下,严肃地问:“你们在微信上聊过天吗?”
“没有……我不敢找他。”
路炎挤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他当时让你加微信的时候是不是说了有有优惠活动了提醒你?”
“哎你怎么知道……”
路炎继续微笑:“因为这只是个广告号啊朋友,朋友圈全是咖啡馆的信息,连他的日常照片都找不出一条。”
“啊我知道……”袁琦垂头丧气地说。
“也没关系。”路炎安慰她,“可能他只是不怎么喜欢在网上分享自己的生活。”
“而且目前也看不出他是基佬的迹象。”他又严肃地补了一句。
袁琦:……丝毫没有被安慰到啊。

评论(5)
热度(11)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